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敌后诛日>第3章 督战队肉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章 督战队肉搏

小说:敌后诛日 作者:坐忘不忘 更新时间:2021/7/30 10:33:35

日军那边又开始炮击,此次炮火准备时间更长,威力更大,甚至用上了白磷弹,国军阵地不但更加残破,而且大火熊熊,又有很多士兵被炸、被烧伤亡,一些士兵浑身着火,在阵地乱跑,把其他士兵身上也引燃了。

轰炸和烈火火眼看就要彻底摧毁国军的抵抗意志。

不过,日军地狱火一般的炮火准备终于结束,受到炮火支援鼓舞的日军步兵纷纷站起,端着装上60厘米长刺刀的三八式步枪开始最后的冲锋,刚从东方天空闪出的朝阳之下,刺刀如林,闪耀着血色寒光。

手榴弹扔光了,机枪被炸毁了,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了,日军再次发动刺刀冲锋,如何能抵挡得住?

秦时月绝望地想,最后的时刻到来了!没有机会回家娶小翠了!如果不能在两天之后回去,小翠就得被金老太爷糟蹋了!现在和董大哥死在这里,家里人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只不过是在战场上多两具无名尸体而已,再往坏处想,说不定连尸体也留不下来呢。

像秦时月一样绝望的士兵很多,身边不知谁喊了一声:“顶不住了!鬼子要拼刺刀了,快跑吧!”

心理防线再次被突破的国军士兵感到无比恐惧和绝望。与其曝尸荒野,不如捡条活命,于是又再次向后退却。而此时,董大奎和秦时月这一片阵地,冲锋的日军只有200多人,溃退的国军却有400多人。

董大奎却没有动,仍稳稳地抱枪趴在战壕边,瞄准日军射击,两个日军接连倒在他枪弹之下,但好像只是无边的海潮失去两颗水滴,丝毫不能阻止日军继续冲锋。

是自己连累董大哥被抓丁的!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秦时月一把拉住董大奎胳膊,大叫:“大哥,跑吧!凭你一个人,不能打过鬼子!他们都跑了!”

董大奎不愿意走,但看到周围除了残缺不堪的尸体,只有他和秦时月俩人了,再放眼南望,远处二团、三团的防线也被突破,溃兵也在纷乱后撤。

败局已经无法挽回!董大奎只好在秦时月的拉扯下,提枪向后跳出战壕,追赶前面溃兵。

突然,前面的溃兵纷纷倒下,子弹呼啸着从董大奎和秦时月身边飞过。原来,更前面的国军督战队在无法制止溃兵逃跑的情况下,机枪与盒子炮压低弹道,开始了真正的扫射。

秦时月感到手臂一疼,同时被董大奎按在地上。

中枪了!回不了家了!秦时月绝望地想,日军在后面追,自家督战队在前面弹雨堵截,不是死在日军枪下,就是死在督战队枪下和大刀片下。

被督战队武力阻击,前面几百名溃兵又扭头往回跑,董大奎也拉着秦时月往回跑,大家都在想,与其死在督战队手里,不如与日本人拼死。

但此时,阵地已经回不去了,日军已经冲过两道战壕扑过来,边冲锋边向返回的国军溃兵开枪射击。

董大奎右腿一软,大叫一声“不好”,一把把秦时月按倒在地,然后推着他,一起滚到旁边一个大弹坑里,往回跑的士兵纷纷倒在日军一挺九六式轻机枪弹雨之下。

躲在弹坑里,董大奎看到自己右大腿外侧连棉袄带皮肉被一颗子弹打穿,鲜血流出来,好像没伤着骨头,秦时月的左臂也中弹流出鲜血。恰好,弹坑里有一具国军尸体,董大奎撕扯尸体上衣,撕下两大块布片,准备给二人包扎。

董大奎、秦时月所属的一团溃兵,被督战队一中队成功地逼回到日军弹雨下,但其他地方的督战队却没有做到。

远处,二团溃兵被督战队二中队打急了,开枪还击。

督战队没想到溃兵敢还击,他们都站着开枪,一下子成了溃兵们的活把子。督战队员纷纷倒地,溃兵们很快冲破督战队防线,向蚌埠城方向退却。

三团背后的督战队三中队犹豫之间没忍心向溃兵开枪,很快被溃兵涌到跟前,被溃兵挟裹着退却了。

董大奎首先给秦时月包扎胳膊。

此时,冲锋的日军和返回的国军溃兵肉搏在一起。

虽然国军是日军的近两倍,倒下最多的却是国军。很多没有受过肉搏训练的国军端着步枪或拿着大刀片不知道怎么用,只能像羔羊一样任日军屠杀。

国军溃兵很快全部倒下。

日军继续狂叫着向督战队一中队方向冲锋,一中队全体队员冷静地原地站立,尽管不断有队员倒在远处日军射来的枪弹之下。

大胡子督战队长对督战队员大声吼道:“弟兄们!鬼子冲过来了,咱们不能只杀自家弟兄,杀鬼子的时刻到了!”

督战队队员齐声响应:“诛杀日寇,死而无憾!”

“冲啊!”督战队队长一声令下,所有队员或抱着机枪,或端着盒子炮、提着大刀呐喊着与日军对冲,同时,向日军冲锋队伍射出机枪和手枪弹雨,前面的日军纷纷倒下,后面的日军机枪和步枪也开枪还击,督战队队员也纷纷倒下。

双方相向射击冲锋,日军损失较大。因为他们手中多是三八式步枪,打一枪要拉一次枪栓,只有少量可以连续射击的机枪,而国军督战队都是可以连续射击的盒子炮或机枪,日军纷纷倒下,国军倒下的很少。督战队虽然只有一个连的兵力,却抵挡住近两倍的日军。

远距离枪战并没持续多长时间,双方很快短兵相接。

乍一短兵相接,还是日军损失惨重,他们举枪刺向督战队,督战队员盒子炮射击加大刀片劈砍,日军纷纷中弹、中刀倒下。

打着打着,双方胶着在一起,督战队员的盒子炮子弹相继打光,纷纷扔掉盒子炮,改成双手握刀式,与日军展开真正的白刃战。

一个日军举枪刺向一名督战队员腹部,督战队员大刀下划,把日军刺刀砍断了。原来,为了节约成本,日军刺刀造得很薄,刺刀与国军厚重的大刀片对砍,极易砍断。

但断了刺刀的日军并没有停止进攻,枪托上甩,砸在督战队员太阳穴上,督战队员被砸倒,日军连续用枪托砸他头部,直到血肉模糊,身体不再动弹。

一名督战队员与一名日军同时对砍对刺,由于三八式步枪比督战队大刀长得多,日军刺刀捅进督战队员腹部,国军大刀离日军还有一段距离。

一名日军把刺刀刺进一名督战队员腹部,但被刺的督战队员忍痛挥刀砍断日军持枪的手臂。这名督战队员刚甩掉日军刺进腹部的刺刀,另一名日军又向他捅来刺刀,他闪身避开刺刀,反手一刀,直接砍断那日军脖子,自己也倒在地上,又立刻挣扎着坐起,看到腹部有肠子流出来,忍痛把肠子塞进腹腔,挣扎着站起来,寻找杀敌目标。

一名督战队员一刀磕开日军刺来的枪刺,上步反手一刀划断日军脖子,但同时,被另一日军刺中肋部。那日军刚从督战队员肋部拔出刺刀,被刚才肠子流出的督战队员砍掉头颅。

一名高个子督战队员举刀下劈日军头部,日军双手举枪格挡,那日军虽然比督战队员矮半头,但身体粗壮有力,竟然一下子把督战队员虎口震裂、大刀磕飞,然后,刺死了他。

真正的白刃战只进行一瞬,倒下的国军督战队明显多于日军。一方面日军擅长拼刺刀,另一方面,真正的白刃战中,日军三八式步枪远长于国军大刀片,占据“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

此时,最初的冲杀阶段已经结束,日军仗着人多,开始组成三人一组的刺杀阵式,三个人对付一个督战队员,很多督战队员顾此失彼,挥刀砍一个拼命防守的日军,却被另外两个拼死进攻的日军刺死。

督战队员和日军成批地倒下,战场上拼杀的人越来越稀少。

董大奎给自己大腿包扎完毕,伸了伸腿,虽然疼,但尚能动弹。他往弹坑边上爬了爬,看到督战队正与日军肉搏死拼,技痒于心,对秦时月说:“你赶紧离开,到宿城北郊埋钱的地方把拿钱回家娶小翠,我在这里跟鬼子拼了!”

秦时月张口要阻止,董大奎眼一瞪,向弹坑后上方指了指,示意他赶快离开,自己抓起身边的中正式步枪跳出弹坑,冲向督战队和日军拼杀的地方。

三个日军正背对着董大奎方向,围攻大胡子督战队长。

督战队长拨开中间日军的刺刀,反手一刀削断那日军脖子,另外两名日军却趁机冲过来,一起刺向督战队长。督战队长磕开左边刺刀,但被右边刺刀刺破腮部,鲜血直流。

两个日军又端刺刀向督战队长进攻。

董大奎不愿从日军背后下手,大吼一声:“小鬼子,转过脸来!”

秦时月趴在弹坑里,并没有离开。如果丢下董大奎先回家,太不仗义了。自知不会拼刺刀,就趴在坑边用步枪瞄着董大奎跑去的方向,随时准备开枪帮助他。

两个日军听到背后吼叫,惊得转身。一个被督战队长从背后砍掉头颅,另一个与董大奎对刺,但董大奎比他高半头,手臂也长,手中的中正式步枪虽然比三八式步枪短,却直接刺中日军脸部,日军刺刀离董大奎腹部却还有两三寸。

这时,前边有三个日军合伙刺倒一个督战队员,朝督战队队长背后冲过来。北边日军窜得快,首先刺中督战队长背部,其他两个也快刺到督战队长,董大奎离日军较远,举起手中步枪向日军投掷过去,直接把最南边的偷袭日军刺倒。

督战队长也非泛泛之辈,身体前倾,闪掉插在后背的刺刀,转身挥刀劈向刺中他的日军,那日军急忙闪开。

董大奎手中没了武器,看到脚下有一把大刀片,抬脚挑起,伸手抓住刀柄。董大奎右手握刀,与国军督战队双手握刀姿势不一样。一则他学练的就是单手刀法,二则他臂力强大,用不着双手握刀,左手还能腾出来突袭对手。

三人组日军还剩俩人,就好对付了。督战队长在他们并排冲来时,向自己左边一闪,同时避开右边和左边的日军枪刺,然后,转身向右横扫,刀尖砍断左边日军腰部,右边日军向督战队长刺去,董大奎扑上去把那日军砍得身首异处。

又有两个三人组日军分别冲向督战队长和董大奎。

转眼之间,眼前的肉搏战场尸体成片,只有督战队长、董大奎和六个日军在拼杀。

三人组日军右边的一个性子急,率先向董大奎挺枪刺来,董大奎不招不架,向右闪开,避过日军枪刺,左手一把抓住枪管,右手大刀挥向这个日军,他不是用刀刃砍,而是用刀面拍,加上左手抓枪管挥甩,小个子日军径直飞向冲过来的两个同类,同时撞倒他们,而且小个子日军腹部正好撞在右边同类的枪刺上,两名倒地的日军正要挣扎着爬起来,董大奎已经扑到近前,“唰唰”两刀,两颗人头落地,断裂的颈部鲜血喷涌。

但此时,另外三名日军组合已经把负伤的督战队长刺倒在地,从他身上同时拔出刺刀,从背后向董大奎袭来。

董大奎听到背后响动,没有及时闪开,被刺中左臂后侧。董大奎一惊,回身一刀把刺他的日军左臂砍断,另外两名日军同时挺枪刺来,董大奎用刀背磕开左边日军的刺刀,同时闪开右边日军的刺刀,不料,右边的鬼子又挥枪托砸他,他躲闪不及,被砸在头部,轰然倒地,两个日军又同时向董大奎刺去。

在这危机时刻,秦时月突然朝右边的鬼子开了一枪,怎奈太慌张,射击更加不准,子弹从那日军耳边飞过,但突然响起的枪声把两名日军震住,刺刀中途停下。

此刻,身中四刀、一息尚存的督战队长滚向右边日军,一刀砍断他腰部,却被左边的日军一枪刺中胸口,不再动弹,那日军从督战队长胸口拔出刺刀,回身要给董大奎补刺刀,秦时月的枪又响了,把他打倒在地。

此刻,一百多名国军督战队与二百多名日军玉石俱焚,尽数伤亡倒地!

秦时月想从弹坑出来,看董大奎是死是活,刚起身,突然看到南边又过来十几个日军,同时,东边也有两辆救护车和一辆卡车过来,上面载着几十名日军卫生兵。原来,日军主力继续向蚌埠城攻击前进,留下少量人员打扫战场,清扫残敌,医疗队也过来救护己方伤员。

秦时月只好重新趴倒在弹坑里,既害怕,又对董大奎充满愧疚,要不是为了娶小翠的聘礼,也不会连累他现在生死不明。

但秦时月万万想不到,远在几百里外的家乡五里庄,金老太爷的管家已经带人把彩礼送到小翠家,准备后天迎娶小翠。他们听说二拼子向秦时月要了一百大洋的聘礼,干脆给了二百个大洋,还外加一些绫罗绸缎和几百斤粮食,还许诺给两亩好地。

金家这么丰厚的彩礼,立刻让二拼子迷了心窍,答应把小翠嫁给金老太爷冲喜。

小翠从外面捡木柴回来,看到半屋子布匹等彩礼,冲她娘大叫:“把东西给金家送回去!年初五没到,秦大哥没回来,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回来?!他跟董大奎到宿城借钱,宿城到咱这儿一天就能打个来回,到现在没回来,一定是没弄到钱!宿城人又不是他们亲爹,能借钱给他们?!金家一出手,就是二百大洋,咱人老几辈子能挣几个钱?今后你爹治病,你弟上学、娶媳妇都不用愁了!”

“我死都不嫁!”小翠又绝望地大叫。

“这由不得你!我养你这么大,你不该为家里出把力?!跟着秦时月那个穷教书的有什么好?你看人家莲花,没跟董大奎,嫁了金家大少爷,穿金戴银,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手底下还使着丫环仆女,多享福!明天就给我上花轿,不然的话,我打死你!

小翠无助地“呜呜”哭起来。

2

第3章 督战队肉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