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烈焰汉魂>第三十三章 陇西烽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三章 陇西烽火

小说:烈焰汉魂 作者:万村 更新时间:2022/8/15 15:53:51

许昌亲自整理了丞相府廷议笔录,进入未央宫宣室,呈送予刘彻。

刘彻已不似昨日一般嗔心外露于脸上。看了笔录,平和又略带嘲讽的说道:“满朝公卿,就议了这么一个结果?那匈奴人要什么,你们就给什么,你们到底是汉臣还是那匈奴单于的贵人?”

听得此言,许昌额上冒汗,忙跪伏于地,说道:“陛下,臣不才,但臣对大汉的忠心,天日可表。结论都是臣等基于汉室利益之上,集采众智商议得出。陛下就是杀了臣,臣也是这个结论。”

刘彻又看了看笔录,突然不怒反笑:“这个公孙弘,身为博士,竟然斗嘴都斗不过一个胡人莽夫。”随即语气陡转:“也罢,你讲仁义,朕与你讲仁义,你讲武力,那么朕迟早会让你见识大汉的武力。这些胡人,当真就觉得只能他来汉地寇掠,汉军就永远不会去他那里扫穴犁庭么!”

许昌听得刘彻说到后两句时已是一字一顿,语气斩钉截铁,忍不住微微抬头,偷眼看去。见不及弱冠之龄的天子正抬首望着殿外方向,面上无有喜怒之色,只眼中隐约似有彤彤焰火,如烈阳耀射沙场凝血。许昌心里一惊,连忙低垂下头颅,不敢再看。

“这胡人是个沉稳老者,对汉人的经学典章也都甚是了解,应该是早有准备与蓄谋,借机用诡辩话术,冲击大汉君臣的文脉自信。陛下,臣回去府上,召集博士等人商议,拟出应对之辞,陛下下次遣使出使匈奴时,当可依此回击之。”

“好,先退下吧。”

“喏。”

许昌退下后,刘彻唤来侍从,起驾长乐宫。

窦太后多年前便患有眼疾,目不能视,当刘彻走进长信殿对她问安时,她却敏感的觉察到刘彻今日的情绪与往日大有不同。

窦太后问道:“皇帝今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是为了那岁赠的事吗?”自刘彻登基以来,丞相府议论都是抄送两份,送与窦太后与刘彻两处。

“禀太皇太后,孙儿想调李广回未央宫任职。”

“李广素来驻守边关,好好的调他回来做甚?”

“奶奶,李广是汉军中少有的将帅之才,他镇守的边郡,从未被胡人攻破。昔年皇爷爷就曾说过,如果李广生在高祖年间,凭其本事定然可封一个万户侯。但孙儿听前方回来的将士说,李广自持艺高,与胡人战斗时,常常有以身犯险之举。孙儿担心,长此以往,也许会发生什么意外。汉军如果没了李广,实在是莫大的损失。”

“太守的职责,不就是要镇守边关,以死报国吗?何来损失一说!”

“奶奶,实不相瞒,孙儿保存李广,是想到将来汉军反守为攻北上打击匈奴的时候,李广可堪大用。”

“击匈奴?那匈奴人快马利箭,连高祖都对付不了,难道你还能超过高祖!再说了,那些胡人,不就是贪一点汉人的财物吗,何必与他一般计较。”

“人心都是贪得无厌,难有止境。匈奴人今日要岁赠增加十之一,他日便可增加十之二,难道大汉就永远这么忍气吞声吗?长此以往,天下黎庶会如何看待汉朝廷,一旦民失信心,必然松动大汉根基。”

窦太后面露不悦之色,正声说道:“大汉国祚无边,哪有这么容易松动?皇帝万民之主,一定要宽厚大气,不得信口妄言,更不可意气用事。和亲、岁赠是汉匈和平基础,乃高祖遗留下来的国策,万万不可改变。”见刘彻低头应是,便语气稍缓,又道:“我看这百官之中啊,就那个韩安国最是有才能,不但将库藏算得清清楚楚,这利害得失也是考虑得甚为周全妥当。你皇爷爷和父皇恭谨朴素,慎动刀兵,与民休养生息,方才积累下如今的产业,还请皇帝珍惜。”

“奶奶……”

“老身累了,皇帝先请回吧。”

“……太皇太后保重身体,孙儿告退。”

是夜,刘彻没有一丝睡意,起撵来到靠近未央宫北阙的天禄阁,进门沿阶梯走上楼阁顶层。环视四周,所见都是错落密布的檀香木架,置放着各种书籍典策。自刘彻登基以来,天禄藏书阁就是除宣室殿外他置身最多的地方,每每于此读书到深夜,遨游于浩瀚史海,沉浸于百家学说,直到不知不觉中日照窗棂。

刘彻慢慢踱步,浏览着熟悉的书名,不知不觉走到了窗边。猛抬头见皓月盈窗,便信步走出阁门,回廊漫转,少顷,停步扶栏远眺星月。脑中万千疑问萦绕,缠绵不绝:

华夏先民与匈奴一样,都是游牧逐草的部落,为什么最终选择停留在丰镐、洛邑一带,自此安土定居,誓言宅玆中国?

当年洪水肆虐,生灵涂炭。夏禹宁愿耗尽一生,三过家门而不入,历经艰辛治理水患,也不愿离开这片看似已希望渺茫的土地,这又是为何?

如果上天真是要华夏汉民定居于此,建立一个脱离茹毛饮血、弱肉强食而人尽其才、有情有义的天朝上国,为万国之表率,成天下黎庶的希望。为何又常常驱使蛮夷戎狄肆虐汉境,强勒硬索,以致大汉子民如牛羊一般任人宰割役使,尊严全无?

咝的一声,刘彻抽出腰间长剑,抬手高举。剑刃反射着月光,刃身上赤霄二字忽明忽暗,闪烁跳动,那曾是高祖刘邦的佩剑,映月锋刃里蕴含着奠基大汉的力量:

高祖爷爷,我该怎么做?

没有人能给刘彻答案。刘彻知道,面对前方未知的道路,他只能像当初选择宅玆中国的华夏先民,更如昔年迈步走进芒砀山的高祖爷爷一样,岿然据立,并一往无前的走下去。

此刻,荧惑星现于天穹西北,其色血红,光芒盖过了周边星辰,似有天伐之像。

星月当空,天涯共时。长安城内恬然静好;长安以西的陇西郡与羌地交界处,却是暗流涌动,战端将起。

羌**接到匈奴军臣单于的军令,单于要他与匈奴浑邪王合兵一处,攻打汉地陇西郡,占领郡府狄道城,收复曾经属于羌戎的故土。羌王与浑邪王商议后,决定羌人负责攻城围困狄道,浑邪王在外围游走,打击汉朝援军。

羌人原本以大小部落零星散居河湟一带,过着半农办牧的生活,直到研种羌的首领离何威服各部,羌人才团结起来,尊离何为羌王,成为大汉西部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孝景帝时,离何率众对汉称臣,因此,陇西一度也成了汉朝防守最为松散的边郡。到了建元年间,匈奴实力南下扩张到湟水,离何便率领羌人叛汉归顺了匈奴,成为匈奴帝国之右臂,并时常在匈奴人的蛊惑下袭扰汉地陇西郡。陇西郡治所狄道城是绵延**的长城最西端,地势极为重要,朝廷唯恐有失,便将上郡太守李广调往陇西驻防,已是一年有余。

李广原本陇西成纪人氏,上任陇西太守,算是回了老家,水土适应,军民敬服,打起仗来自是得心应手。羌人有所顾忌,不再挑衅。最近时日,李广闲极无聊,开始思忖是否要寻找机会主动出城突袭羌人。

但是,还没等李广思虑周全,羌人却又主动来了。

这日午夜刚过,李广尚在狄道城中太守府内酣睡,成千上万的羌人骑兵突然出现在陇羌交界处。

最先发现敌情的是陇西最西端一座小山坡上的烽燧的燧长。日间清晨时他就在小山下覆盖松软沙土的天田中看到羌人探子的马蹄印迹,当即带了两名军士突前打探,发现了前方羌人骑兵集结之相。到得夜色迷蒙时,燧长伏地听见西方蹄声汇杂,且愈来愈响。于是不再犹疑,快速返回烽燧,点燃挂在烽杆端头用干草芦苇制作的草笼,又将五丈高的烽杆高高举起,霎时,深暗夜空猛地跳起一团焰火,在漆黑一片的旷原中显得孤独而倔强。燧长与手下军士仔细分析了来敌数量,忙又令人跑到烽燧外几十步远的地方,点燃事先放置在那里的两堆积薪,少顷,地上两团烈火熊熊燃起,似是在辅助烽杆上于半空燃烧的那团火球。

烽火表示有敌来犯,两堆燃烧的积薪则表示来犯之敌人多数众,需出动全军抵抗。

东边五里开外的第二座烽燧值守看得真切,也以最快速度点燃烽杆,燃起积薪。接着,第三座烽燧烽杆亮起、第四座烽燧烽杆亮起……一时间,黑云覆盖不见星月的陇上,一边是如云涌动的羌人骑兵,一边是半空中跳动的火球。远远看去,火球光亮并不强烈,却像引信一般,带动了一个个同样的火球亮起,欢跳着向东蜿蜒而去,逐渐汇成了一条细细的长龙;长龙不停延展他颀长的身躯,游向狄道城。

不到半个时辰,烽火已连绵传递了八十余里,越过了枹罕城,到达离水时,忽遇大风。烽火积薪都无法点燃。当地烽燧燧长不敢怠慢,忙将讯息写于布帛,用竹筒封了,遣手下军士快马驰传狄道。

0

第三十三章 陇西烽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