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荣兵日记>第一章 一封被二手黑客盗取的电子邮件 (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一封被二手黑客盗取的电子邮件 (中)

小说:荣兵日记 作者:雷森道 更新时间:2021/11/5 22:03:36

列位看官,这方面的法律追诉期是多长?应该没事儿了吧?那么……索性我就承认了吧。好吧没错,老道曾是个黑客——虽然只是个二手的。

我之前说我这辈子啥经历也木有,其实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老道没有什么经历……也还是有一点喽。”抱歉啊启超公,学您的范儿了。主要是出于仰慕。

真的,没准儿我还曾进入过你的电脑,在里面乱翻过你偷偷存在硬盘上那些深恐为人所知的秘密呢。没准儿我还曾坐在千里之外叼着烟挺无聊地看你和异性网友深情告白呢。更严重的是,没准儿你在某个寂寞的夜晚跟人视频玩耍的时候,我就在屏幕前唆拉着冰棍兴致勃勃地盯着你……还随手用“屏幕录像1.0”给录下来了呢。至于你保存在电脑某个文档里的银行卡密码啥地……那你还是担心别的黑客吧,反正老道对那些木有兴趣。我又不是小偷我只是个**狂而已。

互联网史上曾有过那么一段挺混乱的时期,中年以上且上网较早的人对此应该还有印象吧?

老道就是那段时间里老是被人入侵电脑,经常得重装系统,整地我都快崩溃了!不过那时候我还真不知道这种木马监控能达到辣么恐怖的烈度!我以为就像电影里看过的,一个黑客在DOS系统下啪啪一通乱按键盘然后就唰唰唰地调出对方电脑中的一些数据字串呢。我哪想到人家远在千里甚至**之外,看我的电脑屏幕完全就像看自己电脑一样啊?甚至特么比搬个小板凳坐你身边看你电脑还清楚呢!我真没夸张。

我被启蒙的那次经历差点没把我吓死!那天后半夜,早已脱离了一切高级趣味的老道锁上书房门正偷偷客串“义务鉴黄师”呢,突然……电脑屏幕**出现个Windows系统提示框!上面有一行英文,翻译过来大意是——“哥们儿,这片没啥意思啊,你ABB文件夹里那个‘群群群’视频是啥情节的啊?咱先看那个呗?”

我吓懵了!连关机都不会了……好几秒之后才哆里哆嗦地果断把电源给拔了!浑身上下都被冷汗给湿得透透地,一宿没睡着。

以前我就知道自己电脑肯定中过木马,当然也怪我啥网站都进。后来连症状都熟悉了,比如我现在明明没开太多程序,好端端地,电脑里的风扇忽然嗡嗡嗡地高速运转起来,那准是又有黑客兄光顾了。那时代的木马大多做得粗糙,监控时会大量占用对方CPU,方有此症状。

可我咋也想不到会是这路监控啊?那我辣些……和内啥……不都特么被人围观鉴赏了吗?

长发短梳吧,总之老道从那之后就魔怔了!开始疯狂地恶补黑客木马之类的知识。那时这类网站还堂而皇之地公开大量存在呢,大的网站像牧马基地、黑白、安权焦点、小凰居、华盟、红盟……还有很多有名有万的黑客自己建的小网站。那些网站其实百分百都是挂了马的,进去就中招。但我是无所谓了,虱子多了不咬,啥网站都进,大量看文章,啥木马都下载来做实验。实验的方法很搞笑,我没法给别人下木马,就自己给自己下。用自己家两台电脑J控制B,玩得还挺乐呵。

后来就在“红蜻蜓”网站遇到高人了。现在网络的老人儿肯定都还记得国产远程监控软件史上最著名的“红蜻蜓”和它的作者格君吧?我就是从遇到格君之后玩嗨了的!老道还是格君的“红蜻蜓”正式收费版前五名之内的老会员呢。

“红蜻蜓”在那个时代简直太牛掰了!反向连接木马,只要你点了我的木马,不用我查你IP去找你,你电脑中的木马自动回来找我的控制端。而且格君的这款软件比当时流行的那些什么网络神偷、魔法控制、风雪……之类所有顶级远控软件都强大N倍!

操作“红蜻蜓”监控“肉鸡”时,除了受网速影响会有些延迟外,就跟操作自己电脑莫啥区别了。甚至比你操作自己电脑都方便!真的。不信?比如你家电脑D盘里是空的啥也木有,可那里面其实有你老公他和情人视频的秘密文件夹,不过他给设定为隐藏了,你点进去时根本看不到那个文件夹存在。可在我这边就一清二楚地摆在那儿。请问啥叫隐藏?

再有,假如你电脑里有儿童不宜的东西,你放在文件夹里用“加密金刚锁”设了密码免得别人打开。霸特对我毛用也没有啊!我直接就打开直接就看用什嘛密码啊?不存在。

“红蜻蜓”被变态分子格君设计出了“屏幕查看”、“屏幕控制”、“远程文件下载”、“远程语音控制”、“远程视频控制”、“键盘记录”……等一系列其他黑软并不都具备的功能。

屏幕查看容易理解,就是在“红蜻蜓”软件的视频框中直接查看肉鸡此刻的电脑屏幕。点选“全屏”的时候,看肉鸡的屏幕就跟看自己电脑一样。不过“红蜻蜓”的视频监控还是有点小缺陷。因为得不停地读取信息,右下角的数字到100%才能刷屏一次,刷屏时还要闪跳一下,时间久了挺累眼睛的。网速快时还行,远程画面很流畅。最要命是有时网速较慢,得四五秒才刷屏一次。有次监控一个女网民半夜跟人撩扯,前一个画面她还在那儿微笑着正襟危坐呢,N秒刷屏之后已是白条鸡了!这也太突然了吧?一点心理准备都木有的老道当场鼻血长流!

后来老道天才般地想出个法子。把外国那款远控软件“Radmin”的木马也同时上传到我的肉鸡上远程运行。这样我就同时有两个软件可以监控这台肉鸡了。“Radmin”的缺点是功能没有“红蜻蜓”齐全,最大缺点是对方只能是公网IP才可以连,如果对方是局域网内网那就没戏了。因为它得是主动连接,不是“红蜻蜓”那种反向连接木马。不过“Radmin”最牛的就是屏幕监控功能,在当时的年代可说是强大无比天下无敌!它监控肉鸡屏幕时根本无需刷屏和闪跳,就跟看你自己电脑一模一样!我不知道别的黑客有这么玩过的没,这可真是老道的原创噢?

唉……多年以后回想起“红蜻蜓”和“Radmin”亲密配合的辣段时光,曾带给**狂老道以多少秘密而又龌蹉的快乐啊?

屏幕控制也容易理解,就是当你不在电脑前的时候,我在千里之外就可以直接用你的鼠标玩你的电脑。最无聊的时候我曾整夜控制三台电脑斗地主给自己的号刷分。肉鸡电脑上没有联众游戏?好办,远程给它下载安装,别把联众图标放桌面上就行,免得第二天被肉鸡的主人发现。马币的结果因为分数异常暴涨被联众给封号了!

“红蜻蜓”的远程文件下载功能一般般吧,有点慢,以我的经验来看,均速8K吧。要是现在这些动辄几G的大文件,那我当时从肉鸡下载各种片儿时就得活活累吐血!幸好当年的视频文件多是几十几百M而已。

语音控制就比较吓人了!打个比方吧,想像一下,此刻你正戴着耳机看视频听音乐呢,老道忽然在这边幽幽地说了句“我就是被这首歌害——死——哒!”

你说你会被吓疯不?起码当场吓尿吧?所以老道只敢坏笑着暗自歪歪一下,可不敢干辣么缺德地四儿。

最可怕的就是“远程视频控制”!我也不知现阶段的木马都进化成啥样了,还是提醒大伙一声为好,不用的时候把你电脑的视频头盖上吧,真的。反正直到现在道嫂都有这个习惯,就是那些年看我玩黑软时把她吓着了!这个功能简单说,只要你电脑上有视频头,无论你开着还是关着,我在千里之外直接就能打开看,视频头对着的角度一览无余。不瞒你说,老道那几年啥都看见过。因为你在家中私室里是最放松的,不像在人前,所以真的啥都能看到。甚至有几对夫妻嗯嗯……的频率和**爱好至今都还记得。

那段日子的老道是龌蹉而快乐的。我感觉自己就像《十日谈》里那个飞舞于夜空,然后落在某个屋顶从烟囱里**下面人间生活百态的魔鬼一样强大!

我曾目睹过很多人真实而琐碎的家庭生活。普通的就不值得一说了。其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有……

我曾看过一位五十多岁长得像三十多岁整天不停地网恋然后还对谁用情都挺真挚的漂亮大姐。

我曾看过一位30多岁挺漂亮的已婚女**,有天晚上她和网恋了几年的网友分手时,在企鹅对话框里打出过那段让我读之心酸的话——“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聊天了。再见了曾经的爱人……你知道我此刻已经碎成千片的心里仍然只有一个你!”

然后她关掉这个对话框片刻未停地马上点开另一个不停跳跃的小头像飞速打上一句:“不好意思啊亲爱的,刚才我倒垃圾去了……”

老道曾看过一位小少妇跟老公通了电话,得知老公刚下班正准备去挤地铁,挂了电话她就继续以女上位跟约来的网友没嗑唠的真人真事真现场。

对了,我肉鸡中还有个诗人呢,也不知真的假的。看过他视频,五十来岁吧,胡子拉茬猥琐得跟老道有一拼。这老东西整天泡在网上撩妹儿,给谁发的都是那句——“你曾在那个烂漫的春日轻盈地舞蹈于我的心房,却只留下浅浅足印淡淡芬芳……”

老道见这厮太么招人烦了,一时侠气上涌!某天趁他不在电脑前时,直接远程把他企鹅里的个人介绍改为——“你曾在那个漆黑的夜晚猛踹我地胸膛!我被踢个B型却只捡到了个半拉水晶鞋帮……”

哈哈哈,我那时还没得秽语症,那个季节里的老道心中还有诗和远方呢,哪像现在啊?只剩湿和圆房了。

那几年里,老道看过那啥的、内啥的、和辣啥的……甚至还看过一个级别有点吓人的官员存在电脑G盘里那些绝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以上所述都是真实的。

就是玩远程监控的那段时光里看到了那么多不戴面具时的人类,老道才感悟到原来人性是如此耐人寻味啊……后来选择去学心理学就是基于这个原因。

太啰嗦扯远了。其实我想说的就是“红蜻蜓”的那个功能——“键盘记录”。要是没有“红蜻蜓”软件,要是当年格君没开发键盘记录这功能,那就不可能有这部报告文学了。人生的事,细想起来还真是玄玄妙妙的。

这就要说到我和荣兵到底是咋认识的了。其实除了网上视频,我俩根本就没见过,也不在同一个城市。他是北方一个资源型小城里的孩子,俩人地图直线距离四百公里挂零中间还隔着大海。按说我和荣兵这辈子都不可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一次或交谈一句,可伟大的网络时代就是能创造无数难以描述的巧合或偶然。

事情的起因发生在老道以前时常出没的“起澜笑逐”论坛里。那是国内知名的刀友论坛,喜爱现代刀具和冷兵器的网友们扎堆儿的地方。老道也算个刀友,当年还一度痴迷。鉴于刀友们比较公认的理论就是“玩刀玩到最后无非是入手一把疯狗就可以彻底解毒了。”所以老道还曾拼着挨了两顿削硬着头皮在当年斥资两万多块购得全新品相“疯狗ATAK”一把。

有了好东西当然要嘚瑟啊?否则要好东西干嘛?所以老道就在论坛发贴将这把刀各种角度各种光线各种场景的照片嘚瑟上了。

你敢嘚瑟自然就有看你不顺眼的,所以论坛里一个网名“九千岁”的言来语去地就跟我杠上了。

比如我在贴子里对时下一些看了令人恼火的人和事发表点议论说了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啥地,“九千岁”就会在下面阴阳怪气地跟帖道:“这是刀友论坛,爱聊这些你去天崖芝糊啊?天下姓汪皮肤有褶?天下姓王匹夫有辙?”

再比如某次我在贴子里劝一个媚纸要想开点不抛弃不放弃啥地,“九千岁”就在下面阴阳怪气地跟帖道:“是啊媚纸,不跑气也不放气皮球就瘪不了,那就接着……滚吧!”

泥马蛋啊!就道爷我这暴怂暴怂的脾气早么婶可忍叔不可忍了!遂与“九千岁”在论坛里一顿公开对喷花式大撕逼!最后……俺俩的号全都被斑竹禁言一个月拉倒。

可我万没料到“九千岁”这么阴!不知打哪儿找来个三手黑客,假装女生加我企鹅聊天,说要给我发照片,结果发来一木马。也怪老道一时大意居然中招!我的企鹅忽然离线了。

说实话,这要还是前些年老道玩木马的时候,绝不可能犯此低级错误。好些年不玩早都记不起来那些事儿了。所以接下来老道更是昏了头,居然又登上企鹅想骂那个给我放马的家伙!可上了企鹅之后,刚点开与TA的对话框还没打上几个字,企鹅立马离线并弹出提示框——您的号码已在异地登录……

卧靠!我从前玩过的那些一下子全想起来了!妈的这小子手法也太快了吧?应该是远程先把我企鹅关掉,然后等我重新登录之后,TA那边已经用键盘记录记下了密码,并迅速去企鹅的安全中心网页上修改了密码,然后就直接登录把我踢下来了!

那可是我玩黑软那几年最骄傲的战果啊!那可是6000F7的六位豹子号啊!那可是个独一无二的某上市公司代码号啊!那年代的企鹅号还相当值钱呢,不像后来大家都用威星,企鹅号就慢慢落价了。当年那号有人出到一万五我都没卖!就这么没啦?

确实没了。也是我后来根本不关注这些事儿也不懂,居然连个密保手机都没设置,还以为像以前一样,只要有当初在安全中心设定的密保三问就OK呢。结果呢?人家企鹅的申诉规则早变了,我前后申诉了一百多次都未遂!我又不能报案,因为这号码……当年老道也是这么顺来的。

好吧,既然江湖事那就江湖了吧!

于是我又在企鹅小号里联系了格君,可人家现在早干正行了。自从熊猫烧香木马大案震动整个互联网江湖之后,国内黑客纷纷改行,格君也早就在网上公开发布了声明,不再开发“红蜻蜓”软件,并从此对一切使用“红蜻蜓”的人和事概不负责。后来……反正我把格君给说服了,他又把老木马重新加了个壳传给我,据说能躲过最新杀软。

后来我是隔了一年才逮着个机会,让早就忘了这事儿的那家伙也中了我的招!终于互加好友并在两天之后聊天时打开了我发去的网址……

好多年不玩了,当“红蜻蜓”的视频框中又出现那熟悉的画面时,心中竟陡然涌起一阵难言的激动和亲切感。

哼哼!哈!嘿!小崽子你折腾得道爷我费这么大劲郁闷这么久?看我现在咋玩死你!于是开启报复模式!先是在那小子笔记本电脑里的几个硬盘一通乱翻。出人意料,这家伙的电脑里挺干净的,居然啥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木有。

E盘里有他的个人资料,老道毫不客气地下载过来一看……哟,原来只是个大一新生。从所属的院校来看这孩子成绩挺一般的。照片也有,中等个吧,现在孩子普遍都高,看样子他也就175左右。本来应该长得挺精神,可惜有点胖了,就略显肉脸凡胎的。

一年多来一直在老道脑海中想像的那个集各种丑陋狞恶阴险于一身的黑客,忽然就变成了这么个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大男孩,老道的报复欲在迅速消退。算了,可能就跟自己当年一样,一时对黑软感兴趣玩了玩呗。得,老道拿回自己的企鹅就行了。

霸特也未遂。自己每天开着电脑时就开着“红蜻蜓”,现在也没别的肉鸡就这一台,所以每当音箱里传出那句“有主机上线请注意……”时,那就是这孩子又开机了。老道马上点击“红蜻蜓”下面的小按钮“键盘记录”,然后透过屏幕亲眼看到他输入密码登上了企鹅……

可肿么试肿么不对!明明剪切板上记录下他输入的密码就是“11200y3l 20”,可就是登不上!

完了!老道明白了!这孩子肯定也是玩黑软时作下的病,对什么都防着,输入密码时是打乱次序输入的。比如先输入密码后边的一个或几个字符,然后用鼠标挪一下位置再输入前面的。其实老道那几年也这样,后来慢慢就大意了,没这份警觉了。

这就没招儿了,就这10个字符能有好几亿组合!没法试。那些天最大的收获就是试出了这孩子输入的企鹅邮箱密码是正确的,可能邮箱密码无所谓,他也就懒得那么费劲了吧。邮箱密码是也是那些数字和字母的10位组合,但我试了,与企鹅登录密码并不一致。换位置尝试了几十个也不对。终于无奈地放弃了。

再接下去的几个月里,老道每天还是监控着他。可这孩子上网太干净了,好像就看过两次**吧,不知是哪个损友发给他的网址,有时没看完就关了继续打游戏。这孩子玩游戏的瘾倒是不小。

就这样,两个天南地北素昧平生的人,居然每天都会以这种奇异的方式默默地彼此陪伴好几个小时,如果没体会过,你真没法想像那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受。

那些日子里,我对这孩子印象越来越好。其实应该是对他的家教印象很好。看起来他父亲对他的学业要求并不太严格,可能像我对小道似地,咋要求也没啥用了吧。但经常会在聊天时提醒他要看些什么书,什么电影,什么文章,以及听什么音乐。还说过后要考察他的心得体会,不许糊弄。他父亲要求他看的那些东西好多我也看过,都是非常正面比较有代表性的。

从他和朋友聊天的内容看得出来,这孩子的兴趣还挺多的。篮球乒乓羽毛球台球啥都玩儿,除了爱玩游戏之外,他还是个刀友。最重点的爱好应该是音乐,水平咋样不知道,但他和几个伙伴还整了个叫 “红锤子” 的小乐队。

这时代的孩子受西方音乐影响都比较深,我见他电脑上经常放的多是欧美歌曲,流行的经典的都有。时常能看见他抱个吉他跟着演唱会视频哼唧着“黑猪地”“砍吹揉”“塞令”啥的。挺巧的是,他最喜欢的《五百英里》和保罗?西蒙那两首歌也都是老道的最爱。看来他也是偶尔能安静下来洗洗心的孩子,在眼下的时代里,这点挺难得的。

不过这孩子有时也会耍点小滑头,比如他父亲几次提醒他观看影片《肖申克的救赎》,还告诉他,这几乎是男人必看的影片之一。这孩子可能是嫌影片太长了不爱看吧,居然跑摆渡百科里找到简介看了起来,估计是想用来糊弄他呆弟的。

我在这边看了好笑,童心忽萌,就想帮帮他老爸。于是我当天先是假装请教游戏的问题,在企鹅里和他聊了起来。这个时代用企鹅的不多了,还在用的多是玩游戏的这帮人。所以这孩子也不疑有他,还挺热心的,就跟我聊了起来。

聊了一会儿我就巧妙地利用游戏中一个越狱的情节聊起了《肖申克的救赎》,让他自己搜索“油库自由的蓝莲花”。那是老道在不会用那些软件的条件下,费了二百多小时用最笨的方法做出来的一小段MV,画面就来自《肖申克的救赎》,但每一帧都被老道精心处理过色彩和效果。音乐配的是蓝莲花,字幕是老道配的。自己挺喜欢,心情不好或是有了压力的时候就看一看。反正这么多年来每次挨道嫂的揍我都得看一会儿,我觉着还挺减压充电的。

这孩子不错,我监控到他在两天里居然看了三遍,还看出我输入字幕时,错把那句“记得对幸福的执着与信仰”输成“记得对幸福的信仰与执着”了。看来他还确实用心看了,因为这样一来韵角就错了。之后他被那些片花吸引,就很认真地看了《肖申克的救赎》。通过这件小事儿,我对这孩子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后来有段日子老道张罗着做点小生意,好久都不用电脑上网,就渐渐淡忘这事儿了。直到前年又闲下来,无聊之中玩起了游戏,才想起那个爱玩游戏的孩子,企鹅上一联络,居然还在。就这样,俩人成了游戏中的战友。不过这时我已经不用从前的台式机,换了个笔记本电脑,当然也就没有“红蜻蜓”黑软了。

读者们看到这里也就明白了,那孩子就是荣兵。当年他跟论坛里那个“九千岁”是网友,“九千岁”听说他玩黑软,就动了把我那号盗走的念头。因为我那号码当年在论坛里也是很抬身份的。那年代嘛,网上就讲究这些东西。荣兵也没当回事儿,就下手把我号给盗了,从此我就与他以这种奇特的方式结缘了。

场景拉回到荣兵离开后的第二天,他寄的邮件到了。

好奇地打开之后,老道越看越震惊!最上面是三块银币,下面有两枚金币,再下面的一个小盒子里装的是一条挺粗的黄金链子,旁边木头小首饰盒里是一条宝石手串。最下面的泡沫盒里真的是那把“快乐疯狗”!

后来这些东西我都在网上查了。两块大银币都是英国的一克朗,一块是1696年的威廉三世银币,另一块是1707年的安妮女王银币。另一块小银币是啥币值的我就不懂了,是1689年威廉和玛丽两口子的头像。两枚金币一枚是1653年法国路易十四金币,一枚是1710年英**妮女王金币。价值我也不好说,不懂这些东西。至于那条金链,虽然家里没有称量珠宝的工具,仅凭手感应该也有六七十克以上吧?荣兵说得没错,以现在的金价计,光是这条金链的价值也在两万以上了。

那条手串的材质我不认识,道嫂却认识。是产于北地的一种宝玉石。主色是红黄两色,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中华的颜色。说来也巧,据说这种宝玉石只产于中国。道嫂也不敢论价,只说这品相的怕是会贵得吓人了!总得小几万起吧。

至于那把疯狗刀我可就内行了,太牛掰了!

军绿色刀柄白钢护手全球限量十支版的第三号!其漂亮程度把我那只普通黑色刀柄的ATAK一下子比得跟丑小鸭似的。有点怪的是,明明这把是三号刀,K鞘上却刻着“N0.7”?不知几个意思,荣兵之前也没和我说。

看完这些东西,我每天发呆的时间更长了!

难道荣兵这孩子说的那些梦话……会是真的?不是他的幻觉?这些东西之中,他梦话里至少就提到过那块1707年的银币,因为那是他在那个时空拥有的第一块银币。还有疯狗刀,更是他在那片时空的生死伙伴,数次在梦话里都有提及的。

不行了!现在谁说啥也没用了!我必须要看完整版的《青年荣兵的奇幻漂流》了!

现在我只能赌一下——赌他的邮箱密码没换过!那我得先想起那个密码啊?不行,时间太久了根本想不起来!

大脑在高速运转……我猛然想起,从前的台式电脑上面的“红蜻蜓”软件的文件夹里好像有!记得当年曾随手复制过那个密码记在一个“txt”文档里了。

老道立马飞跑下楼,从车库角落里搬起一个满是灰尘的纸壳箱子就上楼回到书房。打开之后接上电源按下开机按钮……上老保佑,但愿这玩意儿还能忠诚地工作啊!一阵嗡嗡响之后,就是那声进入系统的音乐……太美妙了!

飞速接上鼠标点开F盘找到“红蜻蜓”的文件夹打开找到那个“新建文本文档”再点开……

“20021103ly”……对头!就是你了!

好吧,下一步就是上老保佑这孩子手懒那两年没换过邮箱密码保佑保佑啊……

果然……密码正确!从网页直接输入密码就登入了!荣兵这粗心的孩子居然没额外设置登录保护?上老连续保佑啊!

这个深夜,我带着荣兵找到黑胡子宝藏时的紧张和兴奋进入了他的邮箱,找到了他发给自己的那封邮件,下载了那个“附件”,然后颤抖地用鼠标点开那个文本文档……

0

第一章 一封被二手黑客盗取的电子邮件 (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