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荣兵日记>一封被二手黑客盗取的电子邮件(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封被二手黑客盗取的电子邮件(下)

小说:荣兵日记 作者:雷森道 更新时间:2021/11/8 11:33:54

其实老道这辈子虽说没啥大富大贵,但吃穿不愁小日子也还过得去。道嫂虽说有时候揍我,但疼我的时候更多。我理解,她这人就那风格,拿我和小道都当孩子带。我对你们掏心掏肺地好,但我必须得管着你们!十几个年轮下来我也早习惯了。

儿子小道虽说在学习成绩方面会以每个家长会为周期折磨我一回,但好在性格阳光品行也还不错,我俩处得跟哥们似的。是啊,没法子,饱受压迫的人们总会自觉地抱团取暖呗。

所以说老道这辈子本来可以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过着小日子。所以说老道为了这部《荣兵日记》现在挨累甚至将来得罪人挨喷挨闷棍啥地那其实都是自找哒!诸君休要同情我!连我自个都不同情自己个儿,谁让我明明就一小草根却老做那种抗击邪恶拯救地球的幻梦呢?

接着说回书稿的事儿。读书这事儿向来是各花入各眼各有各的口味,说实话就荣兵这部日记吧,你就倒找钱给那些专喜欢看玄幻修仙宫斗耽美的读者人家都懒得看。不过这里面的内容却精准无比地击中了老道的兴趣点!

那些独一无二跟任何作品也不曾雷同的的故事……那些丰富得甚至闻所未闻的史料秘辛……那些繁多的热带动物、植物、和风光秀美绝伦的加勒比海岛……那些如雷贯耳的大海盗之足迹或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之传奇……那幅十八世纪波谲云诡又宏大壮阔的历史画卷……这一切都死死地攥住了老道的心!对了,尤其是内些搞对象的事儿。

于是老道就开始兴味盎然地把原本次序颠倒混乱的《荣兵日记》按时间先后整理排序。随着整理出的内容越来越多,雷森道的精神忽然又分裂了……

老道:嗨哥几个!咱这一不留神都整理出小几十万字了吧?润色一下修齐填平这不就是一部挺OK的纪实文学吗?

雷哥:咄!休做此谬想!荣兵尚未归来,此事断不可泄露分毫!就便荣兵日后果真……逾期未归,亦理应践诺将此日记书稿事告之其父,吾等岂能掠人之美行小人之径?

老道:说嘛呢你?谁掠谁之美了?你没看之前书稿乱七八糟时间地点次序大乱斗啊?要不是咱们累个瘪犊子型一点一点梳理出来,那不就是一堆梦话呓语吗?再说了,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历史者嗯……那啥啥之历史!又不是他老荣家小兵的私产,咱为嘛就不能写出来?更何况,这玩意儿你还敢说是掠人之美?谁写谁可能得罪人好不好?咱这等于是替荣兵他呆弟顶雷背锅好不好?我都能拿出死猪战开水之勇气你为毛就拿不出爱基博咋咋地之厚脸皮呢?

雷哥:此邪说倒似颇有几分歪理。雷森,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吧。

雷森道一咬牙:马彼得那就——干吧!

霸特……累呀!俗话说看花容易嗅花难,你远远看着挺好哒,真敢凑过去嗅它真用刺儿扎你啊!

荣兵有些内容记得太详细了,甚至详细到具体的时间地点对话和心理活动。可有些内容又太过简略,简略得你需要大量脑补才能形成完整的叙事链条。最要命的是,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信手的呀?怎么跟他被催眠时说的梦话一样,这里也有茫茫多的外语啊?除了英语之外,还有法语、荷兰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丹麦语……好吧这些老道都能应付,找在线翻译呗。可另外还有大量的非洲各部落语言和印第安各部族语言,你连翻译都找不着地儿这不要命吗?

所以那段日子老道连疲累带兴奋地都快疯了!

上网查资料,去图书馆查资料,到处找人问,甚至托朋友和网友拐弯找到过几位语言学方面的教授专家在网上讨教……总之想尽了一切办法,那也依然有极少一部分内容至今都没弄清楚。这个实在没法子了。据专家说,就光是墨西哥附近的印第安语吧,那就有瓜萨夸尔科语、塔巴斯科语、尤卡坦土语、托托纳卡语、奇吉语……还有好多我都没记住名字的语系。所以老道也只能略留遗憾地有多大劲儿使多大劲儿了。

那关于荣兵提到的某些历史上的奴隶贩子或婊子,应该怎么写呢?

灵鸡一动……操!我给那些玩意儿改个名不就得啦?艾玛我真太佩服自己的急智了!

我改了名,要是还有人敢拿着这本日记来对号入座地认领畜牲当祖祖父认领婊子当祖祖母,那纯属你个人的兴趣奇葩爱好刁钻,与老道可就无关了。反正老道是打死都不会承认滴!

那就改!咋改?简单,想取一个名字时,切换到五笔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在键盘上一顿胡砸乱拍……睁开眼睛把留下的字一归置——成了。

所以,有时是为尊者讳有时是为贱者隐,总之在老道整理的《荣兵日记》中提到的好些个名字,都是这么砸出来的。如果您非要做某种特殊解读,那绝对是您审美情趣的问题,与老道可啥关系木有啊。老道自己直到现在都不明白那些被道嫂评价曰——“挺内个啥的名字”都有啥特殊含义呢。

其实吧,老道就本质而言是个相当单纯的人,贞德不骗你。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自己都不信。

另注:凡是老道在后面用带括号的外文标注过的那些人名、地名、名词之类,全部都是经由老道确认过的。老道可以负责任地说,那些都是真实和有据可查的。

至于荣兵在他日记里有否还明指暗示或影射别的什么大咖人物?那真就不知道了,反正老道是没看出来,也拒绝为此承担任何责任!老道只对我明确记载了名字的人物负责。比如“伍昂?巴杜兹爵士”或“贝茨奥德?拉拉尼奥夫人”的后代如若打将上门来,要求我赔偿它们祖先的名誉损失,这我必须得认啊!谁让我手欠把人家祖上的名讳给原封不动地写上了呢?

至于我没记录你祖先本名的?马币的给道爷边儿呆着去!咋地看这些名字挺酷想认领一个当祖宗啊?美不死你个贱种!脸咋那么大泥啊!?

好了,现在还需整理一个完整的邀功卸责版声明如下……

一,如果您觉得这部记实文学尚有那么九分九九的精彩,那纯粹都是老道的功劳!您是不知道哇,就为这玩意儿老道足足瘦了好几十斤哪!这可是真事儿。用道嫂的话说,都已经熬成个令她毫无性趣的人渣了……真么悲催!

二,如果细心睿智的您发现书稿中也有那么0.000369%的历史知识方面的谬误,那都怪老荣家小兵内小子!谁让他说的梦话含糊不清记的日记混乱不堪呢?这咋能怪我呢?老道只是个无辜的记者啊我又不是历史学家。

三,如果您在书中看到某位西班牙贵族的台词中居然有现代中国网络语言,而某位法国诗人居然用东北版台北腔吟诵他的诗作,请您千万不要跟发现了新大陆了似的“艾玛艾玛”地尖叫!更恳请“全真教”诸道友切勿“全较真”。因为那都是老道为了使这部繁杂冗长的外国历史体裁报告文学也能够使您有着轻松愉快的阅读体验,而不得不在原文翻译上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痛苦的让步。假如荣兵日记中的那些话都“原汁原味”地翻译出来,那读起来绝对是各种拗口各种别扭!毕竟各民族之间语言习惯的差异性是巨大的。

老道之所以敢这么大胆地翻译那可都是有老大们撑腰站台的!

因为老道最为推崇林语堂先生在他的《论翻译》中提出的“忠、顺、美”三原则。林老大也曾谆谆教导我说——道仔,我跟你梭哈,忠实原著并不是让你故意说些不通顺的中国话,而是应该按照中国人的行文心理翻译。忠实原著并不是字字对译,是句译,以该句的“总意象”为基准下笔,而非字义。道仔你明白未?

而钱钟书先生在《林纾的翻译》中也曾语重心长地教导我说——小雷啊,你记住喽,坏翻译会发生一种消灭原作的功效。拙劣晦涩的译文无形中替作者拒绝读者……

So,如果您从某些翻译中发现了那么0.000147%的语言常识方面的谬误,那都怪钱钟书和林语堂往沟里带我不怪我本人啊!

人家鲁迅先生明明都跟我说过——雷森,偶拱雷杠啊,在翻译方面要“宁信而不顺”!千万不能只图语言顺溜就胡编乱造哒!

霸特列位老大,你们到底谁说了算啊?还有个准谱没?得了得了,我爱咋翻咋翻吧,反正老荣家小兵没意见就成。翻得不好咋能怪我呢?老道我就是个过了保质期的二手黑客的又不是翻译家。

呼……好了,揽功推责的活儿好像干地挺漂亮没啥漏洞了。不过慈悲的雷哥善良的老道也还是给那些必然会扑上来撕咬的牲口们留了条穿过的内裤,要不你让内些贱种们肿么办逆?难道本座还真的就眼看着她们急得连**都憋爆了还没个下嘴的地儿?难道本座还真的就眼瞅着他们连睾丸都憋碎了还没个下口的由头?

所以老荣家小兵的那个秽语症就做为短处留给你们撕咬吧。你们尽可以攻击他语言不文明!这是作恶并且无耻者的特权,没事儿,老道和荣兵对此都明白,也想得开。这就像开膛手杰克总会在杀完人后伸出舌头舔一下满是血污的刀子,然后指着远处的荣兵说:“各位观众看到了吗?荣兵他在骂人哎!他丝毫也不讲文明礼貌耶……”

做人要厚道,这是老道的原则。所以说……咬吧,牲口们,给你们留下那条穿过的内裤了,别嫌味儿大重口就中。你选择你喜欢你开心就好。嘿嘿嘿……

暴意思啊老道太磨叽了,已经耽误列位尊敬的看官这么多时间还没进入正题。那现在就允许老道最后再磨叽几句吧——每个人阅读的风格习惯都不一样,该怎么来读这部记实文学,那当然是随您的喜好和阅读习惯了。不过呢,我还是忍不住建议有耐心的读者和风格偏于安静的读者可以慢读细思。强烈建议哟!

因为……因为这样您或许更有所得哟?因为……因为后面说不定会有什么惊喜哟?因为……因为也许您看到的某个错别字,就有机率带给您一枚金币哟?这话是真的。

OK不再废话了姗……二……姨……爱嗑婶儿!

=========================================================================这是人家西方某些权力阶层历来的传统嘛。自己身负连环杀人碎尸的重罪满世界抓随地吐痰和乱占公交车孕妇专座的不文明行为,不一直是这样吗?——《荣兵日记?雷哥语录》

0

一封被二手黑客盗取的电子邮件(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