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荣兵日记>第十四章 怕老婆的邦尼特少校(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怕老婆的邦尼特少校(下)

小说:荣兵日记 作者:雷森道 更新时间:2021/11/16 13:07:16

11月6号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七个葫芦娃正忙碌地穿梭于蔗园和糖坊之间,用小推车来回运送刚收割下来的甘蔗。远远地看见邦尼特抱着才一岁大的儿子小爱德华慢慢走了过来。

小家伙白白胖胖异常可爱!一头金黄的小奶毛和天生笑眯眯的小圆脸蛋儿,简直就是再版邦尼特!

上校笑嘻嘻地一手托着儿子的小胖屁股蛋儿,一手端起他粉藕似地小胖胳膊,憋着嗓子学婴儿的声音,用爱德华的小胖手朝众人挨个打招呼:“嗨!大家好啊,我就是勇敢又英俊的小爱德华船长!我知道你是老德克,你是托尼,你是罗宾……”

“你也好啊,英俊的小爱德华船长……”大家纷纷停下脚步笑哈哈地朝粉嫩的小家伙招手问好。

荣兵见小爱德华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放下了推车,双手在衣襟上使劲擦了擦,乐呵呵地伸出手去说:“来,让叔叔抱抱。”

上校也乐呵呵地把小爱德华交到了荣兵怀里……

突然忽然蓦然猛然……

“天主啊!你怎么竟敢让那样的人碰我的孩子?!我绝对敢打赌你就是存心故意的邦尼特先生!气死我你就自由了对吗?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对吗?在我已经痛苦地失去小亚蓝比之后,你还要残忍地让我的小爱德华也失去他的母亲对吗?!”

荣兵差点没吓死!他像被怀里的小家伙烫着了似地,哆哆嗦嗦地赶快把他又塞回了上校那比他哆嗦得更厉害的怀里……

大家也都齐刷刷地闭上嘴拉下脸来,低着头脚步匆匆地远离这里干自己的活儿去了。没人再敢看少校那张瞬间就涨得通红通红的脸,没人再敢听他那些尴尬结巴的道歉话。

热带的天气真是无常啊,刚才还明媚着的阳光,转瞬就被乌云遮蔽得踪影不见。看来,一场暴雨又要来了……

11月8日傍晚,少校和荣兵坐在廊檐下爬满藤萝的橡木矮护栏上,望着大雨中的庄园,晃荡着腿儿抽烟聊天。

见荣兵盯着自己的右眼在看,少校有点尴尬地笑着说:“嗐……这小爱德华呀,小拳头可真有劲!真像我小时候……”

看着他那只乌青完美的“熊猫眼”, 荣兵拼命憋住了笑!低下头去抽烟假装没听见。心下却道:“是啊,令郎绝对是位不世出滴武学奇才!一岁就能把他爹削这熊样儿,将来欧洲武林不得横膀子逛?没准儿拯救地球的重任都……”

少校:罗宾,那天你说的那句话,我后来越想越觉得贴切无比。

荣兵:《疯狂的罗兰》里那句?呵呵,我就随口一说。

少校:唉……女人哪,恋爱的时候和结婚之后,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生物啊!

荣兵:这我可没体会了,我还没正经地谈过一次恋爱呢。

少校:你谈恋爱都很不正经?

荣兵:少扯你个老邦子!人家还没正式谈过呢好吗?

少校:那在你们中国的文学作品中,也有类似的语言和感慨吗?

荣兵:嗯……我能想起来的倒有一段话。说这话那人和你身份差不多吧,也是位少爷。他原话大概是——没出嫁的女孩儿都是无价的宝珠,出嫁之后不知咋地就添毛病了。虽然还是颗珠子,但已经没啥光彩,是颗死珠了。再老了就更连珠子都不是,干脆变成死鱼眼睛了。

邦尼特低头仔细品味了好半天,忽然仰面哈哈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罗宾罗宾,你们中国的文化可真是太棒啦!这位先生的这段话虽然没有《疯狂的罗兰》里那句富有诗意,但其幽默直观和贴切程度胜那句百倍啊!哈哈哈,简直精彩极啦!”

荣兵也陪着笑了两声:“其实我个人是不太认同的。人的一生毕竟随着年龄都在不断变化的啊。就像我们的母亲,也会有变老的一天,所以这么尖酸的形容方式……”

“可惜我永远都不会有那样的体会了……我的母亲在我7岁时就去逝了。她是在我父亲病逝的9个月之后,因伤心过度而去的……”

“啊?邦尼特……我……真对不起!我不知道……”

少校扬起娃娃脸勉强一笑:“没事儿罗宾,你又不是故意的。再说都过去了。无论什么样的痛苦,都会有过去的一天,而那些痛苦过去之后……”

他仰起面孔忽然一呆,然后喃喃地小声说:“还会再来的……”

二楼的一扇窗子忽然“嘭”地被推开了,一头母狮的狂吼声在雨中的庄园里回荡……

“邦尼特先生!我绝对敢打赌你就是故意的!你故意在廊檐下抽烟就是想熏死我和小爱德华对吗?然后你就自由了对吗?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对吗??我可曾说错过你吗?外表儒雅而内心狂野的邦尼特先生?!”

看着少校狼狈地一溜小跑上楼而去,荣兵吓得心嘭嘭跳着也飞快地把烟扔了。之后就一直在琢磨……下着大雨还关着窗户,俺哥俩这烟到底是咋熏着“邦太”和小爱德华少爷的呢?

11月10号下午,庄园主楼那间宽敞典雅藏书颇丰的书房里。

拦住了几次不安地想离开的荣兵,邦尼特少校得意地说:“都告诉你了罗宾,玛丽?亚蓝比小姐今天回她父母的庄园啦!哈哈……今天的我可是个快乐单身汉哪我亲爱的罗宾!”

荣兵警惕地问:“邦子你啥意思?”

“嘿嘿……意思就是……今天我可以和你……嘿嘿……在自己家里……随便抽烟!随便喝酒!随便聊天!甚至晚上还可以请七位可爱的朋友吃顿丰盛的晚餐!意思就是——今天我拥有自由!沃茨奥——比生命更宝贵的自由啊!!”

“你确定?”

“一万个确定放心吧罗宾!几十英里呢。再说她早上走时都告诉我了,今天就带着小爱德华在那边住下了。”

“早说清楚啊你?吓我这一身汗……别磨叽!烟!快点掏!这两天把我给憋地……”

压抑了很久的两个家伙现在就跟俩大爷似的,都坐在包金丝绒的椅子上把两脚放在宽大的“百乐圣檀”木桌上摇晃,相对着喷云吐雾。

看着少校左边终于也和右边对称了的“熊猫眼”,荣兵这次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少校又尴尬地摸摸眼眶小声说:“嗐!这小爱德华呀……出手可真……”

“得了得了邦子!这又不是啥秘密,也不算啥磕碜事儿,老往无辜的小爱德华身上赖亏心不啊?”

少校惊奇地抬起头:“罗宾,你真觉得这不算什么丑事?”

荣兵仰脸吐了个烟圈儿摇摇头:“不算!我们中国关于夫妻关系有句话——打是亲骂是爱最亲最爱用脚踹!我有个朋友老道,两口子感情可好了。但他媳妇那降夫十巴掌……艾玛老狠啦!”

少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噢……中国人可真是胸怀宽广并且富于智慧。要照这么说,玛丽爱我已经爱疯啦?”

“嗯……不过说真的,尊夫人脾气确实挺烈的,是吧?”

少校摆摆手:“谈不上,罗宾,谈不上!你要是见过我那无法形容的岳父威廉和岳母大人,你才知道什么是生猛什么叫刚烈!玛丽和她父母一比,温柔似水的小猫咪一只……”

“沃……去玉玉!邦子啊,我的老兄,你是咋撑到今天的?”

“其实……以前的玛丽真不是这样。我十五岁那年就认识她了。我多怀念那时的日子啊?卡莱尔湾海滩的细沙……芭丝谢芭湾的巨岩……坐在动物花洞上面看座头鲸喷水……奔跑在拉斯特美植物园里捉迷藏……。我悄悄靠在高大的香桃木树后默默注视着她,她顽皮地躲在那丛茂密的金凤花下,抿嘴笑着偷偷用目光四下里寻觅……红黄相间的金凤花瓣也没有她娇美的容颜好看……”

荣兵默然……

“呵呵,瞧我……不说这些了。我今天特意安排你来帮我收拾书房,其实是有好东西和你偷偷分享一下!”

邦尼特边说边起身去书橱下面的柜子里抱出了一个小木箱,打开之后,小心地拿出一瓶样式古朴酒液呈金黄色的朗姆酒来……

少校带着点炫耀的口气得意地说:“告诉你吧罗宾,其实朗姆酒真正的起源就在我们巴巴多斯。最早时种甘蔗的人都是把那颜色浓黑味道难闻的‘糖蜜’直接倒进海里的。后来还是那些黑奴偶然发现了,用糖蜜发酵蒸馏后就可以做出这种味道狂野的烈酒。这种烈性饮料就成了奴隶们苦难生活中唯一的安慰了。”

“哼!知道黑奴的苦难你家庄园还蓄养了92个!”当然这话是荣兵在心里说的。

少校自顾自地继续嘚瑟:“罗宾,要不是和你太投缘了,这酒我自己都舍不得喝呢。一共只剩四瓶了。这可是我曾祖父的时期邦尼特庄园自己精酿并窖藏起来的,到现在已经七十七年了啊!找遍全世界你也甭想再找出一瓶这样的金朗姆来!”

“哇——这么好?!这要是能带回去一瓶给我老爸尝尝……”当然这话还是荣兵在心里说的。

“这瓶酒呢,就只能咱俩偷偷分享啦。但你放心,不会太亏着老德克他们哥几个。回头到晚上收工之前,我让厨子多做点好吃的,再给他们拿几瓶1703年的“Mount Gay”喝。咋样?”少校边说边满面红光眼神热切地望着荣兵,明显是一位好客的主人正期待着客人称赞的神情……

但荣兵的回答是不着一字而双手同时竖起的两根大拇指!

“哈哈哈……”这无言而又新颖的回答显然满足了少校的虚荣心,从他这开心爽朗的笑声里就听得出来。

“你知道吗罗宾?海盗们甚至发明了一种鉴定朗姆酒品质好坏的法子——把朗姆酒浇到火药上,如果火药还能正常燃烧那才算好酒。如果火药浇上酒就点不着了,那海盗们可就要跳脚骂娘啦!哈哈有趣吧?但咱俩可不用试,我敢保证这是世界上仅存的四瓶最好的朗姆酒之一啦!”

“邦子!没啥说的!你这朋友我铁定往死里交!那……咱俩现在就开喝呀?”

“嘿嘿,别急别急,还有惊喜在后头哪……”

邦尼特屁颠屁颠地又跑到柜子那里搬出一个用华丽锦缎包着的小箱子,小心翼翼地放在绿檀木大桌上慢慢打开……是一整套掐金珐琅的白地儿蓝花瓷酒具……那只有经历了岁月的缭绕和温熏才能形成的柔和自然的包浆,使这些精美的瓷器散发着一种能直达人灵魂深处的温润之美……

邦尼特闪烁着光芒的眼睛从瓷器上抬起来注视着荣兵:“这是你那伟大得无与伦比的祖国带给全世界无比精美绚丽的瑰宝!这些瓷器都是有生命的,你可以感受到它们身上所承载的历史,文化,和令人沉醉的美!”

望着这些来自遥远的祖国,典雅莹净又线条优美的瓷器,荣兵的心“嘭嘭”地剧烈跳动着,眼里竟忽然有种又湿又热的感觉……

来到这片时空,除了那次偷偷摸进摩格韦男爵的卧室,荣兵的身影都是出现在荒野、木工场、渔场、种植园、码头、劳力市、破板屋、和海船水手舱……而那次进男爵卧室时,正急着要去救埃丽萨,根本没心思留意房间里的陈设。就算平时偶尔在哪见到过几件,也一准是那种欧洲“再发明”的瓷器罢了。

“震撼吧?”

“难以言喻!”

“精美吧?”

“无与伦比!”

“喜欢吧?”

“目炫神迷!”

“罗宾,你可真是我的知音!可笑那帮美第奇、伯特格尔、奥古斯都二世们,以为终于找到了高岭土总算发现了炉温的奥秘就能完全破解瓷器的密码了?哈哈……真特么好玩儿之至可笑至极!这是无法弥合的差距好吗?这是学徒工与宗匠大师的差距好吗?这是形似与神韵之间那道无法跨越的远崖可以吗!!”

“邦子,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看到了祖国如此精美的瑰宝,更谢谢你的这番话!”

“嘿嘿,那是不用的,世上仅存的几瓶最好的金朗姆,当然要用这最名贵的中国酒具来承载了。”

“那我可舍不得!万一不小心……”

“小气劲儿吧!我还舍出我的金朗姆了呢?放心吧,等会儿我把桌子铺上厚厚的绒毯,咱俩就算一不小心失了手也绝不会打破这些无价的宝贝。”

“那……似乎倒可以……”

“你先挑只酒杯,你看,这几只杯子的花纹居然是略有不同的,你注意到了吗?”

“真的?那……那我选这只。花纹真漂亮啊!”

“咋样罗宾?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邦子,我真是太意外!太惊……”

“你这次绝对是真的疯了邦尼特先生!!!

一声母狮的狂吼忽然在身后炸响!

荣兵身体一僵手一哆嗦……“啪!”

仍是这间书房里……

法官大人玛丽?亚蓝比(Mary Allamby)——“邦太”环臂抱胸坐在大桌后面,对面站着七名表情各异的被告……

“德克是吧?据说你是他们的头领?”

“算是的,夫人。”老德克微一欠身。

“你的人打碎了我一件价值无法估量的古董瓷器,你怎么说?”

“既然无法估量,那我无话可说。悉听尊便吧夫人。”

“呵!你也不必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这种话!德克先生!我当然也知道,遇上这种事儿,倒霉的只能是有钱人!表示无所谓的准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亚蓝比!我想提醒你注意说话的分……”

“我再说一遍!这儿没你的事儿!”

从书房门口探进来的那张惨白的胖圆脸又迅速缩了回去。

“桑乔!进来!立刻骑马去布里奇顿把治安官约翰先生给我叫来!”

老德克几个人都皱着眉抬起头来盯着她,而这时从书房门口“呼”地冲进来一个小胖子……

“我最后再说一遍!这儿没你的事儿!邦尼特先生!”

“而我只说一遍!别把事情搞大而且做人得讲道理!邦尼特夫人!”

两人一坐一站,都怒目圆睁死盯着对方的眼睛……

“哈!照您的意思,那套我父亲暗示了好几次您都舍不得给的古董瓷器,就活该被那个可恶的东方人给生生摔碎对吗?!”

“如果不是我非让他拿那个杯子,如果不是你忽然发疯似地在他身后吼叫,罗宾能打碎那个瓷杯吗?他比你我还心疼那件瓷器呢你知道吗?亚蓝比!那是来自他祖国的瑰宝!”

“哈!大家都听到了吧?英勇的少校先生面对他妻子时表现得多么勇猛呀?我但愿三年前那次对西班牙海盗时您也曾拿出过这样的勇气来才好!也免得使我整日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对视良久……

“放过他们!算我求你!玛丽……”

沉默良久……

“好!你是一家之主你说了算!但他们几个必须给我立刻离开邦尼特庄园!我心里已经堵了很久了!吃得好穿得好干得少整天嘻嘻哈哈!再这样下去奴隶下人们都没法管了!尤其是那个罗宾,整天勾着你尽聊些不着调的事儿!最初还管你叫邦尼特少校,后来居然就叫你邦尼特!再后来竟敢叫你什么……邦子?!真可笑!您的尊严呢邦子先生!?自从他来庄园之后,我觉得你精神越发不正常了邦子先生!”

“……好吧。那他们的工钱……”

看到抱着肩膀与他对视的“邦太”嘴角那抹嘲讽的冷笑……少校嗫嚅着说不下去了。

老德克向前一步微一欠身:“我得感谢邦尼特先生的仁慈厚道,当然还有邦尼特夫人的宽宏大量。谢谢你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没脸再谈什么工钱的。我们这就离开,希望这能够使邦尼特夫人得到些许的平静。最后祝夫人先生和可爱的小爱德华生活安宁幸福,再会。”

“啊扒拉鼓……嗯……啊扒拉鼓……嗯……呀旮旯及其……都啥玩意儿来着……呜呜呜……”

螺丝腿儿甩着那双罗圈腿,螺丝一样高耸成一摄的头发一点一摇地颤着边走边唱荣兵那首怪歌。几个人都轻松得像啥事儿也没发生一样,边走边四处张望着巴巴多斯岛上的风光。

老德克落后一步,手搭在垂头看地面的荣兵肩膀上:“嘿!小伙子!其实想想真挺对不住你们的,来岛上两三个月了,也没带你们出去玩玩。今天咱们终于有空啦,就先去神奇的芭丝谢芭湾看海中白色的大汤碗吧。来巴巴多斯都不去那里看看,那不是大傻瓜一个吗?哈哈哈。”

“大叔,咱们辛苦了那么久!可大伙儿的钱都被我……”

“瞧你说的?能有几个钱?我给大伙儿讲一件我的糗事儿吧。”

大伙都放慢脚步围拢过来,微笑着好奇地望向老德克。

“其实我在西印度这边沉浮了这么多年,一穷二白倒是经常,但钱包鼓鼓也是有过的。记得有次在皇家港我喝醉了,就去一个叫‘埃娅?珍苏昂娜’的私娼家里玩。我那时真挺喜欢她的,当天又喝太多了,不知咋一冲动,就把所有的160多皮斯托尔金币全给了她!好像还说了很多我有多在乎她,要她拿了这钱以后别再做这行了之类的屁话……哈哈哈!结果呢?第二天早上酒醒后,我就又变回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啦。人家珍苏昂娜呢?生意照做。而且那之后我又去过一次,人家该收多少钱还收多少钱!连个折都不打。哈哈哈!打那以后,我就再没去过她那儿了。”

六葫芦娃除了荣兵,立时爆发出一阵各种开心的笑声!

切里:“那你第二天就把钱要回来呗?反正也是你喝醉之后才犯的糊涂,又不真是你的本心。”

老德克正色道:“记着孩子!永远别做那种事!我宁可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一枪都不会那么干!钱是我自愿给她,不是人家偷的抢的吧?我确实喝醉了,但那些朗姆酒是喝我肚子里来了,没喝到驴肚子里去吧?”

众人又是一阵轰笑!

小梅子轻轻拍了拍勉强跟着笑的荣兵肩膀:“别这样罗宾。你们中国肯定也有关于金钱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类格言吧?说给我们大家听听好吗?”

荣兵没精打采地说:“有,咋没有呢?天生废柴没啥用!这千金散尽……唉!可咋复来呀?”

“哈哈哈!”

“咯咯咯……”

“呵呵。”

“真没事儿,罗宾。咱们今天先放松地玩上一天,晚上再去吃点岛上的特色烤鱼。巴巴多斯这边最不缺的就是种植园,再找工作一点儿不难。最多咱们的计划再推迟几个月而已。”

“啥计划?”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望向老德克……

“过得岗过得岗过得岗……”

身后大路的转角处那边传来一阵马蹄声。众人回头的时候,邦尼特庄园那匹漂亮的白马已经跑到了近前。一个小白胖子骑士从马上跳下来,满脸是汗地快步走到众人面前……

“罗宾,这是我欠你的那瓶酒,你喝不着我心里永远都会不舒服的。这是庄园欠诸位的工钱,嗯……实在抱歉我手头拿不出太多现金了。这有6镑多点,你们先拿着,算我亏欠大家了。对不起……”

少校边说边弯下腰去给大伙儿鞠躬,却马上被几双手给抱住了!

小梅子捧着少校放在他手里的一把金银币,荣兵拿着少校递在他手里的那瓶1636年的金朗姆,老德克和少校四手紧握……

荣兵把酒交到切里手中,走过去,对视一会儿……无言地给了少校一个熊抱!

少校双手扳着荣兵的肩膀带着依依不舍的微笑仰脸看着他……

“虽然我一直都不大喜欢你这么叫我,但罗宾你要记住,此去无论天涯海角,在这巴巴多斯小岛上永远有你一个最真诚的朋友——邦子。”

=========================================================================

聪明不是智慧,尺度才是。并且是最顶级的智慧。——《荣兵日记?荣父语录》

0

第十四章 怕老婆的邦尼特少校(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