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胸膛>第九章 土匪作乱 ( 三 )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土匪作乱 ( 三 )

小说:胸膛 作者:西南书童 更新时间:2021/11/19 0:16:35

“下面的人听着!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快点把覃松岳交出来!不然就把你们全灭喽!”黄世金扯着嗓子接着喊到。

没听到枪声,韦凯平几个孩子从马车下要钻出来,在旁边的阿肯立刻斥责到,“小孩子进去!别出来!”

看得出,阿肯内心的害怕,要比担心这些孩子多得多。

在大路上,不时传来受伤的人的**声和痛苦的惨叫声。

在马车下面呆久了,实在憋得难受,四个孩子,也没人愿意再钻进去。

“把头压低些!”阿肯慌乱的摁下韦凯平要抬起的头。

“阿肯叔,我阿爸呢?是哪里打的枪呀?”韦凯平问到。

“别说话,好好呆着,等会儿枪一响,你们就立马钻到马车下面去,别乱跑,听到没有!?”

旁边几个自卫团的阿叔也都小声喝斥道:“小孩子出来干嘛!进去躲好!”

……

“壮武啊,今天这阵势,我估计是躲不过去了!你一定要帮我把云明和姗姗带回去!”说着,覃土司要从石头后面站出来,韦壮武赶紧把他拽了回来,道:“覃老爷,这帮匪徒,祸害了这么多乡亲!现在已经不是你个人的恩怨了!我一定要为这些死伤的乡亲们讨个说法!!”

韦壮武这时候,也已经知道埋伏的他们人是谁了,他向山上大声喊到,“陆远烈!!这里的乡亲与你无冤无仇!你竟对他们下如此狠手!你早晚得尝命!!”

“你甭他娘的废话,把覃……”

黄世金话还没说完,陆远烈就把他推开,回答到,“韦壮武!还记着我呢!感谢你当年的救命之恩啊!不过今天,如果你敢坏了我的事儿!我连你一块送去阎王殿!”

“难得你陆远烈还记得我当年的救命之恩,你今天就这样报答你的救命恩人吗?”

“你甭废话!你没少坏老子好事儿!老子不跟你算旧账!现在你只要把覃松岳那条老狗给我踢出来,老子不会再伤害其他人!”

“你这一会儿又是救命恩人一会儿又是算旧账的,我们算是啥关系呀?”

“他说啥?”陆远烈没听清,他转向黄世金问。

“我也没注意听……”

陆远烈没耐心的瞥了他一眼,又转向山下,道:“你别废话!再不把覃松岳交出来,我可就下令开枪了!”

“你跟覃老爷的账,不是一个人的账!这些年,你在各个村杀害了多少乡亲!在城里劫掠了多少钱财!你的账,我迟早得跟你算!”韦壮武一时也想不出啥好办法,他想着,能拖一分钟就赚着多活一分钟的命。在和陆远烈说话的时候,韦壮武示意旁边的人,把还躺在路上的受伤亲乡们拖到沟里,给他们止血。

“账!?那是你们全桂北县欠我的!我跟你算个狗屁账!你再不把覃松岳交出来!可就别怪我了!”

“你看看路上躺着的乡亲们!你看看阿蛮!他们谁跟你有深仇大恨!我告诉你陆远烈!想杀光这里的人!你先杀了我再说!!”

“啪!啪!啪!”

话音刚落,又是一通子弹向韦壮武躲着的大石头飞来,陆远烈不耐烦了大声道:“杀光下面所有的人!”

紧接着,山上又是猛烈的枪声和箭矢乱窜的声音。

此时,自卫团的兄弟们已经分好队伍,他们每三人一组,向火力密集的地方一通齐射,对面的山上也不时传来“啊”“啊”的惨叫声。

“打枪啊!打啊!”覃土司催促着旁边的阿贵。可阿贵使劲扳着机枪,却怎么也打不响,急得覃土司脸都快拧折了……

阿贵也急了,他左抓右弄,把机柄向前一推,再试着扣动扳机,突然,“嗒嗒嗒”的机枪响了起来,子弹“嗖嗖嗖”的射向山上,顿时间,山上的火力也都傻了似的停顿了一会儿……机枪的后坐力,顶得阿贵牙齿都快咬崩了……

“大……大哥,有重火力……他们有重火力!”

“娘的!怕他个鸟!给我打!”陆远烈下令,山上又是一阵猛烈的枪击。

才二十发的捷克式机枪,才一通响就“咔咔咔”哑了……

“装子弹啊!”阿财叫到。

被机枪的后坐力打到肩膀上,痛得阿贵不想再开枪了……

“快啊!!”覃土司怒斥似的叫到。

阿贵不情愿的把弹夹取下来,又一通手忙脚乱的要装子弹,捣鼓了半天,弹夹才取出来,可要装弹夹的时候,他却又四处找不到子弹……

就这样,一挺本可以压制对方的机枪,变成了烧火棍,扔在了地上睡觉了……

在第二轮枪响的时候,韦凯平、覃云明和韦佩兰立刻钻到马车下面,而才十二三岁的覃姗姗却吓得跑出了沟坎的掩体,她捂着耳朵痛哭着……旁边,正在战斗着的人,谁也没顾得上看她一眼……

见势,韦佩兰从马车下又钻了出来,向她跑了过去,要把她抱回来……

韦壮武见形势不妙,他端着枪,像豹子一样躲过子弹和箭矢,冲向她们……

当韦壮武靠近她们的时候,两支箭矢直向韦佩兰的脖子飞去……韦壮武闪电般纵身一跃,把第一支箭打开,在第二支箭矢飞来的时候,韦壮武右脚一个外挑,也把它挡了出去……

“你们没事吧。”韦壮武侧过脸问。

韦佩兰抱着覃姗姗,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快到马……”

“马”字才说到一半,一支流矢便钻进韦壮武的胸膛……

“阿爸!”“阿爸!”“呜哇呜哇”……

韦壮武坚强的把孩子们护送到马车下面……他咬紧牙关,强忍着伤痛……

这时候,骂声,叫喊声和枪声,混作一团,充斥着韦壮武的耳朵,他背靠着土坡,坚强的微笑着,“没事儿,没事儿,有阿爸在,没事儿……”

正值冬天,衣服穿得厚实,在这样较远的距离,这强驽之末,并没有穿透韦壮武的胸膛。他解开扣子,看了看伤口,只有一半的箭头插进肉体。韦壮武一手果断,干脆的把箭头拔了下来,顿时,热气腾腾的鲜血从伤口处喷涌出来,他顺手从地上抓起几叶车前草(广西山区遍地都是的一种止血草药),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再吐出来,敷在伤口上,摁住。他再深吸了一口气,解开腰带(壮族男人平时都绑着布制的腰带),绑在胸口上。

韦壮武转过脸,孩子们,早已吓得满脸苍白……

他努力的微笑着,“没事儿,没事儿,阿爸没事儿。”

双方的战斗还在继续着。旁边的乡民们,有一只手堵着耳朵单手射击的,有埋着头闭上眼就扣动扳机的,还有双手把枪举过头顶就扣动扳机的,那“嗖嗖”的子弹,天上地下到处乱飞乱窜……这样的阵仗,对于双方而言,都是人生的第一次阵地对垒射击,所以,只要枪还在他们手里,只要枪里还有子弹,他们就开枪,一通胡乱的开枪,所以,精确度也可想而知……

“节约子弹,躲好!”韦壮武吃力的下令到。

渐渐的,韦壮武这边的枪声,息火了……

分线———————————————————————————————

在土匪这边……

安静的听了好一会儿,黄世金转向陆远烈,道:“大哥,对面怎么不开枪了?”

陆远烈让旁边几个兄弟停火,他仔细的听了又听。

“他们不会是没有子弹了吧?”黄世金好像抓准了啥机会似的,一乐,“要不,咱冲吧?”

“刚才的机枪只响了一小会儿,你是想上去找死啊!”陆远烈骂到。

下面的人,躲在沟里也打不着,加上兄弟们的子弹也快消耗没了,陆远烈只能下令停止射击。

“韦壮武!你们是不是死绝了?开枪还击啊!”陆远烈扯着嗓子,得意的叫嚣着。

“是啊,都死光了,不信叫你的人冲下来试试!”

“他娘的,继续开枪。”黄世金下令到。

“三爷,我快没子弹了。”“我也快没了。”“我就六发。”……

众土匪表示自己没多少子弹了。

“娘的,怎么打的枪!不是给你们每人发了四十多发子弹吗!?”黄世金焦躁的骂着,又转向陆远烈,道:“大哥,如果没有子弹,近身肉搏……我们肯定不是韦壮武他们的对手,你看……要不咱……”

“什么!!!?”陆远烈突然暴怒了起来,他恶狠狠的瞪着黄世金,大骂到,“你带几个兄弟下去看看!这么多人枪!连只老狗都打不死!今天干脆就全死在这里得了!!!”

老大发火,受伤的总是老三……黄世金无奈,他只得带上十来个兄弟,找到一条小路,战战兢兢的摸了下去……

“壮武,有一伙人下山来了。”不远处,放哨的乡亲小声道。

一听有人来了,大家伙儿都紧张的握紧枪把,做好战斗准备。

“别急,别着急。”韦壮武扶着胸口,慢慢的探出头来。心想,这伙土匪,才派这么点人下来,他们必是在试探。

韦壮武半蹲着挪到几个拿着粉枪的乡亲旁边,道:“呆会儿你们四个,放排枪(齐射的意思),打完就立刻蹲下,记住,头压低些。”说完,他又转向另外四个拿粉枪的人,道:“你们四个第二轮排枪。”接着又指向不远处的几个人,“你们几个注意,如果他们还敢往上冲,你们就瞄准了撂倒他们,如果他们不敢冲,就把枪收好。

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好。”乡亲们都点头应答,装好沙弹,待命。

说话间,黄世金等人已经摸到只有五十来步的距离,他们弯着腰,手心里全是冷汗,土匪们专注着对面,心想,只要看到枪口对准自己,立刻抱头就趴下……

走到三十来步的距离时,众土匪突然像是商量好了似的,没有一个人再敢往前挪动一步,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上啊!怕什么!他们没子弹了!”黄世金踹着一个小土匪的屁股,催他们上去。

正当他踹别人屁股的时候,对面四个乡亲把枪架在地面上便是一阵齐射——“嘭噔唥!”——

四把粉枪的枪口吐出火焰喷出沙弹,随即,黄世金一大半的人“呜啊妈咦”的一阵惨叫,回音还没停歇,对面又是一排齐射……

除了两三个土匪逃了回去,其余的匪徒全都躺在地上打滚惨叫……匪徒中,有捂着脸哭的,有捂着屁股惨叫的,还有捂着头、捂着腹部在地上打滚的……

一把粉枪的子弹,是由数十粒和小黄豆一样大小的铁珠组成,这种枪弹,致命杀伤不大,致伤杀伤极强,一但被这种子弹打中,那些被火药烧得通红的铁珠打进身体里,那滋味,像是烧线的铁线洞穿人的身体,灭不掉甩不了,只能任它在身体里“嗞嗞”烧灭,中了这种子弹,用痛不欲生来形容,恰得如分。

一般来说,一把粉枪的子弹在射出10米左右的距离时,就会像一张鱼网一样扩张10公分左右,距离每向前5米,弹珠再扩张5到8公分,四把粉枪两次齐射,对面的匪徒想有躲藏之地,几乎没有可能……(这样的小科普,后文在描写使用该类武器来对付小鬼子时,作者就不再赘述了。)

逃走的两三个匪徒中,有一个就是黄世金。他气喘吁吁的跑到陆远烈跟前,一副狼狈不堪的表情, “大……大哥,咱撤吧……他们有好多粉枪……”

说着,他颤抖的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又“啊”的一声惨叫跳起来,他感觉脚后跟粘糊糊的像是粘了什么东西似的,他用手摸了摸屁股,全是血……

原来,在乡亲们第一次排射的时候,黄世金就躲前面的人的身后,当他知道是粉枪的火力时,他调头便跑,可才没跑出多远,第二次排射,就把他的大腿、屁股打中了。他当时只顾着逃命,也没注意到自己也有中弹……

“娘的!”陆远烈大声骂到,又转向旁边的人,道:“你!去!带几个兄弟去割些干草来,捆成团扔下去,烧死他们!”

正说着,李傲雪带着十几个家丁冲了上来,在她身后不远处,桂里县自卫团的人,也一齐攻杀了过来,跑在最前面那个端着机枪的小姑娘,正是李傲雪……

2

第九章 土匪作乱 ( 三 )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