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瀚海群山>第四十章 险中求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险中求存

小说:瀚海群山 作者:丈量宇宙引力 更新时间:2022/3/25 17:07:09

1

薛铭泰被囚禁在关押要犯的“软卧间”内——那是一间墙壁为弹性材料的特殊囚室:犯人若想撞墙自杀会被弹回来。好色的奈木出于某种心理,给平媛送来

一件薄如蝉翼的衬衣,平媛气得涨红了脸真想一把撕碎那件衣服。但她现在的身份是安藤不是平媛,她所了解的安藤把引诱当成家常便饭,既引诱过乔恩还曾企

图引诱段奕。日本王牌女特工都受过这方面的培训,一旦“帝国需要”会毫不犹豫地献身。她若在这个问题上抗拒奈木的命令,无疑会让奈木刚刚平复的多疑之

心再度膨胀。她只好寄希望于老薛能把持住自己,在认出她是自己人后与之相互配合,真戏假作将日本人糊弄过去算啦。

奈木非常想**平媛引诱要犯的过程。他趁薛铭泰被提审过堂的时机,命人在“软卧间”内安装监视摄像头。薛铭泰在过堂时奈木亲自替他点上烟——薛铭

泰大口猛抽的日本香烟里,就有奈木专门替他准备的迷药。奈木还令人在平媛的茶水里下了药。他迫不及待地要看一场戏了。

平媛忐忑不安地走进“软卧间”时,薛铭泰正坐在床边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他不知道自己抽的是掺了药的烟,只觉得越抽越上瘾越抽越亢奋,内心的欲望就

像一场酝酿中的风暴。薛医生一见进屋的是平媛愣了片刻。平媛看出了老薛已经认出自己来,便用某西山区的家乡话问薛医生:“我说家乡话你能听得懂吗?”

薛医生作为一名老练的特工当即明白了:平媛话有所指暗示得防人耳目。“我的老家也是某西山区的。”

平媛沉默了一会盘算怎么应付这局面?技术科的人很可能在边窃听边录音,既使鬼子眼下听不懂可日后肯定能搞懂——汉奸里能听懂某西土话的大有人在!

到时她就得解释为何要跟薛铭泰说土话?平媛事先就想到她可以解释说:自己是为了与薛铭泰拉关系套近乎,此种动机还算是能解释得通,可谈话的内容她如何

遮掩呢?平媛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好先顾眼前再处理后续的麻烦——分管偷拍窃听的技术科的吉野,与她“安藤”的私交关系非常好,她也许事后能找机会毁

掉录音,再不济干脆一把火烧了技术科。但眼下她必须装作对“帝国伟业”忠心耿耿,按照当年受过的培训对要犯进行引诱!

平媛遂用家乡话警示薛铭泰道:“我今天奉命来此引诱于你,等一会我脱掉大衣的时候,请你闭上眼不要看不要动,下面的每一步都听我的暗示行动,若出

轨我就只好杀死你结束这一切!”薛铭泰道:“我恳求你最好杀死我,我已经快挺不住严刑拷打了!我一旦崩溃会说出很多机密。而且,我理应替被我害死的同

志偿命!”

平媛伸手去解开大衣衣扣时,突然感觉身体内有种异样的躁动,她不知道那是奈木暗下的药在生效:她脱下大衣的瞬间突然满面潮红,眼里含着泪花视线有

些模糊。她几乎没看清薛铭泰是否闭上了眼睛,但她听见了薛医生气喘如牛的呼吸声,突然意识到薛铭泰根本就没有闭上眼。平媛赶紧用手臂护在胸前低声道:

“别看我!”

可薛铭泰早已浑身颤抖眼红如血,平媛那绯红的面容及若隐若现的体,让他再也按耐不住朝平媛扑了过来。通过监视器窃听**的奈木亢奋地大叫:“好戏

开场啦!”但薛铭泰并未强行撕扯平媛的衣裤,他将平媛压在床上死死卡住她的脖子,平媛拼命挣扎被卡得完全无法呼吸。激烈的床垫咯吱声刺激着奈木的神经

,奈木还以为这只是床帏前戏……

等奈木看到薛铭泰要掐死安藤的画面时,薛铭泰已经被安藤开枪打死了。等奈木带特工持枪冲入“软卧间”里,薛铭泰已经中枪死在床上。鬓发凌乱的安藤

脸上尤带潮红,惊魂未定地流着泪嗫嚅道:“我差一点就被他掐死了……”平媛被药激荡的春心让她坐卧不安,不得已杀死了薛医生更让她万分难受,她不管不

顾地冲出竹机关这座魔窟,骑上黑马便风驰电掣般朝城门冲去。城门岗哨想阻拦被她用马头撞翻在地。子弹划出的弧线鞭打着马蹄下的碎石路,但子弹和凶险都

伤不了这位奇女子,能伤她的只有爱情和情郎段奕。平媛不顾一切要去找到段奕,再不见到心上人姑娘怕是要崩溃!她能坚持到今天真是莫大的奇迹!但今晚这

个月圆之夜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平媛的军呢子大衣在风中飞扬着下摆。她紧握着缰绳的手刚杀了同僚盟友,始终像打摆子一样不停地颤抖晃动着。她径直朝陈

奕所在的祜山庙寨飞驰而去。

2

陈奕听完王睿反映的关于姬寞的情况后,来到姬寞住的地方拜访这位“老友”。姬寞的住处搭建在废墟之间:几块破木板外加几堆高粱秆,围住残垣断壁的

一隅,天棚只不过是一大块鱼皮布。陈奕挪开一捆高粱秆便见姬寞在吃药。姬寞一见陈奕慌忙将药片藏起道:“你吓我一跳,进门也不打声招呼!”陈奕笑道:

“你这儿哪有门嘛?你在吃什么药啊?”姬寞脖子一梗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吃药?没准我在吃糖豆呢!”

陈奕抱着双臂冷冷地道:“我知道你在吃药,是因为我知道你病了!你怕水怕到连鱼都不吃!夜里做梦都在叫‘水里有虫子’!所以,我猜你吃的是灭虫药

!我能看看是什么药吗?”姬寞死活不肯将藏起的药露出来。陈奕道:“那药上有日文标记,你不想让人看见,对吗?”姬寞恼火地道:“有日文标记怎么啦?

我吃日本药照样打鬼子!”陈奕扫了一眼姬寞卧铺上的那本《三国演义》:“人家见你常常抱着这本书看,都以为你是个三国通,不料与你聊三国你却漏洞百出

,常常张冠李戴不知所以。你到底抱着这本书在研究什么呢?搞特工出身的人都知道:一本书可以是最好的编码解码器!”。。。。。。

姬寞听陈奕提到编码器,忽地跳了起来:“你他妈什么意思?”陈奕不动声色地道:“在日本飞机投下的传单上,我们意外发现了一组数字密码,显然是与

山上的内鬼进行联络用的!不会写字的王喜凤临死前,蘸着血在门上画了一只鸡,暗示那杀害她的人姓姬。”姬寞的刀尖穿过秸秆空隙,直扎进陈奕脑后的木板

里。与此同时陈奕手中的枪响了,子弹擦着姬寞的左腰飞出去。姬寞两手同时捂住了腰部:左手捂住的是腰部的擦伤,右手捂住的是腰间的枪把,陈奕不等他掏

出手枪便再次开火,不料却是一发哑火的臭弹!姬寞趁机掏出手枪打开保险,陈奕用哑火的枪砸落姬寞的枪,飞起一脚将姬寞踹得噗通跪倒在地。

姬寞索性身子一歪躺在泥灰里,牙关咬得咯吱直响:“我姬某人不是你的对手……我走到今天也是迫不得已:想当年我参加过孙武的新某军,”姬寞哭哭啼

啼地拱起双膝道:“我曾投身孙文孙武领导的辛亥革命,攻打过楚望台参加过阳夏保卫战,在辛亥年那名扬天下的篝火间穿行……如今却因为无辜得了血吸虫病

,只能靠日本人的药治病活命……”

3

陈奕等人召开了一个党小组会议,密商对内奸姬寞如何进行处置?王睿道:“姬寞罪大恶极理应枪毙,何况,他还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平媛想了想道

:“我听姬寞的口音,老家像是某西山区的。我惹上一件麻烦事,需要利用他去解决……”平媛简略地介绍了一下薛铭泰的事,以及她与薛用方言对话被鬼子录

音:“……姬寞若能为我所用,由他为奈木‘翻译’某西土话,这是最不易引起鬼子怀疑的。”陈奕道:“姬寞这人从来只为自己考虑,万一他中途变卦就太危

险了。”平媛道:“正因为他只为自己考虑,投靠鬼子只是为了自己活命,这反倒给了我们利用他的机会。”……

第二天,陈奕便去找囚牢里的姬寞谈话:“我相信你之所以投靠日本人,并非对小日本有什么好感——你也知道害惨你的血吸虫,都是小鬼子故意投放的—

—而是要靠日本人的药活命!我今儿就告诉你一件事:美国人在印度蓝伽姆的军事基地,也研制出了对付血吸虫的药,比日本人的药效果要好得多。你若能帮平

媛解决掉一件事,我们不仅可以既往不咎,还可在事成后送你去印度蓝伽姆。反之,你若把事情搞砸锅了,不管你小子逃到天涯海角,陈奕和别动军都会追杀到

底!我们连冈田茂木村霍克都能干掉,干掉你那更是小菜一碟!”姬寞太知道陈奕这帮人的能耐了,他当即表示愿意将功赎罪,替平姑娘解决任何麻烦事儿!为

了确保此事万无一失,陈奕让姬寞带上一份半真半假的情报,先行去奈木那把事情摆平,然后再返回祜山做人质以待平媛平安……

平媛得知姬寞已经先行一步,决定不等姬寞回来就返回竹机关。陈奕一听急了坚决反对:“等姬寞回来你再去才安全!”平媛道:“呆在山上等姬寞回来,

耽误的时间太长,难免引起奈木怀疑。你不也说姬寞只是为活命,并非死心塌地投靠日本人。再说了,本姑娘要走你能拦得住吗?”王睿也觉得平媛已在山上呆

得太久了,还是早点走反而安全些。

4

夜气被清晨的微风吹散,朝阳带着独特的蜃景冉冉升起。陈奕冲护送平媛的队员们道:“关于这次护送任务我已强调再三,现在再次重申一遍:平媛同志比

我们全体加起来还重要!她送出的情报已拯救了无数人生命,势必还将拯救无数人的生命!因此,你们即使牺牲生命也要保证她的安全!”直到过了石拱桥平媛

才意识到:陈奕已将她送了十里远。山里的天说阴就阴黑沉下来。陈奕拿出雨衣替平媛披上道:“先披上雨衣再说吧,龙王爷的尿盆说翻就翻,没准要下一阵暴

雨呢!”平媛强忍住离别的泪水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舍不得也只好分手了!”平姑娘深深地看了心上人最后一眼,猛地扭转脸毅然决然地打马奔去

。陈奕含泪望着平媛的背影没有追上去,他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日本人的第二次暗杀苏俄领袖行动失败后,又传来日本人将进行第三次暗杀的消息。

陈奕不知道这是军统散布的假消息,目的是引诱**的潜伏人员上钩:因为只有**才会对暗杀苏俄领袖如此重视!……

“晒麦岗”是个略高于周围村庄的平坝子,秋收后的农民喜欢在“晒麦岗”上打场,岗台子上堆满了麦秸和高粱杆垛子。平媛及护送队员决定在“晒麦岗”

上歇息。四个守夜的农民拿着鸟铳睡在秸秆垛上,见有人爬上岗子来便端起鸟铳吆喝。平媛等人经过一番解释方才获得许可,与守望的农民一道在麦垛子上过夜

。农民们自称一个当过兵一个干过土匪,另两个是给地主看家护院的丁勇,总之,都会使枪且枪法不错才被选来守夜。

平媛躺在高高的麦垛子上沉沉睡去。一个守望的农民使劲推醒了她:“同志,快醒醒!有情况啊!”——原来,下乡抢粮的日伪军趁着月夜偷袭,正朝着“

晒麦岗”一步步逼近过来。平媛从望远镜中发现鬼子携带有掷弹筒,她当机立断命令护送班和守夜的农民,合力推移麦垛子围成内外两个圆圈:两个圆圈之间是

能容人侧身通过的甬道。平媛从马鞍里取出一支美式冲锋枪,将自己的手枪交给一守夜农民道:“别用你那鸟铳啦用这把手枪吧,如果你们不是吹牛真会用枪的

话!”有三名护送队员用余下的三支冲锋枪,分头把守东西南三面平媛把守北面。那三名队员也将自己的驳壳枪交给农民。算上会用枪的四个守夜农民总共十六

个人,却要迎战一百多名抢粮的日伪军!一场遭遇战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爆发了。四支冲锋枪主守四面其他人紧密配合。大伙在麦垛形成的圈形甬道中移动,从每一堆麦垛的间隙间朝外射击。“晒麦岗”上顿时枪声大作弹如雨下——祜山

子弹厂自产的子弹打得日伪军人仰马翻。陈奕当初为保证护送队不缺子弹,令人为每一匹马都特制了马鞍式的子弹褡裢。平媛下山时还奇怪“马鞍咋这么厚重”

?等她明白了陈奕的用心和关爱,平媛心头一热眼里含满泪水。敌我双方在“晒麦岗”的上下展开了激战。敌人的子弹射进扎得严严实实的麦垛里,却没法穿透

厚重的秸秆垛子打到人,而鬼子掷弹筒射出的抛物线小炸弹,或落在外圈之外或落在内圈里面,弹片很难打中甬道内的防守队员。只是当防守一方出现在麦垛间

隙处时,才会在对射中出现一些难免的伤亡。只苦了被麦垛围在中间的马,几乎全被鬼子的掷弹筒炸死。

打了约莫一个时辰后,日伪终于意识到对手中有一流的射手,这样打下去就是全军覆没也占不到便宜!鬼子无奈之下采取了新四军的土办法:去村子里抓来

许多只羽毛蓬松的鸡,在鸡毛上浇油点火朝“晒麦岗”上抛来。着火的鸡在麦垛子间乱飞乱扑腾,火势顺着一个个麦垛蔓延开来。一名战士被烟呛得直咳嗽,哑

着嗓子大喊道:“与其被烤成大肉饼,不如冲出去跟鬼子拼了!”护送队的何队长冲平媛道:“平媛同志,你可是干大事的角色,请你骑上剩下的这匹马,我们

掩护你冲出去!”平媛摇摇头道:“哪个干大事的人会只顾自己?”何队长急切地道:“你若白白牺牲了,我们活着也没意思了。”平媛含泪道:“要死大家一

起死,我怎能独自一人逃命,把仅剩的一匹马骑走?”何队长将马缰绳塞给平媛:“你肩负的任务太重要,不能说是只顾自己。哪怕我们都牺牲了,只要你活着

也算完成任务!”平媛刷地流下泪来:“为了我已牺牲了太多的人:孙青山同志,曹家两兄弟……都牺牲了!”何队长道:“你若与我们一起死,那以前牺牲的

人,今天牺牲的人,岂不都白死了?!”

何队长见平媛拒绝独自逃走,决心以死相劝:他在身上插满拉出导火索的手榴弹,突然抱起一捆着火的麦秸杆,顺着晒麦岗的斜坡便滚了下去。护送队剩下

的队员们纷纷仿效:一个个着火的滚动着的人体炸弹,朝着山坡下的日伪军进攻队伍扑去。接二连三的轰轰爆炸声过后,从弥漫的烟雾中冲出一匹骏马,马背上

没人似乎只是一匹惊马——平姑娘悬身躲藏在马腹下:这一马戏团里学会的绝技,再一次在危难中拯救了她……

5

平媛不知道奈木早已找人翻译了她与薛医生的谈话——侦缉队的一名头目碰巧到竹机关去办事,他在走廊上说话的口音让奈木听见了,奈木正在研究平媛与

薛医生的对话录音,便当即叫来那名侦缉队头目询问道:“你听得懂录音里说的是哪里的话吗?”那侦缉队头目一听录音便笑了:“这就是小的家乡邛岗云雾山

一带的方言嘛。”。。。。。。

日本特工们在竹机关内等着平媛自投罗网。平媛刚一进入竹机关大楼就感觉气氛不对:先是大楼外的铁栅栏门在她身后突然关闭了。紧接着,几名特工扑上

来围住她先缴械再搜身。平媛心想:准是姬寞耍了滑头没有帮她,甚至丧心病狂地出卖了她——实际上,姬寞在反复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并未去日本人那里而

是去了帽耳山。平媛想服毒自杀却发现耳坠不在了——她这才猛然想起来:那毒药耳坠已经掉落了。事已至此平媛连服毒都不可能了,想自杀她只有趁鬼子不备

往楼顶平台跑,然后从楼顶平台上往下纵身一跃——为此她曾悄悄在楼下摆放了一些大石块,以免摔在泥草地上没死成反倒更糟——日本特工为防敌方特工服毒

,必要时会突然采取“锁喉”手段,卡住想服毒者的咽喉再打昏之。所以平媛事先做好了两手准备:万一服毒不成就不顾一切冲上去跳楼。但这一次她连跳楼的

机会也没有了:平日里对她恭敬爱慕的日本特工们,如临大敌地将她的两只胳膊死死拽住,前后左右将平媛围得死死的,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可以挣脱。。。。

6

姬寞深知去日本人那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出手帮平媛一把要么出卖她。这两种选择都面临着巨大的风险,那他何不做出第三种的选择呢?既然美国人研制出

了治血吸虫的药,他去向军统告密可受到邢国柱的嘉奖和保护,即可得到美国药又避免了向鬼子出卖平媛。只要他没出卖平媛就不至于受到陈奕追杀。何况向军

统告密属于中国人内部的党派斗争,在目前国共合作时期可见血也可不见血,比起向日本人告密性质没那么恶劣。他姬寞身为国民党员只是尽职尽责而已。

姬寞跑去邢国柱那密告陈奕等人很可能是**。邢国柱听说后大惊失色责怪姬寞道:“什么叫‘很可能是**’?你他妈的到底有证据没有啊?陈奕这小子

当初不是你引荐来的吗?”姬寞说他回想起当初他与陈奕等,曾被囚禁在经常打旱雷的雷鸣山。旱雷震塌了囚室木梁使囚俘得以逃脱。但木梁上露出的铁钉是弯

的,震脱的露头钉应是直的才对!他姬某人曾觉得这一点很蹊跷,但当时他并没有往深处去细想。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的“逃脱”很可能是一奸计:**方面故意

让陈奕与他姬寞一起逃脱,甚至在断崖边预先备好了几根长藤。姬寞回想起那几根藤与周围的藤明显不同,当地的野藤既没那么长也没那么结实!

邢国柱听完姬寞的叙述也觉得陈奕有问题。当姬寞告密说陈奕等暗中商量帮助新四军时,邢国柱还一度以为陈奕只是受了赤化发生动摇,但现在看来陈奕这

帮人来头不小,绝非受了赤化立场左倾那么简单!姬寞将平媛假冒安藤佳代打入竹机关的事,也一并向邢站长进行了密报,这更让邢国柱坚信陈奕等人是地下党

无疑了——除了**方面谁有本事策划这么大的行动?恼羞成怒的邢国柱忽然心生一计:既然你们地下党利用了我这么久,我也要好好利用你们一番。。。。。

7

平媛见到奈木时目光毫不躲闪,直视着奈木那阴鸷凶险的眼神。奈木瞪视了平媛好一会才开口道:“知道为什么要突然逮捕你吗?”平媛一听奈木仍用日语

对她说话,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这说明姬寞并没有出卖她!否则,按奈木的脾性知道了她是中国人,一定会用中国话来揭穿她。奈木使用日语表明他仍当

平媛是日本人。而且,奈木使用了“突然逮捕”的说法,表明他并不十分自信且下意识中存在疑惑。

奈木见平媛反问了一句“为什么?”便道:“我原本从不相信日本人会背叛祖国,但自从出了佐尔格的大案子——佐尔格的红色谍报组里大多是日本人,我

便不得不相信即使是日本人,也有可能背叛天皇成为猪狗不如的**。”平媛已渐渐冷静下来遂质问奈木道:“你凭什么说我是**?”奈木冷笑一声转身打开

录音机,播放起平媛用土语警示薛铭泰的对话:“我今天奉命来此引诱于你,等一会我脱掉大衣的时候,请你闭上眼不要看不要动,下面的每一步都听我的暗示

行动,若出轨我就只好杀死你结束这一切!”薛铭泰道:“我恳求你最好杀死我,我已经快挺不住严刑拷打了!我一旦崩溃会说出很多机密。而且,我理应替被

我误杀的同志偿命!”

奈木恶狠狠地瞪视着平媛的瞳眸道:“你以为用我们听不懂的某西土话,就能蒙混过去吗?”平媛道:“我是为了与薛铭泰拉关系套近乎,继续冒充是云雾

山的平媛,这才与他用方言沟通。”奈木恼火地道:“薛铭泰亲口说他快挺不住拷打了!一旦崩溃会说出很多机密。你怕他泄密所以悍然杀死了他!”平媛道:

“我不得不杀他是因为他差点掐死我!这一点,您从录像带中应该看得很清楚!”奈木道:“你知道我们在暗中录像?”平媛冷笑道:“当然知道。您的眼神早

就暴露了您的想法。所以,我才让薛铭泰闭上眼不要看不要动,我可不想当众表演那种场景!”奈木听出平媛暗指他的歪心思,不禁涨红了脖子一时语塞。

平媛凭借其惊人的记忆力,一直在脑海中回忆当初的一举一动:这让她心生一计决定赌一把:“我事先在手心里写下‘我是平媛’,并举起手给薛医生看,

让他明白我真是平媛,若是冒充的没必要写,可以直接说。薛铭泰一定是这样想了,这才说出‘快挺不住拷打了’之类的话。”奈木一听立刻重播录像带查验:

发现平媛在与薛铭泰说话时,果真有一个举起手的动作——其实,那只是平媛让薛铭泰“不要看不要动”,自然而然做出了一个“不”的手势。平媛并不知道录

像镜头的角度,是否能拍下她手掌的正面?若拍摄角度能看清她的手心,奈木就会发现她手心啥也没写,她平媛是在公然地说谎。好在到目前为止,运气尚偏向

于平媛,当初日本人的偷拍角度,并不能看清平媛的手心。她这一把搏命豪赌居然赌赢了!

奈木见录像带中确实有平媛举起手,将掌心冲着薛铭泰让他看的举动,而薛铭泰也的确瞪大了眼在看,奈木便叫来技术科及分析室的专家,将薛铭泰的眼部

瞳孔镜头放大,反复重放薛铭泰在那一刻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细微末节。细心的奈木发现:在平媛举起手让薛医生看的片刻,薛铭泰握紧的拳头放

松开来,他左侧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分析师吉野在反复比对了录像画面后道:“若按人的大脑分区学说来讲,控制左侧面部的脑回体不属于逻辑分区,人的任

何表情伪装都须由逻辑分区控制,‘伪装’属于逻辑判定不属人的自然反应,它无法与人自然的瞳孔变化同步进行。经反复比对我可以肯定:薛铭泰的瞳孔变化

,与左侧嘴角的上扬,及握紧拳头的放松,确实是同步进行的,这就排除了是在伪装的可能。”

奈木凝视着吉野道:“你的意思是说,薛铭泰的表现是自然流露?”吉野点点头道:“是的。很显然,在那一刻他认可了安藤是‘自己人’,所以才出现‘

放松’和‘接纳’的表现。”吉野原本还想补充一句:“除非,他与安藤君原先就认识。”但吉野见平媛冲自己甜甜一笑,他对平媛素来的好感便占了上风,心

想:“安藤君怎么可能认识薛铭泰呢?何必多此一举为难她?!”

奈木心头的疑虑不是那么容易打消的,他突然话锋一转质问平媛道:“你好几天踪影全无干什么去了?”平媛冷冷地道:“机关长阁下连这种事也要穷追细究吗?作为王牌特工失踪几天也很正常嘛。这几天我去城外搞了一份情报回来。”平媛将当初给姬寞的那份半真半假的情报,作为她“失踪”这几天的成果交给了奈木。奈木一瞧:是关于第三次刺杀苏俄领袖计划的情报,惊讶得不觉脱口而出道:“第三次刺杀苏俄领袖?我怎么一点不知道?”平媛顿时明白了:日本人并没有第三次刺杀苏俄领袖的计划,这只不过是军统放出的烟雾弹。。。。。。

1

第四十章 险中求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