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长河冷>第一章:迷人的夏天(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迷人的夏天(3)

小说:铁血长河冷 作者:花开盛月 更新时间:2022/5/11 17:51:23

因为双方手上的老茧,燕于飞认下了齐山岳这个兄弟,“什么大哥不大哥,从今往后,我两个就是兄弟,将来有我一颗花生米吃,就掰给你一半。”

“好大哥,将来你有一颗花生米你自己留着,但是今 晚带我上分呗?”

燕于飞哈哈大笑,相逢何必曾相识。他就喜欢齐山岳这种直爽的品格,两人一见如故,通过简单的交流,就知道对方和自己是同一种类型的人。就像是两条陌生的狗,闻一闻对方的气味,就能据此决定是否要在今后的时光里分享同一根骨头。

他和齐山岳开始了愉悦的上分之旅,有燕于飞这种大腿,齐山岳也就愈发的猖狂,他打游戏时喜欢大呼小叫。整个网吧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上啊!兄弟们!这把都跟我冲B!”

“兄弟!我来给你报仇!”

齐山岳面红耳赤,血脉喷张,完全沉浸在紧张刺激的枪战游戏里面,肾上腺素维持着他亢奋的神经。

年轻就是充满活力,充满激情和热血的。一整个晚上下来,齐山岳并没有丝毫的疲惫。直到早上八点,大部分人纷纷下机,少部分人还加了时间继续鏖战。

“燕大哥,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我们再来个早市呗?”

燕于飞婉言谢绝,“不了,我扛不住了,要回去休息了。”

“你家就在这里?”

“对啊,离这不远。”

齐山岳也把燕于飞当作兄弟,兄弟就是兄弟,没什么弯弯绕绕的,“我现在住在乡下,走回去要好远,我能不能去你家休息?”

燕于飞求之不得,“好呀,但是我家可能有些脏,要好好打扫一下。”

“没事,我帮你!”

两人走出网吧,发现下了两天的大雪终于停止,天空放晴,一朵云都没有,蓝的那么清澈,以至于刚刚升起的太阳像钻石一样闪耀。

路上,齐山岳拿出十块钱,两人一人干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胡辣汤,外加一盘水煎包。

燕于飞领着齐山岳回到家中,虽然离家时燕于飞年幼,又时隔已久,但燕于飞经常从卫星地图查看自己的故乡,因此,他准确无误的找到了那栋房子。

那是一栋三层半的别墅,坐落于一条林荫大道的旁边。一栋标准的大明中部地区县城民居。

燕于飞打开了门,院内杂草丛生,枯黄衰败,走进客厅,遮盖家具的塑料布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一切都跟自己离开时一摸一样,燕于飞的眼眶有些湿润,他跟齐山岳两个人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里里外外的把房子收拾好。

然后,一天一夜没合眼的两人倒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

燕于飞叫醒了齐山岳,跟齐山岳说:“你以后别住宿舍了,就住我家吧。”

“那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呢?”

“不麻烦,我一个人住着寂寞。”

齐山岳没再推辞,答应了燕于飞,两个人又躺在床上聊了很久。

齐山岳来自乡下,父母是伺候了一辈子土地的农民。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还有两个妹妹,家里三间瓦房,每年过年,老实巴交的父亲都会在堂屋的山墙上更换一幅静姝女皇的巨幅画像,典型的大明中部农民家庭。

齐山岳别看长得粗旷,但读书却是堪称天才级别的选手,当年他可是以全镇第一的成绩考进了上城县第一高中。

虽说大明实行十二年义务教育,但是齐山岳在高中的衣食住行他的父母还是要负担,齐山岳也懂事,平常在课余时间依靠捡矿泉水瓶,足够负担自己的网费,偶尔还能吃顿好的。

聊到燕于飞时,燕于飞不愿多谈,只是告诉齐山岳,自己的父亲是烈士,母亲在收到父亲的阵亡通知书时自杀殉情,自己这十年一直在国外,现在要回来像个正常人那样过完自己的一生。

齐山岳说:“那你可以啊!大明的烈士抚恤是按照每年全国公民年度平均收入发放,每年发一次,发满二十年,你还可以再领十年呢!又住这么大的房子,真好!”

燕于飞笑笑,没有说话。这个一支铅笔要用到手指捏不住的人,还要将铅笔芯抽出来继续画,他当然觉得自己目前的状况是幸福的,可他不知道,在无数个冰冷的夜晚,自己是如何在噩梦中惊醒的,那闪烁的警灯,巨大的枪响,喷满整面雪白墙壁的血迹,每每出现在他的梦中,都带给他无法言说的恐惧与伤痛,那是让人在梦中都会哭醒的悲伤。

“那你现在回来,就继续上学?”

“对啊,等到开学了我就办入学手续,你今年上高三吧?”

“是高三。”

“那正好,我也是高三,说不定能跟你分到一个班呢!”

“那最好不过了!班上有个大美女,可漂亮了!”

“你喜欢上人家了?”

“我想娶她当媳妇。”

……

两人一直从上午九点聊到了十二点半,实在是口干舌燥,腹中作响。

正月初一,只有超市和一些娱乐场所开门,两人去买了锅碗瓢盆,以后日子还长,都用得上。

对于自小就非常独立的两人来说,弄出一桌饭菜实在是小菜一碟。

昨天初一,两人都忙着收拾房子,几桶泡面就解决了一天的伙食,所以今天燕于飞决定弄得丰盛一些,他炒了个孜然羊肉,齐山岳本来说要包饺子,燕于飞嫌太烦,买了速冻水饺。齐山岳炸了鸡块,燕于飞又煮了酸菜鱼,两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吃饱喝足之后,继续去网吧鏖战通宵,等到第二天下午再起床。如此悠闲快乐的生活持续到初八开学,齐山岳和燕于飞才结束了日夜颠倒的生活。

开学那天,燕于飞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办好了入学手续。他如愿以偿的跟齐山岳分到了同一个班级。

齐山岳的成绩好,在于他学习的效率高,因此在课余时间,他不需要进行额外的学习,就能保证把把考试考进全校前一百。

下了晚自习后,他都要同燕于飞去网吧玩上两个小时才回去睡觉。

燕于飞很喜欢这种生活,每天按部就班,吃饱喝足,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转眼之间已到正月十五,按照传统,晚上在县城郊外的公园会有盛大的元宵灯会。学校也会在下午放半天假让大家去享受假日。

两个人先是上了一会儿网,等到圆月东升,落日的余晖还未散尽的时候,他们开始向举办灯会的公园走去。

街道上的行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人流都是奔着看花灯的地方去的,各种各样的烟花在空中炸响,炸出来又小又不圆的是那些土制的,贵一点的烟花炸的又高又大。

蓝的,紫的,红的,炸上去有小降落伞落下的,还有那种跟照明弹一样一排排往上打的。

那些炸开的烟花有星星点点的土块往下落,有时落在人的脖子里让人好生烦恼。

两个人先是回家煮了汤圆,吃饱了才有力气逛灯会,外面的烟花声响个不停。吃汤圆的时候,燕于飞忽然停下,也许是窗外的烟花扰动了他的情绪,他对齐山岳说:“我们不要做朋友了,我们做兄弟吧。”

齐山岳嘴里还嚼着汤圆,含糊不清的说:“你咋没喝酒就晕了?我们一直拿你当兄弟。”

燕于飞不再说话,只是一声不响的干着碗里的汤圆。

吃完了饭,两人向公园走去。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潮涌动,这个时候,整个上城县的人都出来了,甚至包括乡下来的唱戏班子,人流向着举办灯会的公园汇集,越往那走,街道上的人就越多,人流已经占据了整条马路。

齐山岳说:“看,那有卖灯笼的,我去买两个灯笼,这样才有节日的气氛嘛!”

燕于飞拿出一张五十的钞票塞在齐山岳手中,齐山岳刚要开口拒绝,买灯笼的钱他还是有的,燕于飞就抢先说道:“兄弟嘛,谁有钱花谁的。你去买吧,我在这等你。”

齐山岳拿了钱去买灯笼,一颗巨大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响,引得人群一阵赞叹之声。

燕于飞向夜空望去,只看见那颗烟花熄灭的余烬。

多年以后,燕于飞仍然能清楚的记起关于那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

正月十五,元宵灯会。

那是一个无比浪漫的夜晚,竟然刮着微微南风。那是今年第一缕东南信风,它会让树枝抽出嫩绿色的新芽,会让玉兰和果树长出圆圆的花苞。

会让草木萌动,会让走马发情。

烟花于夜空之中绽放,如此绚丽,也不过是短暂的一瞬。燕于飞看着那些烟花时入了神,仿佛那有什么魔力,勾走了他的魂魄。

当他好不容易移开了视线,将目光从夜空下移,他的魂魄再次被勾走了,只不过这次勾走他魂魄的不是那些一闪而逝的绚丽烟花,而是一双黑色的眼睛。

那是怎样美丽的一双眼睛,天上的月亮不及她半分的温柔,地上的湖水不及她半分的清澈。

它包含着世间的一切,冰雪与火焰在那双黑色的眼睛里完美的**共生。

它热烈,它冰凉。以至于多年之后,燕于飞在黑色的大海里与海浪搏命的时候,他冷到彻骨,而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如今他看见的这双眼睛,这双眼睛里释放出的热情温暖了他的身体,让他奇迹般的横渡大洋。

那双眼睛也同样的注视着他,仿若两人早已相识。

人群出现了骚乱,爆炸声就在耳边想起,原来是有人燃放烟花时没有放稳,倾倒的烟花在地面上平射,于人群中炸开。

一颗烟花径直的飞向那双眼睛的主人,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原地,仿佛她无比坚定的相信会有人来救她,就像受困于恶龙巢穴中的公主。

燕于飞冲上前去,抱住了她,挡在飞来的烟花和她之间,他飞起一脚,将径直飞来的烟花向上踢开,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那双眼睛的主人。

烟花飞出两米高后“砰——”的一声炸开,燕于飞保护的周全,连一丁点的火星都没沾到她的身上,而燕于飞自己的后背则被烧的全是窟窿。

陈晓欣被燕于飞搂着,被他的身体护着,她的目光被燕于飞清澈的眼神牢牢吸引。烟花在燕于飞的背后炸开,她看到璀璨的光亮一闪而逝,点燃了她身体里流淌的每一滴血液。

如天火燎原,如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日升月落。她的每一个毛孔,每一寸皮肤,都被这双清澈的眼睛牢牢的吸引,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里萌动着无数的花朵的种子,它们在她的体内抽出新芽,最后从她到皮肤中生长而出,被野火烧的一干二净。

时间仿若永恒,燕于飞呼唤着她,但她的灵魂已经离开了她的躯壳,宛如金黄色的麦田,被镰刀收割的一干二净。

“姑娘?”

直到燕于飞叫到第三声,陈晓欣才回过神来。

陈晓欣想要问一问燕于飞的名字,却发现那个取走她灵魂的少年已经消逝在人群之中了。

6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