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血债血偿>(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

小说:血债血偿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7/25 13:02:48

被打掉三八大盖儿的二鬼子趁机弯腰去捡枪,可仝镇山眼睛的余光已经看到了这惨烈的一幕。他勃然大怒,左手的二十响枪口一掉,“啪”的一枪把这个二鬼子打了一个四脚朝天。接着,仝镇山左右开弓,双枪连发,护卫小野平八厝的二鬼子纷纷被撂倒。

五连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支梭镖,冲到了小野平八厝面前,冲他呲牙一笑,说道:“你个王八孙子揍的,让你尝尝正宗的七十二路《杨家枪法》!”

这时,小野平八厝的身边只剩下三四个二鬼子,被十多名战士围着,大刀、梭镖、刺刀一个劲儿的往身上招呼,哪里有功夫去支援小野平八厝。小野平八厝困兽犹斗,他的脸色惨白,冷汗直流,握着指挥刀的双手不住颤抖。但是他仍然“瘦驴屙硬屎”,大叫道:“你少拿杨家枪吓唬我,大……大日本帝国的武士……武士不怕!”

五连长听不明白小野平八厝说什么鸟语,小野平八厝话音未落,他一招“毒龙出洞”,搠向小野平八厝的咽喉。《杨家枪法》专门用于战场上冲锋陷阵,那是兵家绝技,当然所向无敌,当者披靡,小野平八厝哪里抵挡得了。不到两个照面,小野平八厝已经手忙脚乱。五连长有心逗逗小野平八厝,玩儿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招“白虹惊天”,小野平八厝架开之后,刀光一闪,削向五连长的脑袋。五连长头一低,身子一旋,已经到了小野平八厝的身后,使出半招《回马枪》,“啪”的一声,梭镖枪杆打在小野平八厝后背上。

这一下打得很重。幸亏是木头杆,要是换了真正长矛铁制的枪攒,小野平八厝当时就得吐血。小野平八厝被五连长打得眼冒金星,踉跄着冲前一步,转回身来破口大骂道:“哎呀**十八辈儿祖宗的!你妈了个巴子的手也太黑了,跟我俩装犊子是不!”

小野平八厝要是什么什么“哒”,什么什么“哇”的说鸟话,五连长一点也不会觉得稀奇。可是,小野平八厝满嘴大碴子味儿,用东北方言连珠炮般的骂他,却让他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不由得愣了一愣。东北方言有很多来自胶东,五连长也能听懂个大概。

小野平八厝骂五连长手黑,可他比五连长的手还黑。他趁着五连长一愣神儿的功夫,双手持刀,来了一招疾如闪电的力劈华山。五连长一念轻敌,来不及躲闪,只能横着梭镖偏着一架。只听“咔嚓”一声,梭镖杆还是没有逃脱被小野平八厝劈为两段的命运。五连长急忙闪身,刀锋过处,他的土布棉军服已经被划开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

小野平八厝得理不饶人,瞪着一对儿斗鸡眼儿,抡起指挥刀又是一招力劈华山。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枪响,小野平八厝一头栽倒在地。五连长转头看去,原来是仝镇山在严厉的看着他,仝镇山手中的二十响枪口还在冒烟。仝镇山厉声喝道:“麻溜儿利索儿的解决战斗!支援教导员彻底消灭浅井中队这帮瘪犊子!”

“是!”五连长心里很清楚,自己都是轻敌惹的祸。要不是营长的枪快救了自己,自己的小命就没了。五连长答应了一声,吐了一下舌头,拔出后背的大刀,撒腿追了下去。

小野平八厝小队是一个满编的五十四人小队,参加小鬼子对胶东的大扫荡以来,仅阵亡三人。可是,和五连这场硬碰硬的战斗,却差一点全军覆没,就连小队长小野平八厝也死在仝镇山的枪下,埋骨在胶东这片燃烧着复仇怒火的大地上。仅剩下十几个魂飞魄散,带伤的二鬼子,不顾死活,狼狈不堪的逃走,去和浅井中队主力会合。

二营教导员张吉英率领两个连从黑石沟两侧的山上居高临下,势如疯虎般的攻了下来,子弹、手榴弹一个劲儿的往沟里招呼,打得浅井中队的二鬼子们躲没处躲,藏没处藏。这帮二鬼子无不叫苦连天,大骂怎么遇到了一群疯子,打起仗来也不讲究个战术动作。我们这些人又没抱你们家的孩子跳井,至于这么不要命的和我们拼命嘛。

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一颗子弹,击中了浅井一夫心爱的东洋马,东洋马悲鸣着,恋恋不舍的盯着浅井一夫,轰然瘫倒在地。一个多月以来,淤积在浅井一夫胸中的耻辱、憋屈、愤怒一股脑的迸发出来。他圆瞪血红的眼睛,猛然从石头后面蹦了起来,将那把朝香宫亲王亲赐的战刀用力一挥,声嘶力竭的大叫道:“他妈啦个吧子的,你们八路这是骑老子脖颈子屙屎,欺负人欺负到家了!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老子他妈的和你们拼了!”

骂到这里,浅井一夫猛然想起来自己早就不是**族,而是大日本帝国天皇陛下的皇民了,就算是骂人也不应该使用东北话呀。浅井一夫气急败坏,急忙改用小鬼子的话继续嚎道:“天皇万岁!全体冲锋!”

“突撃!”一些脑子慢的二鬼子纷纷从隐蔽处跳了出来,但随即就被横飞的子弹打倒了好几个。没死的二鬼子谁能和自己的命过不去呀,慌忙卧倒。绝大多数二鬼子却是嘴里震天动地的喊着,仍然趴在原地不动,打两枪四处撒嘛撒嘛,看看什么地方能逃命。

执行官犬养寅五郎眼见浅井一夫危险,猛然扑过来把浅井一夫按倒在地。就在这时,一梭子捷克式轻机枪子弹打在犬养寅五郎和浅井一夫前面的石头上,打得石屑横飞。

犬养寅五郎对浅井一夫大叫道:“队长阁下,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你是指挥官,应该在指挥的位置上!”

刚满十八周岁的“三姓家奴”吓得魂飞魄散,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残酷的战斗呀。什么军纪不军纪的,全都是扯犊子,还是保命要紧!“三姓家奴”躲在横七竖八的二鬼子尸体中间,不住撒嘛着。忽然,他发现一具二鬼子尸体后面的枯草中出现了一条石缝。显然那个二鬼子发现了这条石缝,想躲进去,只不过运气不好,没等躲进去就被流弹打死了。“三姓家奴”又四处撒嘛了一眼,见除了死人,没有活着的人注意自己,急忙连滚带爬的奔过去,不顾锋利的石头划破了军装,拼命钻进了石缝。

二营教导员张吉英第一个冲到了沟底,他的身后紧跟着鲁二牛。可惜的是,一直跟着他的四个通讯员,在向山下冲锋的时候,已经牺牲了三个。张吉英虎目圆睁,右手拎着鬼头大刀,左手持驳壳枪,嘴中大叫着冲进了二鬼子群中。本来就已经吓破了胆的二鬼子眼见张吉英天神般杀到,更吓得魂飞魄散,十几个二鬼子爬起来就向来的方向,黑石沟沟口跑去。都说恐怖会像瘟疫一样能够迅速的传染。这十几个二鬼子一逃,立刻又有二三十个二鬼子跟着逃跑了。剩下的二鬼子就算没逃,又能有多少战斗力了。

有人说,朝裔日军,也就是二鬼子作战极为坚决,技术兵器运用纯熟,敢打仗会打仗,不怕苦不怕死。就像东洋狼青,一旦认准主人,极为忠诚,从来不讲价钱。比起中国近代史上战斗力最强悍的伪满军队犹有过之,那纯属扯犊子!这个说法存在谬误,缺乏真实性。抛开伪满军队不说,就说一说这些二鬼子。小鬼子的民族优越感极强,怎么会把**人视为自己的同胞?小鬼子十分笃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信条,只是苦于兵力不足,这才鼓励**人政治移民为他们充当帮凶。对这些**人只是利用,不可能重用。二鬼子就是二鬼子,就连二鬼子自己也觉得比小鬼子矮一头。受卑微的心理影响,这些二鬼子的战斗力,在所有军队中的实力仅处于中下游,与“强悍”这个形容词相距甚远。

浅井中队虽然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但是死冷寒天的从辽东跑到胶东来给小鬼子卖命,士气本来就不高。再加上来到胶东之后,被土八路东边啦打一枪,西边啦又扔过来一枚手榴弹,搞得精神高度紧张,吃不好、睡不好,想和敌人正儿八经的比个高低,又找不到人,绝对是既憋气又窝火,都被土八路拖啦啦胯了,早就不想打这鬼仗了。

在二营的三面夹击下,浅井中队被打得溃不成军,豕突狼奔。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性命攸关的事儿,自然得打点起十二分精神来。你无法为出生负责,但你一定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还是挠杠子吧!沿着黑石沟逃向沟口的四十几个二鬼子眼看着逃到沟口,就要逃离这让他们刻骨铭心的黑石沟了。正在庆幸,猛然,对面又射来一阵密集的复仇子弹,十几个二鬼子立刻中弹栽倒。剩下的被打得失魂落魄的二鬼子顾不得看一看来的是什么人,有多少人,犹如惊弓之鸟般转身就往回跑。

1

(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