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血债血偿>(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八)

小说:血债血偿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7/26 14:23:54

堵住二鬼子逃路的正是胶东军区公安局三科科长唐慈所率领,被胶东军区许司令誉为“胶东十八飞骑”的武工队。满腔仇恨的战大鹏后背呈“十”字型背着祖传宝刀和一支三八大盖,双手轮着两支德国原厂的二十四响M1932盒子炮,咬牙切齿的左右开弓,不顾一切的冲在最前面。一些跑得慢的短命二鬼子不断被战大鹏打倒,死在他的枪下。

那“胶东十八飞骑”是什么人呀?都是身经百战,从死人堆儿里爬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人人都有独到的打人家吧事儿,个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英雄好汉。二鬼子遇到“胶东十八飞骑”算倒了血霉了。

“三姓家奴”心惊胆战的躲在石缝中,眼见刚才还和自己一起吃午饭的伙伴儿们转眼间死的死,逃的逃。“三姓家奴”知道大势已去,心里不由得拔凉拔凉的,顿时感觉到万念俱灰。如果不是这条石缝进出十分困难,“三姓家奴”真想取来石缝外面伙伴儿尸体上的三八大盖,照着自己的脑袋瓜子来上一枪,一了百了,再也不用看这凄惨的场景了。

陷入绝望的何止“三姓家奴”。执行官犬养寅五郎眼见突围无望,身边护卫自己的二鬼子纷纷中弹栽倒,越来越少,当真已经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长期接受法西斯教育的犬养寅五郎崇尚“武士道”精神,他不肯,也不敢想象当俘虏。

犬养寅五郎望了一眼正趴在雪地上,面色狰狞的正用王八盒子不断击倒冲上来的八路军战士的浅井一夫,长叹了一口气,摘下钢盔,把一条白毛巾扎在头上。然后,解下武装带,解开皮大衣,以及里面的军装、衬衣,露出了肚皮。犬养寅五郎倒提着指挥刀面向东南方向,那个令他终生向往,却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缓缓跪下。

“天皇万歳!”犬养寅五郎双手倒握着指挥刀,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大叫了一声,把指挥刀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腹部。犬养寅五郎只感觉一阵难忍的痛苦之后,意识渐渐模糊。他忽然感觉自己飞到了天空,飞到了东京,见到了他崇拜而没有见过的天皇。

二营的三个连和“胶东十八飞骑”把浅井中队残部围困在黑石沟最宽处不过百米,长也就二三百米狭小的地域内,浅井中队已经插翅难飞了。

二十多个二鬼子被二营三十多人围在一个角落里,几个二鬼子见逃无可逃,抵抗下去只有送命的份儿,急忙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抢来,哀求道:“八爷饶命!八爷饶命!我们是被小鬼子那帮瘪犊子揍儿的抓来的,我们也是中国人呀!我们要是撒一句谎,就出门儿嘎嘣儿一下撞大树上撞死!八爷饶命!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呀!”

剩下的二鬼子见有人举枪投降,不免气为之沮,也随着率先跪下的二鬼子跪地求饶:“八路爷爷饶了小人的狗命吧!我们也是中国人呀!”

五连长满身的征尘,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手中的大刀戟指这些无耻的二鬼子,厉声大骂道:“你们这帮王八孙子揍的!亏了你们还记得自己是中国人,你们在屠杀周村的老百姓那前儿,咋想不起来自己个儿是中国人?”

说到这里,五连长手中的大刀一招,大吼道:“弟兄们,这帮二鬼子既然来到了咱胶东造孽,祸害了那么多的父老乡亲们,那就别走了,就埋在这旮沓吧!嘿嘿……咱们管杀还管埋!杀光了这帮二鬼子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雪恨!给战区长报仇雪恨!”

“对!对!对!五连长说的对!杀光了这帮二鬼子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雪恨!给战区长报仇雪恨!杀!杀!杀!”二营的四连长和六连长齐声怒喝道。

“杀光了这帮二鬼子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雪恨!给战区长报仇雪恨!给战区长报仇雪恨!杀!杀!杀!”战士们一个一个的眼睛都红了,齐声大叫着,蜂拥而上,刀枪并举,砍瓜切菜般杀起惨叫连连的二鬼子来。

看来自己手下的这三个连长都杀红眼了!这些个二鬼子不管怎么作恶多端,现在毕竟已经放下了武器,当了俘虏。杀俘虏那可是违反纪律的呀。站在外围的仝镇山刚想张嘴制止怒不可遏的战士们,但是他的嘴张了张,又咬紧牙关,紧紧地闭上了。仝镇山双手持二十响,转身走开,他要尽快找到仇人浅井一夫,给妻子报仇雪恨。

黑石沟战斗之后,仝镇山虽然是胶东军区许司令的爱将,但是军纪就是军纪,那是丝毫不能含糊的。仝镇山因为纵容二营的战士杀俘虏,处分是免不了的了。当然了,教导员张吉英也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甚至甚于仝镇山。仝镇山与教导员张吉英哥儿俩真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一起由正营职降为副营职。但是,胶东军区政治部似乎法外开恩,并没有给二营派来新的营长和教导员。

也许,军区的考虑是对的。黑石沟一战,二营虽然全歼了二鬼子的浅井中队,但是自己也付出了牺牲一百四十三名干部战士的惨重代价。再加上反扫荡以来,二营的伤亡,已经超过了反扫荡之前全营兵力的二分之一。所以,仝镇山与张吉英仍然一个代理营长,一个代理教导员。军区的目的,显然是让这对儿老搭档尽快恢复二营的战斗力。

这一切,都被躲在石头缝中的“三姓家奴”看在眼里,只看得他肝胆欲裂。在这滴水成冰的十冬腊月天里,“三姓家奴”竟然出了一身大汗。当二营的战士们在三个连长带领下,冲上前去讲这些恶贯满盈的二鬼子斩尽杀绝的时候,“三姓家奴”心中一痛,再加上恐惧至极,竟然被眼前的血腥场景吓得昏了过去。

张吉英手中的鬼头大刀剁翻了两个二鬼子之后,一眼看到了被十几个二鬼子护卫在中间的浅井一夫,大叫道:“谁他娘的也别开枪!别打死了这个二鬼子的头儿,老子要亲手剁了他,给周村的老少爷们儿报仇,给战区长报仇!”

“教导员,这个二鬼子你别和俺争!大老爷们儿报仇,绝不能假手他人,俺要亲自削掉他的脑袋,拿到周村的大西岗子上边拉去祭奠周村的父老乡亲们和俺三姐!”张吉英和战士们转身望去,只见战大鹏手拎着两支二十四响盒子炮,分开众人,走上前来。胶东军区公安局唐慈科长紧跟在他身后。战大鹏杀心已动,他毫不手软,双枪并举,“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枪声,四五个二鬼子叫都来不及叫,纷纷栽倒。

剩下的二鬼子不由得一阵骚动。战士们生怕战大鹏杀光了这帮禽兽不如的二鬼子,呼啸一声,一拥而上,嘁哩喀喳一顿枪刺刀剁。转眼间,只剩下两个活着的二鬼子哆哆嗦嗦的挡在浅井一夫的身前,垂死前还没有忘记保护自己的长官。

张吉英知道战大鹏的身手,知道只要战大鹏出手,浅井一夫没便宜可占。再说了,战大鹏的话也有道理,战区长战三妮毕竟是他的亲姐姐呀,于情于理都应该让战大鹏亲手报仇。

浅井一夫,也就是玉珠铉知道自己今天已经难以幸免,恐怕就是自杀也不会有机会了。他长叹了一声,对在他身前护卫他的两个二鬼子什么什么“斯密达”的温言说了一通。似乎是说他玉珠铉已无生路可言,让这两个二鬼子投降,以保性命。两个二鬼子放下三八大盖,痛哭流涕的与玉珠铉又是一顿什么什么“斯密达”,搞得战大鹏不胜其烦。就在这时,忽然又是“啪”、“啪”两声枪响,击毙了两个和玉珠铉腻歪起来没完的二鬼子。在场的二营指战员们吓了一跳,急忙转身看去,原来是他们的营长仝镇山阴沉着脸走了过来。

1

(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