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血债血偿>(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

小说:血债血偿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7/28 12:03:43

二营围观的干部战士以及藏在石缝中的“三姓家奴”看得目瞪口呆,屏住了呼吸,竟然忘记了喝彩。仝镇山趁着和浅井一夫都调整呼吸的功夫,偷眼瞅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大刀。他妈的!只见自己大刀的刀刃上平添了两处不小的缺口,再有几个照面,自己这把心爱的大刀就得变成鲁班的“锯”了。看来,自己这把心爱的大刀的钢口,比起浅井一夫这个二鬼子的东洋刀来明显不如了。也难怪,小鬼子的钢确实不错。

仝镇山感到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二鬼子所使用的小鬼子的刀法如此精湛,自己碰到过很多使刀的正宗小鬼子,其中也不乏高手,可是比起眼前这个二鬼子来,小鬼子的剑道似乎是大大的不如。仝镇山心中暗想:“他妈啦个吧子的!没想到一个假鬼子使的刀比真鬼子还溜,今儿个算是碰上茬子了!”

浅井一夫偷袭没有得手,双手持刀停了下来。一双饿狼般的眼睛阴狠的盯着仝镇山的眼神。浅井一夫已深得脚盆鸡德川末年著名剑道家千叶周总结出的剑道进攻中“三杀法”的精髓,已将杀刀、杀技、杀气所谓“三杀”瞬息如一的剑道奥义烂熟于胸。浅井一夫尽管偷袭受挫,呼吸变得急促,他仍然显得十分霸气,似乎有足够的信心将仝镇山一刀斩杀。

常言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两个高手之间的过招,不仅让围观的二营干部战士大饱眼福,叹为观止,就连藏在石缝中的“三姓家奴”也看的气都喘不过来了。

浅井一夫面庞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狞笑着转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了一阵“嘎嘣”“嘎嘣”的骨节**声。高手,他最喜欢了,杀那些没用的虾兵蟹将,怎么能显示出他的勇猛。脚盆鸡剑道和中国武术分庭抗争,各有所长。世间没有最强的功夫,只有最强的人。冲天的杀气,让空气为之凝结,浅井一夫就像上足了劲的发条一样蓄势待发。还别说,就这一点,颇合“太极三味”。太极讲究的是引而不发,正如孔子所云:“引而不发跃如也。”

“啥他娘的剑道!哼!也不过如此,给《破锋八刀》提鞋都不配!”仝镇山虽心中赞赏,但却冷冷的说道。突然,一道寒光,犹如霹雷,划破空气,浅井一夫听仝镇山辱及剑道,不由得恼羞成怒,狠狠的一刀劈向仝镇山。武者,对敌人最大的尊重,就是全力以赴。这个观点,其实并不是中国练武者的观点,而是脚盆鸡“武士道”的座右铭。

交手一招两式,仝镇山已经看出来,浅井一夫的确是高手。他的目的正是要浅井一夫心浮气躁,这才会有机可乘。浅井一夫旋风般扑到,他刀刀相连,疾如闪电,那把朝香宫亲王亲赐的战刀势如疯虎般向仝镇山疾劈而来。仝镇山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双手握刀,倒踩着“七星步”,大刀左撩右拨,化解了浅井一夫的疯狂进攻。浅井一夫的攻势一而鼓,再而衰,三而竭。二十多刀砍过,只剩下“哈哧”、“哈哧”像狗一样喘气儿的份儿了。

藏在石缝中的“三姓家奴”和围观的二营干部战士看得不免心惊肉跳,可是,战大鹏却看出了门道。他高声大叫道:“刚柔相济,莫测称最。快慢自得,稳健为贵。三姐夫,这个二鬼子刀法虽快,但是下盘不稳!用《梁氏刀法》给俺三姐报仇!……”

战大鹏所说的《梁氏刀法》是他家传的,由战三妮传给仝镇山之后,曾经多次和战大鹏切磋,可以说练得十分纯熟。《梁氏刀法》有点类似武学中大放异彩的《滚龙刀》,武松在狮子楼斗杀西门庆用的就是《滚龙刀》。《太极拳》所说的“四两拨千斤”并不是用四两去硬拨那千斤,而是用的螺旋拨法,就如你眼前平放着一个圆面与地面平行的车轮,如果轮子被锁定不能转动,你就可以轻易刺穿轮胎,如果可以旋转,你稍微刺偏车轮就随着你的力旋转,将你的蛮力化解了。这就是《太极拳》中的“立如平准,腰如车轴”的拳理。此刻,刀的旋转就是起了轴承的作用,也就是太极原理中的“粘连粘随”是通过“轴承”而实现的。所以,太极一代宗师陈鑫曰:“太极拳,缠法也”。

仝镇山并非没看出浅井一夫剑道的破绽,但是战大鹏的话还是让他茅塞顿开。是呀,要是用战三妮传给他的《梁氏刀法》杀了这个二鬼子什么浅井一夫,这仇才算报的到了家。

二十三年后,中国拍摄了一部家喻户晓,描写抗日战争时期,在华北平原上抗日军民利用地道打击小鬼子故事的经典红色电影《地道战》。其中,男主人公高传宝在反击小鬼子时曾说过的一句经典台词,叫做:“鬼子的招数使完了,该轮到我们动手了!”

为了诱使浅井一夫的剑道招式露出破绽,他连使“收拾旧山河”和“踏破贺兰山缺”二招,把战三妮所传的《梁氏刀法》使得忽快忽慢,充分发挥了“稳健”的要义。

突然,仝镇山猱身直上,欺到浅井一夫身前,右手大刀一招“三十功名尘与土”,引得浅井一夫向右侧身躲避,紧接着,仝镇山并起左手的食中两根手指一招“双龙抢珠”,戳向浅井一夫的双目。这一招人人都是大出意料之外,浅井一夫也不例外。但是他虽然大吃一惊,应变仍是奇速。只见浅井一夫双手握刀一横,来削仝镇山的手指,头一偏,躲过这招“双龙抢珠”。仝镇山大刀又是一招“潇潇雨歇”,浅井一夫横刀一格,接着,又是“当”、“当”、“当”三声巨响,仝镇山攻了三刀,浅井一夫还了三刀。

仝镇山和浅井一夫二人以快打快,什么腾挪闪避,攻守变化,到后来全说不上了。仝镇山和浅井一夫就像是闭了眼睛互砍,犹如街头地痞互殴,只听“叮叮当当”双刀碰撞,如冰雹乱落,繁音密点,快速难言。仝镇山暗暗心惊,当下将战三妮所传尽数施展出来,刀法之得心应手实在是从所未有。这一轮互砍,时刻虽短,但是双方都已经出尽了全力。浅井一夫已是额头见汗,气喘如牛。剧烈的格斗时间虽不长,却让仝镇山也是汗流浃背,两个人都可以听到对方粗重的呼吸。仝镇山只觉得右手酸麻,几乎握不住刀柄,他急忙将大刀换到左手,正准备挥刀再战,没料想浅井一夫却抢先挥刀向他的左颈劈来。

这个浅井一夫终于给了仝镇山机会,仝镇山先是一招“待从头收拾旧山河”,荡开浅井一夫这一刀,趁着身躯下蹲之势,一招“刀中夹腿”的“扫堂腿”,扫向浅井一夫双腿。浅井一夫急忙向上一跳,但还是没有避过仝镇山这招“刀中夹腿”。浅井一夫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他深吸一口气,手中朝香宫亲王亲赐的战刀用力插向地面,想稳住身形。

“三妮子,你瞅好了,仝镇山给你报仇了!”仝镇山大喝一声,横着抡起大刀,一招“踏破贺兰山缺”,砍向再也无法躲闪的浅井一夫脖子。

随着浅井一夫的人头飞出老远,大老远儿跑到胶东来作恶的浅井中队一百八十人,除了“三姓家奴”朴英植侥幸逃脱,其余一百七十九人全部被埋葬在胶东这块喷射着愤怒的复仇火焰的大地上。浅井一夫一死,“三姓家奴”的脑子一阵眩晕,又晕了过去。

0

(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