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血债血偿>(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

小说:血债血偿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7/27 11:39:43

仝镇山边走边说道:“我说大鹏呀,你还在这旮沓墨迹啥呀!再墨迹一会儿,小鬼子的援兵就来了,必须尽快结束战斗!这个啥他妈的‘浅井一夫’二鬼子必须由我亲手剁了!这个瘪犊子就是死一万回也不能解我心头之恨,只有我砍了他,你三姐在地下才能瞑目!”

仝镇山既是战大鹏的姐夫,又是他的老营长。战大鹏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怕过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唯独害怕这个三姐夫。战大鹏呛啷一声,将家传宝刀收回鞘内,点了点头说道:“中!三姐夫,咱俩谁杀这个王八孙子揍的都一样!俺听你的,你杀这个二鬼子的头儿,俺在一旁给你观敌瞭阵!”

仝镇山这两枪的枪声,不仅击毙了两个二鬼子,也把昏迷中的“三姓家奴”吓醒了。“三姓家奴”睁眼透过石缝外面枯萎的蒿草看去,只见护卫中队长浅井一夫的二鬼子们已经全部毙命,只剩下中队长浅井一夫一个人,拄着他那把朝香宫亲王亲赐的战刀,苦着脸站在一群荷枪实弹的八路中间。“三姓家奴”心中一凉,知道中队长浅井一夫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不知不觉之间,他难免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忽然,只见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大约五六十岁的老八路,走上前去对中队长浅井一夫说道:“我说二鬼子,知道中国‘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这句老话吗?”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浅井中队长他啥前儿抱着这个老八路的孙子、孙女跳井了咋的?不对!不对!浅井中队长指定不认识这个老八路,好木央儿的咋杀了这个老八路的老爹,抢了他媳妇呢?”“三姓家奴”有些疑惑不解。

“在下浅井一夫,是战无不胜的大日本皇军关东军浅井中队的中队长。我是个军人,军人必须执行命令。嘿嘿……我杀的‘支那人’太多,不知道哪个是阁下父亲,哪个是阁下的夫人。我现在落在你们手中,你上来杀我吧!”浅井一夫阴沉着脸用标准的国语说道。

“就你这不是人揍儿的还战无不胜?”只见一个八路怒喝道:“营长,这个铁杆儿二鬼子他娘的顽固透顶,死不改悔,干脆一刀砍了他的狗头算了!”

“哦?这个老模喀什眼的家伙原来还是八路的营长?看起来就是人长得着急,显着老。要是真的有五六十岁了,早该回家抱孙子去了,哪能当八路的营长……”“三姓家奴”这才恍然。同时,他也为中队长浅井一夫生命系于一发之间,仍这样镇定自若深感钦佩。

那个老八路面无表情的说道:“哼!你个数祖忘典的王八犊子,也配称自己是军人!我让你死个明白,我是胶东军区十六团二营营长仝镇山,在吉林那前儿有个匪号叫做‘灭东洋’!你在周村残忍杀害的八路军掖县三区区长战三妮,就是我老婆……”

“你个不是人养的二鬼子!你在周村杀害的人里边啦还有俺奶奶!俺奶奶都七十多岁了,每天吃斋念佛,积德行善。你……你个王八孙子揍的咋能狠下心来把俺奶奶杀了?”一个二营的战士目眦欲裂,一抖手中的梭镖就要冲上前来。

“哎呀我的天妈地姥爷呀,这帮八路原来是为了十几天前在周村出的那件事儿来报仇的!”“三姓家奴”这才恍然大悟,暗自琢磨道:“他妈的!老子那天也在周村,瞅这帮八路的架势,老子要是不跑,被逮着了不被剁成肉泥,也得剁成十八段儿,这是指定没好了!这他妈的可咋整?不行!不行!老子得‘姜维求计避祸,走为上!’可是他妈的咋走呢?《三国演义》里边啦也没有这一出戏呀!”

“三姓家奴”边胡思乱想着,边把仝镇山的容貌和名字牢牢的刻在脑海里。

浅井一夫苦笑了笑,对仝镇山伸出了一根小手指头,故作轻蔑的说道:“阁下徒呈口舌之快,不敢动手。嘿嘿……武士的不是!你不敢动手,我可要出手了!呀!”

“三姓家奴”听自己的浅井中队长说到这里,不由得放下了心:“嘿嘿……这个叫啥‘仝镇山’的八路营长整了半天,是要和浅井中队长单打独斗呀?那你可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不知死活。’老子可听说过,浅井中队长在‘奉天**陆军训练处’上学那前儿,曾经得过‘剑术’比赛第二呢。听说浅井中队长只是瞅在那个叫啥‘善信’的是天皇皇族的份儿上,浅井中队长这才故作不敌,把第一让给了那个啥‘善信’。”

浅井一夫的动作一点也不比“三姓家奴”的胡思乱想来的慢。在中国古代兵法中有一句术语,叫做“先机者制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先发制人”,以快于对手的速度,抢先攻击对手。这句术语,也成为小鬼子“剑道”战术中非常重要的概念。

浅井一夫深谙“剑道”中的“先先之先”战术,他要争得和仝镇山格斗的主动权。他对仝镇山的话还没说完,说时迟,那时快,他“呀”的一声怪叫,那把朝香宫亲王亲赐的战刀已经疾风般“唰”的一下干净利落的劈向仝镇山的脑袋。不得不说小日本的剑道十分的诡异,并且杀伤力很强,确实令人有些捉摸不透。但是,仝镇山可不是第一次和手持军刀的小日本鬼子面对面的斗刀了,对小日本鬼子的剑道招数并不陌生。

“三姓家奴”见浅井中队长追风掣电般劈向仝镇山,差一点失声叫出“好”来。“三姓家奴”害怕暴露自己的藏身之地,招来杀身之祸,慌忙掩住嘴,凝神看去。

仝镇山是什么人呀?他十二岁就玩儿刀,十五岁就开始练枪,实战经验极为丰富,曾经经过无数的大风大浪,岂能被浅井一夫算计?别看他只是右手拎着刀,双脚不丁不八的站着,似乎正眼都没看浅井一夫,满脸看不起浅井一夫的样子。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应对浅井一夫对他突然袭击的准备。在旁观战士们的惊呼声中,浅井一夫虽然刀势如虹,快如闪电。但是,落在仝镇山这个使刀的行家眼里,已经看清楚了浅井一夫向自己劈来的刀势来路。

“掉手横挥使拦腰!”仝镇山暴雷也似的大喝一声,右手一提刀,左手趁势握住刀柄后端,向前大步迈出左脚成左弓步,刀刃向上,刀尖向左,一记“上步斜上架刀”,“当”的一声巨响,架开了浅井一夫的军刀。接着,仝镇山右手持刀走一个顺时针小的极扁椭圆圈从右至左横抹,刀抹到身体左边时左手手心向下迎接刀柄,握于右手之后,完成了一记十分漂亮的“上步横抹刀”。转瞬之间,仝镇山完成了《破锋八刀》的一招两式。

在二营围观的干部战士们的喝彩声中,浅井一夫军刀一立,又是“当”的一声巨响,和仝镇山的大刀又互砸到了一起。不待仝镇山使出《破锋八刀》的“掉手横挥使拦腰”第三式,二人已经分开,举刀互相瞪视着。浅井一夫感觉自己的手腕已被震得针扎般酸痛,他没想到仝镇山貌似一个五六十岁的干瘪小老头,人长得瘦精嘎啦的,手劲儿可真不小,刚才两个人的刀两次相撞,居然没有打掉这个八路营长的刀,反而把自己的手腕子都震疼了。

1

(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