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一章;双侠客亮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双侠客亮像》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7/10 9:38:29

《第一章;双侠客亮相》

1992年8月6日,风和日丽。天阳市,一栋居民楼中,五楼501房间。

房间内,窗口挂着窗帘。怀抱鲜花的王可心,身体斜靠着枕头,漠然的坐在床边。窗边的慕容珍,苗条的身上穿着白色T恤衫,蓝色牛子裤,脚穿白色旅游鞋。

“都快中午了,你一直抱着花坐在床边,头不梳,脸不洗。唉,相思断了肠啊?”

拉开窗帘,看着依旧坐在床边的王可心,慕容珍继续说道;

“《懒梳妆》

小娇娘,懒梳妆,红日三竿上绣床。

眉黛轻颦心内苦,墨云松散脸消香。

无言垂首欹枕怅,久抱鲜花念才郎。

只因相思害了病,烦烦恼恼懒梳妆。

可心姐,你咋地了。一个礼拜没见面,你就像是丢了魂似的。”

“珍珍,别闹,人家心里烦着呢?”

慕容珍走过来摸着王可心的脸蛋,听着她继续说道;

“一个礼拜没回家,连一个电话都不打,没良心。”

“铃铃铃。”

床边方桌上的电话响起了铃声,慕容珍拿起电话说道

“谁呀?”

“珍姐,是我,小喇叭,可心姐在吗?”

电话那头说完,慕容珍说道;

“可心姐呀,她正烦着那?”

“我干完活了,马上回来。”

“好吧。”

说完,慕容珍放好电话,王可心说道;

“珍珍,谁呀?”

“是你那朝思暮想的小王子,他说一会就回来。你怀里的花都蔫吧成啥样了?还抱着那?”

慕容珍说完,王可心微笑着把花放在方桌上,快速的来到妆镜台前的木椅上坐下,拿起一把木梳,乐呵呵的说道;

“我还没梳头洗脸那?”

“《懒梳妆》

小娇娘,懒梳妆,情郎片语去愁肠。

双眸炯炯含秋水,人面桃花意飞扬。

妆镜台前装扮巧,日斜待将凤求凰。

思量何时双比翼,端端正正懒梳妆。”

“珍珍,你的仿扬州民歌史略,古代女子懒梳妆,写的真好。有时间教我呀?”

王可心乐呵呵的说完,慕容珍说道;

“你的小王子会写诗,跟他学不就完了吗?没必要和我学呀?你俩是,今生如所遇,比翼共翱翔。”

天阳市,商业中心里,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上。白小娜在前,她身后跟着高大魁梧的罗英豪,身材苗条的白小婷。

白小娜乌黑的秀发,如丝般垂落在双肩,红润的面庞涂着一缕淡妆,好似两朵盛开的桃花,娇艳欲滴。

双眼犹如两潭清澈的潭水,轻轻的泛着的涟漪中,隐隐的闪着忧郁之光。

她头戴白色布质前进帽,匀称的身形穿着白色运动服,白色运动鞋,披着白色风衣。

白小娜缓步走上三楼,正要拐向大厅。这时,手里提着包装袋的陈光宗,好似一股旋风跑到她面前。

“哎,你咋走道的,眼睛长到后脑勺上了?”

伸手拦住身穿校服的陈光宗,罗英豪继续说道;

“小屁孩,你干啥跑着么快,急着投胎呀?”

“你差点撞到人,赶快道歉?”

白小婷说完,陈光宗说道;

“我有急事,跑得快了一点,对不起,请你原谅?”

“没事。”

白小娜面无表情的说完,陈光宗正要下楼,再次拦住他的罗英豪说道;

“娜姐,看看丢啥东西没有?”

“你咋说话呢?把我当小偷了?”

陈光宗满脸怒气的说完。伸右手抓住他左肩的罗英豪说道;

“小屁孩,你给我老实点,不然,别说我对你不客气?”

“大脑袋,你跟我找别扭呀?”

伸右手掰开罗英豪的右手,将他高大的身体轮到一边,陈光宗继续说道;

“要不是我今天有事,你就倒霉了?”

“英豪,没事吧?”

白小娜说完,陈光宗匆匆下楼,晃了晃身形的罗英豪说道;

“娜姐,我没事,这小子吃啥长大的,这么大的劲?”

这时,已经下到二楼拐角的陈光宗,朝着白小娜看去。此刻,二人的目光不期而遇。

看着白小娜那忧郁的目光,陈光宗感到自己的心脏,好像有一把利刃重重地**。

“噗呲。”

一声之后,心脏爆裂开来,随后,就是狠狠地一痛。

天阳市,一栋居民楼中,五楼501房间。妆镜台前的木椅上坐的王可心,拿着木梳梳着头,慕容珍站在她身后。

“可心姐,你那小王子的身上优点太多,他就是个头小了一点,不然,他就是十分完美的男人了。”

王可心乐呵呵的梳着头,慕容珍继续说道;

“你和他是经历了一些事,有了一些考验,但你心里要有数,对他的考验还要继续。前些天,我跟你说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

“有效果吗?”

“可心姐,效果还是有一些,不过真是那样,你可别哭鼻子呀?”

“珍珍,我觉得你那是一厢情愿?”

这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随后,陈光宗进了屋,快步来到妆镜台前。

“可心姐,我回来了,这是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

将包装袋递到王可心的怀里,陈光宗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你的衬衣都洗掉色了,又打了补丁。今天我买了你喜欢的颜色,粉色衬衣裤。”

“你这些天去哪了?也不打个电环回来?”

满脸怒气的王可心,转身伸出拳头,锤打在陈光宗的后背上。她继续说道;

“小冤家,我恨死你了?”

“可心姐,你别生气,我想给你个惊喜?”

亲着王可心的脸蛋,陈光宗继续说道;

“可心姐,你真好看,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我要一生一世的呵护你!珍姐,谢谢你这么多天照顾可心姐?”

看着慕容珍,陈光宗继续说道;

“这几天,我挣了一笔钱,晚饭,我请了?”

傍晚,《法国西餐厅》门前,一辆奔驰车边,停着一辆红旗牌轿车,车门打开,慕容珍,王可心,陈光宗,三人下了车,陈光宗快步走向餐厅大门。

这时,餐厅大门开了,白小娜在前,罗英豪和白小婷随后,三人走出西餐厅。

“小屁孩,咋又是你,走路看着点?”

罗英豪说完拦住陈光宗,白小婷说道;

“小孩,快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陈光宗说完。挥手指着他的罗英豪说道;

“小屁孩,回回都是你,你就是欠揍?”

“大脑袋,你跟我挑衅啊,今天我心情好,不然,你就倒霉了?”

“英豪,走?”

白小娜说完,罗英豪说道;

“小屁孩,今天你捡便宜了?”

“大脑袋,你还敢嘴硬,下一次,我用鞋专门扇你嘴?”

陈光宗说完,白小娜,白小婷,罗英豪,三人走向奔驰车。慕容珍说道;

“小喇叭,还不进屋等啥呢?”

《法国西餐厅》内,摆着菜肴和红酒的一张桌边,坐着慕容珍,王可心,陈光宗。三人吃喝着。

“小喇叭,你真是个惹祸的母子。你打残的人中,已经有个人是植物人了,这个档口你还惹事,想到监狱里蹲上几年呀?”

指着陈光宗,慕容珍板着脸继续说道;

“你没看看那三个人,每人脖子上都戴着大金链子,腕子上戴着大金表,开着大奔,这样人一看就是富豪,你要是惹了他们,你可没好果子吃?”

“小喇叭,赶快吃,牛排快凉了?”

王可心说完,三人继续吃喝着,慕容珍乐呵呵的说道;

“小喇叭,你干活挣了一笔钱呀?”

“珍姐,我是挣了一笔钱75块,给可心姐买了新衬衣,还剩50块钱。”

“你带50块钱,就敢下馆子呀?今天还是我请客吧?”

慕容珍说完,陈光宗说道;

“珍姐,我俩老是吃你的,太不好意思了。我唐突的问一下,你干啥工作的?”

“你猜猜?”

“第一次见到你时,你穿着蓝色旗袍,开着红旗牌轿车,跟你一同坐车的还有,天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三江,而且,你还认识歪哥和管哥。那时,我对你就有着无比的敬仰,我觉得,你在市镇府上班。应该是市长的秘书,没错吧?”

陈光宗说完,王可心微笑着,慕容珍说道;

“你觉得,王三江官挺大。我认识的官方人,他的官是最小的?王老歪在你的心中挺有分量,那不等于他就有能耐?开着红旗牌轿车,那就是市长秘书了?你猜错了?”

“你说话大大咧咧,做事可是粗中有细,面面俱到。年轻时,你一定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在你身上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慕容珍和王可心都微笑着,陈光宗说完。慕容珍说道;

“年轻时,那我现在有多大呀?”

“30总有吧?”

陈光宗乐呵呵的说完,慕容珍板着脸说道;

“小喇叭,你会不会说话?我今年才20岁。”

“那可是没想到,你在黑白两道都有面子,我猜你是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的人物?”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个交际花呀?”

陈光宗和王可心对视一笑,慕容珍板着脸继续说道;

“小喇叭,你猜错了错,不但错了,还是大错特错。”

“你给我点提示?”

慕容珍双手在桌边弹着,陈光宗继续说道;

“弹棉花的?”

“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猜错了,接着猜?”

说着,慕容珍双手在桌边继续反复弹着。陈光宗说道;

“中医按摩的?”

北方大戏院,二楼一个包间里,沙发上坐着陈光宗和关伟伟。

关伟伟身高1,55米,头戴一顶黑色皮质前进帽,圆脸白里透红,一对小眼睛,淡淡的眉毛,高鼻梁,薄嘴唇,长袖白色老头衫,脚上穿着白色旅游鞋。

陈光宗身高1,56米,强壮的身体各部充满肌肉,头戴一顶黑色布质前进帽,圆脸白里透红,一对小眼睛,淡淡的眉毛,高鼻梁,薄嘴唇,半袖白色老头衫,脚上穿着白色旅游鞋。

“小哥,你今天咋没精打采的,这么多好节目,你也不看?”

看着舞台上的节目,瞟了一眼低头默不作声的关伟伟,陈光宗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小哥,你这低头耷拉角的样,莫不是单相思了吧?”

“老弟,你这是在嘲笑我呀?你不地道哇?”

微笑中的陈光宗没有答话,关伟伟继续说道;

“老弟,你刨我地沟,收获了爱情。上个月,我按照你说的去做,结果,我被人家戏弄了一番。看你那得意的样,把你的欢乐,驾驭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太不讲究了。”

“小哥,你是说,同是肚皮,饱者不知饥者苦。一般面目,得时休笑失时人。是这样吗?”

陈光宗乐呵呵的说完,关伟伟说道;

“老弟,你跟我玩文学呢?耍嘴皮子我10个捆一块,也不是你的个。”

“下一个节目是钢琴曲《梁祝》,演奏者,天阳市文工团国家二级钢琴演奏师,慕容珍小姐。”

舞台上,女报幕员说完,后台走出了身穿蓝色旗袍的慕容珍,陈光宗瞟了一眼舞台,慕容珍坐在钢琴后面的木椅上。关伟伟起身继续说道;

“老弟,你把我硬拉来,坐在这里两个多小时,还竟拿话逗你自己开心。我没有时间陪你玩,我先走了。”

“小哥,别急吗?看完这个节目再走,免得你后悔一辈子呀?”

“老弟,你是说,这个节目我不看,我会遗憾终身吗?”

“对。”

陈光宗斩钉截铁的说完,关伟伟说道;

“理由。”

“坐下听曲。”

“坐下听曲,这就是理由哇?”

陈光宗板着脸,关伟伟说完坐回沙发上。悠扬的曲调环绕在剧场里的每个角落。

青山斜阳里,两支美丽的蝴蝶,在碧草间翩翩起舞,它们相依相伴,情意绵绵。

陈光宗听着曲调,不知不觉中,眼角流出一滴泪水。关伟伟乐呵呵的说道;

“陈侠客,你哭了?你真是个多情的种子,真是个痴情的汉子。”

“青山斜阳里,两支美丽的蝴蝶,在碧草间翩翩起舞,它们相依相伴,情意绵绵。它们之间互说着离别的衷肠和世间的沧桑。一段优美的曲调,一支忧伤的情歌,怎不叫人为之动容,为之落泪。”

说完,陈光宗抹了一下泪水,美妙的曲调结束,慕容珍朝着台下的观众行着礼,热烈的掌声中,关伟伟猛然的站起身来说道;

“是她,是她,这个小娘们,我终于找到你了?”

“小哥,你一惊一乍的干啥?小娘们,这种称呼要是叫别人听见,人家咋看你?”

陈光宗说完,慌慌张张的要开包间门的关伟伟,快速说道;

“我要马上去找她,到后台找她说清楚?”

“站住,后台是外来人随便进去的吗?”

关伟伟愣在门边,陈光宗继续说道;

“是你的就放在那里,谁也拿不走,就等你去拿。不是你的,勉强也没用,最终也是镜花水月。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

停车场中,一辆红旗牌轿车边,关伟伟怀抱一束鲜花。这时,慕容珍走过来。

“珍姐,花送你?我等你一下午了?”

说完,关伟伟把花递给她,慕容珍板着脸怒道;

“小轱辘,你站在我车边干啥,花我不要?”

“珍姐,咱俩说好的,一辈子不分开,我对你是真心地。这束花代表我的心。”

把花递过去,关伟伟默然的继续说道;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生不如死啊!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煎熬中度过。花是我的心意?你收下吧?”

“小轱辘,赶快给我滚蛋,不然,我叫保卫科的人把你送到派出所里?”

慕容珍愤怒的说完,关伟伟含泪说道;

“珍姐,你咋翻脸不认人那?你太无情了?”

《第一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一章;双侠客亮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