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二章;玩中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玩中医》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7/10 12:53:30

《第二章;玩中医》

1992年9月2日,《歪哥家政》。

室内,办公桌后面椅子上坐着王立特。桌边的椅子上坐着李日月。

“歪哥,我通知了小喇叭,他应该快到了。你决定好了吗?”

“决定好了,让他去可以多接触一些社会上的事,多学学人情世故。这回是考验他的好机会,如果他变了心,那就是命中注定的事?”

李日月点点头,王立特继续说道;

“娜姐那边啥时来?”

“也快到了?”

这时,门开了,陈光宗走进来。

陈光宗身高1,56米,强壮的身体各部充满肌肉,头戴一顶黑色布质前进帽,圆脸白里透红,一对小眼睛,淡淡的眉毛,高鼻梁,薄嘴唇,半袖白色老头衫,脚上穿着白色旅游鞋。

“歪哥,李哥,又有活了?”

王立特和李日月点点头,陈光宗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太好了,又能挣点钱了?”

“小喇叭,你跟大轱辘学了十来年中医,看病有把握吧?”

王立特说完,陈光宗兴奋地说道;

“歪哥,你放心。电话里李哥都说了,不就是中医按摩,兼职带保镖吗?没问题,有把握!”

“这是合同你看看?里面的款项看清楚?”

将一本合同递给桌边的陈光宗,王立特继续说道;

“老弟,以前,你干的都是短活。这回你要是干好了,可能是长活?你愿意干吗?”

“愿意。”

这时,门开了,白小娜在前,白小婷和罗英豪在后,三人走进来。

“娜姐,快请坐?”

王立特快速起身,指着墙边的沙发,白小娜坐在沙发上。扫了一眼陈光宗,王立特继续微笑的说道;

“小喇叭,快跟娜姐打招呼?”

“娜姐,你好!”

说着,陈光宗走过去伸出手,面无表情的白小娜纹丝没动,拦住陈光宗的罗英豪,板着脸说道;

“小屁孩,你要干啥?洗手了吗?”

“大脑袋,你又要跟我找别扭哇?”

指着身材高大的罗英豪,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白小娜,陈光宗继续说道;

“我跟娜姐打招呼,你拦着干啥?”

“歪哥,这个小屁孩是你的员工啊?”

王立特点点头,指着陈光宗,罗英豪继续说道;

“你多大了?”

“17。”

“歪哥,你胆子挺大呀?敢用童工啊?你的手下没人了吗?这个小屁孩有健康证吗?”

罗英豪说完,陈光宗板着脸说道;

“大脑袋,你咋跟我歪哥说话呢?你再敢放肆,别说我揍你?”

“罗哥,这个小孩可不一般,他可是练把式出身的,又会中医,学习也好,又会写诗,还有满身的其他才艺,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王立特说完,看着面无表情的白小娜,罗英豪说道;

“娜姐,我测试一下这个小屁孩的智商?”

“大脑袋,你的意思是,我的智商超过你就行,娜姐,是这样吗?”

白小娜点点头,陈光宗指着罗英豪说道;

“大脑袋,我出一道简单的数学题考你一下?”

“可以,你出吧?”

“大脑袋,一捡一,等于多少?”

“等于零。”

“错,大错特错。我说的捡,是捡东西的捡。一捡一,等于二。娜姐,经过测试,大脑袋的智商小于等于零。”

陈光宗说完,白小娜依旧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白小婷说道;

“歪哥,试用期一个礼拜,每个礼拜休息一天,你对他进行上岗前的培训。一会咱们就可以签合同,今天就可以上岗了?”

“快中午了,先吃饭,然后再说其他事?”

抬手看了一眼腕子上的劳力士,白小娜继续说道;

“小老弟,你叫啥名?”

“娜姐,我叫陈光宗,小名小喇叭,江湖人送绰号,陈侠客。”

大道上,行驶着一辆奔驰车和一辆吉普车。

吉普车中,坐着李日月,陈光宗,王立特。

“歪哥,娜姐就是雇主呀?”

王立特点点头,陈光宗继续说道;

“女的,那按摩时不方便呀?”

“老弟,你给人看病还分男女吗?”

王立特说完,陈光宗说道;

“那倒没有?”

“在你面前的都是病人,有啥不方便的,以前,你接的活也没分男女。我看,是你的思想太复杂了?”

李日月说完,王立特说道;

“娜姐和我大哥的关系不错,在生意上还有合作,你要干好了,我脸上也有光。你要是干不了,现在说还来得及?”

“我试试,如果干不了,我直接就说!”

“对了,你平时要谦虚,嘴甜一点,别老叫人家大脑袋,应该叫罗哥?”

李日月说完,陈光宗说道;

“李哥,你不了解,那个大脑袋挺坏,要是有机会,我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我大哥找我有事,一会吃饭我和日月就不去了。”

将一个信封递给陈光宗,王立特继续说道;

“这里装着娜姐的基本信息,了解后,方便你们相处。”

“我回家跟可心姐说一下?”

《亿豪大饭店》,二楼202包间里,摆满酒菜的大圆桌边,木椅上坐着白小娜,白小婷,罗英豪,陈光宗,四人吃喝着。

“罗哥,这桌饭菜得不少钱吧?”

陈光宗说完,白小娜面无表情,罗英豪说道;

“你不用叫我罗哥,我听着不顺当,你还叫我大脑袋好了?小屁孩,你没看见吗?这个饭店是星级酒店,餐饮娱乐一条龙。”

“我知道,这个饭店里还带澡堂子?”

“小屁孩,你自己说说你的能耐?审查一下你够不够上岗资格?”

罗英豪说完,陈光宗说道;

“我先说说中医按摩。”

1986年6月15日,小路边的一棵树下,站着关伟伟和陈光宗。

“老弟,明天上午有个活。我爹说,还要找个帮手,我又推举了你?”

关伟伟说完,陈光宗说道;

“这回又是谁家的活?”

“这回是大胖承包的猪场,20多头老母猪大便不畅通,猪场的卫生也不太好。我爹肯定下药,一准把老母猪的病治好。前两次,咱俩跟着去没起到大作用,也没啥油水,这回咱俩不能再跑龙套了。除了下药,我还有其他办法,需要你的配合。”

“小哥,我听你的安排?”

《大胖猪场》院里,猪舍边站着大胖,关老实,关伟伟,陈光宗。

头戴黑色皮制前进帽的关伟伟,肩头斜背着一个药箱。关伟伟,关老实,陈光宗,三人穿着白大褂。

“大胖兄弟,刚刚你说的那些老母猪,怀着崽子,大便不通畅。我先给它们下点药,看看效果再说?”

关老实说完,关伟伟说道;

“爸,下药会不会出现其他情况,我觉得除了下药,咱们是不是考虑考虑其他办法。”

“小轱辘,你有其他方法?”

大胖说完,关伟伟说道;

“老弟,你说说?”

“干爹,咱们没必要走下药的老路子,一旦药劲大了出意外,老母猪要是流了产,局面不好控制。咱们玩中医的办法有的是,可以用其他方式啊。”

关伟伟微笑着,关老实面无表情,陈光宗继续说道;

“干爹,我和小哥先给老母猪把把脉,如果需要,咱俩给老母猪拔拔罐,扎扎针灸,按按摩,用手法疏通疏通。这些有保障,不会对老母猪有伤害。”

“二哥,你说呢?”

大胖说完,关老实没有答话,关伟伟说道;

“爸,小喇叭也是玩中医的行家,他和我大哥也学了绝活的?”

“干爹,胖叔,你俩先进屋喝点水,歇一会。”

陈光宗说完,关老实依旧面无表情,关伟伟微笑着,大胖说道;

“二哥,我看可以让小轱辘和小喇叭,先试一试?”

一个猪舍门外边站着关老实和大胖,门里面的关伟伟和陈光宗朝着一头老母猪走过去。

“胖叔,我给你道喜了,这些老母猪都怀了崽子。我已经给它们把了脉,没啥大碍。我和小喇叭先给它们按按摩,让它们放松放松,然后给它们疏通疏通。”

关伟伟说完,回头看向大胖,听着他说道;

“小轱辘,小喇叭,你俩辛苦了?”

“小哥,开始按摩吧?”

陈光宗说完,关伟伟蹲在地上,拽住一头老母猪的后腿。陈光宗弓着腰,双手按摩着老母猪的屁股。半小时以后,陈光宗说道;

“小哥,开始疏通吧?”

“老弟,你把住它的另一条后腿。”

陈光宗把住老母猪的一条后腿。左手拽住老母猪的另一条后腿,关伟伟右手的中指伸进它的**里,乐呵呵的说道;

“伙计,别乱动,别紧张,我帮你通一通。”

“呼呼呼。”

那只老母猪喘着粗气,摆动着肥大的身躯。关伟伟乐呵呵的将右手中指抽出来,然后又伸进它的**里。关伟伟反复做着自己的动作,并且说道:

“伙计,感觉咋样?来感觉了吧?”

那只老母猪喘着粗气,**里的一股大便,喷到关伟伟的前胸上,关伟伟说道;

“通者不痛,痛者不通。伙计,你歇一会。”

指着另一头老母猪,关伟伟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老弟,你还是先按摩,然后我给它疏通。”

“好嘞。”

陈光宗对着另一头老母猪的屁股按摩着,半个小时以后,关伟伟说道;

“老弟,开始疏通了?你拽住它的一条腿。”

陈光宗把住老母猪的一条后腿。左手拽住老母猪的另一条后腿,关伟伟右手中指伸进它的**里,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伙计,别紧张,我老弟刚刚给你做了手法,下面,我帮你通一通。”

“呼呼呼。”

那只老母猪喘着粗气,关伟伟侧脸看向一边的同时,依旧乐呵呵的说道;

“伙计,感觉咋样?要走货了吧?”

“呼呼呼。”

此刻,关伟伟右手中指伸进它的**里。那只老母猪喘着粗气,**里的一股大便,喷到他的脖子上。

“小轱辘,辛苦你了,洗一洗,咱们先吃饭。”

关老实微笑着,大胖继续说道;

“二哥,先吃饭,歇一会再干。”

屋里,摆着酒菜的圆桌边,木椅上坐着关老实,大胖,光着上身的关伟伟和陈光宗。

“小轱辘,小喇叭,你俩辛苦了。来,边吃边唠。”

四人吃喝着,关伟伟连续夹着肉,塞进嘴里。大胖继续说道;

“二哥,小轱辘和小喇叭有点办法呀?这就是偏方治大病呀?”

“胖叔,咱们玩中医的办法有的是,针灸,推拿,按摩,拔罐,等等。有的是偏方,民间流行而不见于古典医疗医学著作中的药方。我爸经常跟我说,医德最重要。牲畜也要人性化的对待,及时的给它们救治。”

关老实和大胖微笑着,关伟伟继续说道;

“我先给它们做了手法,也就是推拿和按摩,舒筋活络,血脉通畅,恢复身体健康。按摩的手法,推,按,捏,揉,等等,是以放松肌肉,促进血液循环,调节神经功能。接下来就是手法,第一头老母猪还有点紧张,接下来它们就明白了,也会配合了。小喇叭,对吧?”

“对六。”

陈光宗把嘴嘟嘟成鸡屁股形状,一仰脖说完,关伟伟说道;

“胖叔,猪舍几天搞一次卫生呀?”

“夏天三天一次,春秋天一个星期一次,冬天半个月一次。”

大胖说完,嘴里嚼着肉的关伟伟说道;

“猪舍有作息时间吗?”

“作息时间,没有,我还头一次听说养猪需要作息时间?”

大胖说完,四人吃喝着,关伟伟说道;

“猪舍得有作息时间,相应的卫生也可以一起搞。老弟,你给胖叔仔细说说?”

“胖叔,猪舍首先施行灯火管制,需要作息时间和搞卫生。早上8点吹哨起床,9点吃早饭,10点以后,把老母猪赶到院里溜几圈,中午饭后来个日光浴,睡个午觉。这时的猪舍搞一次卫生,回来以后给它们洗个澡。晚上8点以后吹哨熄灯睡觉,时间一长,它们听到哨声就明白了。”

陈光宗说完,关老实和大胖微笑着,喝了一口酒的关伟伟,嘴里嚼着花生米说道;

“其他的猪还要之前的管理方式,没必要灯笼火把的折腾,别把它们身上的膘掉了。”

几天后,下午。小路边的一棵树下,站着关伟伟和关伟伟。

“老弟,那天的活干得漂亮,我爹直夸你,这是五块钱,我爹让我交给你。”

陈光宗刚要接过钱,关伟伟把钱揣回自己兜里,继续说道;

“你要是不要钱,那钱还是放我这,以后你要用,我一起给你。”

《第二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二章;玩中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