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六章;切磋技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切磋技艺》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7/13 23:44:56

《第六章;切磋技艺》

“伙计,你真行,我是第一次玩石锁。”

杜金盒说完,张大力来到第一个石锁边,双手抓起石锁走了两步,放下石锁说道;

“我看你拎石锁的架门,断定你,拎不起来这个。玩石锁都是一个手拎,要是俩手拎,我也能把它拎起来。”

“伙计,这回你该告诉我石锁的分量了吧?”

“第一个是最沉的,100公斤。换算成重量,是200斤。第二个是75公斤,换算成重量,是150斤。”

指着地上的第三个石锁,张大力继续说道;

“这个是50公斤,也就是100斤,你俩手拎它应该不费劲?”

“我试试?”

伸出右手抓住第三个石锁的把手,杜金盒大叫中拎起石锁。张大力说道;

“老哞呀,老哞,你真是逞能,咋一个手拎呀?快放下。”

“平时,我扛大包百十来斤都不费劲,今天咋了,拎一个100斤石锁这么费劲。”

放下石锁,杜金盒喘着粗气说完,关星星起身站到桌边。张大力说道;

“老哞呀,老哞,你真是个地瓜。拎东西和扛东西能一样吗?那个石锁旁边的石锁是50斤,你看我的?师父,注意了?”

张大力说完,将另一个石锁拎起来,在空中悠荡了几下后,撇向二十多米外的关星星。接过石锁的关星星,顺势在空中来回荡了几下,将石锁甩上右肩头。

随后,关星星右肩膀一抖,石锁坠向地面,他抓住石锁抛起来用左肩头接住,片刻,关星星一抖左肩,石锁坠向地面,他接住石锁在空中荡着。这时的杜金盒和张大力来到桌边,老五说道;

“老哞,咱俩比划比划?”

“伙计,我是不太聪明,但,我也不缺心眼。”

老五微笑着,杜金盒继续说道;

“你虽然和我个头差不多,但,看你的一身疙瘩块,就可以判断出,我和你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老哞,你可是东林镇出了名的侠客,你有着威望和地位。今天,让我师父接连撂了几个个子,又让我大师兄举过脑瓜顶。你要是这样回去,以后谁会服你呀?一旦传开了你咋做人,你仔细想想?”

张大力微笑着,杜金盒没有答话,老五继续说道;

“我是我师父徒弟中,能耐最小的,你要是把我撂几个个子,你的面子不就找回来了嘛?咱俩比划时,我给你点优惠政策?”

“伙计,他是你师父徒弟中,能耐最小的吗?”

看着微笑中点点头的张大力,杜金盒继续说道;

“你给我优惠政策?”

“对,我给你优惠政策?你随便出招,我只防守不进攻?”

杜金盒思考着,老五继续说道;

“我师父玩完石锁,可能打一套拳,你要是还没动静,咱们就吃饭了,你就没有机会了?”

关星星放下石锁,来到那块空地上,他朝前一个空翻后,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

“神奇大轱辘。”

喊完,关星星又是一个前空翻后,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打出右拳吼道;

“嘿。”

紧接着,他打出左拳吼道;

“哈。”

关星星快速的左右交替连续出拳,并继续吼道:

“嘿。哈。嘿。哈。”

“无敌风火轮?”

喊完,关星星低头闭眼握双拳,轮起两条胳膊好像风车,向前快步走着的时候轮着胳膊。突然,躺在地上的关星星,把双腿摆成剪刀形状,来回的剪着,嘴里喊道;

“夺命剪刀脚?”

突然,关星星双手在地上一撑翻身跃起,双腿交替在空中踢着,渐渐来到墙边一棵小树前。

“夺命剪刀脚?”

喊声中,关星星身体在空中展开,双脚夹住那棵小树。

“咔吧。”

脆响声中,小树拦腰折断,关星星双脚夹住一节树干,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那节树干被他甩出院墙后,他的双脚稳稳落地。

关星星双手合在一起,弓步探身戳向前面,并大声喊道;

“童子拜佛。”

他做着一些动作时,不断的喊道;

“白鹤亮翅,怀中抱月,顺水推舟。”

时间不大,关星星收住拳脚,老五说道;

“老哞,你还愣啥呢?”

“大哥,你喝点水,歇一歇?”

指着老五,杜金盒继续说道;

“我和你的这个伙计玩玩?”

“注意安全,点到为止。”

关星星说完,老五和杜金盒先后说道;

“师父,你放心,只是玩玩而已。”

“大哥,你放心,我有分寸。”

那块空地上,老五和杜金盒相对而立。

“伙计,小心了?”

老五微笑着,杜金盒两只手在空中不断的抓着,快步冲向他时,继续说道;

“老鹰抓小鸡。”

“怀中抱月。”

杜金盒抓住老五的双肩,往自己怀里拽着。老五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大声说完,继续紧紧的抱住他的腰。

“伙计,快松手,我的腰被你勒折了。”

杜金盒痛苦的嚎叫着,老五放开双手,他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老五乐呵呵的说道;

“咋地,老哞,一个照面就不玩了?”

这时,坐在地上的杜金盒,一个前滚翻翻到老五面前。伸双手抓住他的两条裤腿,脑袋伸进老五的裤裆里往上拱,同时,抓住他的裤腿往上拽,杜金盒嘴里说道;

“夺命千斤顶。”

“老哞呀,老哞,啥夺命千斤顶,明明是老太太端尿盆嘛。”

说着,老五双手掐住杜金盒的脖子,将他按到地上。杜金盒大叫着:

“伙计,快松手,你想把我脖子掐碎呀?”

“老哞,你是纸糊的,一碰就倒,捏一下就叫唤。再来?”

松开手的老五乐呵呵的说完,杜金盒起身正了正军帽,拍了拍背包。

“伙计,你的力气和功夫都不错呀,我可是小看你了?”

突然,杜金盒冲到老五面前,双手抓住他的腰带,弓着腰,用脑袋顶住他的前胸,大声喊道;

“夺命千斤顶。”

“顺水推舟。”

说完,老五侧身拍了一下他的后背,杜金盒朝前扑去。老五抓住他的腰带,乐呵呵的说道;

“老哞,注意安全。”

“皮哥,上吗?”

付雷小声说完,徐国生和关伟伟对视而笑,皮万勇小声说道;

“大轱辘的这个伙计,也挺难对付,上去也是白给。”

“各位老弟,咱们先进屋吃饭,然后再慢慢交流。”

正房里,宽大的圆桌上摆满了酒菜,桌边木椅上坐着关星星,张大力,老五,徐国生,皮万勇,付雷,杜金盒,关伟伟。

徐国生拿出一盒红双喜香烟和火柴,递给关星星一支,并给他点上烟。随后,他给每人递过去一支烟。

“各位老弟,动筷子,边吃边唠?”

关星星说完,众人吃喝着,徐国生竖起大拇指。

“大哥,你的功夫太棒了,今天,我才知道啥叫功夫。”

徐国生说完,关星星说道;

“黑老弟,你太客气了,我这是庄稼院的把式。翻几个跟头,踢几下腿,活动活动胳膊腿,多吃几个馒头而已。”

“大哥,你太谦虚了,我说的不是翻跟头和踢腿,我说的是你的马步和腿功。你咋练的,跟大家说说?”

徐国生说完,关星星微笑着,皮万勇说道;

“大哥,练功的方法和诀窍,一般情况下不外传。你这是藏活不愿意说呀?那咱们也不让你为难?”

“诸位老弟,你们误会了。我是练了30多年的把式,但是,练功的方式都是大同小异。我爹是我师傅,他经常教导我,打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我就给你们仔细说说我的练功方式,老弟们,边吃边唠。”

众人吃喝着,关星星继续说道;

“每天早上5点起来,首先跑半个点,让身体热起来,有助于练功。然后,扎马步的同时打空拳,需要一个小时。”

“嘿,哈。嘿,哈。嘿,哈。打空拳途中,还要咋呼一下,震慑对手,根据自己的绰号喊。”

起身来到一旁,皮万勇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打出右拳喊着。打出左拳喊完后,快速的左右交替连续出拳。片刻,回到座位上的皮万勇继续说道:

“大哥,你的是神奇大轱辘,加上两个空翻。他的是神奇小轱辘,就地朝前打两个滚。我的是神奇老皮子。”

“是这个意思,然后,需要练手腕和肩肘的力量。不是扎马步是弓步,同时,双臂伸直与肩同高,双手里握着的一个木棒,一头拴着绳子,另一头绑一个重物。然后,往上拧绳子,放绳子,再拧绳子,放绳子,也是一个小时。”

关星星说完,杜金盒吃着菜说道;

“我说那,劲那么大。”

“我爹时常还给我加点其他的科目,大多数的是为了练弹跳。比如,仰卧起坐,蹲起,蛙跳,跳障碍物。这只是上午,这些练完就要吃中午饭了。傍晚5点来钟,需要劈腿,下腰,打沙袋,各种步法和手法以及套路。这是我八岁以前的练法,也是练功初期最艰苦的阶段。每天我的手都有好几个水泡,那也得天天练,水泡破了露出肉,绑上布条继续练,一直练的伤口变成了老茧。我天天都感觉散了架子,身体每个部位都痛,一觉睡到大天亮。”

关星星说完,徐国生说道;

“大哥,八岁以后呢?”

“八岁以后,也就是1953年年末开始,每天下午,我需要种地?”

众人吃喝着,关星星说完吸了一口烟,杜金盒说道;

“种地?”

“对,种地。我是农民的儿子,不种地,我咋活呀?”

关星星说完,杜金盒嘴里嚼着肉说道;

“现在,你不需要种地了,收了这么一大帮徒弟,一年下来挣不少钱吧?”

“老哞,你真不知道吗?我师父收徒弟不要钱?”

老五说完,又将一块肉塞到嘴里的杜金盒,嚼着肉说道;

“小轱辘也没跟咱们说过,大哥收徒弟不要钱,这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这里人吃马喂的,不要钱,那你们得去要饭那?”

“我的这些徒弟都是本村,要么就是邻村,乡里乡亲的老一辈都是认识的。也不是完全不收钱,也交点伙食费,或是上秋打了粮给我送点过来。不然,我真要带着他们去要饭了?”

众人吃喝着,关星星继续说道;

“白天,他们照常上学,下课了回我这来帮我干干活,练练把式,一天的三顿饭都在我这吃,晚上住我这。”

“我师父收徒弟是有标准的,不是谁来拜师我师父都要。第一,不到十岁的不要,超过五十的不要。”

老五说完,杜金盒说道;

“不到十岁的不要,超过五十的不要。这是啥标准呀?”

“不到十岁的是孩子,没有个人行为能力,不要。超过五十的不要,我师父这里不是幼儿园,也不是敬老院。第二,有残疾的不要,女孩不要。第三,不能吃苦耐劳的不要。第四,品行不端的不要。”

老五说完,杜金盒嚼着肉,吸了一口烟,吐着烟雾说道;

“品行不端的咋能看出来呀?”

“我师父收徒弟有观察期半年,你这样的基本不要?”

看着杜金盒,老五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你看看你面前两个盆里的排骨和里脊,让你各吃了一半,你这典型的是好吃懒做。我师父比你大了快30岁,进屋之后,你也不给我师父敬酒或是夹菜,你这是目无尊长。为了取胜,你背后下手抠我师父**,还要捏我师父懒子,你这是行为不端。看看你的穿戴,一尘不染,衣服连一个褶子都没有,你这是爱慕虚荣。我在厨房门口看得一清二楚。”

《第六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六章;切磋技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