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七章;大轱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大轱辘》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7/19 0:32:10

《第七章;大轱辘》

“伙计,你也是品行不端呀?”

老五乐呵呵的听着,杜金盒又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继续说道;

“伙计,你明明看出来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却圈拢我和你比划,故意逛悠我,拿我开心,你这也是品行不端?”

“老哞的话在理,二师弟,你应该向老哞道歉?”

张大力说完,杜金盒说道;

“二师弟,伙计,你是大哥收的第二个徒弟?”

“没错。”

老五说完,杜金盒说道;

“你练了多少年把式?”

“收完我以后,不到十岁的就不要了。我三岁拜师,今年24岁,你算算不就知道了吗?”

老五微笑着说完,杜金盒说道;

“伙计,我才11岁,你练把式都20年了,你还说你是你师父徒弟中,能耐最小的?”

“老哞呀?老哞,我师父的徒弟中,每个人都练了10多年把式,你碰到其他人也是这样收场,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囊。”

拿着酒瓶子的老五,来到关星星身边,给他面前的杯里倒满酒,又给杜金盒的酒杯里倒满酒,回到座位的老五微笑着继续说道;

“老哞,对不住,我给你道歉?请你原谅?”

“伙计,这倒不必,咱们敬大哥一杯?来,干?”

众人吃喝中,看着微笑的关星星,指着老五的杜金盒继续说道;

“大哥,你的这个伙计,跤摔的不错,我也爱摔跤,能不能给我指点指点?”

“老五,你给我哞老弟讲讲?”

关星星说完,老五说道;

“我师父已经10来年不教徒弟了,教徒弟都是我和大师兄的事,老哞呀,我代替我师傅,和你唠唠愿意吗?”

“行呀,求之不得呀?”

杜金盒乐呵呵的说完,老五说道;

“我要是说了实话,你别不乐意听?”

“我杜老哞也是一方豪侠,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拍着自己胸脯的杜金盒,吸了一口烟,吐着烟雾继续说道;

“伙计,你尽管说?我能接受?”

“好,那我就说说。练把式的要点是,远踢近打贴身摔,我先说一说理论上的入门,然后,让我师父给你们说说实战。”

看了一眼微笑中的关星星,老五继续说道;

“就说说贴身摔,也就是摔跤。”

“好,说仔细一点,咱们也学学?”

皮万勇说完,关星星说道;

“诸位老弟,边吃边唠。”

“我师父是关氏龟背拳传人,我拜师的第一天和第一年里,他经常教导我修炼武功的首要条件,要牢记武德。确立正确的人生观,道德观,情感观,家庭观,职业观,即便天塌地陷也不变。”

扫了一眼桌边的众人,老五继续说道;

“刚才老哞出了三个招数,先说第一个招数,老鹰抓小鸡。他两只手在空中抓着,快步朝我冲过来,抓住我的两个肩膀头,往他自己怀里拽。我判断,他脚底马上要使绊子。我也没敢大意,立马给他来了个,怀抱琵琶半遮面。也就是我师父刚刚练的怀中抱月,但,你们几个谁也没仔细看。尤其是你杜老哞,对吧?”

“对六。”

杜金盒把嘴嘟嘟成鸡屁股形状,一仰脖说完,徐国生说道;

“伙计,你观察真仔细,继续说?”

“我刚把老哞腰勒住,他就咧嘴吱哇乱叫唤,却没有反击的手段,我判断他不会跤。对吧?”

杜金盒没有答话,徐国生说道;

“哥们,继续讲,继续?”

“我松手,他坐在地上,趁我说话时,突然,一个前滚翻翻到我面前。发出了第二招,他伸双手抓住我的两条裤腿,脑袋伸进我的裤裆里往上拱,同时,抓住我的裤腿往上拽,嘴里说道,夺命千斤顶。老哞呀,老哞,啥夺命千斤顶,明明是老太太端尿盆嘛。”

杜金盒又将一块肉送进嘴里,老五继续说道;

“我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到地上。你又是咧嘴吱哇乱叫,还是没有反击的手段。他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让我撂倒两次,按江湖规矩,他就应该认输了,那才是光棍。没错吧?”

“没错,应该是这样。”

皮万勇说完,徐国生说道;

“对,应该认输。”

“他又是起身正了正军帽,拍了拍背包。趁我说话时,突然冲到我面前,发出第三招,双手抓住我的腰带,弓着腰,用脑袋顶住我的前胸,又喊夺命千斤顶。我以为他要变脸的同时,脚下使绊子。结果,你用出吃奶的劲,想给我顶倒。我一侧身轻轻的拍一下你的后背,由于他用力过猛,朝着我师父喝茶的桌子冲过去,我立马抓住他的腰。不然,他得把桌子撞碎了,撞他各昏迷不醒。对吧?”

杜金盒点点头,老五说道;

“你抓我往自己怀里拽。我要是装作脚步趔趄,借你的力撞你个仰面朝天,你也没话说,我也没违反约定。我还算讲究吧,刚刚说过的武德,我算做到了吧?”

“没错,你做的挺讲究。”

杜金盒说完,徐国生说道;

“大哥,你那个伙计没费劲就把老哞举过脑瓜顶,又慢慢的把他放到地上,做的绝对到位,兄弟我佩服你们的功夫和胸怀。”

“开始,我以为你会点跤,但看你的动作又不对。你抓把是对的,没走跤步也是对的。但你不能直挺挺的冲过来,抓对方玩命往自己怀里拽。你应该弓点腰,抓把以后,试探性的来回拽一拽。”

杜金盒点点头,老五继续说道;

“练跤,首先要练的是抓把,同时,手上的功夫,比如,抓,握,推,拽,这些要练熟。以及常用的步法,滑步,跨步,冲步,跟步,进步,退步,跳步,步法是调整身体重心的手段。还有勾,挑,撩,撮,薅,腿上的基本功夫。你一出手我判断你不会跤,即便会也是野跤,就是野路子,没有师傅。对吧?”

“伙计,什么都瞒过你的眼睛。”

徐国生说完,老五说道;

“力量要收发自如,不能用蛮力。师父,你给他们讲讲实战吧?”

“先说一下,武术讲究的是远的用脚踢,近了出拳打,到跟前就摔,这些都是练把式需要会的,关氏龟背拳也是这样。”

扫了一眼众人,关星星继续说道;

“我15岁时已经练把式10来年了。我爹带我出去找人比划比划,给我创造实战的机会。第一站就去了沈阳的北市场,那有个跤场,里面都是练跤的高手。最出名的就是绰号小霸王的董永山董老爷子,他的个头不太高,一身的疙瘩块。和对手一照面,一搭肩,喊声走,对手就飞出去了。场子里有我爹的一个好朋友,管老爷子也是天阳人,他儿子管大力比我小点。他是我第一个对手,我换完跤服和他比划,我才知道吃亏了。哞老弟,你说说为啥?”

“大哥,你不是人家对手,一搭肩,就趴下了,没错吧?”

杜金盒说完,关星星摇了摇头,老五说道;

“老哞呀,老哞,你真是地瓜,真叫个半生不熟。人家那是跤场,除了我师爷和我师父以外,剩下的所有人都是练跤的。按江湖规矩,比划时用的是摔跤的规矩,人家过来抓把,我师父不能给人家一顿踹或是一顿电炮。”

“在场的人都是行家,我爹还在场,我就想买弄一下。看管大力的一身块,我判断他劲肯定不小,我就想和他先较量一下力气。三四步开外的管大力走着跤步,唰的一下,也就是一秒钟的功夫,已经到我跟前了。他右手抓住我的左肩膀头,想把我轮出去。他虽然动作快力量又大,但我心里早有准备,我一个马步重量往下降,在原地纹丝没动。”

吸了一口烟的关星星,吐出烟雾,继续说道;

“他单手抓把马上变成双手抓把,同时,他右腿伸进我的两腿之间,勾住我的左腿,想让我失去平衡,我还是扎着马步纹丝没动。他右腿缠绕住我的左腿,快速变招,把里挂变成撩勾,想把我仍出去。我想把身体稳住已经不可能了,但我心里早就有数,他正面拽我,我就前空翻,他侧面扔我,我就侧空翻,他要是在我后面我就借着他的力量后空翻。这时的我一个前空翻,从他脑瓜顶翻到他的后背。由于我是空翻,转体的速度没他快。我双脚刚落地,他快速转身抓住我的两个肩膀头,想侧身把我撇出去。我没等他侧身,一个后空翻翻回到他后背。但我没发招,原因是我的体力消耗挺大,他是练跤出身的,不管从啥方向摔他,他都可能把我摔倒。”

“大哥,然后呢?”

徐国生说完,关星星说道;

“随后,他乐了,主动和我握了手,咱俩每年都见几次面,交流交流。”

“大哥,小轱辘说,他的轻功云里翻,还有硬气功钢脑壳,都是绝活?大哥,你能不能给哥几个讲讲?咱们也开开眼?”

关星星微笑着,皮万勇继续说道;

“大哥,老弟给你又出难题了,这都是你家的绝活,你不方便公开?你别为难?”

“皮老弟,不为难,你想知道,那我就给你们从头说?”

关伟伟低头喝着酒,嘴里嚼着花生米,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众人。关星星继续说道;

“我有个伯父,他是关氏龟背拳嫡传弟子,是掌门人。伪满洲国时期,他是**地工,专门负责锄奸,一次行动中他牺牲了。由于他没有后代和弟子,又走得突然。从那时起,轻功云里翻和硬功钢脑壳,就都失传了。我爹继承了掌门人,但也不会这两样功夫。”

“大哥,不对吧?云里翻和钢脑壳你都不会?不能吧?”

关伟伟微笑中继续喝着酒,看着微笑中的关星星,皮万勇继续说道;

“那小轱辘的云里翻和钢脑壳,咋练成的呀?”

“这就需要说一说,我收的第一个徒弟,小轱辘他爸我老叔关老实。他是1948年年底出生的,比我小3岁。我爸当年参加了抗联和解放战争,打辽沈战役时,他身负重伤回家修养,伤好了以后部队已经去了南方,我爸就留在村里工作。

小轱辘他爷临终时嘱托我爸照顾,关老实和他妈我老奶。那时,关老实和他妈都住在这个院里。1952年8月初的一天下午,关老实喊我,让我给他弄点酒。那时是抗美援朝最困难时期,也就是过年能喝一点酒而已。他叫我给他弄酒,意思是让我悄悄给他酿点酒。”

扫视着众人,关星星继续说道;

“酿酒需要用粮食,那个年月基本上没有余粮。有那么一点余粮都在我爸那里,关老实鼓动我,弄出一点粮食给他酿酒。”

《第七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七章;大轱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