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十章;玩文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玩文学》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7/25 23:29:49

《第十章;玩文学》

《西林镇敬老院》院里的凉亭内。摆着茶水的圆桌边,木椅上坐着李**,张院长,大嗓门。

亭边,爬满藤蔓和爬山虎的长廊里,木椅上坐着几十位老人和工作人员,大门口站着陈光宗和杜金箱。

杜金箱朝着门外不远处的关伟伟挥挥手。关伟伟双手把住车把,左脚踩着车左脚蹬子,右脚不断的蹬着地面。

突然,他右腿快速的从车横梁下面伸过去,右脚踩着车的右脚蹬子,左脚踩着车的左脚蹬子,身体悬在车的左侧一上一下的骑着车。

“陈老弟,今天咋没看见你干儿子小轱辘呀?”

凉亭里,李**说完,大嗓门说道;

“李大哥,小轱辘马上就进来了。”

这时,大门外,关伟伟骑着自行车冲进院里,陈光宗快速奔向自行车。

“哎呀,不会刹车,不会拐弯。”

骑着自行车的关伟伟,朝着长廊的人群冲去的同时,继续大叫着;

“大家快闪开,车停不住了。”

长廊里的木椅上,一些老人起身拄着拐棍走开,一些工作人员推着轮椅上的老人离开。

“陈老弟,快拦住小轱辘?”

凉亭里,李**起身说完,张院长起身说道;

“陈老弟,快把骑车的那个小孩拦住。”

“两位大哥别紧张,没事,我有安排。”

说完,大嗓门朝着陈光宗挥着手。此刻,关伟伟蹬着自行车冲向长廊,陈光宗飞快的来到车后边。

“到站了,下车了。”

说着,陈光宗右手抬起自行车的后车架子。此刻,关伟伟继续骑着车,后车轮在空中依旧转动着。陈光宗伸左手掐住他的脖子。关伟伟迅速的松开双手,端着肩膀惨叫着;

“陈侠客,快松手,你想要我命呀?”

“两位大哥,没事了,闹着玩呢?”

凉亭里,大嗓门说完,李**说道;

“陈老弟,你的干儿子有点意思。”

凉亭外,太阳伞下的一张方桌后面,站着关伟伟和陈光宗。

“各位领导,让你们受惊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小喇叭,绰号陈侠客。”

陈光宗说完,朝着长廊里的人群行着礼。关伟伟行着礼说道;

“各位领导,闹着玩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小轱辘,绰号关侠客。”

“我小哥小轱辘家里世代玩中医,他这是偏方。”

指着关伟伟,陈光宗继续说道;

“他是要激发各位领导身体里的潜意识,刚刚有几位老人家起身拄着棍走的不错。我小哥的按摩是有两下子的。有机会,让他给各位领导捏咕捏咕。”

“陈老弟,小轱辘上次给我的印象不错,这次又给我来了一个惊喜,行,有发展。”

凉亭里,李**说完,张院长说道;

“陈老弟,他俩身高和长相都差不多,多大了?那个是你儿子,那个是你干儿子?”

“张大哥,穿军服的是我干儿子,穿背心的是我儿子,他俩都是十二岁。”

李院长微笑着,杜金箱站在大嗓门身后,他继续说道;

“李大哥,你放心,精彩的节目马上就开始。”

方桌后面站着关伟伟,陈光宗。拿出一副竹板的陈光宗,有节奏的打着竹板。

“打竹板,板不停,说段《唱史十三首》来大家听,只为各位领导解解闷,祝愿大家天天都有好心情。下面,让我小哥说说历史朝代表。”

关伟伟站在原地没有说话,陈光宗打着竹板,继续说道;

“唉,唉,喊小哥,叫小哥,站在原地一言不发想什么?莫不是,心里发慌嘴哆嗦,身上中邪着了魔。”

“老弟,你在这里多动嘴,我去趟厕所放放水,白白了您内?”

说完,关伟伟跑向大楼,陈光宗打着竹板说道;

“我小哥,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我先唱首,扬州民歌唱史凤凰调,给各位领导解解闷。

《唱史十三首》

《第一首》

正月里来杨柳风,纣王妲己酒意浓。

比干忠心天地鉴,箕子流放华县东。

周叔旦,姜太公,文韬武略亦英雄。

姬发孟津诸侯会,牧野之上战旗红。

《第二首》

二月里来杏花风,洛阳城下犯犬戎。

幽王褒姒烽台笑,春秋五霸各称雄。

包胥泪,毛遂功,田单巧把火牛冲。

白起王翦安天下,嬴政建造阿房宫。

《第三首》

三月里来桃花风,图谶天道现明公。

吴汉临危卧不动,邓禹挥军定河东。

南马武,北臧宫,二十八宿建战功。

秀丽端庄阴氏女,合葬原陵万世中。

《第四首》

四月里来蔷薇风,孔明献策对隆中。

袁绍曹操官渡战,周瑜鲁肃保江东。

猛张飞,义关公,马超黄忠赵子龙。

吕蒙陆逊施巧计,刘备托孤一场空。

《第五首》

五月里来石榴风,贾后持权住禁宫。

八王互噬京都暗,五胡中原各逞凶。

南司马,北慕容,桓温大败襄邑东。

棋中谢安闻喜讯,乱军淝水毙符融。

《第六首》

六月里来荷花风,李渊起兵扫群雄。

浅水勇破薛仁杲,洛阳鏖战王世充。

秦叔宝,尉迟恭,虎贲猛将屈突通。

魏征感遇进国策,贞观盛治唐太宗。

《第七首》

七月里来菱花风,陈桥兵变赵九重。

智取天下刘知远,斧声烛影宋太宗。

杨家将,老令公,金沙滩上血染红。

赤心鸷悍呼延赞,臣服野马韩世忠。

《第八首》

八月里来桂花风,三拳打虎赏花红。

晁盖命丧曾头市,麒麟快取史文恭。

一丈青,母大虫,浔阳水上混江龙。

梁山百位单八将,忠义堂前拜弟兄。

《第九首》

九月里来**风,颍上起兵刘福通。

鄱阳火烧陈友谅,燕都府内华云龙。

刘伯温,胡惟庸,所向披靡李文忠。

胜棋楼前千古对,圣灯六甲灵山中。

《第十首》

十月里来芙蓉风,殿中鼎甲杨维聪。

形骸放浪唐伯虎,六指山人悟性功。

沈启南,谢思忠,名满士林有文雄。

丹青笔墨文征仲,宗工巨匠李攀龙。

《第十一首》

十一月里雪花风,弱冠雄心陈子龙。

慷慨高洁柳如是,水绘园中瑟声浓。

吴梅村,王而农,冤讼血疏方曼公。

悲欢聚散桃花扇,壮悔堂前追忆空。

《第十二首》

十二月里腊梅风,渡海收台郑成功。

武英殿内擒鳌拜,尽撤三藩显神通。

姚启圣,周培公,千叟邀游盛宴中。

器量纯全张廷玉,第一廉史于成龙。

《第十三首》

闰年闰月四季风,苍茫怒啸腾巨龙。

天兵夜踏阳明堡,神头岭下斩倭凶。

**,谈笑中,万众工农破蒋宫。

千军铁骑扫敌寇,旌旗**漫天红。”

看了大搂一眼,打着竹板的陈光宗接着说道;

“我小哥暂时没回来,我再唱一段,给各位领导解解闷。哎,哎。

《十二生肖十二首》

《鼠》

天地悠悠万象昏,千条陌野忘情奔。秾秾五谷香飘远,欢载归巢育子孙。

《牛》

红日无云汗水流,清风有月影归幽。朝朝暮暮辛劳作,默默勤勤夏度秋。

《虎》

狂奔陌上啸苍茫,逐鹿山林撼四方。纵横平生天地老,无愧敢当兽中王。

《兔》

眸清炯炯雪身匀,轻蹑茵茵碧草新。遥问蟾宫佳丽影,谁能释解恋红尘。

《龙》

乘风破入汉霄端,呼雨翻云日月寒。潜戏三江游四海,山峦万仞笑孤看。

《蛇》

花草丛中侧卧盘,和风暖暖向阳看。悠然渴饮江湖水,一任饥时万种餐。

《马》

利名浮世若鸿毛,生就身心壮气高。时刻飞驰天地往,狂奔日月莫辞劳。

《羊》

柔顺温温秉性纯,年年日日品芜新。今生舍却绒千亿,天地寒霜暖万民。

《狗》

无畏生平弃利名,窗前陋舍守寒更。惊涛骇浪身何顾,义胆忠肝日月明。

《猪》

天赐悠然莫记年,红尘过往梦中眠。常观冷眼人间事,侧卧闲看日月悬。

《猴》

身巧玲珑慧颖聪,越飘三界笑从容。今生夙愿山林老,花艳兹游戏草茸。

《鸡》

御赐红花寂落霜,彩裳霓羽夜风扬。苍茫引颈清幽曲,独待晨曦送月光。”

打着竹板的陈光宗,继续唱道;

“我再给大家说段《四季歌》。

哎,哎。

春,花新,草铺茵,东风暖暖,丝雨润红尘,青山泛起苍碧,林间燕雀戏娇嗔。

《春》

今朝寒去早,杨柳嫁春风。青草青山绿,百花百样红。苍穹云上下,蝶彩舞西东。信步余霞晚,徘徊月色中。

唉,唉。

夏,艳葩,落照斜,南风柔柔,枝头乱点鸦,池塘碧波荡漾,岸畔草丛鸣翠蛙。

《夏》

天地曈曈日,神州**祥。多情飞鸟唱,无主艳花香。陌柳丝垂碧,田间麦浪黄。农夫颜色喜,秋末满仓粮。

唉,唉。

秋,叶愁,众芳收,西风瑟瑟,一字鸿南游,**含抱萼蕊,茫茫天地无尽幽。

《秋》

金风凉飒飒,萧瑟野茫茫。千树销颜色,群芳寂夜霜。登楼思欲吐,幽月影寒光。谁遣伤情处,燕鸿已远行。

唉,唉。

冬,雪浓,兽无踪,北风啸啸,寒侵参天松,孤梅**月,大地冰霜**封。

《冬》

风朔寒天冽,飞花雪舞旋。虎狼无迹影,星斗落霜田。翠柏银装束,红梅月下怜。乾坤身傲骨,怀志立千年。”

“陈老弟,你儿子的四季歌,一七体和五律都写的不错,是他自己写的吗?”

凉亭里,大嗓门微笑中点点头,李**继续说道;

“我记得,你干儿子上次说过,他家世代玩中医。李院长的意思是,请你们在院里住几天,给大家演演节目解解闷。同时,给院里的老人看看病。”

“陈老弟,有时间吗?”

张院长说完,大嗓门说道;

“时间有,但是,我儿子和我干儿子年纪小,中医也只是懂点皮毛。”

“年纪小不碍事,他懂啥就用啥,那不就行了吗?”

李**说完,张院长说道;

“咱们院里也有中医大夫,他们可以交流交流。”

“各位领导抱歉,由于我小哥还没回来,我独自再给大家来一段梦想。”

朝着凉亭和长廊行完礼,陈光宗打着竹板,继续说道;

“唉,唉,人人心中有《梦想》,可那是。红尘道远长,甜苦感沧桑。南北心承载,东西腹内装。

唉,唉,《梦想四首》,《梦想与孤独》。书,四季奋读,领悟世间沉浮。至此有了梦想,却要迎来孤独,且莫清酒沽。困境岂能屈服,为梦想,踏上征途,那怕孤独。

《梦想与理解》灯明灭,月圆缺,苦学心如铁。病痴癫疯中了邪,大仙附体,小鬼上身。流言蜚语似寒风凛冽。谁人理解,莫管那些,不要妥协,梦想没有边界,勇往直前,决不停歇。

《梦想与翅膀》拿着翅膀问老者,您为什么只给一只呢?老者腾云笑道,找到另一只翅膀,你会朝着梦想翱翔。当。钟声惊破梦镜,原来,那只翅膀在心中。它是无穷的力量。推动你奔向遥远的梦想。

《梦想与彷徨》岁月带走迷茫,彷徨,愁肠,少年已茁壮成长。把沧桑装满行囊,眺望远方,前路一片光芒。走过去,勇敢走下去,为梦想,莫要彷徨。”

“陈老弟,你儿子的自由诗也写的不错嘛。”

凉亭里,李**说完,大嗓门微笑着,此时,众人鼓起掌。张院长说道;

“陈老弟,你儿子有点道道哇?”

“两位大哥,我儿子从小就喜欢文学。”

大嗓门说完,李**说道;

“陈老弟,我可听说你也好玩文学,你儿子是受你的影响吧?”

“是这样。”

“唉,唉,心境好情时,天天写小诗。悠悠端笔处,明月笑其痴。梦里问东坡,词穷奈若何。时时勤卷卷,刻刻笑呵呵。”

众人继续鼓着掌,陈光宗打着竹板继续说道;

“各位领导,玩文学是我平时的一大爱好,我要把玩文学融入我的一生。下面,我继续给大家来一段,酒色财气。

《酒》

喜事千尊少,幽怀半盏多。乾坤来醉笑,携友和诗歌。

《色》

恩爱共高歌,离情怨欲多。谁人明破恨,一梦了心魔。

《财》

乾乾君子道,遥远又如何?立业沧桑遍,心中志未磨。

《气》

人世易蹉跎,红尘坎坷多。悠然平盛怒,一笑入心窝。”

众人鼓着掌,李**和李院长微笑着点点头。

这时,大楼一楼的大门里,关伟伟像一阵风般跑到桌边。

“各位领导,让你们等着急了,对不住了?”

陈光宗微笑着,关伟伟朝着众人抱着拳,继续说道;

“老弟,你是不是又给人家作报告了,我老弟文学水平不错,学校经常组织他到其他学校作报告。我比不了他,不过,来了就得弄一段,我来一首巨龙,老弟,你继续打竹板?”

“好嘞。”

应答着,陈光宗继续有节奏的打着竹板,关伟伟坐在桌子后面的木椅上大叫着;

“《巨龙呀,巨龙。》

你神通广大,有着七十二般变化。

你身材魁梧,好似铁塔。

你能瞬间将身体变大,好像气球打满气,越来越大,大的要爆炸。

你又能突然变小,越来越小,小的像一只蚂蚱,全世界的雷达,都无法找到你呀。

你的力气无穷无尽,那叫个恨地无环,恨天无把。

你伸开翅膀有一千多米宽啊。

啪啪,扑棱,扑棱。

你扇呼着翅膀。”

这时,关伟伟站起身来,伸出右胳膊,紧握拳头,伸出拇指,指向头顶斜上方,继续说道;

“你朝上斜着窜起来,好似窜天猴,速度超过10马赫,转眼间就是十万八,去月宫也就是秒十分钟到达。”

“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仰面大笑中的关伟伟坐回椅子上,满脸带笑的继续说道;

“你大笑声中震天动地,震的月宫左右摇晃,房顶掉土渣,震碎房顶琉璃瓦。

玉帝接见你,都是满脸堆笑把手拉。

赞扬你,胸怀坦荡,嫉恶如仇,能耐大极了,是游走四方的豪侠。

各路大仙都对你敬畏,都得让你三分,谁都对你没法。

你脚上穿着九十九号鞋,是鞋中最大尺码。”

此时,关伟伟又站起身来,甩着两条胳膊,在原地踏步中,做着齐步走的动作,脸上带着笑意继续说道;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你走起路来震得大地左右摇晃,好似十二级地震,高楼大厦接连倒塌。

万幸,没有人员伤亡,把世人都吓傻,吓得立刻麻爪。”

突然,他坐回椅子上,背靠椅子背,垂下双臂,身上颤抖中,脸上呈现出惊恐的表情。陈光宗继续有节奏的打着竹板。

座位上的张院长,朝着身边的大嗓门说道;

“陈老弟,小轱辘他咋了,是不是太过于兴奋,中风了。李**,你说呢?”

“陈老弟,你干儿子咋了?”

李**说完,大嗓门没有答话,杜金箱朝着陈光宗挥挥手。

“小哥,别装了?”

陈光宗小声说完,关伟伟快速恢复自如。

“四海龙王请你去海里玩耍,晒日光浴,洗海澡。

你扇呼着翅膀,摆动魁梧的身躯,水上水下玩得十分开心,没想到引发了海啸,淹没了许多岛屿,幸好又是没有人员伤亡。

全球的国家都傻眼了,争先恐后的和你对话,别玩了,咱们都服了,你是老大,你最牛。

纵观天下,谁是老大,就是你,巨龙呀。”

说完,关伟伟乐呵呵的竖起大拇指。

陈光宗继续有节奏的打着竹板,关伟伟乐呵呵的看着小亭里的人。

“我家世代练把式,武术套路关氏龟背拳,轻功云里翻,需要六个字的跑字诀同时用。首先练跑,跑得快才能跳得高。硬气功钢脑壳,首先聚气,并不是传统的练气方式,五心朝天。

关氏龟背拳八八六十四路拳法之外,我又独创了三个招式,老和尚撞金钟,老太太端尿盆,连环大眼炮。有时间,大家可以找我切磋切磋。

我给大家说一说我的独创神功,不服。不服是精神领域里的一个独创,类似于武士道的精神。”

关伟伟站起身来做着齐步走的姿态,原地踏步中,甩着胳膊,继续说道;

“我平时走道,也是这么坚将有力。”

“坚将有力。”

亭子里的张院长说完,李**说道;

“应该是铿锵有力吧?小轱辘的文学水平,不会念错,他一定在给大家卖个破绽。再给大家玩个小游戏。”

“我独创的不服,有诗为证。

人生有坎坷,失败莫言输。

春夏秋冬里,不服。”

陈光宗乐呵呵的打着竹板,关伟伟用右手正反给自己的脸蛋上打了四个嘴巴。之后,他继续原地踏步中,瞪着双眼,紧握双拳,右脚不断的跺着地,咬着牙继续说道;

“不服,不服。”

“各位领导,你们可能觉得我小哥有点反常,大热天的扣着一个黑色的皮戳子,这不捂出痱子来了。那是你们不了解他,他非常重感情,他有人生三不改和三不变。”

陈光宗说完,指着关伟伟头上的黑色皮质前进帽,听着他小声说道;

“人生三不改和三不变,老弟,你说的这些我咋不知道呢?你这是要吸引他们的目光,把我捧起来,让我一举成名呀?”

《第十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十章;玩文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