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十一章:玩的艺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玩的艺术》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7/27 23:24:40

《第十一章;玩的艺术》

“我小哥每天一包烟不改,每天一顿酒不改,每天戴着皮戳子不改。这是我爹送他10岁的生日礼物,他几乎天天戴着它。他有自己的原则,人生三不变,性情不变,信念不变,目标不变。”

关伟伟乐呵呵的抿着嘴,陈光宗继续说道;

“我小哥玩把式,玩中医,都玩出了艺术。小哥,给诸位领导练一练。”

“练一练,老弟,我衣服那不就都埋汰了?”

关伟伟小声说完,陈光宗小声说道;

“这是你一举成名的机会,错过了,你别怨我?”

关伟伟走到桌边,正了正前进帽,咬着牙就地一个前滚翻,起身时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

“神奇小轱辘。”

喊完,关伟伟就地又是一个前滚翻,起身时依旧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打出右拳喊道;

“嘿。”

打出左拳喊道;

“哈。”

关伟伟左右交替连续出拳,并大声喊道;

“嘿。哈。嘿。哈。”

“无敌风火轮?”

说完,关伟伟低头闭眼握双拳,轮起两条胳膊好像风车,向前快步走着的时候,依旧轮着胳膊。突然,躺在地上的关伟伟,把双腿摆成剪刀形状,来回的剪着,嘴里喊道;

“夺命剪刀脚?”

此刻,关伟伟一个前滚翻来到桌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抹了一下前进帽上的灰。

“各位领导,要是讲玩,我小哥那是了不得呀?扑克,麻将,牌九,各种棋类,那是样样通。”

关伟伟微笑着站到桌后面,陈光宗继续说道;

“先说扑克,斗鸡,掐一,升级,推小牌,填大坑,打百分,打红壳,打六家,打四冲,打六冲,打八冲,打六家。麻将,穷胡和查翻。牌九,天地人鹅长短牌,他的配牌是一绝。有口诀的,实在没法,闭十勒八,实在没救,闭十勒六,实在没补,闭十勒五。各种棋类,围棋,象棋,军棋,跳棋,兽棋,五子棋,下五道。这些我小哥都玩出了艺术,样样通,样样稀松。有机会,让他陪各位领导玩耍玩耍。”

“老弟,你这是捧我呢?还是贬我呢?你捧我时,尽可能少说我短处。”

关伟伟小声说完,陈光宗小声说道;

“我捧你的同时,那也必须说实话呀?”

“陈老弟,让你的两个儿子歇一歇,先吃饭。”

凉亭里,张院长说完,大嗓门点点头,李**说道;

“晚饭后,娱乐室见。”

傍晚,二楼娱乐室内。明亮的灯光下,几十张桌边的人,有的打着扑克,有的打着麻将,有的下着棋。

墙上挂着的一个大号象棋盘旁边,一个工作人员整理着棋子。李**,张院长,大嗓门,关伟伟,陈光宗,杜金箱,六人推门走进来,陆续来到棋盘边。

“各位领导,晚上好。我和我小哥,准备陪大家玩耍玩耍。”

朝着众人行着礼的陈光宗说完,关伟伟抱拳说道;

“各位领导,有想和我来一盘的吗?”

“各位领导,不了解我小哥的象棋水平,这样吧,我出一个题测试一下他的棋力。”

李**,张院长,大嗓门,三人坐在一张桌边,杜金箱来到棋盘边。陈光宗说完在棋盘上摆着棋子,关伟伟乐呵呵的朝着众人说道;

“在家时,我和我老弟经常下象棋。老弟,咱俩来一盘,我让你一匹骡子。”

“大家不知道,他说的让我一匹骡子,就是一匹马的意思。”

红棋两个相,两个仕,一个帅。黑棋一个将,两个士,两个卒,一个车,一个马,一个炮。摆完棋子的陈光宗,拿着指挥棒指着棋子说道;

“小哥,你看棋盘,我拿红棋,先走,你拿黑棋,我赢你个老老实实。你信不?”

“你拿红棋先走,我拿黑棋你赢我?”

关伟伟看着棋盘说完,陈光宗乐呵呵的说道;

“行棋的规则按中国象棋的规矩走,棋子的摆放位子由我来定。”

“红棋是你的?”

陈光宗乐呵呵的点点头,关伟伟继续说道;

“黑棋是我的?”

“没错,一点都错不了。”

“你一个过河的都没有,你还把我赢了。你摆吧?我看看你咋赢我的?”

关伟伟说完,陈光宗说道;

“我没有过河的,可是,不但赢你,还赢你个老老实实,你服不?”

“不服。”

“陈老弟,你会下象棋吗?”

桌边李**小声说完,大嗓门小声说道;

“我儿子,小喇叭,下象棋就是跟我学的。”

“陈老弟,红棋能把黑棋赢了?”

张院长小声说完,大嗓门小声说道;

“棋子摆完,你们就看出来,红棋赢了。”

陈光宗用指挥棒指着棋盘,朝着众人说道;

“各位领导,我简单的说一下象棋盘的坐标。古人念东西的时候,都是从右往左念。棋盘上,红方从右往左依次是一到九,黑方从右往左依次是1到9。盘上只有横向坐标,没有纵向坐标,为了我方便解说,纵向的从底线开始,依次为底线,二线,三线,四线就是卒林,五线就是河沿。我虽然没有过河的棋子,但,我又把你赢得老老实实。小哥,你现在服了还来得及?”

“不服,你摆子吧?”

关伟伟说完,陈光宗摆着棋子。

“小哥,摆完棋你就服了,摆完了,你看吧?”

棋盘上,红棋在底线上的四路和六路,各摆着的红仕中间的五路上摆着一个黑炮。二线上的五路摆着一个黑车,二线上的六路摆着一个红帅。两个红相各摆在三线的一路和九路上,黑棋底线上4路5路6路依次摆着士将士,二线的5路上摆着一个黑马。四线上的3路和7路各摆着一个黑卒。

“我拿红棋先走,帅六平五,吃车。”

看着棋盘上的棋子,关伟伟没有答话。陈光宗拿走黑车的位子上放好红帅,继续说道;

“小哥,你可以走两步,也可以认输,服吗?”

“不服。”

关伟伟说完,陈光宗说道;

“那我就再给你个机会,红棋还是全仕相,没有过河子。黑棋少两象,其它子都有,摆放的位子我来定,我拿红棋先走,还是赢你个老老实实,你服不?”

“不服,红棋又是全仕相,比上一盘,黑棋多三个卒和一套车马炮。你这里的猫腻太明显了?这回我就揭穿你的猫腻?”

关伟伟说完,陈光宗乐呵呵的说道;

“有猫腻,你说说?”

“用你那边棋盘的一个角,再用两个仕加上帅的配合,把我的大部分棋子圈在犄旮旯里,也就是两车,一个马,两个炮,三个兵,形成憋死牛的态势。摆不下的卒子,可以放在我这面卒林的三路和七路上,然后摆一个窝心马,我说的没错吧?”

关伟伟得意洋洋的说完,陈光宗说道;

“是这样,你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老弟,你这是障眼法?是欺诈?是阴招,在兵法上叫阴谋,不太光明正大。”

陈光宗乐呵呵的没有答话,关伟伟继续说道;

“首先说第一盘,你没有说明情况,又一味地反复强调你没有过河的棋子,引导我的思维走向错误的方向。我心里纳闷呀,你咋能一口气吃掉我的活子,然后将死我。你先摆了一个憋死牛,把我的车吃掉擒住我的炮,又给我摆个窝心马。两个卒也过不了河,我走不了棋,你赢了。但,你这是阴招,是阴谋,光明正大的谋略才叫阳谋。第二盘你的猫腻被我看穿,没错吧?”

“小哥,你还有其他说辞吗?”

陈光宗说完,关伟伟说道;

“有,你摆的棋形,在现实里根本走不出来,你怎么讲?”

“你有两个疑问,其一,你说我摆了一个憋死牛,把你憋住走不了棋,你的情况不叫憋死牛,叫欠行。这也足以证明你对中国象棋的棋规,没有深刻的了解,没有了解象棋的内涵。小哥,我的说辞你同意吗?”

关伟伟没有答话,陈光宗继续说道;

“其二,你说我摆的棋形,在现实里根本走不出来,那你是大错特错了。这样的棋形在象棋里叫排局,也叫江湖残局。这也证明你对象棋只是一知半解,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内涵。小哥,你有疑义吗?”

“老弟,既然你提到了欠行,残局,江湖残局。那你就给大家讲一下,欠行,残局,江湖残局?”

“好,先说欠行和残局,这种情况经常出现,比如,单车胜将双象,单马胜单将象同侧,马踩自来士,炮兵全仕相胜全士象,三兵胜全士象,以上把对方将死时,就充分的体现了欠行,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关伟伟没有答话,陈光宗继续说道;

“说一下江湖残局,这些棋局是特意安排的,也是历代相传的古谱,都是中华古人智慧的结晶。在市内,大道边和小道沿,有摆江湖残局的。擂主也就是摆棋者,他拿黑棋,攻擂者拿红棋。有输赢,赌注大小不一。表面上看红棋占优,黑棋劣势,但其中暗含杀机,关键时刻,黑棋有解杀还杀的妙手。红棋首先需要解套,之后的形势就对黑棋有利,江湖残局大多数都是和棋,也有红先胜的棋局。最著名的有三英战吕布,四郎探母,五虎下山,七星聚会。这也足以证明你对中国象棋精妙之处,以及内涵,没有深刻的了解。小哥,你同意我的说法吗?”

“勉强同意。”

关伟伟说完,李**和张院长鼓起了掌,片刻,室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小哥,你咋能服呢?也就是说,你在啥情况下才能服呢?”

“咱俩真真正正的来一盘,我让你一匹骡子,你赢了,我就心服口服。”

关伟伟认真的说完,将指挥棒放到一边的陈光宗,乐呵呵的说道;

“咱俩真真正正的默一盘,我反而让你一匹骡子,我赢你个心服口服?”

“默一盘,他俩会下默棋?”

桌边的李**说完,大嗓门微笑着,张院长说道;

“下盲棋需要特别好的记忆力,看来,小喇叭提出下盲棋,他的记忆力很不错呀?”

“那是肯定的,下午,小喇叭打快板时唱的歌词,就已经说明他的记忆力超强了。”

李**说完,大嗓门微笑着,张院长说道;

“那些歌词别说写出来,就是要想背下来,也需要一段时间那!”

“各位领导,我小哥和我经常下默棋。”

关伟伟动了动嘴没有说话,陈光宗指着棋盘边的杜金箱,继续说道;

“每回,我老姐都是当裁判,但是,我老姐倾向我小哥,他俩有猫腻?小哥,我给各位领导说一说咱俩下的默棋吗?”

这时,掌声停止,室内静悄悄的,众人都看着关伟伟和陈光宗。

《第十一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十一章:玩的艺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