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十三章;大轱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大轱辘》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8/2 0:19:22

《第十三章;大轱辘》

时间不大,关星星收住拳脚,老五说道;

“老哞,你还愣啥呢?”

“大哥,你喝点水,歇一歇?”

指着老五,杜金盒继续说道;

“我和你的这个伙计玩玩?”

“注意安全,点到为止。”

关星星说完,老五和杜金盒先后说道;

“师父,你放心,只是玩玩而已。”

“大哥,你放心,我有分寸。”

那块空地上,老五和杜金盒相对而立。

“伙计,小心了?”

老五微笑着,杜金盒两只手在空中不断的抓着,快步冲向他时,继续说道;

“老鹰抓小鸡。”

“怀中抱月。”

杜金盒抓住老五的双肩,往自己怀里拽着。老五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大声说完,继续紧紧的抱住他的腰。

“伙计,快松手,我的腰被你勒折了。”

杜金盒痛苦的嚎叫着,老五放开双手,他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老五乐呵呵的说道;

“咋地,老哞,一个照面就不玩了?”

这时,坐在地上的杜金盒,一个前滚翻翻到老五面前。伸双手抓住他的两条裤腿,脑袋伸进老五的裤裆里往上拱,同时,抓住他的裤腿往上拽,杜金盒嘴里说道;

“夺命千斤顶。”

“老哞呀,老哞,啥夺命千斤顶,明明是老太太端尿盆嘛。”

说着,老五双手掐住杜金盒的脖子,将他按到地上。杜金盒大叫着:

“伙计,快松手,你想把我脖子掐碎呀?”

“老哞,你是纸糊的,一碰就倒,捏一下就叫唤。再来?”

松开手的老五乐呵呵的说完,杜金盒起身正了正军帽,拍了拍背包。

“伙计,你的力气和功夫都不错呀,我可是小看你了?”

突然,杜金盒冲到老五面前,双手抓住他的腰带,弓着腰,用脑袋顶住他的前胸,大声喊道;

“夺命千斤顶。”

“顺水推舟。”

说完,老五侧身拍了一下他的后背,杜金盒朝前扑去。老五抓住他的腰带,乐呵呵的说道;

“老哞,注意安全。”

“皮哥,上吗?”

付雷小声说完,徐国生和关伟伟对视而笑,皮万勇小声说道;

“大轱辘的这个伙计,也挺难对付,上去也是白给。”

“各位老弟,咱们先进屋吃饭,然后再慢慢交流。”

正房里,宽大的圆桌上摆满了酒菜,桌边木椅上坐着关星星,张大力,老五,徐国生,皮万勇,付雷,杜金盒,关伟伟。

徐国生拿出一盒红双喜香烟和火柴,递给关星星一支,并给他点上烟。随后,他给每人递过去一支烟。

“各位老弟,动筷子,边吃边唠?”

关星星说完,众人吃喝着,徐国生竖起大拇指。

“大哥,你的功夫太棒了,今天,我才知道啥叫功夫。”

徐国生说完,关星星说道;

“黑老弟,你太客气了,我这是庄稼院的把式。翻几个跟头,踢几下腿,活动活动胳膊腿,多吃几个馒头而已。”

“大哥,你太谦虚了,我说的不是翻跟头和踢腿,我说的是你的马步和腿功。你咋练的,跟大家说说?”

徐国生说完,关星星微笑着,皮万勇说道;

“大哥,练功的方法和诀窍,一般情况下不外传。你这是藏活不愿意说呀?那咱们也不让你为难?”

“诸位老弟,你们误会了。我是练了30多年的把式,但是,练功的方式都是大同小异。我爹是我师傅,他经常教导我,打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我就给你们仔细说说我的练功方式,老弟们,边吃边唠。”

众人吃喝着,关星星继续说道;

“每天早上5点起来,首先跑半个点,让身体热起来,有助于练功。然后,扎马步的同时打空拳,需要一个小时。”

“嘿,哈。嘿,哈。嘿,哈。打空拳途中,还要咋呼一下,震慑对手,根据自己的绰号喊。”

起身来到一旁,皮万勇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打出右拳喊着。打出左拳喊完后,快速的左右交替连续出拳。片刻,回到座位上的皮万勇继续说道:

“大哥,你的是神奇大轱辘,加上两个空翻。他的是神奇小轱辘,就地朝前打两个滚。我的是神奇老皮子。”

“是这个意思,然后,需要练手腕和肩肘的力量。不是扎马步是弓步,同时,双臂伸直与肩同高,双手里握着的一个木棒,一头拴着绳子,另一头绑一个重物。然后,往上拧绳子,放绳子,再拧绳子,放绳子,也是一个小时。”

关星星说完,杜金盒吃着菜说道;

“我说那,劲那么大。”

“我爹时常还给我加点其他的科目,大多数的是为了练弹跳。比如,仰卧起坐,蹲起,蛙跳,跳障碍物。这只是上午,这些练完就要吃中午饭了。傍晚5点来钟,需要劈腿,下腰,打沙袋,各种步法和手法以及套路。这是我八岁以前的练法,也是练功初期最艰苦的阶段。每天我的手都有好几个水泡,那也得天天练,水泡破了露出肉,绑上布条继续练,一直练的伤口变成了老茧。我天天都感觉散了架子,身体每个部位都痛,一觉睡到大天亮。”

关星星说完,徐国生说道;

“大哥,八岁以后呢?”

“八岁以后,也就是1953年年末开始,每天下午,我需要种地?”

众人吃喝着,关星星说完吸了一口烟,杜金盒说道;

“种地?”

“对,种地。我是农民的儿子,不种地,我咋活呀?”

关星星说完,杜金盒嘴里嚼着肉说道;

“现在,你不需要种地了,收了这么一大帮徒弟,一年下来挣不少钱吧?”

“老哞,你真不知道吗?我师父收徒弟不要钱?”

老五说完,又将一块肉塞到嘴里的杜金盒,嚼着肉说道;

“小轱辘也没跟咱们说过,大哥收徒弟不要钱,这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这里人吃马喂的,不要钱,那你们得去要饭那?”

“我的这些徒弟都是本村,要么就是邻村,乡里乡亲的老一辈都是认识的。也不是完全不收钱,也交点伙食费,或是上秋打了粮给我送点过来。不然,我真要带着他们去要饭了?”

众人吃喝着,关星星继续说道;

“白天,他们照常上学,下课了回我这来帮我干干活,练练把式,一天的三顿饭都在我这吃,晚上住我这。”

“我师父收徒弟是有标准的,不是谁来拜师我师父都要。第一,不到十岁的不要,超过五十的不要。”

老五说完,杜金盒说道;

“不到十岁的不要,超过五十的不要。这是啥标准呀?”

“不到十岁的是孩子,没有个人行为能力,不要。超过五十的不要,我师父这里不是幼儿园,也不是敬老院。第二,有残疾的不要,女孩不要。第三,不能吃苦耐劳的不要。第四,品行不端的不要。”

老五说完,杜金盒嚼着肉,吸了一口烟,吐着烟雾说道;

“品行不端的咋能看出来呀?”

“我师父收徒弟有观察期半年,你这样的基本不要?”

看着杜金盒,老五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你看看你面前两个盆里的排骨和里脊,让你各吃了一半,你这典型的是好吃懒做。我师父比你大了快30岁,进屋之后,你也不给我师父敬酒或是夹菜,你这是目无尊长。为了取胜,你背后下手抠我师父**,还要捏我师父懒子,你这是行为不端。看看你的穿戴,一尘不染,衣服连一个褶子都没有,你这是爱慕虚荣。我在厨房门口看得一清二楚。”

“伙计,你也是品行不端呀?”

老五乐呵呵的听着,杜金盒又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继续说道;

“伙计,你明明看出来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却圈拢我和你比划,故意逛悠我,拿我开心,你这也是品行不端?”

“老哞的话在理,二师弟,你应该向老哞道歉?”

张大力说完,杜金盒说道;

“二师弟,伙计,你是大哥收的第二个徒弟?”

“没错。”

老五说完,杜金盒说道;

“你练了多少年把式?”

“收完我以后,不到十岁的就不要了。我三岁拜师,今年24岁,你算算不就知道了吗?”

老五微笑着说完,杜金盒说道;

“伙计,我才11岁,你练把式都20年了,你还说你是你师父徒弟中,能耐最小的?”

“老哞呀?老哞,我师父的徒弟中,每个人都练了10多年把式,你碰到其他人也是这样收场,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囊。”

拿着酒瓶子的老五,来到关星星身边,给他面前的杯里倒满酒,又给杜金盒的酒杯里倒满酒,回到座位的老五微笑着继续说道;

“老哞,对不住,我给你道歉?请你原谅?”

“伙计,这倒不必,咱们敬大哥一杯?来,干?”

众人吃喝中,看着微笑的关星星,指着老五的杜金盒继续说道;

“大哥,你的这个伙计,跤摔的不错,我也爱摔跤,能不能给我指点指点?”

“老五,你给我哞老弟讲讲?”

关星星说完,老五说道;

“我师父已经10来年不教徒弟了,教徒弟都是我和大师兄的事,老哞呀,我代替我师傅,和你唠唠愿意吗?”

“行呀,求之不得呀?”

杜金盒乐呵呵的说完,老五说道;

“我要是说了实话,你别不乐意听?”

“我杜老哞也是一方豪侠,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拍着自己胸脯的杜金盒,吸了一口烟,吐着烟雾继续说道;

“伙计,你尽管说?我能接受?”

“好,那我就说说。练把式的要点是,远踢近打贴身摔,我先说一说理论上的入门,然后,让我师父给你们说说实战。”

看了一眼微笑中的关星星,老五继续说道;

“就说说贴身摔,也就是摔跤。”

“好,说仔细一点,咱们也学学?”

皮万勇说完,关星星说道;

“诸位老弟,边吃边唠。”

“我师父是关氏龟背拳传人,我拜师的第一天和第一年里,他经常教导我修炼武功的首要条件,要牢记武德。确立正确的人生观,道德观,情感观,家庭观,职业观,即便天塌地陷也不变。”

扫了一眼桌边的众人,老五继续说道;

“刚才老哞出了三个招数,先说第一个招数,老鹰抓小鸡。他两只手在空中抓着,快步朝我冲过来,抓住我的两个肩膀头,往他自己怀里拽。我判断,他脚底马上要使绊子。我也没敢大意,立马给他来了个,怀抱琵琶半遮面。也就是我师父刚刚练的怀中抱月,但,你们几个谁也没仔细看。尤其是你杜老哞,对吧?”

“对六。”

杜金盒把嘴嘟嘟成鸡屁股形状,一仰脖说完,徐国生说道;

“伙计,你观察真仔细,继续说?”

“我刚把老哞腰勒住,他就咧嘴吱哇乱叫唤,却没有反击的手段,我判断他不会跤。对吧?”

杜金盒没有答话,徐国生说道;

“哥们,继续讲,继续?”

“我松手,他坐在地上,趁我说话时,突然,一个前滚翻翻到我面前。发出了第二招,他伸双手抓住我的两条裤腿,脑袋伸进我的裤裆里往上拱,同时,抓住我的裤腿往上拽,嘴里说道,夺命千斤顶。老哞呀,老哞,啥夺命千斤顶,明明是老太太端尿盆嘛。”

杜金盒又将一块肉送进嘴里,老五继续说道;

“我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到地上。你又是咧嘴吱哇乱叫,还是没有反击的手段。他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让我撂倒两次,按江湖规矩,他就应该认输了,那才是光棍。没错吧?”

“没错,应该是这样。”

皮万勇说完,徐国生说道;

“对,应该认输。”

“他又是起身正了正军帽,拍了拍背包。趁我说话时,突然冲到我面前,发出第三招,双手抓住我的腰带,弓着腰,用脑袋顶住我的前胸,又喊夺命千斤顶。我以为他要变脸的同时,脚下使绊子。结果,你用出吃奶的劲,想给我顶倒。我一侧身轻轻的拍一下你的后背,由于他用力过猛,朝着我师父喝茶的桌子冲过去,我立马抓住他的腰。不然,他得把桌子撞碎了,撞他各昏迷不醒。对吧?”

杜金盒点点头,老五说道;

“你抓我往自己怀里拽。我要是装作脚步趔趄,借你的力撞你个仰面朝天,你也没话说,我也没违反约定。我还算讲究吧,刚刚说过的武德,我算做到了吧?”

“没错,你做的挺讲究。”

杜金盒说完,徐国生说道;

“大哥,你那个伙计没费劲就把老哞举过脑瓜顶,又慢慢的把他放到地上,做的绝对到位,兄弟我佩服你们的功夫和胸怀。”

“开始,我以为你会点跤,但看你的动作又不对。你抓把是对的,没走跤步也是对的。但你不能直挺挺的冲过来,抓对方玩命往自己怀里拽。你应该弓点腰,抓把以后,试探性的来回拽一拽。”

杜金盒点点头,老五继续说道;

“练跤,首先要练的是抓把,同时,手上的功夫,比如,抓,握,推,拽,这些要练熟。以及常用的步法,滑步,跨步,冲步,跟步,进步,退步,跳步,步法是调整身体重心的手段。还有勾,挑,撩,撮,薅,腿上的基本功夫。你一出手我判断你不会跤,即便会也是野跤,就是野路子,没有师傅。对吧?”

“伙计,什么都瞒过你的眼睛。”

徐国生说完,老五说道;

“力量要收发自如,不能用蛮力。师父,你给他们讲讲实战吧?”

“先说一下,武术讲究的是远的用脚踢,近了出拳打,到跟前就摔,这些都是练把式需要会的,关氏龟背拳也是这样。”

扫了一眼众人,关星星继续说道;

“我15岁时已经练把式10来年了。我爹带我出去找人比划比划,给我创造实战的机会。第一站就去了沈阳的北市场,那有个跤场,里面都是练跤的高手。最出名的就是绰号小霸王的董永山董老爷子,他的个头不太高,一身的疙瘩块。和对手一照面,一搭肩,喊声走,对手就飞出去了。场子里有我爹的一个好朋友,管老爷子也是天阳人,他儿子管大力比我小点。他是我第一个对手,我换完跤服和他比划,我才知道吃亏了。哞老弟,你说说为啥?”

“大哥,你不是人家对手,一搭肩,就趴下了,没错吧?”

杜金盒说完,关星星摇了摇头,老五说道;

“老哞呀,老哞,你真是地瓜,真叫个半生不熟。人家那是跤场,除了我师爷和我师父以外,剩下的所有人都是练跤的。按江湖规矩,比划时用的是摔跤的规矩,人家过来抓把,我师父不能给人家一顿踹或是一顿电炮。”

《第十三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十三章;大轱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