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十四章;关老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关老实》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8/4 23:05:36

《第十四章;关老实》

“在场的人都是行家,我爹还在场,我就想买弄一下。看管大力的一身块,我判断他劲肯定不小,我就想和他先较量一下力气。三四步开外的管大力走着跤步,唰的一下,也就是一秒钟的功夫,已经到我跟前了。他右手抓住我的左肩膀头,想把我轮出去。他虽然动作快力量又大,但我心里早有准备,我一个马步重量往下降,在原地纹丝没动。”

吸了一口烟的关星星,吐出烟雾,继续说道;

“他单手抓把马上变成双手抓把,同时,他右腿伸进我的两腿之间,勾住我的左腿,想让我失去平衡,我还是扎着马步纹丝没动。他右腿缠绕住我的左腿,快速变招,把里挂变成撩勾,想把我仍出去。我想把身体稳住已经不可能了,但我心里早就有数,他正面拽我,我就前空翻,他侧面扔我,我就侧空翻,他要是在我后面我就借着他的力量后空翻。这时的我一个前空翻,从他脑瓜顶翻到他的后背。由于我是空翻,转体的速度没他快。我双脚刚落地,他快速转身抓住我的两个肩膀头,想侧身把我撇出去。我没等他侧身,一个后空翻翻回到他后背。但我没发招,原因是我的体力消耗挺大,他是练跤出身的,不管从啥方向摔他,他都可能把我摔倒。”

“大哥,然后呢?”

徐国生说完,关星星说道;

“随后,他乐了,主动和我握了手,咱俩每年都见几次面,交流交流。”

“大哥,小轱辘说,他的轻功云里翻,还有硬气功钢脑壳,都是绝活?大哥,你能不能给哥几个讲讲?”

关星星微笑着,皮万勇继续说道;

“大哥,老弟给你又出难题了,这都是你家的绝活,你不方便公开?”

“皮老弟,不为难,你想知道,那我就给你们从头说?”

关伟伟低头喝着酒,嘴里嚼着花生米,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众人。关星星继续说道;

“我有个伯父,他是关氏龟背拳嫡传弟子,是掌门人。伪满洲国时期,他是**地工,专门负责锄奸,一次行动中他牺牲了。由于他没有后代和弟子,又走得突然。从那时起,轻功云里翻和硬功钢脑壳,就都失传了。我爹继承了掌门人,但也不会这两样功夫。”

“大哥,不对吧?云里翻和钢脑壳你都不会?”

关伟伟微笑中继续喝着酒,看着微笑中的关星星,皮万勇继续说道;

“那小轱辘的云里翻和钢脑壳,咋练成的?”

“这就需要说一说,我收的第一个徒弟,小轱辘他爸我老叔关老实。他是1948年年底出生的,比我小3岁。我爸当年参加了抗联和解放战争,打辽沈战役时,他身负重伤回家修养,伤好了以后部队已经去了南方,我爸就留在村里工作。小轱辘他爷临终时嘱托我爸照顾,关老实和他妈我老奶。那时,关老实和他妈都住在这个院里。1952年8月初的一天下午,关老实喊我,让我给他弄点酒。那时是抗美援朝最困难时期,也就是过年能喝一点酒而已。他叫我给他弄酒,意思是让我悄悄给他酿点酒。”

扫视着众人,关星星继续说道;

“酿酒需要用粮食,那个年月基本上没有余粮。有那么一点余粮都在我爸那里,关老实鼓动我,弄出一点粮食给他酿酒。”

“弄出一点粮食的意思,不就是要你偷点粮食酿酒。”

关星星点点头,皮万勇说道;

“大哥,你胆够肥的,要让你家老爷子知道,那不得猛收拾你一盘呀?”

“关老实天天鼓动我,还拍胸脯对我说,大轱辘,你放心,我小榔头的为人你是知道的,我用人格担保,出了事我扛着,那时他还不叫关老实,叫小榔头。”

关星星说完,皮万勇说道;

“1952年8月份,根据时间推算,关老实才4岁吧?还应该穿活裆裤呢吧?”

“他每天穿着活裆裤,大鼻涕多老长,他也不檫,用袖头子一抿。架不住他天天鼓动,我一咬牙就给他酿了一点酒。酒刚刚酿完,有一斤半左右,用个塑料桶装着,我去了一趟厕所,回来一看,关老实和酒都没了。刚刚酿出来的酒度数大,还需要勾兑一下。我赶紧找他,院里没有,我老奶也不知道他那去了。我和老奶就出院找,正好碰到我爹回来,我也没敢隐瞒,把事跟我爹说了。我爹火了,当即给我一顿耳雷子,我们三个遇着人就打听,看没看见小榔头。有人说,小榔头一手拎着塑料桶,另一手握着一根大葱和一个饭勺,往村东头去了。”

关星星说完,皮万勇笑道;

“大哥,关老实把你甩包了,他想被窝里放屁,独吞。”

“都给他也无所谓,那天已经是8月末了,白天热,夜里冷。村东头几个小山包上有林子,他要是躲在林子里喝多了,那是要出事的。”

关星星说完,皮万勇笑道;

“他要是喝多了,睡在山包上,时间一长就凉屁屁了。”

“可不,我到了山包下就要喊,被我爹给拦住了。关老实要是喝多了,我一喊,他一跑,那就会出危险。我们三个悄悄上了山包,果然找到了。他背靠一棵树,坐在地上用饭勺?一勺酒,咬一口大葱。我爹大喊一声,小榔头,你干啥呢?由于我爹喊的声大了一点,加上关老实没有心理准备,他回头看着我爹,直接就说喝酒呢。我爹问他,酒哪来的,关老实指指我说,大轱辘给我酿的。我爹当即就给他一顿耳雷子,打得他酒也醒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路都走不了了。我爹叫我把他背回去。”

关星星说完,皮万勇说道;

“关老实把事自己扛了,这事就完事了吧?”

“那有那么容易呀?回到家我爹想收拾他,我老奶给他讲情说,大榔头,你兄弟小榔头才4岁,是个孩子,这回就算了,下回再作出格的事,一起算?我老奶毕竟是长辈,我爹也没办法,结果我爹把我打了半宿。”

关星星说完,皮万勇说道;

“打了半宿,你咋不向你爹认个错呢?”

“我爹有个习惯,越是认错,越是打个没完,打到一定程度,他也累了,自然就会问我。”

众人点点头,关星星继续说道;

“他问我,大轱辘,我为啥扇你?我回答,我拿粮食酿酒。我爹又火了,乒乓乒又给我一顿耳雷子。我爹说,你拿粮食酿酒,跟谁说了,你那叫拿吗?你那叫偷?”

“这时候,关老实应该站出来,把事说清楚?”

“打那以后,我爹叫我看住他,同时教他功夫,从那天起,我老奶给他起了一个小名,关老实,意思叫他老老实实做人。”

关伟伟继续低头喝着酒,关星星再次说道;

“关老实10岁时,我爹和我老奶说,小榔头练功猫一天狗一天,地也不会种,又没有一技之长,以后咋活呀?我爹就提出让他学中医?我老奶就同意了。1958年初春,我爹在东林镇镇上工作,关老实和我老奶就搬到镇上住了。两年后的上秋时,关老实找人给我带了口信说,让我准备点酒菜,他要请客。我给他准备了一些酒菜,土豆,白菜,大葱,白酒。关老实带来了一个朋友叫大嗓门。”

1960年,秋季某天,关家庄,一所院落中。

树下摆着酒菜的桌边,木椅上坐着关星星,关老实,大嗓门。

“大轱辘,这是我最好的好哥们,叫大嗓门。来,边吃边唠。”

关老实说完,大嗓门说道;

“你是大轱辘吧?我二哥经常提起你,你俩好的就像一个人。”

“你二哥?”

关星星说完,关老实说道;

“大轱辘,你不知道,我们4个拜了把子。老大叫皮先生,**就是我,老三叫大肚囊,老四就是大嗓门,我们合称东林镇四杰。”

“四杰,谁给你们的封号?”

关星星问完,关老实说道;

“我们自己封的。”

“杰,侠,这类名字通常下都是江湖上的封号。需要对国家和社会作出巨大贡献,需要人民的认可,你们自己不能给自己封号。你俩说呢?”

关星星说完,大嗓门说道;

“大轱辘,你说得对,我们以后会对社会作出贡献。”

“大轱辘,你这都是菜呀,一点肉都没有哇?”

指着桌上的菜,关老实继续说道;

“大轱辘,你后院不养了三只鸡吗?宰一个炖上得了?”

“老叔哇,鸡是留着下蛋的。我给宰了,我爹知道能轻饶了我吗?”

关星星说完,关老实拍着胸脯说道;

“大轱辘,你就说是我让你宰的,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我用人格担保,出了事,我担着。”

“大哥,这回你没敢把鸡宰了炖上,我猜的没错吧?”

皮万勇乐呵呵的说完,众人点点头,关星星说道;

“没错。酒喝了一会,关老实就有点飘飘然了。”

“大轱辘,你的功夫还练吗?”

关老实说完,关星星说道;

“练呀,每天都练。”

“钢脑壳你练成了吗?”

关老实说完,三人吃喝着,关星星说道;

“老叔,钢脑壳不是失传了吗?”

“大轱辘,就你会关氏龟背拳,就你是传人吗?”

关老实说完,大嗓门说道;

“大轱辘,我二哥的功夫棒极了。”

此刻,关老实起身来到一边。

“神奇小榔头。”

说着,关老实朝前一个侧空翻,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打出右拳的时候喊道;

“嘿。”

打出左拳喊道;

“啊。”

关老实左右交替连续出拳。

“嘿。啊。嘿。啊。”

这时,关老实半蹲着双腿,左手翻过来,握拳朝上,放在右腿上,右手手掌朝下抬到与肩膀的高度。右掌向下按到左拳上,随后,右掌抬起到肩膀的高度,又向下按到左拳上。嘴里反复说道;

“嘿呦,嘿呦。”

“大轱辘,你看我二哥的功夫咋样?”

大嗓门说完,关星星说道;

“我看他像是打气,好像用气管子,给自行车车袋打气。”

“大轱辘,你认为这是打气,一看你就是外行,那叫运气。我二哥把气运到脑瓜顶,随便打,谁也打不动。”

大嗓门说完,关老实来到桌边,用袖子抿了一下鼻涕,把脑袋伸过来。他拍着自己的头顶说道;

“大轱辘,来,你打我脑壳?”

“老叔,别闹了?”

关星星微笑着说完,关老实继续拍着自己的头顶说道;

“大轱辘,我也是关氏龟背拳传人。今天我让你开开眼,让你知道知道啥叫钢脑壳?来,朝我的脑壳打?”

“大哥,你的功夫大家都看见了,你要是出手,关老实能抗住吗?”

关星星微笑着,皮万勇继续说道;

“你不可能出手,主要是怕把关老实打坏了,尤其他还带朋友来的。”

《第十四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十四章;关老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