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十五章;玩白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玩白活》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8/6 22:25:43

《第十五章;玩白活》

1986年7月6号上午,风和日丽。

院里的灵棚外,用白色纸壳做的车马人以及房子和其他物件,堆得到处都是,出入院子的男男女女络绎不绝。大嗓门,关伟伟,杜金箱,李**,四人穿着孝服走进院里。

“小轱辘,你先给牌位上的人磕头,叫爷爷,然后就开始。李哥,你说那?”

大嗓门说完,李**点点头,关伟伟应答着;

“干爹,李伯伯,你俩就瞧好吧?”

怀抱哭丧棒的关伟伟,脚穿大号的白色球鞋。一路小跑着进了灵棚,快步来到灵位前。

“爷爷呀?我来给你磕头了?”

喊声中,关伟伟磕着头,灵位边的一个男人,朝着他磕头还礼。关伟伟一屁股坐在地上,捶胸顿足,咧嘴大叫着;

“爷爷呀,我来看你了。”

某天傍晚,东林镇,一个大院中。

屋里房梁上,系着的一根绳子垂下来的另一头,关伟伟双手被反绑着,他面前眯着醉眼的关老实身形高大,伸出蒲扇大小的巴掌,左右开弓扇着他的嘴巴。

此刻,嘴角流出血的关伟伟,仰着头,瞪着双眼,咬着牙,右脚接连跺着地,咧着嘴,哇哇大叫着;

“不服,不服。关老实,你有种就打死我。你要不是我爸,我早就整废你了?”

“小犊子,你叫我啥?”

说着,关老实继续扇着他的两侧面颊。关伟伟右脚接连踹着地面,哇哇大叫着;

“关老实,我的能耐你是知道的。我用人格担保,你再打我妈,我整废你?”

这时,房门开了,皮先生,大肚囊,刘玉敏,三人陆续走进来。

刘玉敏抱着关伟伟的脑袋,朝着关老实说道;

“关老实,你别打我儿子。”

灵堂里的关伟伟怀抱哭丧棒,接连蹬着双腿,涕泪横流,哇哇大叫着:

“爷爷呀?我是你老孙子呀?我来看你了?”

杜金箱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此刻,关伟伟先后甩掉脚上的两只鞋,怀抱哭丧棒,身形在地上左右的翻滚中大哭着。

“你看老李头的老孙子,多孝顺,哭的多伤心?”

人群中一个妇女说完,另一个妇女说道;

“没听说老李头还有个老孙子呀?”

此刻,关伟伟满脸泪水,流出的鼻涕混合着泪水流进嘴里。一个妇女说道;

“你看,这小孩抱着哭丧棒,满地打滚,哭的多伤心。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大鼻涕流进嘴里都没工夫擦,不是亲孙子能这样吗?”

房间里,摆满酒菜的桌边木椅上坐着大嗓门,杜金箱,关伟伟,李**,几个穿着孝服的男女。

“陈老弟,你的干儿子不错,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李**说完,将一个红纸包放在大嗓门面前的桌边,大嗓门将红纸包推回到李**面前的桌边。

“李大哥,你见外了。”

“陈老弟,是你见外了?”

说着,李**又将红纸包推过来。大嗓门又将红纸包推回去,微笑着说道;

“李大哥,你这才是见外呢?”

“干爹,李伯伯是诚心诚意的,你就收起来吧?”

关伟伟说完,李**又将红纸包推过来,大嗓门将红纸包推回去,瞪了关伟伟一眼,大嗓门说道;

“李大哥,咱哥俩处的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别太客气了?”

“好,那哥哥我就不客气了,对了,陈老弟,你的干儿子表现不错,他叫啥名来着?”

李**说完,关伟伟说道;

“我叫小轱辘。”

“小轱辘,你的表现非常好,来,大家边吃边唠。”

李**说完,众人吃喝着,大嗓门说道;

“小轱辘,给李伯伯把酒满上?”

“好嘞。”

应答着,关伟伟将李**面前的酒杯倒满酒,李**说道;

“小轱辘,你的哭法与众不同呀?甩掉鞋和满地打滚,这些创意,跟谁学的?”

“跟我干爹学的。我干爹经常说,哭不出来,就想最伤心的事,那就能哭出来了。”

李**微笑着,关伟伟抿了一口酒,继续说道;

“刚刚我一进屋,就想起我最伤心的事。”

“最伤心的事?”

李**说完,关伟伟说道;

“最伤心的事?我人生中最伤心的事?就是我爸喝多酒时,经常打我和我妈?他没想到的是,因为他打我,让我练出了绝世神功,不服。”

“绝世神功,不服。”

李**说完,板着脸的大嗓门说道;

“小轱辘,你说啥呢?”

“干爹,李伯伯,你们喝着,我出去歇一会。”

说着,关伟伟将一盘炸花生米倒进上衣口袋里,拎起半瓶白酒,又夹着一瓶白酒,起身出了屋子。

“陈老弟,你的这个干儿子有点意思。夹一瓶又拎一瓶,没事吧?”

李**说完,大嗓门说道;

“没事,我这个干儿子有点酒量。”

“对了,陈老弟,镇上养老院的张院长,让我找人去院里演点节目。我看你行,过几天,你带几个人去一趟。”

李**说完,大嗓门说道;

“谢谢大哥。”

院里的火堆边,几个男人将白色纸壳做的车马人以及房子和其他物件,不断的扔进火堆里。

一把白色的太师椅上,关伟伟穿着孝服,怀抱哭丧棒,闭着眼,他身边不远处的杜金箱,慢慢走过来。

“你俩把那个假人,也仍火堆里烧了。”

一个男人说完,两个男人走过来扛起太师椅和关伟伟,一个男人说道;

“这个假人挺沉呀?”

“两位叔叔,这个不能烧,他是真人。”

杜金箱跑过来,打了关伟伟一巴掌,继续说道;

“小轱辘,你还睡呢?”

夕阳西下,小路上走着大嗓门,关伟伟,杜金箱。

“干爹,我有一点不明白?”

大嗓门没有答话,关伟伟继续说道;

“我跟你干活也不是一回两回了,那回人家给你红包你都要了,这回你咋不要呢?”

“李伯伯是大有用处的人,你看不出来吗?”

关伟伟没有答话;大嗓门继续说道;

“李伯伯给我红包,我为啥不要?他给我的红包,你没仔细看看吗?巴掌大一点的红包,又不太鼓,里面最多装两张老头票,也就是说最多装20块钱。我没要,是让他欠我一个人情。李伯伯说,过两天有个活。”

“干爹,我想买辆自行车?”

关伟伟说完,大嗓门说道;

“需要看你的表现!”

院里的一条大黑狗,来回走动着。大门上的牌匾中四个大字,《可心商店》。

门口左侧大树下,几个小板凳上坐着的一些妇女,有的怀抱小孩,有的交谈着。大门口右侧大树下,一盘象棋和一盘围棋边围着十几个男人。

站在门口的王可心,身材苗条,面容姣好,长发披肩。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脚上白色袜子,黑色布鞋。她身边站着的邵大环,穿着一身草绿色军装,脚穿草绿色胶鞋,手握一辆凤凰牌二六自行车。

这时,关伟伟,付雷,皮万勇,杜金盒,徐国生,五人走过来。

头戴黑色皮制前进帽的关伟伟,身穿宽大的白背心和白短裤,脚上没穿袜子,穿着一双大号拖鞋。

杜金盒头戴绿色军帽,身穿绿色军装,以及绿色袜子和胶鞋,肩头斜挎一个军用背包边上,系着一个白毛巾和一个白茶缸。

“可心姐,你真好看。”

关伟伟乐呵呵的说完,王可心微笑着说道;

“小轱辘,是要给你爹打酒吗?饭点还没到哇?”

“谁家的小孩?这么会说话,看着面熟呀?”

邵大环,惊讶的继续说道;

“呀,这不是小轱辘吗?特意来看可心姐吧?可心姐,你真好看。”

“摸摸摸。”

邵大环把嘴皱成猪拱嘴的形状,鼻子里发出老母猪拱食的声响。把嘴贴在王可心的脸蛋上,关伟伟指着他乐呵呵的说道;

“姐夫,你的嘴太像老母猪的拱嘴了。”

“小轱辘,你看可心姐这?”

邵大环伸出右手在王可心的屁股上,捏了一下,朝着关伟伟,笑呵呵的继续说道;

“太有弹性了,小轱辘,你也过来捏一下?别不好意思,来,捏一下?”

“大环子,你别给我臭美?”

王可心满脸怒气的说完,那条大黑狗摇着尾巴跑到关伟伟的身边,邵大环指着大黑狗说道;

“小轱辘,大老黑就跟你最好,你哥俩能处到一块去?”

“姐夫,你啥意思呀?”

看着微笑中的邵大环,关伟伟继续说道;

“我和一个畜牲论哥们?”

“大老黑5岁,小轱辘11岁,论年龄他俩可以论哥们。但是。”

扫了一眼众人,皮万勇继续说道;

“大老黑是可心姐的心肝宝贝,它和小轱辘论辈分,小轱辘应该是长辈。”

“皮哥说得对,大老黑是晚辈,小轱辘是长辈,这才对?姐夫,你说呢?”

付雷说完,邵大环乐呵呵的说道;

“对,对。我有点武断了?”

“大环子,你不是去上班吗?还不快点滚蛋?”

王可心满脸怒气的说完,邵大环推着自行车走向大道,关伟伟指着自行车架子上的饭盒,乐呵呵的说道;

“姐夫,把饭盒捆好,半道别掉了,不然你半夜得啃砖头了?”

“可心姐,你真好看,你的屁股太有弹性了。”

从关伟伟面前过去,邵大环骑着自行车拐上大道,继续大声说道;

“小轱辘,你也去捏一下。别装秀米,快去?”

“大环子,你别给我臭美?你个臭流氓?”

王可心满脸怒气的说完,关伟伟指着邵大环的背影说道;

“臭美,臭流氓,可心姐,来一个小扁瓶老龙口,记我大哥账上?”

时间不大,王可心拿着三量装的扁瓶老龙口和一个本夹,走到他们身边。

“小轱辘,记账吗?”

王可心说完,接过扁瓶老龙口的关伟伟,将本夹递给徐国生。

“大哥,你签字。”

“好。”

说完,徐国生在本夹上写着,王可心微笑着说道;

“小轱辘,有下酒菜吗?”

“没有。”

说着,关伟伟拧开瓶盖抿了一口,王可心说道;

“小轱辘,屋里柜台上有一片白菜帮子,你拿着下酒吧?”

“好嘞。”

《第十五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十五章;玩白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