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十七章;听窗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听窗根》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8/10 21:41:02

《第十七章;听窗根》

1987年,5月5号。

上午,门口上的牌匾中四个大字,《可心商店》。

门口左侧大树下,小板凳上坐着几个妇女。大门口右侧大树下,站着徐国生,王可心,邵大环,一盘象棋和一盘围棋边围着十几个男人。

“黑老弟,你天天带着他们几个晃来晃去,也应该做点正经事了?”

王可心说完,徐国生说道;

“可心姐,我正想和你商量点事?天热起来了,我想弄点瓜卖卖?”

“老弟,你想在啥地方卖呀?你可别说在咱家门口卖呀?”

说完,邵大环和王可心对视一眼,徐国生说道;

“东林镇上,最热闹的地方就是可心姐的商店。姐夫,你猜对了,我想在对面道边支个棚子卖点瓜?”

东林镇,镇南一个水塘边,一块空地中。一颗大树下的草地上坐着皮万勇,付雷,杜金盒。

“老哞,你的军服呢?小轱辘穿的军服是你的吧?”

穿着背心和短裤的杜金盒点点头,皮万勇继续说道;

“老哞哭着喊着买一身新衣服,不容易呀?小轱辘借去一穿就是一年多,太不讲究了?”

“是呀,老哞他全家口攒肚挪的,给他买了一套军服,老是让小轱辘借走穿着不还。”

杜金盒默然的看着远处,付雷继续说道;

“老哞,你的肚量真不小,要是我,早就跟小轱辘翻脸了?”

“老哞,你真有侠客之风,小轱辘和你比,一下就比没影了?”

皮万勇说完竖起大拇指,付雷说道;

“老哞,你就是一棵大树,小轱辘就是树下的一棵狗尾巴草,你要是大粪池子,小轱辘就是池子边上的一丢丢狗屎。皮哥,咱三是不是走两圈?”

“对,走两圈,小轱辘不在,咱们该走也得走哇?”

皮万勇说完,杜金盒起身说道;

“要走你俩走吧?老皮子,你不说有事吗?”

“对,大哥说近期有活,能挣点钱。”

皮万勇说完,杜金盒说道;

“真地吗?不能又是白忙活吧?”

月光下,房间里,炕上的被窝中,关伟伟发出浓浓的酣睡声。

《可心商店》店内,摆满货物的架子前面柜台边。

没有靠背的一把木椅上坐着的王可心,秀发披肩,身材苗条。她穿着白色连衣裙,白色袜子,黑色布鞋。

她身后站着的关伟伟,戴着黑色皮质前进帽,身穿特别肥大的白背心和白短裤,脚穿一双大号拖鞋。他双手反复的按着王可心的双肩,同时,看着她的笑脸。

“可心姐,你真好看。”

关伟伟把嘴皱成猪拱嘴的形状,鼻子里发出老母猪拱食的声响。

“摸摸摸。”

他侧身把嘴贴在王可心的脸蛋上,反复的轻吻着。稳坐在木椅上的王可心,依旧微笑着。环抱住她的身姿,关伟伟将身体紧紧地贴在她的后背上,轻吻她的秀发时呢喃着;

“可心姐,你是我心中的女神,啊。”

睁开双眼的关伟伟,看着窗外的夜色。

5月7号,傍晚。

《可心商店》对面的街道边,用塑料布搭着的棚子里,摆的像小山的西瓜边,木床上支着一个破旧的蚊帐,床头的方桌边,两把木椅上坐着关伟伟和高老炮。桌上摆着几小块西瓜,两根大葱,装满白酒的两个茶缸,一盒大生产香烟和火柴。

“炮哥,来。”

抽出一支烟递给高老炮,划着火柴的关伟伟,为他点上烟,继续说道;

“炮哥,我有个事想向你请教一下?不过,挺难为情的?”

“老弟,咱哥俩的关系,你心里还没有数吗?有事你就直说好了?”

说完,高老炮吸了一口烟,关伟伟端起茶缸抿了一口白酒,拿起大葱边咬边说道;

“从去年4月份开始,我每次梦到可心姐,搂着她亲她时,那一瞬间,我特别畅快,感觉底下有水往外流,醒来以后,我一摸**总是潮的乎的。”

“这说明你长大了。”

关伟伟嚼着大葱,吐着烟雾的高老炮,继续说道;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的心思都在可心身上。”

“可不咋地,每天我看到可心姐的笑脸时,我的心情就特别激动,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关伟伟说完,高老炮说道;

“你天天练把式,身体练得棒极了,又天天吃大葱壮阳,对可心有种渴望,那是正常的反应。”

“炮哥,可心姐是我心中的女神。”

关伟伟说完,又抿了一口酒,高老炮说道;

“你发没发现一个反常的地方?”

“啥反常?”

“在你面前,大环子对可心老是摸摸收收的,有时捏一下屁股,有时抓一下**,鼓动你也这么做,这还不反常吗?”

关伟伟狠狠地嚼着大葱,高老炮继续说道;

“两口子打情骂俏是正常的,但,不应该在外人面前也这样做。可心和大环子的关系不太好?最起码不是咱们想象的那样好?你应该对可心全方位的了解了解。”

“咋了解?”

“先听听窗根?一定有收获?”

“你哥俩又喝上了?”

不远处的单提马缓缓地走过来,指着桌边的烟,继续说道;

“老弟,档次上来了,老焊不卷了,抽过滤嘴了?”

月光下,大地寂寂静静,院里的前院,大黑狗蹲在地上,敞开的窗口下,穿着黑背心和黑短裤的关伟伟,蹲在那里倾听着屋里传出轻轻地说话声。

“可心,这两天,小轱辘往你这跑,每天得有20趟吧。一会送瓜,一会赊酒,一会赊烟,忙的他是不亦乐乎。你还乐呵呵的答对他,你对他真好?你对他比对我都好?”

“大环子,你啥意思呀?”

“每回我捏你屁股时,让他也捏一下,你没看见他那蠢蠢欲动的样,可心姐你真好看,他喊你时的眼神里充满了淫光。”

“大环子,小轱辘才十二岁,是个孩子,你想多了吧?”

“可心那,这个熊孩子可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呀?”

“大环子,你真是个人物?”

“可心,你的话我没听明白?”

“你和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较劲,你真是个人物,你真有出息?小轱辘平时没少帮你干活,劈柴火,擦玻璃,扫院子。你都忘了?”

“可心,他那是帮我吗?他的心思都在你身上呢?”

“大环子,你成心和我找别扭呀?”

“可心,别生气呀?我给你捏捏?”

5月8号,傍晚。

方桌边,木椅上坐着关伟伟和高老炮。桌上摆着几小块西瓜,两根大葱,装满白酒的两个茶缸,一盒大生产香烟和火柴。

“炮哥,你说的没错,大老黑确实没动?一关灯,我就悄悄地摸进去,果然有收获?”

关伟伟把一支烟伸过来,高老炮接过烟叼在嘴里,划着火柴给他点上烟,关伟伟继续说道;

“他俩闲唠嗑之后,姐夫给她按摩,时间不大,可心姐就吭吭叽叽的,大约过了20来分钟,姐夫气踹嘘嘘的哼哼着。炮哥,你叮嘱我,别往里看,防止被他俩发现,你说说,他俩这是在干啥呢?”

“老弟呀,你已经长大了,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我应该给你讲一讲了?”

“炮哥,你说仔细一点?”

月光下,大黑狗趴在地上,敞开的窗口下,穿着黑背心和黑短裤的关伟伟,蹲在那里倾听着屋里传出轻轻地说话声。

“大环子,单位挺忙吗?”

“可心,我换单位了。”

“又换单位了?”

“对,我在市里机床厂上班,一个一班,早8点到下午4点,一个二班,下午4点到晚上12点,一个三班,晚上12点到早上8点,三班倒以后歇两天,工资和补助都挺高。”

“在啥车间?干啥活?”

“在动力车间,还是烧锅炉。可心,你咋问的这么仔细?你有啥别的想法吧?”

“大环子,你不想说,我也不问?”

“可心,别生气呀?我给你捏捏?”

下午,乡间小路上,付雷驾驶的一辆拖拉机后车厢内,几个麻袋边坐着徐国生和皮万勇。

“大哥,说好了我和大皮球加老哞盯白天,小轱辘盯晚上,老哞说他家地里的活多,一直也没来。”

皮万勇说完,徐国生说道;

“瓜卖的咋样了?”

“用你定的价钱卖的,小的五毛,大的一块,卖出去了200多个。大哥,你出去收货这几天,小轱辘可是挺滋润那。”

徐国生微笑着,皮万勇继续说道;

“小轱辘每天送给杜老丫和可心各一个小西瓜,每天接班以后,他就和高老炮喝上了,一个小瓜和两根大葱,在可心那一天赊一盒烟和四瓶白酒。”

“我收来一堆苞米,这两天,我去城里上点肉,再弄点车条,回来穿点肉串,做一个炉子,烤点苞米和肉串。”

拿出两张五块钱,徐国生继续说道;

“你俩一人五块钱,这几天,我挺忙,你俩盯着点小轱辘。”

5月17日傍晚,棚子里,方桌边。

木椅上坐着关伟伟和高老炮。桌上摆着几小块西瓜,两根大葱,水煮的两穗苞米,装满白酒的两个茶缸,一盒大生产香烟和火柴。

“老弟,根据你这10来天听来的消息分析,大环子去城里上班,大概一个礼拜他俩亲热一次。而可心又拿你当小孩看待,你的机会来了。”

二人抽着烟喝着酒,高老炮继续说道;

“抽空,你可以给可心按按摩。”

“可心姐和姐夫亲热干那事时,我的**有反应。第二天我看到可心姐时,又特别紧张。”

关伟伟说完,高老炮说道;

“别紧张,大胆的走过去,你心里默默地说,没事,她不会生气,她不会知道你的想法,你抱着西瓜大胆的走过去,像往常一样,乐呵呵的说,可心姐你真好看。你照我的说辞做,绝对没问题?”

中午,《可心商店》店内,摆满货物的架子前面柜台边。没有靠背的一把木椅上坐着的王可心,秀发披肩,身材苗条。她穿着白色连衣裙,白色袜子,黑色布鞋。

她身后站着的关伟伟,戴着黑色皮质前进帽,身穿特别肥大的白背心和白短裤,脚穿一双大号拖鞋。他双手反复的按着王可心的双肩,同时,看着她的笑脸。

“可心姐,你真好看。”

关伟伟乐呵呵的说完,继续按着她的双肩,王可心微笑着说道;

“小轱辘,你咋想起给我按摩呢?”

“我看姐夫老是给你按摩,我又会中医按摩,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跟你申请按摩。”

关伟伟说完,王可心说道;

“中医按摩?”

“中医按摩可以促进血液循环,缓解肌肉疲劳,没有副作用。”

侧脸看着他微微颤抖的身体,王可心微笑着听着他继续说道;

“可心姐,给你按摩,我特别开心,你是我心中的女神。”

下午,方桌边,木椅上坐着皮万勇和付雷。桌上摆着几小块西瓜,水煮的两穗苞米,一盒大前门香烟和火柴。

“小轱辘又给王可心送西瓜,进去一个来点了,应该出来了。”

皮万勇啃着手中的一小块西瓜,付雷继续说道;

“一盒烟,两瓶酒,三个西瓜,两根大葱,两穗苞米。卖瓜的钱,都不够小轱辘一天花的。”

“得想办法治他一下?”

说完,皮万勇狠狠地啃着西瓜皮。付雷说道;

“给他暗中下点药,给他整拉稀,让他在床上躺一个礼拜。”

“那可不行,他趴下了,晚上谁看瓜呀。老哞牛逼哄哄的,也不来干活。”

付雷啃着西瓜,皮万勇继续说道;

“咱俩晚上把蚊帐陬开一个角,让他喂蚊子。”

“来,皮哥,抽一支?”

说完,付雷抽出一支烟递给他,皮万勇说道;

“今天晚上,咱俩就行动。”

“老皮子,大皮球,你俩辛苦了?这几天,我家地里有点活,从今天开始,我天天来半天。”

说话声中,杜金盒缓缓走过来,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着吸着烟,将烟揣进裤兜里。皮万勇说道;

“老哞,你把烟拿出来。”

“你哥俩坐着,我上趟厕所,回来就换你俩?”

将烟放回桌上,杜金盒拿起一穗苞米啃着,吸着烟继续说道;

“你俩坐一会,我马上回来?”

“这个狗懒子,又顺尿道跑了。”

皮万勇说完,付雷指着杜金盒的背影说道;

“白吃白喝不干活,还装大瓣蒜,纯是个婊子养的,比小轱辘还可恶。”

《第十七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十七章;听窗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