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十八章;下埋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下埋伏》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8/11 21:32:05

《第十八章;下埋伏》

月光下,寂寂静静的街道边走着皮万勇和付雷。

“皮哥,你看到了吗?”

付雷小声说完,皮万勇小声说道;

“看到了,有个人过马路,蹑手蹑脚的进了可心家院里。好像是瓜棚里的小轱辘,别惊动他,咱俩慢慢的靠边过去。”

“好嘞。”

付雷小声说完,二人顺着路边的阴影里,慢慢的走向瓜棚。

月光下,敞开的窗口下,穿着黑背心和黑短裤的关伟伟,蹲在那里倾听着屋里传出轻轻地对话声。

瓜棚里,蚊帐边,皮万勇和付雷看向《可心商店》的院里。

“皮哥,小轱辘肯定在院里?”

付雷小声说完,皮万勇小声说道;

“咱俩先藏起来,看准了再说?”

5月20号,上午,棚子里的方桌上,摆着一盒大前门香烟和火柴。木椅上坐着的皮万勇,摇着手中的蒲扇。

“夏日炎炎似火烧,王孙公子把扇摇。”

自言自语中的皮万勇,看着走过来的邵大环和付雷。付雷说道;

“皮哥,我把姐夫叫来了,你跟他说吧?”

“老皮子,啥事这么急呀?”

邵大环说完,皮万勇摇着蒲扇,乐呵呵的说道;

“姐夫,你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呀?”

“皮老弟,不用兜圈子,有事就直说好了?”

邵大环说完,皮万勇说道;

“好,姐夫,你知不知道你家院里晚上进了人那?大皮球,给姐夫顶上?”

应答着,付雷从烟盒里抽出三支烟,邵大环说道;

“不能吧?白天有人进院,大老黑都哇哇叫,何况是晚上呢?棚子里不是还有小轱辘呢?”

“皮哥,你真是料事如神,猜到姐夫一定不信。”

三人抽着烟。朝着皮万勇竖起大拇指,看着面无表情的邵大环,付雷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姐夫,你认为大老黑看着院,你家就是铁门栓了?”

“姐夫呀,我俩已经观察10多天了,没有把握,我俩也不能找你呀?”

皮万勇说完,没有答话得邵大环,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付雷说道;

“姐夫,你细想想?”

“这样吧,咱先不说进院的人是谁?我先给你出一个方法,验证一下我说的事?”

邵大环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皮万勇摇着蒲扇继续说道;

“这个人进院里,奔你的后窗户去了,你派一个人提前躲在前院柴房里,把后窗户关上。这个事要秘密做,不要打草惊蛇,验证完了,我有妙计对付这个人?”

月光下,前院里关着灯的柴房内,邵大圈躲在窗边的角落里,看着正房敞开的窗口下,穿着黑背心和黑短裤的关伟伟,蹲在那里倾听着屋里传出轻轻地对话声。

“可心,黑球支了瓜棚以后,咱们商店的营业额直线上升,你的眼光真不错。”

“大环子,有一利就有一弊,我知道你的心思,你讨厌小轱辘。”

“可心,这回你可说错了?小轱辘可是功臣那?我特别欣赏他?”

“是功臣?你特别欣赏他?理由那?”

“可心,理由不是明摆着吗?黑球卖瓜挣得那俩钱,通过小轱辘直接花到咱们这里了,我想给小轱辘一些特权。”

“特权?”

“对,特权。发展他成为咱家的大管家,我不在家的时候,一些体力活让他干?”

“小轱辘能同意吗?”

“小轱辘肯定乐的屁颠屁颠的,对了。可心,我觉得咱俩应该去领个证?”

“大环子,你啥意思呀?对我不放心那?”

“可心,你想多了,要是不愿去领证,我也不勉强你去?”

“大环子,咱俩过日子好几年了,我的身子都给你了,你还不放心吗?”

“可心,你爸不同意咱俩的婚事,说我油头粉面的,不是个过日子的人,去年拜年,他虽然啥都没说,也没把我又撵出来。但,也没同意我叫他爹,这也说明他还没能接受我。所以,我去城里上班,机床厂是大厂矿,是铁饭碗。”

“大环子,我私下里拿了钱和你开了店,又和你过日子,只要你能吃苦,我爹早晚会认你这个女婿。”

“可心,咱俩结婚的酒席都没办,我想办几桌酒席请亲朋好友,过来热闹热闹。”

“大环子,你还是不放心我呢?”

“可心,你别生气吗?我给你捏捏?”

5月21号,上午,瓜棚里的方桌边,摆着一盒大前门香烟和火柴。木椅上坐着的皮万勇摇着手中的蒲扇,邵大环和付雷抽着烟。

“我刚一关灯,小轱辘就悄悄摸进院里,走墙边的过道,往后院里去了。由于我关了后窗户,时间不大,他又回到前院,蹲在窗口下听窗根,大约半个点走了。”

邵大环说完,付雷说道;

“姐夫,我皮哥让你关后窗户,你明白了吧?”

“当时我有点不明白,现在,我明白了?”

皮万勇微笑中摇着蒲扇,邵大环继续说道;

“后窗户一关,小轱辘果然挪到前窗户下,他丑陋的面孔暴露的一览无余,他想耍赖也无话可说。我弟弟大圈在柴房里看的一清二楚。”

“对了,他要是耍赖说上厕所,咱们也可以揭穿他的嘴脸。姐夫,我还有后手?”

皮万勇说完,邵大环说道;

“两位老弟,这事多谢你们的帮忙。不过,我也不能让你们白忙活?”

皮万勇微笑着,邵大环继续说道;

“我给你俩每人4条大前门。”

“姐夫,你这不就外道了吗?”

邵大环吸着烟,皮万勇摇着蒲扇,继续说道;

“人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爱有多深,恨有多深。小轱辘父子对我家父子,恩将仇报。姐夫这些事咱们先不说,我马上有安排。你正常去上班,安排你弟弟在后窗户边挖坑,挖3米深以上,口要喇叭形。”

“用不用在坑底部下竹签子?”

邵大环说完,深吸了一口烟,皮万勇乐呵呵的说道;

“姐夫,咱们是在拿贼,不是杀人。事先没有准备,3米深的坑要是直接掉进去,那也是够他喝一壶的。所以,坑口喇叭形,可以缓解下落的力度,但,那也够他一受的,又防止他扒坑沿跑了。”

“咱们抓他个现行,这回看可心咋说。”

说完,邵大环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皮万勇和付雷对视一眼微笑着。皮万勇说道;

“姐夫,你给我俩送信,我俩接应你们。咱们用绳子把他捆上,再用抹布堵住他的嘴。”

夕阳西下,方桌边,木椅上坐着关伟伟和高老炮。桌上摆着几小块西瓜,两根大葱,装满啤酒的两个茶缸,一盒大生产香烟和火柴,桌底下放着一箱啤酒。

“炮哥,白酒不过瘾,咱俩喝点啤酒。”

“老弟,喝啤酒是不是照价太高了?”

“不高,不高。炮哥,情况就这些,不过,姐夫样样都比我强,我心里有顾虑,你说说,我该咋办?”

关伟伟默然的说完,高老炮说道;

“大环子和可心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大美人会被别人惦记,英俊潇洒的小伙也会被别人惦记。而且,他俩表面**,暗中也有隔阂。

根据情况分析,大环子和可心对你的印象不错,尤其是可心,对你更是有好感,可以进一步了解她的心境。但要把握尺度,不能冒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大环子戴着梅花牌手表,骑着凤凰牌自行车,身上的衣服一尘不染,这些都是反常现象,可心不可能没看到。还有,他在镇小学烧锅炉挺好,为啥跑城里上班,你看准时机敲敲边鼓,打个埋伏,制造麻烦,让可心心里也多有点想法?”

“炮哥,你在派出所上班,有机会,对姐夫调查调查?”

“老弟,我在派出所是帮忙,暂时是编外人员,还没转正,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关伟伟默然的喝了一口啤酒,高老炮继续说道;

“一有机会,我就暗中调查他。”

中午,《可心商店》店内,摆满货物的架子前面柜台边。没有靠背的一把木椅上坐着的王可心,秀发披肩,身材苗条。她穿着白色连衣裙,白色袜子,黑色布鞋。

她身后站着的关伟伟,戴着黑色皮质前进帽,身穿特别肥大的黑背心和黑短裤,脚穿一双大号拖鞋。他双手反复按着王可心的双肩,同时,看着她的笑脸。

“堵在过道上的破桌子上面,立着一个木牌上写到,厕所正在维修。可心姐,厕所坏了咋没叫我那?”

按着她的双肩,看着她微笑的脸庞,关伟伟听着她说道;

“小轱辘,你不是不认识字吗?”

“我让炮哥看了一下,他告诉我的。可心姐,修厕所的那个人是谁呀?我看他和姐夫长得有点连相?”

“他是你姐夫的弟弟,叫大圈,他帮着修厕所。”

“可心姐,有体力活,你可以叫我干,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小轱辘,你是小孩,还没长大,有些活你干不动。”

“可心姐,你真好看,你是我心中的女神。”

王可心微笑着,关伟伟继续说道;

“我天天给你按摩,姐夫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呀?”

“不会,他有肚量,不是小心眼的人。对了,小轱辘。”

侧身看着关伟伟,王可心继续说道;

“你天天和高老炮大吃二喝的,这样下去能行吗?”

“没事,我大哥让我这样做的。可心姐,你和姐夫吵过架吗?”

关伟伟说完,转回身的王可心说道;

“没有,从认识那天起,咱俩就没红过脸,也没吵过架。”

“姐夫戴的手表骑的自行车,是你给他买的吧?”

关伟伟说完,王可心说道;

“不是,是他自己买的。”

5月25号,月光下,道边树后阴影里,隐藏着皮万勇和付雷。

“皮哥,看到了吧?”

付雷轻声说完,皮万勇轻声答道;

“看到了,道边瓜棚里的小轱辘,穿着一身黑衣服,飞奔过了马路,蹑手蹑脚的进了可心家院里。”

“按计划,大环子事先给大黑狗戴上嚼子,防止他乱叫。皮哥,咱俩过去吗?”

付雷轻声说完,皮万勇轻声说道;

“慢慢地靠过去,等大圈的信号?绳子和抹布都拿着了吧?”

“都拿了。”

“好,走,去可心家院门外等大圈。”

《第十八章完,未完待续。》

0

《第十八章;下埋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