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二十二章:心里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心里话》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8/24 22:24:32

《第二十二章:心里话》

3月15日,中午。《可心商店》店内,摆满货物的架子前面柜台边。

木椅上坐着王可心,关伟伟头戴一顶黑色皮质前进帽,身穿绿色军装,脚穿大头鞋,肩头斜挎一个军用背包边上,系着一个白毛巾和一个白茶缸,身上披着军大衣。

“可心姐,你真好看,你是嫦娥下凡。我最开心的事,就是每天给你按摩和唠嗑。我有点心里话想说,又怕你生气,没敢说?”

按着她双肩的关伟伟说完,王可心微笑着说道;

“你心里别有顾虑,有话就直说?说错了我也不生气?”

“可心姐,你注意没,有两个人盯着咱俩?”

“谁?”

“老皮子和大皮球。”

“为啥?”

“羡慕,嫉妒,恨,加上世代的家仇。”

关伟伟说完,王可心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你有点小题大做了,不至于吧?”

“老皮子和大皮球家里都是**,他两家爷爷辈都是地主,解放初期被政府**了。之后,皮先生和大肚囊就恨上了人民政府。**时期,暗中搞破坏,被我爸关老实抓他们几回现行。”

关伟伟说完,王可心微笑着说道;

“被你爸抓了现行?”

“对,皮先生上厕所,不说上茅房,说上老毛家。这就是典型的污蔑领袖,被我爸一顿斗。”

王可心微笑着,按着她双肩,关伟伟怒目中咬着牙,继续说道;

“皮先生拉拢腐蚀我爸,我爸假意迎合,打入他们内部。皮先生,大肚囊,我爸,我干爹大嗓门,他们四个拜了把子,皮先生经常请客吃喝送礼。我爸来者不拒,吃他个王八犊子,不要白不要。我爸那是假痴不癫,暗中收集他们的罪行,经常公开批斗他俩。”

“你爸真有两下子。”

王可心说完,关伟伟说道;

“老皮子和大皮球一肚子坏水,他俩的父辈也是坏的冒油。”

“是吗?”

“可不,我爸对他们万分了解,对他们一针见血的评价?”

关伟伟说完,王可心说道;

“你爸咋说的?”

“我爸戳破他们的鬼胎,用一个字比喻他们,那就是,兽。两个字比喻他们,那就是,畜生。三个字比喻他们,那就是,胎里坏。我爸能从他们的嗓子眼,一下看到他们**,他们一掘屁股我爸就知道他们拉几个粪蛋。”

王可心微笑着,关伟伟咬着牙,继续说道;

“老皮子和大皮球暗中盯着咱俩,时刻监视咱俩的一举一动,他俩必定受到他人的唆使。”

“他俩受到他人的唆使,谁?”

王可心说完,关伟伟说道;

“我怀疑一个人,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就是没有抓住他们的手腕。”

“怀疑一个人,谁?”

“有一个人经常给他俩烟和钱,可心姐,你的商店烟少了10条以上吧?”

关伟伟说完,王可心扭头看着他,板着脸说道;

“你怀疑大环子?”

“对,我的人看见姐夫经常给他俩烟?”

“你的人,谁?”

王可心依旧扭头看着他,关伟伟说道;

“目前不能说,我的人是官面上的人,如果有那么一天,我的人可以跟姐夫对质。可心姐,我还有个事,想和你说?怕你生气?”

“和大环子有关吗?”

说完,王可心扭过头去,关伟伟说道;

“对,是跟姐夫有关?”

“你说吧?”

“姐夫在市里机床厂上班,不是在动力车间烧锅炉,也不是三班倒,更没有高工资和补助。只是在厂里大院打扫卫生,还是编外人员。”

“准确吗?”

王可心说完,关伟伟说道;

“绝对准确。还有,姐夫的手表和自行车,不是在旧货市场买的,应该是他朋友给的?”

“大环子的事,你咋知道的?”

“我官面上的朋友,正在调查一个案件,里面有关姐夫的信息。”

关伟伟说完,王可心再次扭头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大环子犯法了?”

“姐夫犯没犯法,还不能确定?但,我认为姐夫没必要犯法,你想,他的小日子过的不错,没必要铤而走险那!不过,姐夫城里的朋友很多,难免交友不慎吃瓜烙?”

关伟伟说完,王可心扭头说道;

“这个事,你和别人说了吗?”

“没有,可心姐,这个事你可以问姐夫,他不管咋说,都会有破绽的?你自己分析分析,必要时,我可以和姐夫对质?这个纸条上,记录了姐夫给他俩烟的时间。”

将一个纸条递给她,关伟伟继续说道;

“你注意没注意一个事,我掉坑里的那天晚上,老皮子和大皮球咋出现在你家的,大老黑见到生人没叫,这些事都相当反常,你想没想过为啥?”

王可心思索着,这时,门开了,邵大环走进来。关伟伟收回双手,邵大环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你平时老是装秀米,我让你给可心按摩,你老是装蒜。我不在家,你就来了,继续按,心里别有顾虑,别脸红?”

“姐夫,你咋回来了?你昨天刚上班,今天就回来了,是特意跑回来的吗?”

关伟伟说完,邵大环依旧乐呵呵的说道;

“我咋回来了,你觉得挺意外吧?我拿盒烟马上就走,你继续给可心按摩。”

东林镇,镇南一个水塘边,一块空地中。一颗大树下,地上坐着皮万勇,付雷。

“皮哥,姐夫说要见咱俩?”

付雷说完,皮万勇说道;

“他昨天才上班,今天就回来了,这说明他还是不放心那?更说明,他不相信咱俩的话,至少不全相信?”

“信不信那都无所谓,不过,咱俩添油加醋的一番说辞,也是起到了作用。”

付雷说完,皮万勇说道;

“说别的没用,谁让他媳妇好看那,引来别有用心的人,又怪他自己小肚鸡肠。这样就行,别出大乱子,那样,咱俩也没法做人。但是,还得起一点小作用,不然,咱俩就没有价值了?”

“对了,皮哥,你咋不建议姐夫再弄条狗哇?”

“糊涂,那咱俩的作用不就小了吗?要是那样,小轱辘听窗根的机会就没了,咱俩的作用不就更小了吗?”

“皮哥,你看,姐夫来了?”

付雷说完,指向小路上越来越近的邵大环,拿出一盒烟抽出三支的皮万勇,乐呵呵的说道;

“姐夫,先抽根烟。”

“老皮子,你说的不错,我把他俩堵个正着?”

“给他俩堵被窝里了?”

皮万勇说完,邵大环吸着烟说道;

“那倒没有,他俩在商店里按摩,被我撞个正着。但,只是按摩,没有其他的。”

“姐夫,你咋没上班呀?”

付雷说完,邵大环说道;

“我和同志串了个班,对了,这是30块钱,你俩买两条烟抽吧?”

说着,邵大环拿出三张十元钱递给皮万勇。

“姐夫,你太客气了。说心里话,咱俩老是收你的东西,又没帮你大忙,心里有愧呀?”

皮万勇说完,将钱塞进裤兜里,邵大环说道;

“皮老弟,咱们咋样才能让小轱辘中招,好好地治他一下?”

“我想了一个办法,你和小轱辘切磋功夫,他一定会应战,我和大皮球找机会,锤他一顿。”

傍晚,屋里的火炕上,方桌中摆着四个小菜,一瓶酒,两幅碗筷,王可心和邵大环对坐在桌边。

“大环子,咱俩今晚唠唠心里话?”

王可心说完,二人吃喝着,邵大环说道;

“可心,咱俩平时唠嗑时,那不都是心里话嘛。你今天有点像是在审问,呵呵?”

“大环子,你今天咋没上班呀?”

王可心说完,二人吃着菜,邵大环说道;

“我和同志串了班。”

“你昨天上班,今天应该是二班,还有必要串班吗?”

王可心说完,邵大环说道;

“同志早上家有事,临时找我串班。”

“大环子,你没说实话?”

“可心,你怀疑我?”

“对。”

“为啥?”

邵大环说完,喝了一口酒,王可心说道;

“你不止一次说谎,又不止一次露出了破绽,你没注意吧?”

“可心,你仔细说说?”

“小轱辘掉坑里的事,你还记得吧?”

“记得。”

“当时,你说大圈帮着修厕所,后来又说挖菜窖,这里面你就没说实话?”

邵大环微笑着,王可心继续说道;

“挖菜窖咋挖到窗根底下了,小轱辘上厕所咋会掉坑里的,这里面你就说谎了?”

“继续说?”

“你知道小轱辘会掉坑里,没错吧?”

“对。”

“掉坑里以后,老皮子和大皮球出现在咱家院里,是你安排的,对吧?”

“对。”

“当晚,我问你咋回事?你支支吾吾没说实话,没错吧?”

“对。”

“第二天,我盘点库房,少了12条烟,烟你都送给老皮子和大皮球了,你不否认吧?”

王可心说道,邵大环思索了一下,喝了一口酒说道;

“不否认。”

“大环子,今天你应该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了吧?”

“可心,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没错吧?”

邵大环说完,王可心说道;

“没错。”

“可心,你已经猜出来了,我说也没意义?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

“你说?”

“可心,你能猜出来,小轱辘不止一次听窗根,对吧?”

“没错。”

“你为啥不揭穿小轱辘的事?”

邵大环说完,喝了一口酒,王可心说道;

“他是孩子,难免做错了事。咱俩都是成年人,是大人,对孩子要有包容心,不能斤斤计较。大环子,你应该一笑而过,而不是,处处算计他?”

“我算计他了吗?”

邵大环吃了一口菜,王可心说道;

“你和老皮子以及大皮球是朋友,对吧?”

“算是吧。”

邵大环给王可心夹着菜,听着她说道;

“算是吧,你说准确点?”

“准确的说,我跟老皮子和大皮球,是普通朋友。”

王可心面无表情的听着,邵大环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小轱辘,老皮子,大皮球,他三个的事你也一定了解一些。伟大的谋略家孙子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话是孙武说的?”

“可能是吴子说的吧?”

“是吴起说的吗?”

“可心,你对小轱辘还停留在10岁以前的印象,也就是说,他的做法,你认为是孩子的行为范畴,但,他已经是十三岁的大孩子了?”

邵大环微笑中说完,王可心板着脸说道;

“大环子,你身上有太多谜团?太叫人难以琢磨了?”

“谜团?”

“对,谜团?”

“可心,你说的具体点?”

“大环子,你在市里机床厂上班,不是在动力车间烧锅炉,也不是三班倒,更没有高工资和补助。只是在厂里大院打扫卫生,还是编外人员,这你不否认吧?”

王可心说完,邵大环说道;

“谁说的?”

“我城里官面上朋友说的?”

“可心,你在城里官面上的朋友,是你那个朋友慕容珍吗?只有她家里有背景?”

邵大环说完,王可心说道;

“还有,你的手表和自行车是哪来的?”

“是我在旧货市场上买的?”

“胡扯,旧货市场能有卖,八成新的手表和自行车吗?”

王可心面无表情的说完,邵大环说道;

“这些事,你是听谁说的?你官面上的朋友是谁?”

“暂时保密?”

“可心,咱俩是两口子,还需要有秘密吗?”

邵大环说完,王可心说道;

“你心里最深处的东西,都主动说出来时,咱俩才是真真正正的两口子。”

《第二十二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二十二章:心里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