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二十三章;第一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第一次》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8/28 21:12:49

《第二十三章;第一次》

3月16日,中午,东林镇,镇南一个水塘边,一块空地中。站着关伟伟,皮万勇,付雷,杜金盒,徐国生,邵大环。

杜金盒穿着特别肥大的军服,脚上穿着大号军用胶鞋。

关伟伟头戴一顶黑色皮质前进帽,身穿绿色军装,脚穿绿色袜子和胶鞋。

邵大环头戴军帽,身穿绿色军装,脚穿绿色袜子和胶鞋,肩头斜挎一个军用背包。

“姐夫,你和小轱辘交锋是第一次,你想见识见识他的功夫吧。”

关伟伟和邵大环距离三十余米,相对而立,站在他二人之间的皮万勇继续说道;

“小轱辘的功夫在东林镇是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他一个人对付三五个人,那还闲半拉膀子。”

“老哞都不敢和小轱辘交手,老哞,你说对吧?”

说完,付雷对杜金盒使着眼色,杜金盒把嘴嘟嘟成鸡屁股形状,一仰脖说道;

“对六。”

“姐夫,小轱辘的功夫是没的说,有诗为证?”

邵大环微笑着,皮万勇继续说道;

“家传绝技钢脑壳,日夜苦练十年多。东林镇上没对手,试看谁人奈他何。人送绰号小轱辘,练就一身好功夫。握紧拳头瞪双眼,不服。行走江湖真丈夫。老哞,你说呢?”

“对六。”

杜金盒再次把嘴嘟嘟成鸡屁股形状,一仰脖说完,皮万勇说道;

“小轱辘,你先活动活动。”

“对,小轱辘你先打气,然后,给姐夫露一手绝活,钢脑壳?”

付雷说完,应答中的关伟伟站在原地,半蹲着双腿,左手翻过来,握拳朝上,放在右腿上,右手手掌朝下抬到与肩膀的高度。

这时,右掌向下按到左拳上,随后,右掌抬起到肩膀的高度,又向下按到左拳上。

“嘿呦,嘿呦。”

关伟伟嘴里反复叨咕着,邵大环乐呵呵的说道;

“好像是用气管子,给自行车车袋打气呀?”

“姐夫,小轱辘那是把气运到脑瓜顶以后,就可以刀枪不入。人家那叫钢脑壳,比铁布衫和油锤灌顶都邪乎,小轱辘,准备好了吗?”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说道;

“准备好了。”

“小轱辘,你的钢脑壳真是刀枪不入吗?”

邵大环说完,关伟伟点点头,皮万勇说道;

“那是肯定的,刀砍一个白印,枪扎一个白点。小轱辘,你说呢?”

“没错。”

说完,关伟伟摘下前进帽,用手掌朝着自己的头顶连拍几下。邵大环从背包里拿出一把锤子,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我这有一把锤子,我想试一试你的钢脑壳?”

“姐夫,锤子不行?”

关伟伟说完,邵大环收起锤子后,从背包里拿出一把菜刀,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菜刀可以吧?”

“姐夫,我今天感冒了,运气不太通畅,没能运到脑瓜顶。过两天感冒好了,我让你随便砍,别说是菜刀,就是砍刀都行。”

关伟伟说完,邵大环把菜刀放回背包里,皮万勇说道;

“那你俩就切磋拳脚吧?咋样?”

“姐夫,我先给你露一手。”

说完,关伟伟就地一个前滚翻,起身时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邵大环微笑着。

“神奇小轱辘。”

喊完,关伟伟就地又是一个前滚翻,起身时依旧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打出右拳喊道;

“嘿。”

他打出左拳喊道;

“哈。”

关伟伟左右交替连续出拳,并大声喊道;

“嘿。哈。嘿。哈。开始了。老皮子闪开。”

“好嘞,点到为止,别伤了感情。”

“无敌风火轮?”

说完,关伟伟低头闭眼握双拳,轮起两条胳膊好像风车,快步冲向邵大环。他依旧轮着胳膊,邵大环挥拳接连打在他的头顶,同时,连连倒退。突然,关伟伟伸脑袋撞向邵大环的前胸。大声喊道;

“老和尚撞金钟。”

邵大环侧身连连倒退,突然,躺在地上的关伟伟,把双腿摆成剪刀形状,来回的剪着,嘴里喊道;

“夺命剪刀脚?”

邵大环脚步趔趄,这时,坐在地上的关伟伟,一个前滚翻翻到他面前。伸双手抓住他的两条裤腿,脑袋伸进他的裤裆里往上拱,同时,抓住他的裤腿往上拽,关伟伟嘴里说道;

“老太太端尿盆。”

“啊。”

喊声中,邵大环仰面朝天栽倒在地。关伟伟一个前滚翻来到他的身边,骑在他的双腿上,伸双手抓向他的**,大声的喊道;

“老鹰抓小鸡。”

“神奇老皮子。”

喊声中,皮万勇一脚揣在关伟伟的后背上。他栽倒一边,皮万勇揣着他的后背,他把身体蜷缩成一个球状,朝前翻滚着。

“神奇老皮子。”

喊声中,皮万勇连续踢着他的屁股。此刻,关伟伟把身体缩成一团,在地面上朝前连续翻滚。杜金盒朝前迈出一步,拽住他胳膊的付雷,板着脸说道;

“老哞,你想干啥?你想替他出头,值得吗?”

杜金盒站在原地没有答话,皮万勇朝着徐国生乐呵呵的说道;

“大哥,你看我的脚法咋样?”

“老皮子,你玩赖?”

大叫中,关伟伟依旧把身体缩成一团,朝前继续翻滚。徐国生微笑着,皮万勇踢着他的屁股,乐呵呵的说道;

“大哥,我要是进国家队踢前锋,中国队早就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

“老皮子,差不多就得了,切磋功夫,点到为止?”

杜金盒说完,邵大环起身站起来,徐国生说道;

“老皮子,行了,再踹小轱辘就掉水塘里了?”

“老皮子,你不讲究?”

皮万勇停住脚步,关伟伟起身怒目朝着他,继续大叫着:

“老皮子,你背后下手,玩赖,我跟你没完?”

“小轱辘,你要干啥?”

说完,邵大环看着冲过来的关伟伟,来到他的身边,拽出他背包里的菜刀。

“老皮子,你别跑,我跟你没完?”

将菜刀举过头顶,关伟伟朝着皮万勇大叫着,付雷快速伸出双手,拽着他的胳膊,大喊着;

“皮哥,快跑。”

“老皮子,你要是让我抓住,我整废你?”

皮万勇跑上小路,站在原地的关伟伟,挥舞着菜刀,继续说道;

“老皮子,你别跑,我和你没完?”

“闹着玩,别动真格的?”

跑上小路停住脚步,皮万勇看着徐国生抓住关伟伟拿刀的手腕,继续说道;

“小轱辘,消消气,把刀放下?”

“老弟,把刀给我,一会,我还得用它切菜呢?”

夺下他手里的刀,邵大环将刀放回背包里,付雷说道:

“小轱辘,消消气,叫皮哥给你认个错?”

“大皮球说得对,老皮子应该认错。”

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徐国生递给关伟伟,继续说道;

“老皮子,快给小轱辘认错?”

“小轱辘你消消火,你刚刚露了一手绝活呀?”

慢慢的走回来,皮万勇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小轱辘刚刚露了绝活,谁看出来了?”

“皮哥,你说说?”

众人摇头,关伟伟吸着烟,皮万勇乐呵呵的说道;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刚才,小轱辘翻的跟头那就是绝活?”

“皮哥,你说仔细?”

付雷说完,众人抽着烟,皮万勇说道;

“小轱辘,他刚刚翻的跟头,那就是失传的旷世绝活,元宝壳的跟头。目前,国内只有两个人会,一个是大轱辘,一个是你小轱辘。”

3月20日,月光下,王家沟南村口,一条土路通向远方。

路边,一辆白山牌自行车边,站着关伟伟,皮万勇,付雷。

“这是大哥第一次交代任务,意义非凡,非常重要,不能有闪失。”

皮万勇说完,付雷说道;

“小轱辘,你从5岁就练把式,到今天快十年了,你体格棒棒的,能耐也大,大哥面前你又是首席老弟。这个任务应该你去,我和皮哥负责接应你。”

“就这点小事,咱三个研究了10多分钟。你俩不敢进村,那只能我去了。”

说完,一身黑色衣裤的关伟伟,在裤兜里拿出,手指甲大小的几块鹅卵石,转身走向村子。

“小轱辘,记住,南村口,第二家。”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没有答话,直接走进村子。

寂静的村里,站在墙边暗处的关伟伟,弓着腰贴着墙边,慢慢的来到第二个院落边,伸手拿出鹅卵石。

突然,第二个院里传出连续的狗叫声。

“汪汪汪。”

“啊。”

扔掉手里的鹅卵石,关伟伟转头跑出南村口,冲进路边的水沟中。

路边,自行车旁,皮万勇手里拿着一根树枝,付雷看向村口。

“皮哥,村里有狗叫,小轱辘立马跑出南村口,冲进道边水线里了?”

付雷说完,皮万勇说道;

“看清了?”

“看清了,没错,他现在还在水线里?我估计他脚崴了?”

付雷说完,皮万勇说道;

“大皮球,你推车,咱俩过去,注意配合?”

水沟里,关伟伟站在水里看着路上,越来越近的皮万勇和付雷。

“皮哥,小轱辘咋没动静了?”

付雷说完,皮万勇说道;

“小轱辘办完事,从北村口回去了吧?”

“皮哥,我好像看见小轱辘出了南村口,掉进水线里了?”

“不可能,他掉进水线里,咋不喊咱俩那?最起码,那也得叫救命呀?”

站在水里的关伟伟,小声的说道;

“老皮子,大皮球,我在这里呢?”

“皮哥,你听听,水线里有人说话?”

付雷说完,皮万勇说道;

“我咋没听见呢?你听错了?”

水沟里的关伟伟,小声喊道;

“老皮子,大皮球,是我。我脚崴了,快拽我出来?”

“小轱辘,你咋在水里了?”

水沟边的付雷说完,皮万勇将树枝递过去,朝着关伟伟说道;

“小轱辘,你抓住树枝,我拽你出来。”

关伟伟抓着树枝,一瘸一拐的走上土坡,这时,皮万勇松开树枝说道;

“小轱辘,你太沉了,我抓不住了?”

“我马上出来了,老皮子,别松手?”

说话中,关伟伟仰面朝天的栽进水沟里。

上午,东林镇,镇南一个水塘边,一块空地中。站着皮万勇,付雷,邵大环。

邵大环头戴军帽,身穿绿色军装,脚穿绿色袜子和胶鞋,肩头斜挎一个军用背包。

“姐夫,你和小轱辘比划途中,老哞帮着小轱辘。”

皮万勇说完,邵大环点点头,三人抽着烟,付雷说道;

“要不是老哞搅和,皮哥一准把小轱辘踢进水塘里。那才解气呢?”

“咱们拉拢老哞,他要是不帮小轱辘,咱们对付小轱辘那就更有利了?”

皮万勇说完,邵大环说道;

“我和老哞不熟,没有过往?”

“老哞爱吃,爱财,一盒烟就能摆平他。”

邵大环微笑着,付雷指着小路上的杜金盒,继续说道;

“姐夫,我叫他来的,记住,一盒烟,多了没用?”

时间不大,走过来的杜金盒,穿着特别肥大的军服,脚上穿着大号军用胶鞋。

“大皮球,你急着呼啦的找我,有事吗?”

说完,杜金盒拿出一支半截烟,邵大环拿出一盒烟,打开封,抽出三支烟。

“老弟,抽这个?”

“姐夫,你太客气了?”

说完,杜金盒接过邵大环递过来的烟,邵大环将剩下的烟,揣进他的上衣口袋里。

“姐夫,你有事竟管吩咐?”

“吩咐不敢当,我这个人就爱交朋友,老弟,咱们往长了处?”

邵大环说完,杜金盒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姐夫,你有事,竟管吩咐,我杜老哞第一个冲上去,绝对不含糊。”

《第二十三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二十三章;第一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