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二十四章;绝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绝活》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9/1 22:43:06

《第二十四章;绝活》

3月21日,中午,院门口上的牌匾中四个大字,《可心商店》。

门口左侧大树下,几个小板凳上坐着一些妇女。大门口右侧大树下,一盘象棋和围棋边围着十几个男人。

这时,身穿军服的关伟伟,披着军大衣,手里拄着一根木棍,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他身边的皮万勇和付雷扶着他。

“各位,借光,借光。”

朝前方挥着手,皮万勇继续说道;

“让小轱辘过去,大皮球,搬把椅子过来。”

“好嘞。”

应答着,付雷搬过一把椅子,关伟伟坐在上面,皮万勇乐呵呵的说道;

“大氅脱了吧?”

关伟伟甩掉军大衣,皮万勇接过大衣,棋盘边的单提马说道;

“小轱辘,你的脚咋了?”

“早晨练功时,崴了。”

皮万勇说完,付雷指着大黑狗喊道;

“大老黑,你还不快过来,跟你干老打个招呼,这个逼,不懂事?”

“大皮球,你瞎咋呼啥呢?”

说完,关伟伟伸出两个手指头,作出夹烟的动作,付雷拿出烟和火柴。大黑狗跑到关伟伟身边,摇着尾巴。

这时,一辆吉普车开过,停在路边,车上下来王立特和李日月。

王立特剃着方寸,身材高大,膀阔腰圆,他的脖子朝右侧略偏,侧脸看人。他身穿校尼军服,外罩校尼大衣,脚穿皮鞋。

李日月身穿军服,肩上斜背着军用挎包。

“歪哥,你咋来了?”

用指头捅了一下关伟伟,皮万勇继续说道;

“小轱辘,快跟歪哥打招呼?”

“歪哥,你好。”

王立特和李日月走过来,关伟伟微笑着起身,继续说道;

“歪哥,见到你,太高兴了?”

“你叫啥名?”

侧脸指着关伟伟说完,王立特乐呵呵的说道;

“歪哥,我叫小轱辘,练把式出身的。大皮球,你还楞啥呢?快给歪哥点炮?”

“好嘞,歪哥,抽烟。”

说完,付雷从烟盒里抽出两支烟,王立特拿出一盒三五牌香烟,抽出五支烟,乐呵呵的说道;

“各位兄弟,抽这个?”

“歪哥,我第一次碰见拿三五发圈的人,你太有实力了。”

关伟伟说话中,竖起大拇指,众人抽着烟,李日月说道;

“歪哥,小轱辘有点意思。你会练把式吗?”

“我练把式十来年了,还有几手绝活,有机会,切磋,切磋?”

关伟伟乐呵呵的说完,李日月说道;

“等你脚好了,我安排。”

“各位兄弟,我有事,一会咱们再唠?”

说完,王立特和李日月走进可心商店里。看着皮万勇,关伟伟说道;

“老皮子,你认识歪哥?”

“方圆百十来里谁不认识歪哥?在道上玩的人,谁不认识歪哥呀?”

关伟伟坐回椅子上,舔着手里的三五烟,用鼻子闻了闻烟。皮万勇继续说道;

“你看人家歪哥,一身校币,披着校币大氅,脚上穿着军钩子。抽三五,开吉普。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管道?就说人家的一身行头,就得一千来块钱那,每天的开销,那也十多块。”

“管道,他是和大皮球他爸干一个活的,都是水暖工啊?”

关伟伟吸着烟说完,付雷说道;

“你真是个地瓜,管道的含义是流氓。小轱辘,你这是用屁股想事的人那?”

房间里,货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商品,王可心坐在木椅上,王立特和李日月站在她身边。

“姐,村委会给我送信,我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有事吧?”

王立特说完,王可心说道;

“老弟,帮姐打听点事?”

“姐,啥事,我尽力。”

王立特说完,王可心说道;

“你找人打听一下,你姐夫在学校的工作为啥不干了?”

“姐,你有心结呀?”

王立特说完,王可心说道;

“老弟,你姐夫身上好像有秘密?”

“姐,我找人仔细打听打听,你得多给我点时间?”

大院门口,木椅上坐着关伟伟,他身边站着皮万勇和付雷。

“歪哥那身上的刀疤和枪眼,那可不是白来的,他可是有故事的人?”

皮万勇说完,商店门开了,王立特和李日月走过来,关伟伟乐呵呵的说道;

“歪哥,我欣赏你,有时间接触一下,切磋切磋?”

“歪哥,小轱辘欣赏你,问你有时间吗?他想和你接触一下,想和你处一下,交流,交流。”

皮万勇说完,王立特乐呵呵的说道;

“可以,等你脚好了,提前约一下,我过来。你可以直接给村委会打电话,就说找我有事?”

西林镇中学,操场上,陈光宗,田秀,三十多个学生站着整齐的队形,赵老师身后站着的眼镜,身材瘦小,戴着一个眼镜。

“赵老师,你不应该对眼镜同学体罚?”

陈光宗指着眼镜,看着赵老师,继续说道;

“眼镜是犯错了,你应该对他开导,不能总是一味的用手段,这样不好?”

“陈光宗,你是说我做错了?”

“对,是这个意思?”

赵老师板着脸,陈光宗继续说道;

“赵老师,你的体育课大家都愿意上,是因为大家可以放松一下。”

“陈光宗,出列。”

陈光宗走出队列,赵老师抡起右腿,踢向他的左腿外侧。

“啪。”

脆响声中,陈光宗原地没动,赵老师咧着嘴说道;

“你的腿够硬的。”

“赵老师,你咋动手打人呢?”

眼镜说完,赵老师挥右拳打向陈光宗的前胸。他用右肩迎向赵老师的右拳。

“啊。”

大叫声中,赵老师连连倒退中,一屁股坐在地上。陈光宗快速的扶起他,赵老师挥手打向他的脸。

东林镇,镇南水塘边,空地中。

大树下,停着一辆自行车和一辆吉普车边站着,王立特,李日月,皮万勇,付雷,杜金盒,关伟伟,徐国生。

头戴黑色皮制前进帽的关伟伟,身穿绿色军装,脚穿绿色袜子和胶鞋,肩头斜挎一个军用背包边上,系着一个白毛巾和一个白茶缸。

杜金盒穿着一身特别肥大的军服,和大号军用胶鞋。

王立特剃着方寸,他身材高大,膀阔腰圆,身穿校尼军服,脚穿皮鞋。脖子朝右侧略偏,侧脸看人。

李日月身穿军服,肩上斜背着军用挎包。

“歪哥,你能来,在我意料之中,我太欣赏你的为人了?”

关伟伟乐呵呵的说完,王立特和徐国生对视一眼,都微笑着。皮万勇说道;

“小轱辘,上回我就告诉你了,那不能说欣赏,那叫羡慕,仰慕。”

“日月,给弟兄们先抽着烟,然后再唠。”

王立特说完,李日月拿出一盒三五烟和一盒火柴。

“各位兄弟,咱们边抽边唠?”

众人抽着三五烟,继续交谈着。

“小轱辘,我听说你可是满身绝活,正好有时间,你抖搂抖搂,大家玩耍玩耍。”

李日月说完,关伟伟说道;

“可以,老皮子,你配合一下,我先展示绝世神功,不服?”

关伟伟将抽了半截的香烟掐灭,装进上衣口袋里。他走着方步来到空地**,继续说道;

“老皮子,开始了?”

“好嘞。”

应答着,皮万勇快速跑到关伟伟面前,轮着右手,在他的两侧面颊打了四个嘴巴。

身体摇晃的关伟伟,站稳身形,瞪着双眼,咬着牙,紧握双拳,右脚连续跺着地面。哇哇大叫着;

“不服,不服,再来?不服,不服,就是不服?”

“黑老弟,小轱辘有点意思。日月,你过去跟他,交流,交流。”

王立特说完,徐国生微笑着。来到关伟伟面前的李日月,从军用挎包里拿出一支胶鞋,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咱俩玩耍,玩耍?”

“李哥,我的不服是原始交流,不用道具。”

关伟伟说完,李日月用胶鞋在手里拍了两下,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你服不服?”

“不服,不服,来吧?”

瞪着双眼,咬着牙,紧握双拳,右脚连续跺着地面。关伟伟继续大叫着;

“不服,不服,来吧?”

“好嘞。”

说完,李日月抡起胶鞋,朝着他的左脸抽了一个嘴巴。关伟伟摇晃着身形,昂着头,哇哇大叫着;

“不服,再来?”

“啪。”

响声中,李日月抡起的胶鞋,结结实实的又是打在他左脸上,关伟伟脚步趔趄着,轻声说道;

“不服。”

“啪。”

响声中,胶鞋再次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左脸上,关伟伟摇晃着身形,李日月轮着胶鞋继续打在他的左脸上,乐呵呵的说道;

“不服,不服。”

“服了。”

说完,关伟伟在空地边缘跑着,嘴里小声的呢喃着;

“哒哒,拉拉,大大。”

“黑老弟,这是咋回事?”

王立特说完,指着关伟伟,徐国生说道;

“老皮子,大皮球,把小轱辘抓回来?”

“好嘞。小轱辘,站住?”

皮万勇和付雷冲过去,抓住关伟伟的胳膊,将他拽到徐国生面前。皮万勇再次说道;

“大哥,已经将小轱辘擒获。”

“啪啪。”

正反扇了关伟伟两个嘴巴,徐国生继续说道;

“服不?”

“不服,不服,来吧?”

瞪着双眼,咬着牙,紧握双拳,右脚连续跺着地面。关伟伟继续大叫着;

“不服,不服,永远不服?”

“上歪哥那去?”

徐国生说完,指着轮着手中胶鞋的李日月,皮万勇和付雷将关伟伟拽到他面前。李日月乐呵呵的说道;

“服不?”

“不服?”

关伟伟轻声说完,李日月轮着胶鞋大喊着;

“小轱辘,准备好,来了,啪。”

胶鞋结结实实的打在关伟伟的左侧面颊,他脚步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李日月说道;

“服不?”

“服了。”

说完,关伟伟起身绕着空地边缘跑着,王立特指着徐国生说道;

“黑老弟,咋回事?”

“老皮子,大皮球,把小轱辘抓过来?”

徐国生说完,皮万勇和付雷跑过去,抓住他的胳膊,关伟伟甩着胳膊,和二人扭在一起。

“老哞。你过去,把小轱辘整过来?”

徐国生说完,应答着杜金盒跑过去,抓住关伟伟的裤腰带,三人将关伟伟拖过来,徐国生扇了他四个嘴巴。

“服不?”

“不服,不服,永远不服?”

“到歪哥那去?”

徐国生说完,来到李日月的面前,关伟伟说道;

“服了,服了。”

“日月,可以了。小轱辘你过来,我问你点事?”

关伟伟来到王立特面前,听着他继续说道;

“你在空地边缘来回绕圈跑,你直接跑上大道不就完了吗?”

“歪哥,我在这里绕圈跑,是不想离开,这个圈里有我心中的偶像。东林镇,我只服一个人,就是你,歪哥,其他人我都不服。歪哥,你是我心中的神,我和你的第一照面,就拜倒在你的脚下?”

关伟伟说完,王立特乐呵呵说道;

“说得好,会说话。日月,打赏,一盒三五烟?同时,给诸位兄弟再发一圈?”

“好嘞。”

拿出两盒三五牌香烟,其中一盒烟塞进关伟伟的上衣兜里,李日月从另一烟盒里抽出几支烟,分给众人。

“小轱辘,你还有其他绝活吧?”

李日月说完,关伟伟吸着烟说道;

“有,关氏龟背拳。李哥,需要你的配合?”

“没问题。”

关伟伟将军用背包和前进帽,放在自行车后车架上,此刻,空地中,李日月和关伟伟距离二十来米,相对而立,关伟伟猛吸了几口烟,将烟屁掐灭装进裤兜里。

“李哥,我叫你开开眼,见识一下啥叫功夫。”

说着,关伟伟就地一个前滚翻,起身时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

“神奇小轱辘。”

喊完,关伟伟就地又是一个前滚翻,起身时依旧半蹲着双腿,双拳放在腰两侧,打出右拳喊道;

“嘿。”

打出左拳喊道;

“哈。”

关伟左右交替连续出拳,并大声喊道;

“嘿。哈。嘿。哈。”

“李哥,注意了,无敌风火轮?”

说完,关伟伟低头闭眼握双拳,轮起两条胳膊好像风车,朝着李日月快步冲去。李日月连连倒退中,挥拳不断地打在他的脑袋上。此时,关伟伟伸脑袋撞向他的前胸。大声喊道;

“老和尚撞金钟。”

李日月侧身脚步趔趄,连连后退,突然,躺在地上的关伟伟,把双腿摆成剪刀形状,来回的剪着,嘴里喊道;

“夺命剪刀脚?”

突然,关伟伟一翻身坐在地上,伸手抓住李日月的两条裤腿,脑袋伸进他的裤裆里往上拱,同时,抓住他的裤腿往上拽。关伟伟嘴里说道;

“老太太端尿盆。”

“啊。”

李日月仰面朝天翻倒在地,关伟伟就地一个前滚翻,翻到他的身边。快速的骑在他的双腿上,双手抓向他的**,大声说道;

“老鹰抓小鸡。”

“神奇老皮子。”

喊声中,皮万勇一脚揣在他的后背上。倒在一边的关伟伟,将身体缩成一个团,皮万勇再次揣在他的后背上,他朝前翻滚着。

“老皮子,又是你背后偷袭我?”

关伟伟喊声中,继续朝前翻滚。皮万勇继续踢着他的屁股,乐呵呵的看着王立特。

“歪哥,我的脚法咋样?我要是踢前锋,中国队早就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

“老皮子,切磋功夫,点到为止,可以了?”

王立特说完,皮万勇停住脚步,关伟伟起身指着他,怒目说道;

“老皮子,我看歪哥的面子,要不我和你没完?”

“歪哥,你看小轱辘的功夫咋样?”

付雷说完,王立特说道;

“有点像程咬金的三板斧,不错,有点意思?”

“这还不错呢?他为啥专门找李哥那?小轱辘这里有猫腻?”

付雷说完,王立特说道;

“有猫腻?”

“对,他糊弄外人可以,我要是一出马,三分钟就把他制服?”

关伟伟怒目而视着他,付雷继续说道;

“小轱辘,来,咱俩过两招?”

《第二十四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二十四章;绝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