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二十六章;功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功夫》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9/9 23:13:42

《第二十六章;功夫》

“起?”

喊声中,陈光宗起身将皮万勇的身体顶起来。此刻,皮万勇骑在他的双肩上,大叫着;

“小轱辘,快把我放下来?我认输了?服了?”

“老皮子,认输晚了点,对不住了?”

顶着皮万勇,小跑来到水塘边,陈光宗将他甩进水塘里,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老皮子,你先洗个澡?”

此时,付雷冲到陈光宗背后,伸出双手推向他的后背。陈光宗快速转身,闪电般的来到他的侧面。

“大皮球,你又想暗中下夹子呀?”

付雷双手推空,脚步趔趄,朝着池塘边冲去。一脚揣在他屁股蛋上的陈光宗,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大皮球,你也去洗个澡?哞哥,你还在那看啥呢?该你出场了?”

杜金盒站在车边没有动,也没有答话,默默地看着陈光宗走到空地中,听着他继续说道;

“哞哥,你也别装没听见了,轮也该轮到你了,你服了还来得及?”

“小轱辘,你咋想的?我会服你吗?”

杜金盒说完,冲向陈光宗,水塘里的皮万勇和付雷,并肩走向岸边。

“夺命千斤顶。”

冲到陈光宗面前的杜金盒,双手搂住他的腰,弓着自己的腰,用脑袋顶住他的前胸,继续大声喊道;

“夺命千斤顶。”

“哞哥,我叫你看看啥是功夫。夺命剪刀脚?”

喊完,陈光宗侧身的同时,用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杜金盒朝前扑去。这时,陈光宗跃起身形在空中展开,双脚夹住他的脖子,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后,双脚稳稳落地。翻身摔在地上的杜金盒,躺在地上**着;

“啊,啊,小轱辘,你够狠的,摔死我了?”

“歪哥,大哥,你俩给我站脚助威?”

说完,陈光宗走到车边,徐国生和王立特乐呵呵的抽着烟。此刻,皮万勇和付雷从水塘里跑到杜金盒身边。

“老哞,咱三一起上,你攻他下盘,大皮球攻他中盘,我攻他上盘。”

杜金盒和付雷点点头,皮万勇继续小声说道;

“咱三先靠过去,出其不意攻击他?老哞喊动手就是信号,咱三就同时猛攻他?”

“歪哥,看口型,老皮子跟大皮球和老哞,他三小声嘀咕着啥?”

王立特和王可心微笑着,邵大环抽着烟,侧脸瞟了一眼皮万勇的陈光宗,继续小声说道;

“看样他三没服,歪哥,大哥,可心姐,你三瞧我的,姐夫,你也见识见识我的功夫。”

“小轱辘,三天没见,你能耐长了?我是彻底服了?心服,口服,外加佩服?”

皮万勇乐呵呵的说完,三人走向陈光宗,付雷乐呵呵的说道;

“小轱辘,你真有两下子,你的功夫太棒了,我也服了?”

“老皮子,大皮球,你俩真服了,不能吧?哞哥,你说呢?”

陈光宗转身看着越来越近的三人,继续说道;

“你三个刚才小声嘀咕啥呢?”

“动手。”

就地一个前滚翻翻到陈光宗面前的杜金盒,伸双手抓住他的两条裤腿,脑袋伸进他的裤裆里往上拱。同时,抓住他的裤腿往上拽,杜金盒嘴里继续说道;

“夺命千斤顶。”

“老鹰抓小鸡。”

喊声中,付雷来到他的左侧,伸双手抓向陈光宗的脖子。皮万勇闪到他的右侧,挥双拳接连打向他的眼睛,嘴里大叫着;

“连环大眼炮。”

“你三个想群殴我呀?”

说着,双手抓住杜金盒后衣领的陈光宗,一个前空翻,身体翻腾在空中,将杜金盒甩出十几米后,双脚刚刚落地。伸出双手抓住付雷脖子的陈光宗,大喊着;

“老鹰抓小鸡。”

“小轱辘,快松手,上不来气了?服了?彻底服了?”

付雷大叫着,站在他身边的陈光宗,松开双手。付雷吸了一口气,转身挥拳打向他的脸。躺在地上的杜金盒,**着;

“啊,啊,摔死我了?”

“老和尚撞金钟。”

低头躲过他双拳的陈光宗,伸脑袋撞在付雷的前胸上,把他撞翻在地的同时,看着对面站在原地的皮万勇,他继续大声喊道;

“夺命剪刀脚。”

“啊,服了?服了?”

皮万勇大叫着,双脚夹住他脖子的陈光宗,身形在空中展开。瞬间,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后,双脚稳稳落地。翻身摔在地上的皮万勇,躺在地上**着;

“啊,小轱辘,你不讲究,我都说服了,你还下夹子?”

“老皮子,对不住了,我已经出手了,你喊的时候晚了。”

陈光宗说完,付雷从地上爬起来,挥拳冲向他。双手合在一起的陈光宗,弓步探身戳向他的面门,并大声喊道;

“童子拜佛。”

“小轱辘的功夫挺邪乎呀?一对三,绰绰有余?真是好功夫?”

王立特和邵大环抽着烟,徐国生和王可心都微笑着,李日月继续说道;

“看小轱辘的力气,挺足哇,这力气举100斤,绝对没问题?”

“小轱辘,我和你拼了?”

杜金盒起身冲到陈光宗的面前,伸双手抓住他的双肩,咬着牙往自己的怀里拽。并继续喊道;

“夺命千斤顶?”

“怀中抱月。”

说完,陈光宗环抱住他腰的同时,紧紧的收拢双手。瞬间,杜金盒双脚离地,咧着嘴嚎叫着:

“小轱辘,你想把我腰勒折呀?快松手?”

“哞哥,对不住了,你歇一会,喘口气?”

说完,陈光宗松开双手,杜金盒瘫软在地。付雷挥动双拳打向他的面门,大叫着;

“连环大眼炮。”

陈光宗侧身抬脚踹在付雷的前胸,将他踹出十多米,徐国生喊道;

“行了,行了,都歇一会,抽根烟?”

“对了,都过来抽根烟,缓缓乏?”

说完,王立特拿出一盒三五牌香烟,陈光宗,杜金盒,付雷,皮万勇,先后走过来。

“姐夫,是不是该咱俩玩玩了?”

抽着烟的邵大环没有答话,王可心微笑着,陈光宗继续说道;

“姐夫,咋地,服了?”

“小轱辘,差不多就行了,别咄咄逼人?”

皮万勇说完,邵大环没有答话,陈光宗说道;

“姐夫,你别有心理压力,咱们就是玩玩而已,不动真格的。”

“小轱辘,你别来这一套,比划起来,你就暗中下夹子了。你的这套伎俩和三岁孩子玩吧?”

皮万勇说完,陈光宗乐呵呵的说道;

“姐夫,你院里的柴火快没了,咱俩到边上的山头,打点柴火。”

“小轱辘,咋地,你想把姐夫诓到没人处,踢他个鼻歪眼斜呀?小轱辘,咱们都是水贼过河,别使那狗刨?”

皮万勇说完,吸了一口烟,陈光宗接过王立特递过来的烟,夹到耳朵上,乐呵呵的说道;

“老皮子,你的一番言语,足以证明,你平时心里是多么的龌龊,姐夫,你说呢?”

“这样吧,我和小轱辘陪姐夫打柴。”

将背包和前进帽递给陈光宗,王立特继续说道;

“日月送可心姐回商店,随便把打柴的工具拿来。”

“歪哥,咱们走吧。”

陈光宗说完,王立特说道;

“好。”

小路尽头,大道边,一颗大树下。

关伟伟穿着一身黑色衣裤,脚穿黑色鞋袜,头上戴着一顶大草帽,一条毛巾围在脸上,露出的双眼盯着远处空地中的人。

“小轱辘,你在这干啥呢?”

听着背后的话语,关伟伟回头看着杜金箱,听着她继续说道;

“你咋捂得这么严实啊?”

“我捂得这么严实,你还能看出来我呀?”

关伟伟说完,杜金箱说道;

“小轱辘,你咋猫在这那?”

“老姐,你别吵吵?咱俩回去,我告诉你为啥?”

吉普车里,李日月开着车,王可心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可心姐,情况都在信封里,你自己看吧。”

李日月说完,将一个信封递给他,王可心接过信封。

“辛苦你俩了?”

“可心姐,你太客气了,歪哥说,有些情况还需要继续确认中。”

小路上,邵大环身后二十几米外,并肩走着陈光宗和王立特。

“歪哥,你打发姐夫先走,是有话要说吧?”

陈光宗说完,王立特说道;

“老弟,你不光功夫好,心眼也多,够机灵的?”

“歪哥,你是我心中的偶像,你有事,我一定帮忙?”

王立特微笑着,陈光宗继续说道;

“我听说你也爱练把式?”

“对,我有个大哥练跤的,我也练过几天跤。对了,老弟,你的功夫和谁学的?”

“我大哥。”

“你大哥,大轱辘哇?”

陈光宗点点头,王立特继续说道;

“有机会,我和你大哥学两招?”

“可以,我带你去?”

“以前,小轱辘说过他的功夫,是跟他爸关老实学的?”

陈光宗看着微笑中的王立特,听着他继续说道;

“对了,老弟,你叫啥名?”

“歪哥,你是说我不是小轱辘?”

“对,你不是小轱辘?”

“理由?”

“理由有三点。

第一点,小轱辘和大老黑的关系最好,你出入可心商店,大老黑没理你,这就可以证明大老黑不认识你,反过来说,可以判断出你不是小轱辘?

第二点,在商店里,你和老皮子他三个的对话,看是闹着玩,实则你是在确定目标,反过来说,你不认识老皮子他三个?

第三点,表面上看,你的招数和小轱辘以往的招数差不多,你的力量和功底太扎实了。所以,我觉得你的功夫突然暴涨,这里面有问题。也可以说,从侧面来分析,你不是小轱辘。老弟,我分析的对吧?”

王立特说完,陈光宗笑道;

“歪哥,你真神了?你是啥学历?”

“我的学历应该叫大小,小学三年就不念了,拘留所,看守所,教养院,我每年到那里进修几次。那里的学问可了不得呀。”

陈光宗微笑着,王立特继续说道;

“他们几个小老弟本来是闹着玩,走走队形,比划比划功夫,谁输谁赢都不计较,就是闹一乐而已。你这一出手,把矛盾激化了。

你是好心想给小轱辘拔横,结果,出手收不住,把老皮子,大皮球,杜老哞,都接二连三的撂倒。这样,他三个暗中一定算计小轱辘,你说,你这是帮倒忙了吧?”

“有道理,歪哥,你继续说?”

“老弟,别把事情搞大,别把矛盾升级为仇恨,把仇恨的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有一些事情,用武力解决不见得是最佳方式。对吗?”

“歪哥,你这套人身哲理,精彩,有机会,我想和你多学学做人的道理?”

陈光宗乐呵呵的说完,王立特抱拳笑道;

“敢问壮士尊姓大名,贵庚几何?”

“在下免费姓陈,名光宗,绰号小喇叭,笔名陈侠客,我年方15。”

“小喇叭,有机会,咱哥俩多多交流?”

《第二十六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二十六章;功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