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 《第二十七章;特别行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特别行动》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9/13 22:46:59

《第二十七章;特别行动》

1989年5月底,某天下午。

王家沟南村口外的小路上,一辆拖拉机边,站着关伟伟,付雷,皮万勇。

“小轱辘,这次行动比较特别,你的功夫最棒,还得你挑大梁,咱俩配合你?”

皮万勇说完,关伟伟说道;

“你俩还是在外围负责接应,我还是打头阵,你俩真行!”

“小轱辘,别磨叽了,你要是害怕,腿突突,那我去,皮哥,你说说是哪家?”

付雷说完,皮万勇说道;

“南村口进去第三家,大皮球,小轱辘不敢去,你去吧?”

“谁说我不敢去,你俩等着,做好准备?”

关伟伟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南村口。皮万勇说道;

“酒后制造,臭盲流子。你盯着,他一出村,咱俩就开车?”

关伟伟头戴大草帽,身穿黑色衣裤,脚穿黑色鞋袜,挺着胸,迈着方步。来到第三家大门外,探头看向院里。

门里,几只老母鸡悠闲的走着,一条黑狗脖子上拴着铁链子。关伟伟轻手轻脚的靠近老母鸡,突然,他跃到一支老母鸡身边,把它抱在怀里。

“汪汪汪。”

狗叫声中,关伟伟怀抱老母鸡,转头跑向南村口。

“快来人那?有贼偷鸡了?”

“前面戴草帽的那个小孩,就是偷鸡贼,抓住他?”

听着身后的喊叫声,头也不回的跑出南村口,关伟伟嘴里叨咕着;

“哒哒,达达,大大。”

“皮哥,小轱辘出来了,开车吧?”

“好嘞。咱俩先开车,让他多跑一会。”

应答着,皮万勇启动拖拉机。关伟伟怀抱老母鸡,甩掉脚上的鞋,奔向缓缓开走的拖拉机。

“老皮子,别走,等等我?”

喊声中,关伟伟依旧怀抱老母鸡,甩掉头上的大草帽,拼命的跑向拖拉机。他身后不远处的几个男人,手里拿着木棍大叫着;

“抓住偷鸡贼。”

“用砖头砸他?”

一个男人说完,几块砖头飞向关伟伟的后背。付雷站在驾驶座位边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关伟伟喊道:

“小轱辘,快跑,有人追上来了?”

“老皮子,等我一会?”

喊叫中,关伟伟怀里抱着老母鸡,跑到拖拉机后车厢边。这时,几块碎砖头接连打在他的后背上。关伟伟抱着老母鸡,一个鱼跃翻进后车厢里,并且大声说道;

“老皮子,加速,快点,几个老农追上来了?”

小路上,不远处的农民撇出手里的砖头,陆陆续续落进后车厢关伟伟的身上。付雷继续说道;

“小轱辘,你的鞋和草帽那?”

“刚刚跑丢了?”

“皮哥,掉头回去,教训教训那些老农,为小轱辘报仇出气?”

“别掉头,快回本部。”

看着不太远处的农民,关伟伟继续说道;

“快走,快?”

南村口,第三家院门口,站着王立特,李日月,几个农民。

“偷鸡的人,你认识吗?”

王立特说完,一个农民说道;

“不认识?”

“你说说偷鸡贼的情况?”

王立特说完,那个农民说道;

“偷鸡的人,是个十多岁的男孩,身高大概一米五多点,他抱走我家一只老母鸡,就往村外跑,跑的挺快,途中,他把鞋和草帽都甩掉了,另外还有两个胖乎乎的男孩,在南村口外开拖拉机接应他。”

“对了,偷鸡的那个小孩跑出南村口,大喊大叫,老皮子,别走,等等我?”

另一个农民说完,王立特说道;

“近期你得罪人了吗?”

“王主任,近些天我没得罪过人那?”

那个农民说完,王立特说道;

“你仔细想想?”

“对了,前天,东林镇上的黑球到我家收鸡蛋,价格出的太低,还要先赊账。没谈拢,让我给撵出去了?”

“我是村里的治安员,维护村里的治安是我的责任。”

农民点点头,王立特继续说道;

“你们该干啥干啥,这事我来处理。”

大道上,皮万勇开着拖拉机,付雷站在他身边,后车厢里坐着的关伟伟,怀里抱着那只老母鸡。

“小轱辘,你刚才拦我干啥?掉头回去跟他们干,凭你的功夫,干倒他们那也就是秒十分钟的事,咱们这一跑太窝囊了?”

看着满身尘土的关伟伟,付雷继续说道;

“这亏吃的太爆了,鞋和草帽都丢了,从小到大没吃过这样的硬亏。”

“大哥交代的行动,咱们圆满的完成了,还抓了一个俘虏,这回干的多漂亮啊。”

关伟伟抿着嘴说完,温柔的抱着老母鸡,付雷说道;

“小轱辘,你可别怨我,我要替你出头,是你拦着我,一会把这个老母鸡炖了,再炒俩菜喝点?”

说完,付雷指着关伟伟怀里的老母鸡,听着他说道;

“咱们得优待俘虏,它现在是俘虏。”

“它还能活几天呀?优待俘虏,小轱辘,你的意思是给它,养老送终啊?”

关伟伟还在温柔的抱着老母鸡,付雷继续说道;

“你悠起两条小短腿,那速度可谓是一百米三脚印,甩掉鞋和草帽的动作太帅了。啪,一个狮子甩头,当时你是咋想的?为啥把草帽和鞋都甩掉了?”

“戴着草帽太兜风,跑得慢,所以,甩掉草帽。甩掉鞋,那是因为不跟脚,小轱辘,我说的对吧?”

关伟伟点点头,皮万勇开着车,继续说道;

“我突然来了灵感,作了一首诗。我给你俩叨咕一下啊,王家沟里偷小鸡,人家撵他追的急。乱中生智甩掉鞋,撒脚如飞不沾泥。今天我可开了眼,知道啥叫轻功云里翻了。”

大道上,一辆吉普车中,李日月开着车,副驾驶座位上坐着王立特。

“歪哥,肯定是小轱辘吗?”

王立特点点头,李日月说道;

“鞋和草帽我都带了,他们不能把鸡宰了吧?”

“要是把鸡宰了,那就让他们赔?”

《可心商店》门口,邵大环,王可心,徐国生,三人站在树下。

“可心姐,姐夫,天已经热了,我想在对面支个棚子,卖点瓜和烧烤?”

徐国生说完,王可心微笑着,邵大环说道;

“可以,对了,黑老弟,柴火没多少了,赶紧安排人打柴,水缸里也打满水?”

“没问题,一会交给小轱辘去办,再给你家的玻璃也搽一搽。”

这时,皮万勇开着拖拉机,停在大道边。看着后车厢里怀抱老母鸡的关伟伟,付雷说道;

“小轱辘,快抱着你的宝贝下车吧?就这会功夫,你就和它处出感情了,小轱辘,我真服你了?”

“大皮球,你说啥呢?”

说完,抱着老母鸡的关伟伟,翻身下了车,来到树下,徐国生说道;

“鞋和草帽那?”

“丢了?”

关伟伟说完,把老母鸡放在地上,徐国生说道;

“老皮子,咋回事?”

“大哥,话说一个小时之前,行动途中,小轱辘怀抱老母鸡,悠起两条小短腿,那速度可谓是一百米三脚印,一个狮子甩头,甩掉草帽,随后,又把鞋甩掉。有诗为证,你看那位侠客爷,东林镇上称一绝。出外办事走的忙,双脚着地不用鞋。”

“对了,小轱辘,一会给可心姐打柴去?”

“包在我身上了,明天去。”

这时,一辆吉普车开过来,停在路边,车里坐着李日月和王立特。

“小轱辘,你过来,歪哥找你?”

李日月说完,快步来到车边的关伟伟,乐呵呵的说道;

“歪哥,你找我?”

“小轱辘,鞋和草帽是你的吧?”

拿出一顶草帽和一双黑色布鞋,王立特递给他,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鸡那?”

“在那呢。”

指着树下的那只老母鸡,关伟伟穿上鞋,戴上草帽,李日月说道;

“小轱辘,把鸡抱过来,再把你大哥叫过来?”

“好嘞。”

大道上行驶的一辆吉普车后排座位上,坐着王立特和徐国生,怀抱老母鸡的关伟伟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李日月开着车。

“歪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呀?”

关伟伟说完,王立特说道;

“老农一年四季种点地不容易,手里没有多少闲钱。平时,就靠养几个小鸡子,卖几个鸡子。尤其是老母鸡,对他们很重要。回王家沟,把鸡还人家?”

“歪哥,你咋知道谁家丢了鸡呀?”

关伟伟说完,李日月说道;

“歪哥是王家沟的治保主任,谁家有事都是先找他。”

“治保主任是多大官呀?”

关伟伟说完,李日月说道:

“论级别,相当于村长。”

“歪哥,你这样的年纪就当了主任,你真行,少年得志,早晚还得升官,前途无量啊?”

王立特微笑着,关伟伟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你咋知道是我把鸡抱走了?”

“方圆百十来里内,有一个算一个,谁能把这活干的这么漂亮,这活可是虎口拔牙呀。”

关伟伟抿着嘴点点头,李日月乐呵呵的继续说道;

“有诗为证,王家沟里偷小鸡,人家撵他追的急。甩掉草帽甩掉鞋,撒脚如飞不沾泥。具当事人说,有个小孩抱着鸡跑的特别快,俩脚都离了地,脚底都冒烟了。身子离地飞了起来,**子朝外直串火星子。”

“黑老弟,你是生意人?咋叫手下老弟去偷鸡呢?”

徐国生没有答话,王立特继续说道;

“做买卖,有一买,就有一卖。讨价还价,无可厚非,啥事都可以谈,没必要走极端啊?”

“歪哥,你误会了,闹着玩呢?”

关伟伟**怀里的鸡,李日月说道;

“小轱辘,你这是闹着玩下狠手哇,以后,可别这么玩了,容易吃亏呀?”

“吃亏?”

“对,吃亏?”

李日月说完,关伟伟说道;

“李哥,我没听明白?”

“小轱辘,我问你,鸡是你偷的吧?”

“李哥,我这叫抱走鸡,不是偷?”

“小轱辘,你通知主人了吗?”

王立特说完,关伟伟说道;

“没有。”

“没经过主人的同意,你私下抱走鸡,这就叫偷,偷鸡之前,你三个分工了吧?”

王立特说完,关伟伟说道;

“对,我是领头的,我分派他俩做接应?”

“歪哥,小轱辘是法盲,你给他上上课吧?”

李日月说完,关伟伟说道;

“我是法盲,歪哥,你说说?”

“宪法规定,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数额较小的处于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较大的处于十年以下,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数额巨大的处于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有立功表现的,可以酌情减轻处罚。”

关伟伟侧身抱着鸡,看着王立特,听着他继续说道;

“你没有隐瞒犯罪事实,并主动交代犯罪过程,又及时返还失主的财物。可以视为自首情节,有立功表现,可以酌情减轻处罚。由于你的盗窃数额较小,犯罪后果较小,又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或是免除处罚。补充一点,自首是在说实话的前提下才能认定的。”

“但是,根据目前你的行为,可以判定,你这不是偷盗?”

李日月乐呵呵的说完,关伟伟说道;

“我这不是盗窃,那是啥?”

“你这是抢夺?歪哥,你还得继续给他上上课?”

李日月说完,王立特说道;

“你中途要是放下鸡,这叫犯罪终止,可以酌情减轻处罚。老农叫你,你抱着鸡继续跑,这种行为视为抢夺,比盗窃处罚重一些。如果,你被老农追上了,人家管你要鸡,你不给。这就叫抢劫,比抢夺还严重。要是把老农打伤,打残,打死。案件就升级了。”

“歪哥,抢劫啥处罚?”

“抢劫途中,致人伤残的,可以判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抢劫途中致人死亡,被认定为故意杀人的,处罚的标准是死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

王立特微笑着说完,关伟伟说道;

“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死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这两点有啥区别吗?”

“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这是要根据犯罪人的情节来定,法官首先考虑的是,判你有期徒刑。死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这是要根据案犯的情节,法官首先考虑的是判你死刑。区别就正好相反?”

王立特说完,关伟伟说道;

“万幸,大皮球想掉头回去干人家,那就是闯祸了。”

“但是。”

李日月说完,关伟伟说道;

“李哥,你又想说啥?”

“但是,宪法规定,没满十八周岁的人,可以减轻或是免除处罚。歪哥,没错吧?”

李日月说完,王立特微笑着,关伟伟说道;

“你俩一唱一和说了一大堆,把我吓出了一身白毛汗。我把鸡还给人家,再道个歉,那不就完了吗。结果,就是闹着玩吗?”

“对,就是这样?”

王立特乐呵呵的说完,李日月说道;

“小轱辘,你别以为这次是个小事。在号筒子里,因为一个烟屁出人命,判死刑的也不在少数?”

“李哥,啥是号筒子里?”

“号筒子里,也就是看守所里,因为挣一个烟屁,把人打死了,这样的事也不在少数?”

《第二十七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二十七章;特别行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