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二十九章;起风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起风波》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9/20 0:04:19

《第二十九章;起风波》

傍晚,院里的正房中,炕边坐着徐国生,他对面的小板凳上坐着皮万勇,付雷。

“大哥,小轱辘的做法是在吃冤大头,祸害人啊?”

三人抽着烟,皮万勇说道;

“大哥,包给他也行,他没有渠道买肉,又赊不来货,咱们随时随地的可以拆他台。包给他,也让他感受一下吃大户的下场。”

“我的本意是,先支棚子练一练,也看看咱们五个的各自特长,看一看效益的具体情况,镇子上的消费群体太少。过几月我要开个饭店,实际的比量一下。现实证明你哥俩和我是一条心,小轱辘和老哞各自有各自的小算盘。”

付雷和皮万勇点点头,徐国生继续说道;

“小轱辘想包就包给他,我也不用操心了。”

“当当当。”

“进来。”

房门开关声中,关伟伟叼着烟走进来。

“大哥,你回来了,我跟老皮子商量了一下,我包你的摊子,减轻你的负担。”

徐国生微笑着,关伟伟继续说道;

“你也别多想,买肉和赊货的活,你继续干,挣了钱,咱俩分。”

“小轱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亲是亲,财是财,咱俩把事说一说?你还需要我进肉吗?”

关伟伟抽着烟点点头,徐国生继续说道;

“小轱辘,我可以帮你进肉?每次到市里进肉需要一百块钱,三天进一次。我赊来的货先给人家百分之三十的钱,卖完了给人家返钱,瓜明天下午进来。”

“大哥,你就说需要多少钱吧?”

关伟伟说完,徐国生说道;

“都算在一起,每天一百五,三天一共四百五。”

“小轱辘,咋地,没钱啊?”

付雷说完,关伟伟没有答话,皮万勇说道;

“小轱辘,没有钱,你可以反悔,不包了?”

6月5日,中午,《可心商店》房间里,摆满各种商品的货架子边,王可心坐在没有靠背的椅子上,她身后的陈光宗头戴黑色皮质前进帽,上身穿着长袖老头衫,下身穿着蓝裤子,脚穿黑色袜子和布鞋。

“老弟,吃饱了吗?”

王可心柔声的说完,陈光宗说道;

“可心姐,你放心,我吃饱了。老皮子给我烤了10个肉串,五个茶蛋,还有烤地瓜和烤苞米。我吃的饱饱的?”

“老皮子挺够意思啊?”

王可心说完,陈光宗说道;

“够意思,这是他应该做的,而且他还挺磨叽,一个多点才给我上菜。我告诉他了,饭后,我还有最重要的活,给可心姐按摩。他要是耽误了我的事,我肯定饶不了他?”

“我大概的算一下,就你自己每天的开销就得三十多块。跟一个人的月工资差不多,两个礼拜就赶上一个人一年的工资。”

陈光宗按着她的肩,王可心继续说道;

“大家伙都这样吃下去,那摊子不就吃黄了?你大哥有多大家产都得吃光了?”

“可心姐,你想得太多了,我大哥的小心思不少那?他不会没想到这些?”

“老弟,我感觉你浑身都是劲,身上总是有使不完的力气。”

陈光宗按着她的双肩,王可心继续说道;

“平时,你话比较多,爱揭你姐夫的短,今天,你咋没词了?”

“可心姐,你看这个?”

说着,陈光宗将一个手帕递给她,王可心展开手帕看着。手帕左上角,一对小鸟展翅飞翔,手帕里包着一个纸团。

王可心展开纸团看着,纸上写着一首诗;

《凤凰》凤游天地往,四海觅其凰。今生如所遇,将与共翱翔。

“可心姐,我回家看着手绢上的刺绣,我猜一定是你刺的,那对小鸟我理解为一对凤凰,我就补了一首诗。”

“我平时闲着没事时,就刺一些图案,对了,你不是不识字吗?咋会写这么好的诗呀?”

王可心说完,陈光宗说道;

“我是不识字,但也不是睁眼瞎,多多少少也认识几个字?”

王可心微笑着,陈光宗继续说道;

“可心姐,你手真巧?”

6月6号,上午,东林镇信用社,营业大厅里的一些人忙碌着,大门边站着两个穿制服的男人。

一个窗口前,关伟伟头戴黑色皮质前进帽,上身穿着长袖老头衫,下身穿着蓝裤子,脚穿黑色布鞋。

“取钱。”

说完,关伟伟将一个存折递进去,窗口里的女工作人员说道;

“你的存折是定期存款,要是取出来就没有利息了,那多可惜呀?”

“不差那点钱,都是小钱。”

关伟伟左盼右顾的说完,女工作人员说道;

“取多钱?”

“八百。”

关伟伟依旧左盼右顾的说完,女工作人员说道;

“你的存折上一共就八百块钱,取出来是大额款项,需要确定你身份,存折是谁的?”

“是我爸的。”

看着存折上的名字,关爱国,女工作人员说道:

“你爸叫啥名?”

“关老实。”

“他还有其他名字吗?”

“有,叫关爱国。”

“你叫啥名?”

“我叫小轱辘。”

关伟伟说完,女工作人员和边上另一个女工作人员,对视一眼,互相微微点头,那个人起身走向一个房间。

“小轱辘,我问的是你大名?”

“我叫关伟伟,小名叫小轱辘,镇上没有不认识我的?”

房间里,办公桌边的一个男人,听着他身边的女工作人员说道;

“大热天的,那个小孩戴着一个黑色的皮戳子,说话时眼珠子乱转,四周乱啥莫,肯定不是好人,存折又不是他的,又是大额提现,肯定有问题。”

女工作人员说完,男人说道;

“你们稳住他,我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

“好嘞。”

窗口前,关伟伟看着对面的女工作人员。

“阿姨,你赶快给我钱呀?”

关伟伟说完,女工作人员说道;

“你能确定存折是你爸的吗?”

“能。”

“你能确定是他让你来取钱的吗?”

“能。”

“你的存折是大额提现,按规定需要你爸,也就是关爱国本人来确认,才能提现。”

女工作人员说完,关伟伟说道;

“我爸被车压趴下了,正在医院抢救呢,一时半会来不了,我替他取钱?”

“谁能证明关爱国是你爸?”

“东林镇上没有人不认识我小轱辘的,不用证明,我用人格担保。”

关伟伟拍着胸脯说完,女工作人员说道;

“你必须出具相关证明,也就是介绍信,派出所开出的证明也可以,我立马给你钱?”

“你咋不通情理呀?我爸躺在医院里需要救命,耽误了,我爸要是咽气了,你也得担责任。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把钱先给我,回头我派官面上的人过来证明?”

关伟伟板着脸说完,女工作人员说道;

“派出所的民警马上就来,到时我给你提钱?”

“我不取了,你把存折还我?”

说完,关伟伟跳着脚,伸手进入窗口,去抓存折,女工作人员说道;

“关伟伟,你要干啥?存折不能给你,你坐一会,民警来了,我马上给你办手续?”

“你等着,我跟你没完。”

说完,关伟伟怒气冲冲的跑向大门。大门边的两个男人拦住他。关伟伟瞪着眼说道;

“你俩闪开,不然,我整废你俩?”

两个男人各抓住关伟伟的一支胳膊,把他架到空中。身在空中的关伟伟,凌空蹬着双脚大叫着;

“快把我放开,不然,我和你俩没完。我小轱辘也是一方的豪侠,你们考虑后果了吗?”

这时,一辆警车停在门口,车上下来王所长,高老炮,两个民警,四人进了信用社。

东林镇,派出所,一楼一间办公室内。

桌边木椅上坐着王所长,关老实,高老炮。

“兄弟,消消气,抽根烟。”

拿出一盒烟,抽出三支烟,王所长继续说道;

“教育孩子的方式,要得当。要以身作则,你就是孩子的表率。兄弟,你还有其它事吗?”

“没有。”

“没有的话,你就把小轱辘领回去吧,注意,要用得当的方式教育孩子。”

王所长微笑着说完,高老炮说道;

“关老实,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

大门边,并肩站着高老炮和关伟伟,十几米外站着关老实。

“一会在回家路上,必须激怒关老实,但不能让别人听见和知道?”

高老炮小声说完,关伟伟小声说道;

“炮哥,你放心,按你的方案走。”

“小轱辘,跟你爸回去,给你爸认错,要诚恳?”

高老炮大声说完,关伟伟大声的应答;

“好嘞。”

道边,关伟伟和关老实并肩往前走着。

“你在信用社里说我被车压了,你还要把存折上的钱都取出来,你咋想的?存折上的钱是我五年的积蓄。”

关老实板着脸说完,关伟伟说道;

“关老实,你听清楚,我警告你,你再打我妈,我扒你皮。”

“我问你存折是咋回事?”

关老实说完,关伟伟咬着牙,瞪着眼说道;

“关老实,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别转移话题,别转移斗争的大方向。你再打我妈,我把你腿打折。”

“小犊子,你叫我啥?”

关老实满脸怒气的说完,关伟伟咬着牙,瞪着眼,歪着头说道;

“我叫你关老实,这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听好了,鼻涕娃,你再打我妈,我整废你。”

屋里房梁上,系着的一根绳子垂下来的另一头,关伟伟双手被反绑着,他面前的关老实手拿一只胶鞋,左右开弓扇着他的嘴巴。此刻,嘴角流出血的关伟伟,仰着头,瞪着双眼,咬着牙,右脚接连跺着地,咧着嘴,哇哇大叫着;

“不服,不服。关老实,我跟你没完?”

“小犊子,我问你偷存折想干啥?”

关老实说完,关伟伟大叫着;

“杀人了,救命呀?关老实杀人了?”

大门边,杜金盒和高老炮抽着烟。

“炮哥,你急着忙慌得叫我来,有事吗?”

杜金盒说完,高老炮说道;

“一会还需要你的帮忙?”

“又是帮小轱辘?”

“对。”

“上次小轱辘把我撂了三个个子,脸都蹭破皮了,让我当众丢人。我恨他还来不及呢?咋会帮他呢?”

杜金盒说完,转身就要离去,高老炮说道;

“老哞,小轱辘马上要包你大哥的摊子,现在你帮了他,接下来你的好处也不会少。”

屋里,口鼻流着血的关伟伟,仰着头,瞪着双眼,咬着牙,关老实抡起胶鞋,连续扇着他的脸。

“快来人那?救命呀?关老实杀人了?”

关伟伟咧着嘴,哇哇大叫着,关老实说道;

“你瞎咋呼啥?”

这时,房门开关声中,皮先生,大肚囊,刘玉敏,三人先后走进来。

“关老实,你别打我孩子。”

说着,刘玉敏抱着关伟伟的脑袋,关老实满脸怒气的说道;

“你个败家老娘们,快给我滚到一边去。”

“二弟呀,你消消气。这是咋回事,你又下这样的狠手?”

皮先生说完,大肚囊说道;

“二哥,先把小轱辘放下来,有事慢慢说?”

此刻,又是房门开关声中,高老炮和杜金盒走进来。

“鼻涕娃,你疯了,赶快把小轱辘放下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从后腰上拿出手铐,高老炮继续说道;

“老哞,大家伙都动手,把关老实按住?”

“二叔,快给小轱辘赔礼道歉吧,快呀?”

杜金盒说完,众人按住关老实,高老炮说道;

“关老实武功高强,给他戴背拷。”

“二叔,赶快道歉还得及?”

“杜老哞,你少来这一套,我没错,道啥歉啊?”

说完,关老实怒目而视看着杜金盒,听着他说道;

“炮哥,关老实功夫了得,把他腿也捆上,咱们把他扛到派出所吧?”

《第二十九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二十九章;起风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