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双侠客随记》>《第三十章;连环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连环套》

小说:《双侠客随记》 作者:鲜卑慕容氏剑文 更新时间:2022/9/21 0:13:24

《第三十章;连环套》

东林镇,派出所,一楼一间屋里,铁凳子上的关老实戴着手铐。他对面的桌子后面,坐着王所长和高老炮。

“姓名?”

翻开桌边的档案本,高老炮拿着钢笔,继续说道;

“姓名?”

关老实面无表情的看着高老炮,拿起桌边的电棍,慢悠悠的走过来。

“哒哒哒。”

电棍一端串出蓝色火苗子,关老实扭动着高大的身躯。

“高老炮,你要干啥?”

“两个小时以前,你走时还好好地,现在咋不会说话了?关老实,你能说话呀?”

王所长微笑着,关老实怒目而视,拎着电棍回到桌后的高老炮,继续说道;

“我的电棍还没碰到你,你就吱哇乱叫,关老实,我问你话,你咋不回答?”

“王所长,我想和你单独唠唠?”

关老实说完,王所长微笑中说道;

“不行,你有话就当面说?”

“王所长,我怀疑有人给我下套?”

“有人给你下套,谁?”

“小轱辘和高老炮?”

关老实说完,王所长依旧微笑中说道;

“理由那?”

“小轱辘和高老炮关系密切。”

“还有其他理由吗?”

“有?”

“说?”

“小轱辘行为反常?”

关老实说完,王所长微笑着说道;

“啥地方反常?”

“从派出所出来回家的路上,小轱辘故意用语言激怒我?”

“小高,受害者和证人的笔录都做完了吗?”

“做完了。”

高老炮说完,依旧做着笔录,王所长说道;

“小轱辘,他对回家路上的情况有所说明吗?”

“有,小轱辘说,回家的路上,他反复向关老实道歉,关老实路上骂骂咧咧,一直到家。”

“不对,小轱辘说谎。”

关老实满脸怒气的说完,做着记录的高老炮说道;

“王所长,关老实在逃避罪责,他说谎。”

“王所长,高老炮在袒护小轱辘?”

关老实依旧满脸怒气的说完,王所长说道;

“回家的路上,你和小轱辘的对话,有其他人听见了吗?也就是说,有其他人在场吗?”

“没有。”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说道;

“王所长,关老实撒谎,他的说辞可以不予采纳?”

“王所长,你看,高老炮明显的袒护小轱辘?”

“关老实,你的说辞和小轱辘的证词正好相反,这就说明,你俩之间肯定有一个人说谎?对吧?”

关老实点点头,高老炮写着记录。王所长微笑着继续说道;

“由于你提供不出第三方的证词,你又是犯罪嫌疑人,小轱辘正是你侵害的受害者,咱们有理由相信他的说辞,不予采纳你的说辞,即便在法庭上,法官也是要采纳小轱辘的说辞。关老实,你还有其他的情况吗?”

“有,我刚打小轱辘,他就大喊大叫,救命啊,杀人了。高老炮和杜老哞提前埋伏在院门口,小轱辘一喊,他俩就冲进屋。我有理由怀疑,高老炮和小轱辘暗中勾搭连环,给我下了连环套。”

关老实说完,王所长微笑着说道;

“打铁还需自身硬,你要是行得正,坐得端,谁给你下套都没用?你说呢?”

“王所长,你说的我没听明白?”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继续写着记录,王所长说道;

“你打小轱辘不止一次,你不否认吧?对不?”

“对。”

“这次你比以前打的都重,你不否认吧?”

“不否认?”

“你注没注意,小轱辘被你打的脑袋大了一圈,像膀头鱼似的,嘴唇翻翻着,像猪拱嘴一样。谁家的老子把儿子掉房梁上打成这样,你也真能下得了手。”

王所长板着脸说完,关老实说道;

“王所长,我想打个电话?”

“我替你打完了,我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他听了。他是你大哥,也是我的老领导,你的事我已经向他汇报了。他说对你的行为要严肃处理,让你马上低头认错,接受处理。”

高老炮还在做着记录,王所长继续说道;

“小高,记录先不用做了?”

“王所长,还是做吧?你看关老实,他现在就是一条疯狗,见人就咬。他要是出去以后,连你都得告?”

高老炮说完,关老实说道;

“王所长,你看,他这是里挑外撅,明着给我下绊子?”

“小高,让关老实看看记录,然后签字?”

“好嘞。”

“我不看,也不签字。”

说完,关老实瞪着双眼,高老炮说道;

“王所长,填票子,把他撇进看守所得了。”

“在给他点机会,今天晚上,是小周和小赵值班,叫他俩给关老实作笔录。”

“是,所长。”

高老炮说完,王所长面无表情的指着关老实,慢慢说道;

“明天我上班时,你还是这个态度,就把你关到看守所里。”

“王所长,能给一根烟吗?”

关老实说完,高老炮说道;

“鼻涕娃,你心可够大的?”

“小高,给他一根烟。”

傍晚,道边的棚子里,桌边坐着关伟伟,高老炮。

桌上的盘子里摆着烤肉串,地瓜,土豆,苞米,几小块西瓜,一瓶白酒。

关伟伟头戴黑色皮质前进帽,上身穿着长袖老头衫,下身穿着蓝裤子,脚穿黑色布鞋。

“炮哥,我大伯要来那咋办呀?”

高老炮吸着烟,关伟伟将一小块西瓜送进嘴里,用肿胀的双唇轻轻地抿着。他嘴角露出西瓜汁的同时,继续说道;

“我大伯,不会看着我爸摊事不管吧?”

“你大伯是老革命了,他的觉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不会轻易管关老实的破事。”

高老炮说完,关伟伟抿着西瓜说道;

“我爸要是不服软,那可咋办呀?”

“明天早上,关老实还不服,王所长就把他送进看守所?”

“炮哥,他要是继续不服呢?”

“把他的材料送交检察院,认定以后,到法院开庭接受审判。”

高老炮说完,关伟伟说道;

“得判多少年?”

“根据他以往和现在的情况,又是**期间,即便不抓他个典型,也少说判个六七年。”

关伟伟张了张肿胀的双唇,高老炮继续说道;

“你放心,开庭前,法院能给调解。不过,你不能马上就同意调解。”

“那为啥?”

“你不同意调解,是要掌握主动权,多要点钱。这回敲你爸一笔,错过就没机会了。咱俩这次下的是连环套,每一环节都非常重要,你必须按照我的安排作,明白吗?”

关伟伟点点头,高老炮继续说道;

“不过,看守所那一关他也不好过,那里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

“我爸人高马大,又练把式出身,能吃亏吗?”

关伟伟说完,高老炮冷笑着;

“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6月7号,上午,天阳市看守所。第一区,一号监室。

不太大的室内铺着地板,墙边被摞旁的暖气上靠着的一个壮汉,一个刀条脸的男人和他并肩坐着。三十多个男人分为四排,整整齐齐的坐在地板上。

开锁声中,打开的铁门边,一个警察说道;

“进去,老实点?”

“警官,你放心。”

应答着,关老实乐呵呵的走进来。

“把鞋脱在门边的斗子里?”

关老实把鞋脱下来,放在门边的地面上,铁门关上。刀条脸再次说道;

“叫啥名?”

“关爱国。”

关老实微笑着说完,刀条脸问道;

“哪的人?”

“天阳市,东林镇的。”

“进来几回了?”

“第一回。”

“家管吗?”

“管。”

说完,关老实扫了一眼室内的环境,刀条脸说道;

“犯啥事进来的?”

“打人。”

关老实乐呵呵的说完,刀条脸说道;

“打人,伤害吧?打谁了?打成啥样?”

刀条脸说完,关老实走上地板,微笑着说道;

“把我儿子打了?”

“你儿子多大了?”

“15岁。”

“打成啥样?”

“就打几个耳雷子。”

“坐那,别在地板上乱走?”

关老实靠着墙边坐下,刀条脸板着脸继续说道;

“谁叫你靠墙坐的?你是不是欠收拾?”

“我一夜没睡觉,靠墙睡一会?”

说完,关老实依旧微笑着,几个男人起身来到他面前,挥拳脚打向他。

“你们咋随便打人呀?”

几个男人挥拳继续打在他的脸上,关老实轮着拳头,继续大叫着;

“打人了,打人了?”

关老实被打倒在地,几个男人踢着他的身体。这时,铁门上的小窗户打开了,穿着警服的赵管教呵斥道;

“干啥呢?”

“赵管教,这个逼不老实,一点规矩也不懂?”

几个男人坐回地板上,指着关老实的刀条脸,继续说道:

“一进屋,就靠墙坐着,说睡一会,特意找事?”

“警官,他们随便打人?”

关老实坐起来,看着窗口里的赵管教,继续说道;

“警官,他们无故打我。”

“谁?”

“没看清?”

“羁押犯白天不许睡觉,关爱国,你给我老实点?”

赵管教说完,关上小窗口。关老实靠着墙,捂着腮帮子。时间不大,几个男人同时起身,冲到他面前,挥拳脚打向他的脸。

“你们咋又打人那?”

关老实被打倒在地,他蜷缩着身体,大叫着;

“打人了,打人了?”

这时,铁门上的小窗户打开了,赵管教呵斥道;

“咋回事?”

“警官,你刚走,他们又打我?”

关老实说完,赵管教说道;

“又是你,谁打你了?”

“没看清?”

口鼻流血的关老实说完,赵管教说道;

“关爱国,你给我老实点,听见了吗?”

“听见了。”

“你看着点,不许打他?”

“赵管教,你放心?”

刀条脸说完,赵管教说道;

“都给我老实点?”

“是。”

铁门上的小窗户关上了,关老实用袖子搽了搽口鼻流出来的血。

“关爱国,你给我坐到队形里?”

关老实坐到队形里,刀条脸继续说道;

“关爱国,你认字吗?”

“认。”

“看墙上的监规,一共是58条,三天必须会背?”

指着墙面上的字体,刀条脸继续说道;

“关爱国,你听清了吗?”

“听清了。”

看着墙上整整齐齐的字体,关老实继续说道;

“能不能多给点时间?”

“咋地,不能背呀?”

“监规得有好几千字,三天就得会背,你这不是难为人吗?”

关老实板着脸说完,刀条脸说道;

“关爱国,你就是欠收拾。”

几个男人站起身来,对着他又是拳打脚踢。关老实大叫着;

“我跟你们拼了?”

猛然站起身来,关老实低头闭眼握双拳,轮起的两条胳膊好像风车,将他面前的一个男人打倒。此时,几个男人的拳头接连落在他的脸上,被打倒在地的关老实,大叫着;

“救命呀?打人了?救命呀?”

铁门上的小窗户开了,赵管教大声的呵斥着;

“咋回事?关爱国你叫啥?”

关老实用袖子搽了搽口鼻流出来的血,满脸怒气的说道;

“你刚走,他们就又找茬打我?”

“咋回事?”

指着刀条脸,赵管教继续说道;

“谁打他了?关爱国你出来?”

《第三十章完,未完待续。》

0

《第三十章;连环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