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色黎明>第十章、报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报复

小说:血色黎明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2/8/4 13:04:33

任婉莹看着走进来的谭功寿,然后又抻着脖子往外看了看。谭功寿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不用看了,他不回来了。”

任婉莹听后脸上立刻现出不悦之色。

谭功寿见她脸上现出不悦之色便问:“你怎么了?哪个又招惹你了?不会是因为新成没回来你就这样吧?”

“新成为啥没回来?”任婉莹问。

“没回来自然是有事了。”谭功寿说完起身就要走,任婉莹拦住他问:“你要干什么去?”

“唉,我回书房,我能干什么去啊?你让我自己静一静好不好?这几天我都要烦死了,你就别再跟着添乱了。”

“添乱?我给你添什么乱了?还说我添乱?我看倒是你在添乱!”任婉莹没好气的说道。

谭功寿看看她:“婉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新成为什么没回来?”任婉莹问。

“上面派来了特派员调查程晓年的死以及**投诚者阚延年被杀一案。”

“这和新成有啥关系?又不是他杀的程晓年,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投诚者,新成压根都不知道这件事,难不成你又要让新成给你做替罪羊?”任婉莹的说话声开始提高起来。

“你胡说什么呀?哪跟哪呀?我说过多少了,站里的事情你不要跟着掺和好不好?”

“你以为我愿意跟着掺和吗?是你想要把我硬拉进来掺和的!”任婉莹说着瞪了一眼谭功寿。

谭功寿张了张嘴没说话,任婉莹又问:“那天我和新成去杨司令家相亲,你为什么派人跟着我们?你这么做是啥意思?你是在怀疑我呢?还是不相信新成呢?”

“我,我没人派人跟着你呀?”谭功寿眨着小眼睛说道。

任婉莹冷冷一笑:“功寿,你觉得你说这话我会信吗?你我夫妻这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吗?你除了楼上你那个老娘你不怀疑,其余的你都在怀疑,你看谁都像**,都像**特工。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早就开始怀疑新成了,只是你没说出来而已。”

“胡说什么?你简直就是妄想症!”谭功寿说完还要走,任婉莹拉住他说:“功寿,新成当年救你的时候,还是个上学的孩子,一个啥都不懂的学生,要不是他把你从死人堆里拖出来,你会有今天吗?要不是他背着你穿街过巷躲过日本人的搜查,为你挡了那一颗子弹,你还有今天吗?要不是他......”

“婉莹,够啦,你怎么总是提起此事呢?新成救我一命是不假,但我也对他有所回报了呀。我供他上学,供他读军校,供养他老娘直至给她送终,我已经在尽力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了。你还让我怎么样呢?难道我......”

“功寿,你做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但是你不能怀疑新成会是**吧?我敢拿命担保新成绝不会是**,功寿,你就不要再对新成没完没了的试探和监视了。”然婉莹说。

谭功寿拉住任婉莹坐在沙发上说:“我从没有怀疑他是**,我这么做都是例行调查,走个过场而已。你也知道,站里那么多人,上上下下都要自查,也要互查,这很正常的。再说了,新成在南京读军校的时候,那半年时间的空白期至今对不上,这怎么解释呢?”

“新成不是说了嘛,你不也去他家看过了嘛,他老娘病入膏肓,他回家不就是为他娘治病去了嘛!他老娘离世时你不是也在场吗?你怎么又提这件事了呢?再说了,那也没有半年时间呀,就四个月,四个月零三天时间,怎么就成了空白期了呢?”任婉莹说完看着谭功寿。

谭功寿叹口气道:“这个新成啊,简直被你宠得不行了,就像你的孩子一样,一旦他真......”

“他可不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嘛,你我比他大了将近二十岁呢,新成现在一个人无依无靠,你要是再不信任他,你说他心里能好受吗?眼看着新成都快三十了,也没成个家,这些年跟着你枪林弹雨,雨里来风里去的,我这既当嫂子又当娘的,我累不累啊?你倒好,啥也不管,还整天怀疑他,你让他心里咋想?人家当初救了你,你现在倒好把人家当**防着了,这事儿要是放在你身上,你会咋想呢?我想想都替新成难过,新成心大,不会计较,但你也不能总是这样吧?”任婉莹说着掉下泪来。

谭功寿见她流泪,便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声说:“放心,有我在,没人会伤害他的,即便他真是**,我也会......”

“什么叫即便真是**呢?说来说去你还是不相信他!你告诉我,新成现在在哪儿?为啥不回来住?”任婉莹挣开谭功寿的手臂看着他逼问道。

“余佩璇来了,我让他陪着余佩璇呢!”谭功寿说。

“什么?你,你这是故意的吧?你明明知道新成刚刚和杨司令的千金相完亲,两个刚好都看上彼此了,你这时候把这个余佩璇弄来让新成陪着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任婉莹说着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谭功寿急忙拦住她:“婉莹,你这是要干什么?余佩璇来上海不是我弄来的,人家现在是国防部二厅情报处副处长,是南京派来的特派员!”

“我管她是什么处长副处长的,特派员咋了?特派员就得我们新成陪着吗?我去找他回来,谁爱陪谁陪,我们新成不陪!”任婉莹说着就往外走。

“不是就新成一个人陪着她呢,还有岳知音,岳知音也在,我让她和新成一起陪着余佩璇呢!”谭功寿说着拉住人任婉莹。

任婉莹一听更急了:“岳知音?岳知音就是好玩意了?你看看她一天到晚那个风骚样,看见我们新成就挪不动腿了,你倒是挺会安排的,一个余佩璇就够呛的了,你居然还让那个岳知音也跟在新成旁边,谭功寿啊谭功寿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是不是就想新成找个像岳知音或者余佩璇这样的女人回来做媳妇呀?”

“胡扯什么呀?”谭功寿吼道。

任婉莹惊讶地看着谭功寿道:“好呀,你现在居然跟我喊上了,你可真是官升脾气长了,不是当年跟我低三下四的时候了?不是当年围在我父亲身边一句一个处座,处座的时候了是吧?翅膀硬了是吧?谭功寿啊谭功寿,你要是想拿新成做文章,我跟你没完,你别我惹急了,我就不跟你过了,我一个人去台湾去,我去找爸爸去!”

“哎呀,婉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吗?我怎么会拿着新成做文章呢?你误会我了,我就是想让新成陪着这个余佩璇,省得她到处招摇惹事,我没有别的意思,其实就是让新成监视她。”

“那你把岳知音放在新成身边为什么?监视新成?”任婉莹问道。

“胡说什么呀?我让岳知音在新成身边是为了不让余佩璇做出过分的事情来,你想呀她要是想让新成......不是还有岳知音这个灯泡吗?”谭功寿说。

任婉莹看着他:“我不管,你尽快让余佩璇走,回南京去,别让我们新成陪在这个魔头身边。”

谭功寿点点头,心中却在连连叫苦也在暗自琢磨:“王新成啊王新成,你是怎么就把我夫人哄得?哄得就只为你说话了!”

月色初上,虽然冷风阵阵,但是酒后的余佩璇却是兴趣正高。她斜眼看着王新成道:“谭站长天天都这么早早回家去吗?”

王新成微微点点头:“站长回家要给老娘问安!”

“都说谭功寿是个大孝子,还真是!新成那你不去给他老娘问安吗?”余佩璇问。

“大哥代表了,我就不用了!”王新成说。

“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呢?”余佩璇问。

“回去休息吧,特派员一天舟车劳顿,应该早点回去休息了!”岳知音说。

余佩璇看看她:“岳主任,我听说你们的档案室前段时间出了一点事,有人被杀死在你的档案室里,还丢了一份档案文件是吧?”

岳知音点点头:“是呀,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干的呢!”

“没人查吗?”余佩璇问。

“这不还没来得及查,就出了程晓年这事嘛,站长光忙着处理这事了,档案室的事儿就放下了。”岳知音说。

余佩璇笑了笑:“我来了,我来就为了这些事情,不查清楚我是不会回南京的。”

“嗯,特派员来了是该好好查一下,我觉得那天在场的都得查,办公室,家里都看一下,这样首先摆脱每个人的嫌疑,然后再深查下去。”岳知音说。

余佩璇看看她问道:“当时在场的都有谁?”

岳知音看看王新成,王新成想了想说:“我和老李还有站长过去时老万在场,岳主任是最后到场的。”

“对,老万最早出现在现场的!”岳知音说。

余佩璇看看他们没说话,苏晓说了句:“那就按着先后顺序查吧!”

“那个姓阚的被杀,最早到现场的又是谁呢?”余佩璇又问。

王新成笑了笑:“说来也巧了,也是老万最先发现的,我和站长是接到他的电话才赶到现场的,你们是没看到啊,现场那叫一个惨啊,老万的手下一个没剩全让人干掉了,程晓年是拉到医院后才死的。”

余佩璇点点头:“是挺巧的啊!”

王新成抬头看看天空道:“很晚了,特派员要不我们改天再一起聚吧,今天就到这儿,你刚来,好好休息一下,等你把这案子查清了,咱们再好好庆祝一下你看如何?”

余佩璇看看他道:“听你的,那你送我回去吧!”

余佩璇说完看了看岳知音,岳知音伸手挽住王新成的胳膊说:“我们一起送特派员回去吧?”

王新成看看余佩璇,余佩璇点点头:“算了,我和苏晓自己回去,我看岳主任是不放心你我单独在一起,既然这样,你就送岳主任回去吧。”

“那你开我的车回去吧,我和岳主任走回去。”王新成说着把车钥匙递给苏晓。苏晓接过车钥匙看看余佩璇,余佩璇点点头:“那我们就先走了,辛苦二位走回去吧,或者叫个人力车。”

看着余佩璇和苏晓开车离去,王新成长出一口气道:“总算是走了!”

岳知音看看他:“你真怕她缠着你?”

“谁让她缠上都够呛,不过你刚才那几句话可是要把老万放在火上烤了!”

岳知音冷冷一笑:“这叫啥,这叫报应!让他手爪子不老实,哪儿都摸,我看他敢摸摸这位特派员吗?”

王新成哈哈一笑:“女人真是可怕!”

“你那个杨曼琳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岳知音说完伸手叫了一辆黄包车过来自己上去冲着王新成一个飞吻:“我先走了!”

“你自己能行吗?”王新成问。

岳知音拍拍腰间的枪说:“我还有它呢!”

看着岳知音消失在前方的路口,王新成心中非常期待着明天这场岳知音通过余佩璇报复万象辉的好戏开场。

第二天、谭功寿早早来到站里,万象辉、王新成、岳知音,李满仓等也都出奇得早到了,既然全都聚在会议室里等着他呢。

谭功寿看着身着军装的王新成问:“你小子昨晚在哪里过的夜?”

王新成刚要说话,岳知音抢先道:“站长,人家王科长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盯着那么紧做什么啦?我们昨晚一起喝酒,喝到很晚,后来就......”

万象辉在一旁看看王新成低声道:“又让你小子弄到手了?”

王新成本想解释一下,可是还没等他说话,门外后人喊道:“特派员到!”

谭功寿起身看向门外,只见余佩璇和苏晓一身军装走进来,身后还跟了二十名多荷枪实弹的士兵。

谭功寿眉头一蹙:“特派员你这是......”

“我刚刚去了一趟京沪司令部找了胡传杰司令,跟他借了二十个人来,这些人在我在上海的这段时间里跟着我,算是我的随从吧。”余佩璇说完径直走到桌前摆摆手:“各位请坐!”

谭功寿看看她:“特派员你这是要......?”

“我来就是为了查案,从现在开始,我就开始展开调查了,谭站长不会有意见吧?”

谭功寿摇摇头:“特派员做事雷厉风行,我何来意见一说呢,既然特派员说开始调查那就开始吧,需要我们怎么配合,特派员尽管说。”

“这样,我想和谭站长先单独谈谈,其他各位都各自回去工作,需要谁配合我会让苏晓去找你们。”余佩璇说完看看大伙。岳知音第一个站起来往外走,王新成便跟着她往外走,万象辉问了句:“这是要先从我们查起吗?”

余佩璇看看谭功寿:“谭站长请吧,去你的办公室谈。”

谭功寿起身道:“特派员请!”

看着他们一个个出去,万象辉自言自语道:“又是先从内部开刀呀!”

2

第十章、报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