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色黎明>第十一章、万象辉被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万象辉被查

小说:血色黎明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2/8/5 14:04:38

万象辉说着站起来刚要往外走,苏晓喊道:“万科长,既然你都知道程序了,那就先从你开始吧,你不会有意见吧?”

万象辉看看苏晓说:“有意见有用吗?咱们保密局不一直都是这个惯例嘛,只要有事就先自查,互查!我无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查吧!想怎么查就怎么查!”

苏晓一笑:“万科长那就得罪了!来人,先查办公室!”苏晓一声令下,那二十几个人跟着万象辉便去了他的办公室。苏晓跟在后面也上了楼。

王新成刚要去自己的办公室,岳知音跑上前来拦住他:“新成,你吃早饭了吗?我给你带了些,去我那儿吃吧?”

王新成本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便点点头:“谢谢!”

王新成跟着岳知音来到她的办公室。

见王新成跟着自己来到办公室,岳知音急忙把门关上伸出双臂就要来搂抱王新成,王新成急忙闪在一旁躲开她说:“知音,你别胡闹,刚刚你在我大哥面前说那些话太不合时宜了,你怎么能那么说呢?”

岳知音看看他一噘嘴:“怎么了嘛?说了又能怎么?难不成我说你和余佩璇睡了一晚上?”

“胡闹,越来越不像话了!”王新成说完转身要往外走,岳知音说了句:“你还真看上杨曼琳那个丫头了?”

王新成停下脚步扭头看看她说:“知音,人不能总想着儿女情长这点事情吧?”

岳知音一笑:“是嘛?你看我像是总想着儿女情长这点事的人吗?你别忘了,我昨晚跟余佩璇说的话呀,今天你就等着看热闹吧。”

王新成看着眼前这个风情万种仪态万千的女人,一时间搞不清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说她风骚吧,又不是那种像妓女一般的卖弄风情之人,说她矜持吧,更谈不上。王新成一时间真有点搞不懂岳知音了。就像那天在医院里,她为什么要那样大喊大叫呢?到底是在喊给谁听?昨晚,她在余佩璇面前的那番话明显地是把万象辉往死路上赶呢。难道就是为了报那天的仇吗?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呢?

“新成,你吃不吃东西吗?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给你做好的,你要是不吃那我以后可再也不给你做了。”岳知音说着把餐盒递到了王新成的面前。

“你亲手做的?”王新成问。

岳知音骄傲地仰起头:“那当然了,人家为了你现学的,你还这样对人家,我想想都觉得自己这真是太......”

“行啦,行啦,我吃还不行吗?不光要吃,还要谢谢你呢!”王新成说着拿起餐盒里的叉子插了一个小汤包放进嘴里。

看着王新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岳知音笑了:“好吃吧?”

王新成点着头:“不错,真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呢?”

“以后呀,以后你慢慢就知道了,我身上你没发现的东西多着呢,想要了解我,你就得......就得......”

“就得怎么样?”王新成问。

“讨厌啦!”岳知音脸一红扭向一边。

这时,外面走廊上传来喊声:“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要去找站长,我要去站长那儿告你们!”

“是老万,又出什么事啦?”王新成说着就要开门出去,岳知音笑着说:“看热闹也要吃饱了在看嘛!”

而此时,谭功寿的办公室里,余佩璇坐在谭功寿的对面,表情严肃的看着谭功寿,谭功寿看看她问道:“特派员想要说什么,尽管开口!”

“程晓年之死,郑次长虽然没有表态,但是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来,郑次长那是十分不悦的。这次我来上海,我也不瞒您谭站长,是郑次长点名让我来的,所以您也能想到这其中深意是什么了吧?”余佩璇说。

谭功寿看看他眯起眼睛没说话,余佩璇看着谭功寿那双缝眼心里暗道:“谭小眼,你心里那点鬼主意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余佩璇接着说道:“**要犯阚延年被杀,您的秘书郑次长的外甥被杀,保密局上海站档案室档案员苏震被人一枪打死在档案室里,重要文件丢失,至今这三起案子一件都没有眉目,谭站长你觉得该如何向南京方面解释和交代呢?”

谭功寿睁开眼睛看看余佩璇一笑:“这不是很正常嘛?上海站悬而未了的案子多了,**在上海的活动这么频繁,这已经不是最近的事情了,早在二几年的时候,上海就是**地下组织最为活跃的桥头堡阵地了。现在小二十年过去了,**呢越剿越多,人家的队伍是越打越壮大,眼看着大半个中国都快姓共了,我也没看到南京方面有什么好的应对之策,又何况区区一个小小的上海站呢?”

“谭站长,你这番话要是在南京讲出来,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你觉得毛局长还有郑次长会认为你说的很对吗?”余佩璇笑着问道。

“特派员有话不妨明说,或者给我谭某人指一条明路走!”谭功寿说。

余佩璇淡淡一笑:“总有人要承担这一切吧?”

谭功寿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说:“谁来承担?怎么承担?”

“该谁承担就谁承担!”余佩璇说。

谭功寿点点头:“看来特派员是早已胸有成竹了?”

“苏震被杀第一个到现场的人是谁?晓年和阚延年被杀又是谁第一个到的现场?”余佩璇问。

谭功寿听罢眼前一亮惊呼道:“哎呦,我怎么把么重要的环节给忘了呢?你看看我这脑袋,岁数大了就是不行,不服老不行啊!”

余佩璇起身道:“我了解过啦,我觉得是该对此人深入的进行一番调查了。”

“您了解过了?那您是从谁那儿了解的呢?”谭功寿盯着她问道。

“谭站长,这难道不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吗?您在保密局的资历可比我要老得多,深得很啊,你这时候还在装糊涂是不是就不大好了?我是在帮您,您也应该配合一下我吧?我不想在这儿待下去,我想尽快处理完回南京去!”余佩璇说完看着谭功寿,谭功寿点点头:“明白!那就有劳特派员费心了!”

余佩璇指了指桌子:“谭站长写个东西吧,我也好出师有名!”

谭功寿一笑拉开抽屉拿出一支枪来递到余佩璇面前:“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支勃朗宁手枪,送给你吧,你拿它在手,就如同我下令一般,上海站没人敢不听的!”

“呵呵,算是谭站长赠我尚方宝剑吧?”余佩璇说着接过枪去在手上掂了掂点头称道:“好枪,好枪呀!谭站长,那我就履行我的职责了?”

“这几日我连日蹲守在医院,身体也有些透支,正巧你特派员来了,我也可以稍适休息几天啦,特派员便放手去干就是了。”谭功寿说着用手摁了一下太阳穴。

余佩璇看着他心里暗道:“你个老狐狸,狡猾的很,你倒好回家躲清闲去了,得罪人出大力的事情都要我去做了。”

“对了我的隔壁一直空着,我已经让人把房间打扫干净收拾出来了,你在上海这段时间隔壁就是你的办公室,一会儿我让老李带你去看看,要是不满意的地方你尽管跟他提出来,让他马上重新布置,”谭功寿说。

“谢谢,多谢谭站长!”余佩璇说。

“报告特派员!”门外苏晓喊道。

余佩璇看看谭功寿,谭功寿摆摆手:“我先走了,特派员看着处理吧!”

余佩璇打开房门看着门外站着的苏晓问:“查得怎么样?”

“还在查,我们要去万科长的住处看看,可是万科长执意阻拦,所以特派员您看这事儿......?”

“无论是谁,一查到底,其他人查的如何?”余佩璇问。

“分成了三个小组在查呢!目前还没什么发现。”

“你带人去万科长住处看看,记住要仔细查,不要漏下任何一个可疑之处,其他人我来负责。”余佩璇说完跟着苏晓走出来。

余佩璇前脚一走,谭功寿也急忙闪身出来,从一旁楼梯直接下楼上车离去了。

“哎,这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了?这才几点呀,你就回来了?还不到中午呢!”任婉莹看着突然回来的谭功寿问。

谭功寿笑了笑:“回来早了也不行,不回来还不行,我说你想让我怎么做才能满意呢?”

“你这么早回来,是要拿东西吧?忘带什么了?”任婉莹问。

“回来休息,什么都不拿,回来陪着你和老娘不行吗?”谭功寿说着伸出手牵住任婉莹的手:“来,陪我上楼去看看老娘。”

“我刚刚下来,老娘也刚回房躺下,你别去打扰她了。那你回来新成呢?”任婉莹问。

“你一天到晚的就是新成,新成的,我在你面前就像是空气一样。”谭功寿说。

“他昨晚没回来,我问问都不行了?”任婉莹说。

谭功寿叹气道:“唉!谁知道他又跑到哪个女人那儿去睡了一晚上,问他他也不说,那个岳知音却说他们昨晚在一起的,但是我感觉那都是岳知音的一厢情愿,新成不可能去她那儿的。”

“又是那个岳知音,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总缠着咱新成,你可得告诉他别跟这种女人纠缠在一起,这要是让杨司令的女儿知道了,这可咋解释呀?”任婉莹说完给谭功寿倒了一杯水端过来又问道:“那你这么早回来是为啥?你是不是又在躲什么呀?”

谭功寿看看她一笑:“还是我夫人了解我,唉!其实我这也叫躲,你说程晓年死了,南京那个姓郑的心里能舒服吗?**投诚分子阚延年被杀,我怎么向上面交代呢?原本是要把他送到南京去的,结果人还没来得及送走,就......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早点送过去呢。现在人死了,又搭上一个程晓年,我总得跟上面有个交代吧?可是,如何交代呢?红嘴白牙说说就拉到了吗?不可能的,上面一定会要个说法的?可是这说法我怎么给呢?这真让我......”

“你说了这么多,最终一句话就是想找个替罪羊是吧?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呢?现在的保密局,以前的军统局,拿替罪羊顶事早就是你们不成文的规矩了。这次又轮到谁这么倒霉当这个替罪羊呢?我可告诉你,你拿谁来当挡箭牌也好替罪羊也罢,但是不能拿我们新成,否则,我跟你没完!”任婉莹说着眼睛死死盯着谭功寿。

谭功寿看看她心里却道:“现在还不是用他做替罪羊的时候,一旦到了万不得已之时,也只能牺牲他了。”

任婉莹见他不说话,伸手揪住他的耳朵道:“你说呀,发什么呆吗?”

谭功寿摇着脑袋说:“现在余佩璇在管事,也是她在查办这个案子,我哪里知道会是谁呢?”

任婉莹松开手看着谭功寿说:“我还不知道你吗?余佩璇也成为你的工具了,你倒是挺会的,做这种事情你不觉得有点缺德吗?你利用余佩璇当枪,再让余佩璇去抓一个替罪羊,你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净啊!”

“嘘,别胡说,别胡说!小心屋里说话屋外有人听。其实,这是她余佩璇自己主动要求要去做的事情,我只是顺水推舟,满足她的要求而已。”谭功寿低声说。

然婉莹看着他冷笑道:“谁也不用说谁,你们呀都是一路货色。”

谭功寿撇撇嘴:“我看呀,我在你这心里和你的头脑意识里永远都赶不上你那个弟弟新成好!”

0

第十一章、万象辉被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