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色黎明>第十三章、酷刑下的招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酷刑下的招供

小说:血色黎明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2/8/8 11:28:49

王新成和李满仓见谭功寿坐在了余佩璇身边,两人相互看看很自觉的站到了谭功寿身后,岳知音则站在谭功寿左手边。

万象辉此刻还抱着一丝幻想,心想凭借自己和谭功寿这段时间的交往,自己也曾暗地里表示过,他谭功寿不会在这时不帮自己一把吧。万象辉看看谭功寿道:“站长,站长,您替我说句话呀,我肯定是被冤枉的,是被人陷害了!您是了解我的嘛,我怎么可能是什么渔夫呢?”

谭功寿闭上他的小眼睛一句话没说。岳知音扭头看看他,再看看余佩璇说:“特派员,这封密电是情报科译电员谢冰寒亲自拿过来的。她是上海站最好的译电员了,但是却无法破以这份密电,我想您可能会有办法让咱们的情报科长译出来吧!”

余佩璇抬头看看站在谭功寿左手边的岳知音笑了笑:“知音这个主意倒是不错,那就拿给万科长看看吧!”

岳知音点点头,上前一步把刚才那份电报纸放在了桌上再推到万象辉面前。万象辉抬头看着岳知音说:“岳主任,岳秘书,我老万是对不起你,但是我没有想要置你于死地的想法,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万象辉是混蛋,是个下流胚子可以吧?你饶过我这次,我万象辉当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

岳知音眉头一蹙道:“万科长,这话是什么意思啦?我听不懂的啦!”

万象辉低下头去在心里暗骂道:“那天我就应该先弄死你!”

谭功寿拍拍桌子指着那张电报纸道:“老万,你看看能译出来吗?”

万象辉万般无奈只得低头看了看那张电报纸道:“这是一份加密的摩斯码电报,只需在后面的这个字母上再加一个长信号码就可以了!”

“译出来的内容是什么?”谭功寿问。

万象辉看看他伸出手道:“给我一支笔。”

“给他笔!”余佩璇回头冲着苏晓说。苏晓递过一支笔给万象辉,万象辉接过去在那张纸上写起来。

几分钟后,万象辉把电报纸推到谭功寿面前,谭功寿拿起来轻声念道:“知情者已除,速清内奸,渔夫!”

谭功寿点点头转手把电报纸递给余佩璇,余佩璇看了看一笑:“万科长,果真是高手,谢冰寒没能译出来的东西,在你这分分钟就完事了,这证明什么呢?”

万象辉摇摇头:“特派员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你把密电译出来就能证明你没问题了是吧?我知道你这叫欲擒故纵,想要让我认为你这是在证明自己的清白是吧?”

“我不用证明,我本来就是清白的!”万象辉说。

“我猜到你会这么说,所以你才会帮我们把这份密电译出来是吧?我知道你很专业也很聪明,尤其是你的记性很好,这密码本是不是都已经记在脑子里了?”余佩璇说。

万象辉索性不看她了,转向谭功寿说:“站长,您还不了解我吗?特派员说得这些我根本就听不懂,再说了我怎么可能是渔夫呢?”

“因为只有渔夫才能译出这份密电,而你译出了密电,你怎么解释呢?”谭功寿说。

“站长,你们都被**耍了,这不是什么高级密电码,只要花点功夫都能译出来的,我在美国受训时就学过,所以我......”

“老万,咱们不说废话了,说说你吧,什么时候成了**的?你为**都做了些什么?你杀掉苏震和程晓年,除掉阚延年这一切是不是都是深海的命令?你告诉我怎么能找到深海?”谭功寿问道。

万象辉听罢哈哈一笑:“站长啊站长,您是个绝顶聪明之人,这您还看出不来吗?这明显是**在设计陷害我呀!这份密电怎么来的这么是时候呢?苏震和程晓年都不是我杀的,阚延年更不是,站长我是被人陷害了!”

谭功寿摇摇头看了一眼余佩璇。余佩璇冷笑着说:“万科长,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别给自己找麻烦,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也免得皮肉受苦!”

万象辉苦笑一下说:“我早就听说过你的手段,今天算我倒霉落在你手上,我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我临了何苦还要落个**渔夫的罪名呢?”

“这么说你是不想说了?”余佩璇问道。

“我要去南京面见局座,我要当着局座的面把这一切都说清楚。”万象辉说。

余佩璇摇摇头叹息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那好,我就成全你。来人把他带出去,押到刑讯室去!”

苏晓带着人上来将万象辉带了出去,余佩璇转身对谭功寿说:“谭站长请移驾去刑讯室吧?”

谭功寿本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要是自己不跟着过去,这个万象辉再胡说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对自己更是麻烦。于是他点点头说:“特派员先请!”

众人跟着余佩璇和谭功寿来到刑讯室,此时,万象辉已经被大字型捆在长条登上,看到谭功寿进来,万象辉大喊着:“谭功寿,你就这样看着我被她折磨吗?你心里清楚得很,我是被冤枉的,你最好别让我把不该说出来的话都讲出来。”

“大哥,他在威胁你!”王新成凑近谭功寿说。

谭功寿笑了笑:“疯狗总是要乱咬人的,这不稀奇!”

余佩璇看看他:“那咱们就开始吧?”

谭功寿点点头:“特派员说了算。”

“苏晓,先让他尝尝我们的新玩意!”余佩璇说。

苏晓点点头喊道:“拿上来吧!”

随着苏晓的话音落地,有人拿来一大块冰块放在了地上。岳知音一看冰块就浑身哆嗦,她伸手拉住王新成低声说:“这是要......”

王新成笑了笑:“别怕,让他也尝尝啥滋味。”

余佩璇扭头看看岳知音说:“这可不是给你用的那种冰块,这是盐冰!”

“啥?啥是盐冰?”王新成问了句。

“含盐量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水结成的冰。”余佩璇说。

这时,只见苏**着几个负责行刑的人点点头:“开始吧!”

其中一人走上前来伸手扯去了万象辉身上的衣服,露出他白花花的一身肥膘来。那人回手从架子上拿起一把铁蒺藜看着万象辉道:“万科长,得罪了,你忍着点啊!”

万象辉想动可是动不了,只能拼命扭动着脖子看着谭功寿狂喊:“站长救我,救我!”

那人将铁蒺藜在万象辉身上狠狠划了一下,一道道血肉瞬间绽破开来,血顺着破口的皮肉处淌下来,万象辉杀猪一般叫起来。

划过几下之后,万象辉的胸膛上已经是血肉迷糊了,万象辉嚎叫着骂着:“余佩璇你这个婊子养的,我不会放过你的!谭功寿你就是个王八蛋,你......”

谭功寿眉头一皱回头对王新成说:“让他闭嘴!”

王新成咧咧嘴:“站长,我去呀?”

“你说呢?”谭功寿问道。

没等王新成再说话,余佩璇起身走过去,伸手掐住万象辉的下颚手上用力一扭,“咔啪”一声,万象汇的下巴被他卸了下来。

余佩璇俯身看着万象辉笑着说:“你要是想招了,就点点头,不想招你就挺着吧。”余佩璇说完直起身子对苏晓说:“继续!”

两个人将那块冰块抬起来压在了万象汇的前胸上。另一个人挪过一个火盆放在万象辉的凳子下面,又往里填了一下柴火。

余佩璇回到座位上坐下笑着对谭功寿说:“这叫冰火两重天,一会冰化开,盐水沁到他破开的皮肉里,呵呵,那滋味就如万蚁钻心,在他身体上噬咬着,下面再用火烤着,整个后背慢慢就被烤成焦糊的样子,然后再给他翻转过来,用冰冻一冻,等凉下来之后,就可以扒下来一层脆皮了,扒下来一层,再烤,再扒,然后再......”

岳知音实在听不下去了,伸手捂住耳朵看着王新成,王新成看着凳子上拼命扭曲身体,大睁着双眼的万象辉低声道:“别把他弄死了,那可就麻烦了!”

谭功寿掏出手帕捂在鼻子上看了看余佩璇问:“这是特派员的专有手法?”

余佩璇笑了笑:“这一招屡试不爽,谭站长知道吗?有多少人在我手里在这种刑罚之下招供的?”

谭功寿摇摇头:“真是想不到啊,特派员有如此手段。”心里却在暗骂:“这简直就是把人扔进了十八层地狱,太他妈残忍了!”

“特派员,万象辉昏过去了!”苏晓过来报告说。

“弄醒他继续问!”余佩璇说。

“哗!”一盆凉水泼在了万象辉的脸上,万象辉睁开眼睛扭头看着余佩璇拼命点着头。

余佩璇笑了笑:“这就招架不住了?我还有好几种刑罚没给你用呢!”

“苏晓,把他下巴给他复位!让他说话,”余佩璇大声说道。

苏晓蹲下来看了看万象辉猛然伸手托出他的下巴“咔嚓”一声,万象辉疼得拼命挣扎着身体,苏晓则笑着说:“你可以讲话了。”

万象辉看着余佩璇和谭功寿有气无力地说:“站长,特派员,我招,我全招!”

“先把火盆拿掉,让他说!”余佩璇说道。

旁边人把万象辉身下的火盆移开看着他,万象辉张了张嘴说:“我说,我,我,我说什么呀?我没有做的事情我怎么说呀?”

余佩璇冷笑着起身走过去一脚踩住压在万象辉身上的冰块,万象辉一张嘴吐出一口血来。

“你这样的我见的多了,你想借机缓缓,再继续扛着是吧?”余佩璇脚上用力,万象辉再次嚎叫起来:“我说,我招!”

“苏震是不是你杀的?还有程晓年和阚延年是不是你杀的?”余佩璇厉声问道。

万象辉用力点着头说:“都是我,都是我干的,是我杀的!”

余佩璇点点头回头看看谭功寿:“谭站长,你听见了吧?”

谭功寿起身走到万象辉面前蹲下来看着他说:“你说你,这是何苦呢?早说了还用遭这个罪吗?你就是渔夫对不对?”

万象辉看着用力吐出嘴里的血沫子说:“你是站长,你说我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谭功寿叹气道:“你看你,这时候了,还要挺着吗?这不是我说你是,你就是的事情,你得自己承认明白吗?我可不想屈打成招!我这是在帮你你要明白。”

万象辉点点头:“站长,留我一命,我都招,我帮你们把深海抓住,可以吧?只要你们饶我一命,让我做什么都行。”

“嗯,说到深海,我还真有话问你,告诉我深海现在哪里?你们都是怎么联络的?上海站还有没有你的同伙?”谭功寿问道。

万象辉大口喘着粗气。谭功寿看看余佩璇,余佩璇这才把脚挪开,万象辉长出一口气说:“站长,能不能把这冰块先拿下去,再这样下去,我就完了!”

谭功寿点点头:“你先说,怎么和深海联络?”

万象辉看着他笑了起来:“谭功寿啊谭功寿,一个深海就让你魔怔了吧?”

2

第十三章、酷刑下的招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