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色黎明>第十二章、绝密档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绝密档案

小说:血色黎明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2/8/6 20:22:43

任婉莹听他这么说便瞪了他一眼说:“你以为呢?新成要是不跟着你做这个好差事,现在起码也是留洋博士了,就你非要让他读什么军校。当初要是依着我,新成他......”

“行啦,行啦!你只要说起新成来这话就多的不行了。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家可以没有我,但是不能没有王新成!唉!他这救命之恩,我这辈子是报答不完了,下辈子继续报......”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谭功寿的话,谭功寿看看电话冲任婉莹努努嘴低声道:“你接一下!”

任婉莹皱了皱眉头:“你的电话我接干嘛?你不是不让我掺和你们站里的事情吗?”

“唉!我的夫人,你就帮接一下嘛!”谭功寿说着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喂,这里是谭府!”任婉莹接起电话说。

“谭夫人您好,我是岳知音,谭站长的秘书,我有要事找谭站长汇报!”

“他不在家!”任婉莹说完“啪”的一下挂下电话气呼呼的转头看着谭功寿。

谭功寿睁开眼睛看着她:“谁的电话?”

“你那个风**秘书岳知音的电话!”任婉莹说。

“什么事情?”谭功寿问。

“不知道,我给她挂了!”任婉莹说。

“你,你起码听听她说什么再挂嘛!”谭功寿有些不满地说了句。

任婉莹瞪了他一眼:“你自己去问她呗!我一听她的声音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还和她说话?哼!我告诉你,以后你别再让这个女人往家里打......”

“叮铃铃!”电话再次响起来,任婉莹生气的接起电话厉声道:“我说了他不在,你怎么还打过来?你再打过来我就......”

“嫂子,是我,新成!”电话里传来王新成的声音。任婉莹一听到王新成的声音脸上立刻像绽开的花一样笑起来:“新成呀,你咋不回家里来呢?嫂子给你做了那么多好吃的,你也不回来,什么事忙成这样,连家都不回了?我告诉你啊,今晚你必须回来,我请了人家杨司令母女来家里吃饭,你要是不在的话,你嫂子这脸可往哪儿放呀?所以你一定......”

“嫂子,我大哥在吗?请他接电话!晚上我一定回去!”王新成打断了任婉莹的话说。

任婉莹扭头看看谭功寿:“新成找你!”

“问他什么事情?”谭功寿说。

任婉莹脸色一变:“你自己问吧,我才不给当传话筒呢!”

谭功寿无奈的起身接起电话:“新成,什么事情啊?”

“站长,我是知音,出事了,出事了,特派员把万科长抓了!您还是来一趟看看吧?”

谭功寿眉头一皱:“为什么抓他?”

“特派员在万科长的住处找到了苏震被杀那天丢失的那份潜伏名单!”电话里岳知音的声音还有些颤抖,这不由得让谭功寿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你不是说那是一份已经过期失效的潜伏名单吗?上面的人不是已经都死了吗?既然不重要了,他万象辉为什么还要偷走它呢?”谭功寿一边问一边回想着那天的情形。

“谭站长,恐怕您不能躲清闲了,您得来一趟站里了!”电话里突然传来余佩璇的声音。

谭功寿放下电话就喊:“司机备车去站里!”

任婉莹看着他冷笑道:“躲清闲?躲什么清闲,越躲事儿越多。晚上记得和新成一起回来呀”

谭功寿强压着心中恼火点点头,任婉莹见他不说话便又喊道:“你别自己给自己凭添烦恼,有些事情就放手让别人去做吧!岁数不小了,这么拼命党国能给你什么呀?”

谭功寿听到任婉莹在关心自己,心中稍感温暖,他回头看看她说:“晚上回来好好陪你们喝一点。”

任婉莹也笑了:“功寿,记得和新成一起回来,我在家等你们。”

当谭功寿赶回到站里的时候,余佩璇、岳知音、王新成、李满仓等都在楼下站着等着他的车。

谭功寿下了车就问:“什么事情你们这么兴师动众的?”

余佩璇一脸严肃地看着走进来的谭功寿道:“谭站长,事关重大,我已经电话南京了,南京方面请您马上回复电话!”

谭功寿一听心中一紧看了一眼王新成,王新成微微点点头。谭功寿转向岳知音道:“给我要局座电话!”谭功寿说着腾腾迈步上楼去,岳知音等一众人等跟在他后面。

岳知音和余佩璇跟着谭功寿进到办公室去,李满仓和王新成站在走廊上竖着耳朵听着里面谭功寿打电话的声音。

李满仓低声问王新成:“兄弟,看来这次事儿大了?”

王新成撇撇嘴:“不好说呀,我就纳了闷了,老万家里咋会找到那份名单呢?难道是......”

“不管怎么说,老万这次算是完了,落在这个女人手上有他好受的了!”李满仓说。

“哐当!”一声,谭功寿推开门看着站在走廊上的王新成和李满仓以及其他人喝道:“都在这站着干什么?为什么不去做事?散了,马上散了!”

王新成冲李满仓伸伸舌头:“走吧!”

“你俩留下!”谭功寿说。

王新成停住脚步,这时岳知音和余佩璇走出来,余佩璇在谭功寿耳边低语了几句便走开了。

王新成和李满仓跟着谭功寿和岳知音回到谭功寿办公室。待岳知音关上门之后,谭功寿看着他们二人说:“你们再把那天苏震被杀的经过回忆一遍。”

王新成看看李满仓,二人一齐说道:“我们去的时候老万就在场呢,我们没看到什么呀?”

“站长,你忘了,我和你一起过去的!”王新成说。

谭功寿回头看看岳知音,岳知音点点头:“那份名单当初是王站长给我的,他说是一份已经过期的名单,谁知道里面还有一个没有暴露的人呀?他就说让我封存,别的啥都没说。我当时还问了句,既然过期了那就烧毁吧,王站长却没同意,我也就只能按他说的封存了。”

王新成看着谭功寿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谭功寿问:“你想说什么?”

“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新成问。

谭功寿叹口气道:“那份名单上我们潜伏在**身边唯一的一名幸存者昨天殉国了!为此局座大为震怒,秘密就是从我们上海站泄露出去的,就是那份已经过期的潜伏名单惹的祸!”

王新成和李满仓一齐点头道:“难怪呢!看来此番特派员前来,不仅仅是为了程晓年一事啊,她身上带着更加重要的任务啊!”

“站长,那接下来怎么办?”岳知音问。

谭功寿叹气道:“能怎么办,只能从万象辉身上找缺口了,这份名单既然在他的家里,那他就要交代清楚,为什么会在他的家里?”

“报告!”门外一声报告声音震得谭功寿耳朵嗡嗡作响。谭功寿扭头看了看岳知音,岳知音走过去打开门,只见情报科的一名叫谢冰寒的译电员站在门前手上拿着一张电报纸。

谭功寿冲她招招手:“进来说。”

谢冰寒脸色冰冷,看都不看岳知音一眼直接走进来将手上电报纸递给谭功寿,并向前一步在谭功寿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谭功寿的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看着她问:“确定吗?”

“不会错的,呼号、频点、密码、发电手法都一样,应该就是渔夫。这个频率我已经监视好久了,就在事发的当天晚上......”

“为什么现在才发现?”谭功寿看着谢冰寒质问道。

“您忘了,万科长是情报科长,我......”

不等谢冰寒说完,谭功寿不耐烦地说:“行了,不要解释了,你去吧!继续监视,一有动静马上汇报!另外,尽快破译这份密电!”

“报告站长,密电暂时无法破译,这是一份加密的电报,**在密电码的基础上又......”

谭功寿挥挥手,谢冰寒敬礼后走出去。

看着谢冰寒走出去,王新成咧嘴一笑:“这个冰美人还真是冷啊?就没见她......”

谭功寿瞪了他一眼,王新成赶忙闭嘴不说话了。

岳知音看着谭功寿,谭功寿拿着那份电报摇着头说:“渔夫,渔夫出现了,深海里的渔夫,呵呵,**的深海豢养了渔夫和船长这两个人,现在好,深海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渔夫又冒出来了,就差船长了。”

“站长,您是说老万就是渔夫?”李满仓问道。

“唉!谁知道他是不是呢?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谭功寿说。

“那老万咋办?”王新成问。

谭功寿看看他道:“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站长,特派员已经开始对万象辉展开讯问了,您要不要去看看?”岳知音问。

谭功寿点点头:“局座刚刚大发雷霆,我还敢怠慢吗?你们几个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吧,都好好看看,最好趁机把自己摘吧干净,这件事上头是要一查到底的。”

王新成看看李满仓,李满仓低声说:“老万要惨喽!”

四人来到楼下审讯室的时候,余佩璇正坐在桌前和万象辉谈着呢。

看见谭功寿进来,万象辉立刻起身敬礼说:“站长,我正和特派员汇报呢,那天虽然我第一个到的现场,但是那份名单绝不是我拿走的,您想想,要是我拿走的,我能放在自己家里吗?我不早就把他送出城去了,或者把它毁掉也可以啊,这不符合逻辑,太不符合逻辑了,所以,这是栽赃陷害,这是有人要报复我!”万象辉说着瞄了一眼岳知音。

岳知音淡然一笑:“万科长,你怎么不直接说是我陷害你呢?”

没等万象辉回答,谭功寿晃了晃手中的那张电报纸:“象辉,不,我应该叫你渔夫对吧?”

“什么?渔夫?站长,这玩笑可开不得,开不得呀!我怎么可能是渔夫呢?”万象辉大声说道。

谭功寿那手中电报纸递给余佩璇说:“特派员看看吧!”

岳知音在一旁笑着说:“特派员要小心点,您眼前这个万科长的手可不老实,他喜欢乱摸的,您可别让他脏手摸到您的身上去!”

余佩璇冷笑道:“那是他不想要这只手了!”

万象辉眼巴巴地看着谭功寿说:“站长,站长,这时候您得帮我说句话呀,我怎么可能是渔夫呢?这不可能,不可能,那份名单也不是我拿的。”

“你的意思是名单会自己长了腿进到你家的保险柜里去?你说有人陷害你,那你说是谁陷害你,这个人为什么要陷害你?又是怎么陷害的你呢?”余佩璇步步紧逼的问道。

万象辉再次看向岳知音,岳知音笑了笑:“万科长,你家保险柜的密码你告诉我过吗?你家的保险柜放在哪里你告诉过我吗?”

余佩璇看完手中的电报递还给谭功寿说:“确定了?”

谭功寿点点头。

“万科长,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自己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对大家都好,否则,你是知道我余佩璇的,你从今以后会变成一个男人不男人,女人不女人的东西,你说要是那样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余佩璇说着完往一旁挪了挪对谭功寿道:“谭站长坐下来听听万科长怎么说吧。”

谭功寿本不想在这看那种血腥场面,但是一想起刚刚毛人凤在电话里的喊声,谭功寿只能不情愿地点点头坐在了余佩璇的身边。

0

第十二章、绝密档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