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开局万历找上门>第040节 一大家子人要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0节 一大家子人要养

小说:大明:开局万历找上门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22/8/5 22:40:39

顺利拜师鸣玉先生入学鸣玉学社后,夏华正式开始了他在忠州的新生活,先带着众人把新住处收拾一番。看着欢欢喜喜忙碌着的众人,夏华心头有点感慨,半年多前,他在燕京艰难求生时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如今,他家里包括他在内已经有整整十二个人,人气满满。人多了,住处也大了,卢泰帮夏华挑选和租下的这个地方够宽敞,房子也够多,夏华住单间,还有一间书房,赵炎和赵海住一间,绣春和绽冬住一间,织夏和绘秋住一间,宋词儿和丹儿住一间,刘洁住单间,杨氏和杨青住一间。杨氏即魏杨氏,杨青即魏青,在魏四把她们卖给夏华后,夏华就让她们抛弃了魏姓,魏四既枉为人夫也枉为人父,杨氏和杨青已经跟他断绝关系,就没必要还随他姓魏了。

跟随夏华的这十一个人里,赵炎、绣春四女、杨氏这六人都是夏华名正言顺地买来的下人,他们的卖身契都在夏华的手里,这是受到官府承认和法律保护的——赵炎和绣春四女被夏华买下是通过人口牙行进行的,杨氏和杨青被夏华买下则属于“没有中间商的民间私人交易”,但也合法,因为有白纸黑字的契据,夏华买下她们母女俩后随即就把杨青的卖身契给了杨氏,这样,杨青仍是自由身,杨氏为之千恩万谢、感激涕零——赵海、杨青、宋词儿、丹儿、刘洁这五人都不是夏华的下人,丹儿还是宋词儿的丫环,她的卖身契在宋词儿的手里,赵海、杨青、宋词儿、刘洁都是自由身,赵海和杨青是“夏华下人的家属”,宋词儿和刘洁则都身份含糊,此二女在夏华家“似主非主,似仆非仆”。

“人好像有点多啊…”夏华觉得他家里明显人事臃肿、人力资源冗余,以他现在的生活,一个保镖加一个洗衣做饭的仆人合计两个下人就够用了,结果却有十一个人需要他养,严重供大于求,但夏华又干不出裁员赶人的事,他考虑过遣散掉部分人,当他把“你们谁想恢复自由身,我立刻一文钱不收把他的卖身契交给他让他离开”这话对众人宣布后,所有人一起连连摇头、坚决拒绝:“不要!我们不想走!我们想一直跟随公子您!”绘秋和绽冬甚至当场吓得掉下眼泪:“公子您是打算不要我们了吗?”

在她们看来,夏华是天底下最好的主子,跟着他,既衣食无忧、待遇优厚又轻松快乐,虽说是卖身为奴,但却没有被真正地限制自由,离开他,就算得到所谓的自由,以后的日子怎么办?恢复自由身、自力更生过活未必就比给夏华当下人更好,若给下户主家当下人干嘛不继续给夏华当下人?

如果说给别人当下人是做狗,那么,给夏华当下人就是做猫,区别就在这里。

碍于“人心民意”,夏华只得收回他的决定并重新分配了一下众人的职责,赵炎和绣春四女继续是保镖,赵海给夏华当书童,一个月五百文钱,杨氏负责做家务,一个月三两银子——虽然只有她一个人专门做家务,但活并不多,因为赵炎、绣春等人也是下人,他们的事他们自己干,不会让杨氏还给他们干活——杨青才五岁,当然什么事都不需要干,跟在赵海身后初步地跟夏华学识字,丹儿虽是宋词儿的丫环,月钱由宋词儿发,但夏华额外给她开出一个月一两半银子的月钱补贴,让她帮衬着杨氏一起做些家务活,至于宋词儿和刘洁,夏华对她们俩没要求,一人一个月发十两银子的“生活费”。

这么一算,夏华一个月要给他家里人发四十三两银子的工资,还不包括日常生活所需米面肉菜、油盐酱醋、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笔墨纸砚、木柴草料等开支,起码一锭半银子。

夏华现在有房有车,除了房子,还有三辆马车五匹马,觉得车马太多的他想卖掉两辆马车三匹马,但又舍不得,这五匹马一路带着他和赵炎、绣春等人从京师跋涉几千里回老家,时间长了,也有感情了,加上他手头还不算太紧,便继续留着了。

众人欢欢喜喜地忙着乔迁,夏华没事做,他要做事的话,立刻就有人抢过去“公子您可是公子,哪能让您干活呢”,正好卢泰上门再次邀他出去玩,他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便跟卢泰出了门,带上赵炎还有刘洁。赵炎跟夏华一起出门是理所当然的,他是夏华的第一保镖,夏华如果出门,他都会形影不离地跟着夏华,刘洁则跟夏华一样,也不干活,也闲着,加上进了城,她早就想出去逛街了。

“…这忠州虽然是个小地方,但也不普通,其地名来源于唐朝贞观八年唐太宗亲自赐名,是历史上唯一的一座以‘忠’字命名的州县城市,当年,大诗人白居易曾在此担任忠州刺史,说到此地好玩的地方,首推石宝孤山,那石宝孤山是一座浑然天成的巨石,相传为女娲补天遗漏的一块五彩石,故名‘石宝’,拔地而起、四壁平滑如削,因形似巨印,又名‘玉印山’…”

一路上,卢泰兴致勃勃地向夏华介绍忠州各种有趣好玩地方,但夏华兴趣乏乏,只是去集市买了一些笔墨纸砚等生活必需品,在经过一家首饰店时,他眼角余光无意中瞥见刘洁盯着店里看,眼中流露出女人的那种特有的殷切炽热目光。

哎,好歹也算收了人家,肯定要好好地对人家的。夏华没有装作没看见地继续向前走,而是转身走向首饰店,刘洁一愣,回过神来后立刻高兴得喜上眉梢地跟上去。

“小姐好眼力!”那个圆滑乖觉、很会揣摩拿捏人心理、口若抹蜜的店伙计在见到刘洁目光稍稍地停留在一支珠光宝气、华彩溢目的发钗上后,立刻将其从柜架上拿出呈递给刘洁,同时滔滔不绝,“此钗名叫双凤纹鎏花穗点翠挂珠钗,出自金器名家普大师之手,工艺巧夺天工,造型新颖而别致,你看这镂空,你看这纹络,你看这錾刻,你看这打磨,你看这镶嵌…无一不是匠心独运、完美无瑕,精美华贵但不艳丽俗气,用料是九成九的足赤金,上面这颗珠子也是产自琼州府的上等南珠,俗话说得好啊,西珠不如东珠,东珠不如南珠,这颗南珠…”

刘洁心神迷离、爱不释手地拿着这支发钗,然后用企求的眼神看向夏华。

夏华打断店伙计口若悬河的广告词:“多少钱?”

店伙计伸出三根手指:“三百两,公子您真心要的话,那就是二百五!”

噗嗤!夏华心里吐出一口老血,他很想对这个口蜜腹剑的家伙怒喷:你怎么不去抢啊?

看到夏华脸色一下子很不好看,刘洁有点失落讪讪地把发钗递了回去。

一旁的卢泰走到夏华身边:“公玉老弟,买吧,钱不够,我借你…”

夏华摇摇头:“我不干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欣荣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最后,夏华花了四十两给刘洁买了一支金镶玉雕花发簪,尽管如此,他仍然心疼肉痛不已,“半年多前,小爷我在京城的全部身家就三十两,吭哧吭哧写一卷书十万字不过只得二十两,顿顿烧饼馒头,一把铜板都要精打细算,现在居然一下子就花四十两买个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首饰?实在太奢侈了!不行,我花钱正在越来越没轻没重没度!接下来必须注意节制了!”他在心里打个冷战。

傍晚时,为感谢卢泰帮忙,夏华特地花了几两银子在城内比较好的一家酒楼里请卢泰吃了一顿。吃饱喝足后,卢泰挤眉弄眼地要带夏华去“有趣好玩的地方”,夏华摇头:“多谢欣荣兄美意,但我必须回去了。”

卢泰不理解:“你这么早回去干嘛?”

“写先生布置的作业啊!”夏华耸耸肩。

卢泰愈发不理解:“你这么拼干嘛?”

“因为时不我待啊,并且我知道我的人生目标。”夏华回答道,然后看着卢泰,“你呢?欣荣兄,你就没有一个人生目标吗?”

卢泰摊开手:“我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吗?我已经考上了秀才,接下来考举人,考不上去三年后再去考一次,反正混完这三年,甭管有没有考上举人,都是回老家子承父业当土司呗!”

“跟你这种二代没话说!”夏华拱拱手,“告辞!”

回到住处后,夏华洗漱一番,进书房里开始认真答写秦夫子给他布置的题目,他知道,秦夫子说是给他三天时间,但他不能真的拖到第三天晚上再交作业,秦夫子考的不光是他的学问功课,还考他的勤奋刻苦精神,作业必须越早交越好。一直答写到半夜,写得头晕眼花、哈欠连天并且手腕酸痛无力,夏华这才吹灯回卧室里上床睡觉。

次日早晨,夏华被赵海的敲门声叫醒了:“公子,起床啦!你该去学社上课了!”

“知道啦!”夏华打着哈欠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出来。

因为有了银子、有了下人,所以夏华的生活越来越**了,床自有人铺、被自有人叠,衣自有人洗、饭自有人做,茶自有人端、水自有人倒,地自有人扫、桌子自有人擦…起床后,现成的热水和热腾腾的早饭已经等着他了,除了刘洁和杨青还在睡懒觉,所有人都已经起床,各司其职地忙碌着,杨氏和丹儿做好了早饭,赵炎特地上街买了忠州本地的特色早点,任由夏华挑选,做好早饭后,杨氏和丹儿烧热水、煮茶、洗衣服、出去买菜,赵炎则去照料马匹、清理马厩,绣春四女有的帮杨氏、丹儿、赵炎,有的打井水、劈柴,忙完这些家务事,赵炎、绣春四女还会练武,赵海收拾好了夏华的书袋,装好了文房四宝和书本,宋词儿也挽着袖子参加做家务…夏华洗漱一番,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餐,拿起书袋在赵炎和赵海陪同下赶往学社。

鸣玉学社共有一百多名学生,秦夫子一个人自然没法都教过来,并且这个时代的教学不像后世那样从早到晚把学生们的课程安排得满满的,也不像后世那样硬性规定学生们必须每天到校,教材就是四书五经等典籍,用心学的话,几年时间就能把它们都背熟牢记在心了,这并不需要先生天天教,刚启蒙初学的学生肯定要天天上课的,等得学生几年后把基本功课都掌握了、具有一定的自学能力了,就可以不天天上课的,可在家里学习——有的学生已经成年或结婚成家了,还要兼顾家里的生计和个人家庭,哪会有时间天天上课——哪里不懂了、遇到难题了,再来学社向先生请教。

另外,一起上学的这些学生在年龄、学识掌握程度上都各不相同,先生们的教学内容主要就是为学生们解答他们在研读典籍时产生的各种不懂和疑问。在秦夫子的安排下,鸣玉学社的一百多名学生被分为三个班,年龄较大的、学识掌握程度较深的学生为一班,集中在上午一间教室里上课,年龄较小的、学识掌握程度较浅的学生和还处于启蒙状态的年幼学生为二班和三班,在下午两间教室里同时上课,秦夫子兼顾教导这两个班。

夏华被分在了一班,卢泰、杨玉智也都在一班,卢安在二班。秦夫子的这个安排无疑是很科学的,就好像他一个人教一个高中班、一个初中班、一个小学班,把这么多学生如果一锅大杂烩地放在一起肯定不行,教学必须因人而异、因材施教,高中班学生耗费他精力大,所以他在上午专门教导,初中班和小学班学生耗费他精力小,所以他在下午两个班同时教导。因此,夏华上午要去学社上课,下午不需要去,自由活动、在家学习,遇到难题不懂之处了,可第二天上午去向秦夫子请教。总体而言,在这个时代,上学“年级”越高,自由程度越大,比如卢泰,他离开忠州跑去重庆府城浪了好几天没回学社上课也不要紧。

到了教室课堂,夏华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一班约有三十人,年龄参差不一,小的跟他差不多,十五六岁,但寥寥可数,包括杨玉智,大的都快三十岁了。听卢泰说,能坐在这间教室里听秦夫子授课的都不是白身,多数是秀才,比如他和杨玉智,少数是童生…比如夏华。教室十分宽敞亮堂,三十多张书桌整整齐齐,最前面是一张大案,那自然是秦夫子自己用的,大案后的墙上写着“淡泊名利,宁静致远”八个大字。

“公玉老弟!”看到夏华进来,卢泰立刻高兴地招呼道。

“欣荣兄。”夏华笑着走过去,正好卢泰旁边有空位置。

同在教室里的一干学子看到夏华这个新面孔后,有的视若无睹,继续埋头看书,有的微笑着上前主动打招呼,夏华礼貌回礼,口称“学长好”、“学弟见过学长”,众学子看这个新来的态度很好,都对夏华产生了几分好感。

“看你这副憔悴的样子,”卢泰见夏华在他旁边坐好,立刻打趣道,“昨晚操劳过度了?”

夏华点点头:“是啊,累死我了,手又酸又痛的…”

卢泰忍住笑,伸手拍拍夏华的肩膀:“公玉老弟,注意身体呀,这事是不能操之过急的…”

夏华忽然意识到卢泰说的“操劳过度”和“操之过急”肯定不是这两个词的原本意思,顿时又好笑又好气,给了卢泰一个鄙视的眼神。

正说笑着,秦夫子大步踏入教室,众学子一起肃然噤声,齐齐向秦夫子请安:“先生好。”

秦夫子扫视了一下现场,点点头,施施然就座,开口道:“今天,我们先讲一讲《孝经》…”

0

第040节 一大家子人要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