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鲜血与神话>第11章:红色十月国营农场(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1章:红色十月国营农场(1)

小说:鲜血与神话 作者:奥夏宁娜 更新时间:2022/8/24 9:06:29

谢廖沙还在摆弄自己的那挺弹匣式PPS冲锋枪,与平常红军战士手里的PPS系列枪械不同。第69集团军独立战斗工兵第328营里几乎所有的射手,都配备了这种简陋到极点的冲锋枪。

这类枪械取消了沉重的木质枪托,与枪机链接的部分采用了下弯曲的折叠式金属枪托,枪械扳机部分还增加了单独的握把。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一支长长的金属**,和MP系列冲锋枪倒是有几分相似。

其自由枪机式的工作原理让这支冲锋枪在战场上有着优异的性能——结实耐用,不易卡壳。再加上风冷式枪口的特别制退器设计,除了能有效阻止连续射击时枪口上跳的问题,就算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奶奶都能端着它向敌人扫射。

一颗,两颗……谢廖沙默默的在心里面数着,手里7。62X25毫米半圆形弹头的托卡列夫TT弹药被陆军上士塞进弧形弹匣中。直到塞进第34枚子弹的时候,抬着金属高汤锅走上阵地的炊事兵叫喊道:“连长同志,可以叫同志们吃饭啦!”

和其他火线上的苏联红军一样,谢廖沙是被营部军官紧急提拔成连长的,虽然他现在只是个陆军上士,但是打完这一仗,如果还能活着从火线上下来,大概率会被授予上尉军衔。

你要问他的连长在哪?

对不起,从谢廖沙蹲着的地方往外看。大概两百米的那处弹坑,里面躺着的那具尸体就是。现在连长的身上还冒着大火,他已经被德国人的火焰喷射器烤成焦炭了。

午饭不错,谢廖沙打开了自己的饭盒。里面有浓郁的牛肉红菜汤,还有黑面包,黄油和烟熏肉,以及不少的烤红肠。这是苏联红军在战场上最好的伙食了。其他的队伍,大概只有一碗肉汤和一盘黑乎乎的荞麦饭。

但是谢廖沙更清楚,战地厨房冒着炮火给他们送上这样的饭菜。似乎也是在无声的传达一个消息,你们必须像1004团的同志们一样,像钉子一样定死在阵地上。也就是说,第328工兵营第2连的战士,他们会全部死在这里。集团军指挥部为他们送上了在人间的最后一顿午餐。

其实想想也不难理解,252。2高地是铁路线最后一道屏障。他们的后面就是整个红色十月国营农场,穿过农场就是普罗霍洛夫卡小镇。现在的形势,只要能多阻挡德国人一阵,就能为农场的防线多提供一份保障。哪怕这个代价是无数红军战士的生命,在方面军司令部看来也是值得的。

忽然一些湿润的黑色泥土沿着战壕壕坑滚落到谢廖沙的饭盒里,他抬起头来看看。是两个机枪手正在用工兵铲加固半圆形机枪阵地,在那挺SG—43重机枪旁边,还有一个陆军列兵帮忙整理枪盒里的帆布弹药袋。

“对不起,连长同志,打扰到您吃饭了。”副射手尴尬的挠挠头,同时还不忘整理一下自己身上那件黄绿色42型桦树叶迷彩作战服。

谢廖沙并没有责怪他的士兵,简单的吃了一些面包和香肠。戴上自己的1940式圆形钢盔便对着阵地上其他人喊道:“阿列克谢!阿列克谢你过来!”

披着斑点迷彩罩袍的阿列克谢几个箭步就窜进连长所在的散兵坑。这个罩袍还是他从德国同行那里缴获过来的,论隐蔽性,比苏联自己生产的迷彩袍还要好,是狙击手不可多得的作战神器。

“看到那个小土包了吗?”谢廖沙指着山坡后面说道,“你和你的小组到那布置阵地,只要看到露头的坦克手和军官就开枪,注意不要被敌人的坦克发现。”

阿列谢克对着连长挺了下腰杆,拉紧后背上的枪套,没有多说一句话就去执行命令了。

还是不放心的谢廖沙又沿着阵地检查了一圈,特别是最前面的那两门连属反坦克炮。能不能打好这一仗,就全靠炮手的操作如何了。

“敌人坦克!一辆,两辆,三辆!”前沿观察哨里,使用战术潜望镜观察战场的士兵突然叫喊起来。一开始他还试图数一数德国人的坦克,但很快便放弃了。因为这些坦克太多了,密密麻麻就像是会移动的森林。

谢廖沙抓起一把泥土,拍打在肩膀上鲜红色打底,上面又印着金黄色CA字样的肩章,他可不想战斗一开始就被德国法西斯打死。“都别动!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枪,等走进了再打!”谢廖沙弓着腰,趴在坑道边上向战士们呼喊。

这个距离ZIS—3型反坦克炮奈何不了德国人的四号H型坦克,甚至就连三号短管突击炮都难以击毁。在四百米外的距离,炮弹打在德国坦克的前装甲板上,人们只能听到嘭的一声,这是炮弹被钢板弹开的声音。

而德国人则戏称红军的ZIS—3反坦克炮是“咻嘭炮”,因为它的弹道初速度虽然快,但是打在坦克车上也只能听个响。

当装甲部队前进到一千二百米的距离,跟在坦克后面的半履带车开始放下掷弹兵。八百米距离的时候,4人配置的炮班开始寻找弹坑和掩体,在那里架设80毫米迫击炮。谢廖沙在望远镜里能清晰看到,炮兵班组后背上的毛瑟98K军用步枪。

等最前面的坦克冲到距离阵地七百米的地方,轰隆隆的炮声响起来了。这是观察哨在给后方炮群报告敌人的位置,246千克的金属炮弹砸在地面上,一阵浓烟过后除了留下一个深灰色的弹坑,还总会带走几个倒霉蛋的生命。甚至一些炮弹会在坦克旁边爆炸,从而瘫痪这些坦克。

谢廖沙知道,大多数被瘫痪的坦克都只是履带被炸断了。对火控,车组成员和车辆机械的损伤并不大。毕竟后方能为自己提供的炮火覆盖有限,稀稀疏疏的弹着点并不能大量摧毁德国人的坦克。

而此时苏联红军的炮兵阵地上,却是一副忙碌的场景。M1939牵引式280毫米口径的重型迫击炮高昂着自己的身管,炮架下方两幅宽履带深深的嵌进泥土中。

炮手们用撬杆打开了伪装网下面的弹药箱。四人一组抬起炮弹就往炮位上跑,等一阵轰鸣过后。再打开尾闩,一枚金灿灿冒着热气的弹壳就滚落到地上,新的炮弹又被塞进去,连续几次射击后,不一会儿废弃的弹壳就堆积成一座金属小山。

匍匐在弹坑里的阿列谢克嘴角轻轻往上一勾,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只裹着灰色布条的SVT—40式半自动狙击步枪,从焦土里伸出了冷冰冰的枪口。通过安装在六角形机匣顶部的PE型四倍光学瞄准镜,阿列谢克将倍镜里的T型瞄准线稳稳的压在一个站在坦克指挥台的车长身上。

拉动枪栓,弹匣里的子弹被推进导气式枪机;扣下扳机,撞针击打在7。62X54毫米R型步枪弹的尾部。瞬间迸发的火药开始燃烧,强劲的推力将锥形弹头送出曲线线膛枪管,与此同时,随着清脆的枪响,侧边开口的弹仓也轻轻吐出一颗冒着丝丝青烟的弹壳。

这个时候从四倍镜里再看那名车长,夹带动力势能的弹头从他的左眼贯穿进头部。严重扭曲变形的弹头在脑勺中翻滚了几圈,最后又从头部后面飞射出去,顺带还牵扯出一条红白色的脑浆,血水和头骨的混合人体组织物。

莫辛—纳甘专用步枪弹的威力可是不容轻视的,阿列谢克冷哼一声。但是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一颗飞来的坦克榴弹就在他身边炸开,连带着那支枪管扭曲的SVT—40式半自动狙击步枪,化身成一堆碎肉的阿列谢克和他的狙击枪永远的留在了那个弹坑里。

而这个时候,几辆三号突击炮已经冲过了三百米的位置。布置在最前面的76毫米ZIS—3型反坦克炮也抓紧机会开火,这些坦克一眨眼便成为了阵地前燃烧的废铜烂铁。

不过苏联人的反坦克火力也仅仅只能打出第一轮炮弹,行进的SS装甲部队,坦克群里反击的炮火瞬间就将两门工兵连直属的反坦克炮炸成零件状态,和残肢断臂的炮手尸体一道散落在前沿阵地上。

躲在沙袋后面的SG—43重机枪开始喷吐灼热的火舌,拉出的一长条火线肆意收割德军士兵的生命。

徒步跟进的德国装甲掷弹兵试图用手里的MP冲锋枪反抗重机枪,但防弹枪盾抵御了绝大多数袭来的子弹,激起的火花让重机枪射手短暂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便是更加剧烈的重机枪弹药浇灌在德国人头上。

谢廖沙又打空了一个弹匣的弹药,当他顺手往武装带摸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备用弹匣了。而这个时候,德国人的80毫米迫击炮弹接二连三掀翻了252。2高地上的重机枪阵地。

望着尸横遍野的战壕,那些死者脸上还裹着黝黑的焦土。谢廖沙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在钢铁弹雨里。没有谁能侥幸存活下来。

几乎没有给这位连长悲伤的时间,仅存的2连士兵就纷纷从焦土里爬出来。谢廖沙更是绝望的看到,成片燃烧的德军坦克残骸后面,四辆虎式坦克正在往高地冲锋,紧随在虎式坦克后面前进的,还有四五辆豹式坦克。

“为了祖国!为了斯大林!同志们,向法西斯前进!”谢廖沙拔出腰间的TT手枪高举过头顶。他突然爬出坑道站起来,就这样在枪林弹雨中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连接手枪枪托和腰带枪套的绳子在空中微微摇摆。

而谢廖沙的这个姿势更是被战场上的战地记者列昂尼德,用蔡司相机记录下来,但是谢廖沙却永远都看不见这张相片了。因为飞射而来的子弹贯穿了他的胸膛,下一秒他就死在战壕里。

然而他发起冲锋的照片却被苏联政工部门一直保存下来,在战争胜利后。没有人知道这位红军战士叫什么,人们只记住了这个姿势,一个拿着手枪高呼口号的伟大战士。他或许应该是一名政委,也或者是一名**员。人们开始猜想,但也绝对不会想到,他只是一名刚加入共青团不到两个月的预备团员。

谢廖沙的英姿成为了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的精神符号,在发行的胜利日邮票上,在俄罗斯新版的5卢布硬币上,乃至庞大的**仪式,谢廖沙的照片总会出现在显眼的位置,甚至卢甘斯克州在进入新世纪后,州政府还以他的姿势建造了一座巨型雕塑。

0

第11章:红色十月国营农场(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