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警实录(上卷)>第十篇 三分才三分拼四分机遇(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篇 三分才三分拼四分机遇(二)

小说:警实录(上卷) 作者:滁州徐舟 更新时间:2022/9/22 11:19:33

贵人不止康教授一人,更大的贵人接踵而至,他就是音乐学院系主任陆桥。自在钱老板办公室遇见后,陆主任与她长谈一次。首先肯定天生嗓音纯正,演唱技巧运用娴熟得当,已经达到高超的水准。枣花实话实说,跟随康教授学习两年。陆主任惊呼,难怪呢,高师出高徒。训练班高薪请他出山,被他毫不留情拒绝。音乐学院捧着金碗去要饭,经费紧张好多活动不能开展,比如各种大奖赛因没有报名费不能参加,人才出不来,学院名气不高,生源不能充裕,形成恶性循环。陆主任有办法,他请示学院开办速成训练班,对那些进不了高等学府的音乐爱好者,速成培训,招生启示一登报,报名者蜂拥而至,一天不到满员超编。报名者大多是舞厅歌手,流浪艺人。有这么好机会谁会放过,尽管学费高点,音乐学院肄业证书那是金字招牌。有它天南海北通吃。陆主任亲自登门请自己的导师康教授,康教授不但没答应反把他数落一顿。高等学府应该把精力用在教学上,那是培养国家人才的地方。正事不做邪事有余,误人子弟。陆主任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康教授说得对,音乐学院教书育人,不应该歪门邪道。话说回来,不当家不知油盐贵,自己是系领导,没有钱寸步难行。

老头子真怪,高薪聘请不去,免费收教一个流浪歌手。陆主任情不自禁苦笑笑。

“得到康教授亲自指点,不容易。”陆主任赞许。

“康教授也许看一个大山走出的女孩子,混穷艰难,生出怜悯之心。”枣花说。

“你要珍惜这次好机遇,有康教授栽培,你在音乐事业上不会有障碍。但需要包装,我有这个能力和水平,也乐意做你的经纪人。”

枣花惊喜若狂,给陆主任连连作揖。

康教授从来没发过这大脾气,他把枣花带进录音棚,交代不要紧张集中精力,只要把平时训练的水平正常发挥。等到录音时,思想总开小差,她想的很多,还在回味陆主任与她语重心长的谈话。这段时间她明显感到自己的身价,在不断提高,好多听众都是奔她而来,她的林涛声海啸音太好听,听众的品味越来越高,他们不满足人为做作的技巧,和凭空的创新。喜欢回归自然返璞归真。枣花感情真挚情绪饱满,源于生活的自然。高声部音量高亢清脆,结合狂风咋起森林呼叫,海涛的咆哮,震耳发聩引发心灵共鸣。敬献的花篮出乎想象,排队上场。老板看重她,不断的加薪。她是观众心目中的月亮星星,也是老板的摇钱树,财源滚滚流进钱胖子的腰包。钱老板要求她恢复正常班,每周演唱六场。枣花没同意,她在康教授面前立下的誓言不能反悔。

至于怎样包装,陆主任没有细说。她太想出名挣大钱,家庭奶奶自己,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脑海里装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的精力怎么会集中?

一顿训斥,枣花收敛,她用冷水洗把脸,振振精神。

一张唱片一个多月勉强完成。也许操劳费心,劳动过度,康教授生病。不是一般的老年性病,得脑梗住院治疗。枣花不得不辞去舞厅演唱,全天候的伺候康教授,出租房到医院两点一线的奔波。

“你不必这样忙,请个护工一样。训练的课程不能耽搁,我不在你要坚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中途停顿等于半途而废。”康教授不愿自己生病,而把枣花的前程荒废。

“爷爷为俺累病的,俺不能不管,即使成功不了,俺也要专职伺候爷爷。”枣花果断说。

陆主任代表学院来看望康教授。

“一个退休老教授,也值得这样忙?一个上年纪的人最怕劳累。”陆桥心痛地说道几句。

“枣花是块音乐璞料,识才的雕工不忍心荒废。精心雕刻会成为一块良玉。”康教授说。

“学院开办培训班,送我那里学习一样。”陆主任建议。

“枣花大山走出的女孩,付不起你们高昂的学费。”

“我是系主任,手里有两个减免名额,去那里学习照样培养成才。”

“我不想以权谋私,占公家的便宜。退休没有事,教个把学生打发光阴。”

陆主任知道康教授的性格,点到为止。

脑梗带来后遗症,半身麻木行动不便,需要长期理疗锻炼。康教授要请保姆,枣花不允。她说外人不会那么贴心,爷爷生病孙女理所应当照顾生活。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枣花年龄不大,里里外外**,买卖烧煮抓起放下,家里被她拾掇干干净净有条不紊。康教授要她每天练嗓子,不得少于两小时。

陆主任来的次数增加,一来关心老师身体的健康,二来也是关怀枣花的成长。

“老师不愿让枣花进训练班,量身定制安排一套训练计划,如果放心,我来接替,你在旁指点。”陆主任提出新的方案。

天助我也,康教授生病住院期间,他和枣花走进康教授家,无意中发现案桌上一篇刚完成的论文,《自然界声音在音乐中运用》。他翻看几页,立刻被新颖的论点吸引。康教授从三方面论述,一是音乐来源生活,高于生活,音乐的最高境界与自然有机结合:二是林涛声海啸音,天籁之声不可缺少的元素:三是古人如何从自然中吸收养分。通篇有论有据,层次分明,论述清楚。这篇论文如果一旦发表,必然会引起音乐界的震动。枣花在厨房忙活的时候,陆桥用手机拍照下来。

钢琴准点响起,坐在前面不是两鬓斑白的康教授,而是风华正茂的陆主任。他定好调朝站在旁边枣花点点头,示意开始。枣花清清嗓子,回应点下头。简短过门,开始练唱。今天演唱填词谱曲为枣花量身打造的新歌《走出大山的女孩》。掺入林涛声海啸音诸多自然元素,也是最能体现枣花的演唱水平。康教授坐在轮椅上,微眯着双眼细细品味,哪儿演唱不到位,他会叫喊停住,指出不足,再来一遍。枣花不厌其烦,在两位教授的指导下一遍遍演唱,直到导师的满意。

论枣花的演唱水平,已经达到一流歌手的水准。陆主任建议,三年辛苦培养,该出成果的时候。时至全国青歌赛即将开幕,康教授说好机会,但他无能为力,只得委托陆主任办理。陆主任人脉好,他有个学生在北京发展,北漂歌手。陆主任联系他具体操办事宜。北漂歌手给枣花报名业余组。大赛在即,枣花也加强训练。

一个月的紧锣密鼓,枣花明显大有长进。

进京比赛的头天晚上,康教授在美人蕉餐厅安排践行。

“孩子你跟着我学习训练快三年,这次参赛,压力不要太大,把它看作一次总结和检验。名次固然重要,但青歌赛是你学习的好机会,虚心向专家和歌手们学习交流,增加舞台经验。”康教授恳切期望,以爷爷的身份教导孙女。

陆主任看重枣花:“以现在演唱水平,正常发挥进入决赛没有问题,至于拿到名次,我的学生说猫腻多。”

康教授书生气十足:“相信大赛公平公正公开。”

陆桥笑笑不予争辩:“我请假一星期,陪同枣花一同进京。”

“这样也好,大山走出的女孩没见过世面。”康教授真把自己当爷爷,万分感谢。

青歌赛枣花表现不俗,三场比下来榜上有名,枣花拿到业余组优秀奖,陆主任对这样的成绩满意。

“康教授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大加赞赏。”

第一时间陆主任电话告诉康教授。康教授半晌没有回话,他隐约听见对方有哽咽声,康教授太激动,三年的心血没白费,一个大山走出的女孩,对音乐一窍不通,硬是被他培养成精通音律的歌手。

“请转告枣花,**长征第一步,以后的路长得很,要低调做人,踏实做事。”

陆主任把康教授的原话告诉枣花。枣花点点头。

“这次大赛取得好名次,陆主任下大气力,没有你也不可能得优秀奖。”枣花懂得人情世故,她向陆主任深深鞠一躬。

大赛取得好名次,陆主任功不可没。如果说康教授带她走上音乐之路,陆主任在这条道上给她插上双翅。两人到达京城,陆主任向他的学生北漂歌手,打听大赛的内幕,有必要提前拜访组委。北漂歌手说这次比赛与以往不同,充分体现公平公正公开,组委们宣布之日,集体住进宾馆,上交手机与外界隔绝。赛手和组委无记名投票。只有在唱功和视角上下功夫。

陆主任对枣花的音乐功力放心,比赛时不要紧张,放松心态,正常发挥。他劝导。背地里,他请一批参赛的老手和服装师,针对枣花演唱的作品,及本人身材长相,选择一套相匹配的演出服。

轮到枣花出场,惊艳的服装和朴实的装扮,评委们眼前一亮。亭亭玉立的身材穿一件适身合体的旗袍,犹如一杆新竹清新欲滴。似一朵刚出水面的芙蓉,新颖娇嫩艳丽妖娆;像一颗深湖沟壑里饱受日月精华滋养的珍珠,未经细磨雕琢,就发出了奇光异彩。

评委席上一阵轻微的骚动。先声夺人,印象分抢占天机。

主持人报出参赛曲目,女声独唱《大山走出的女孩》。一位评委不禁失声。赛手的装束与演唱歌曲,是那么融洽,高度吻合。

一曲唱完,偌大的演唱厅鸦雀无声,呼吸声清晰可辨,片刻之后响起短促的掌声。陆主任知道饱满激昂的歌词,配上汹涌彭拜的音律,以及枣花深情的演唱,还融合着林涛声海啸音,征服了造诣颇深严谨尖刻的评委们。

陆主任估摸不拿一等,也会得二等奖。评委们反复斟酌,毕竟是国家级最高水平的赛事,一二流音乐学院的专业歌手参加。一个大山走出的女孩,没经过正规系统学习,提拔太高不利于今后的成长。陆主任理解。

“国家级大赛你得名次,凤毛麟角一鸣惊人。你清楚自己的身价吗,比原来升高百倍。”

“终生不忘康教授陆主任的恩德。”枣花知恩图报,有情有义。

康教授见到枣花,没有夸奖赞美,更没设庆功宴,而是叫进书房。

“大赛取得名次,对你三年来刻苦训练所取得成绩一个肯定。过去的事过去了,一切从头开始,要自尊自爱,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康教授兜头泼盆冷水,使发昏的头脑有所冷静。

“可以参加商演吗?”她问。

颁奖后,北漂的歌手们怂恿她留在北京,将来有发展前途,挣大钱。一场商演几十万。她没同意,她知道自己的小名,乖乖地和陆主任回到小县城。一趟京城大开眼界,也懂得出名的艺人最赚钱,综艺节目为什么那么火,都想出名提高知名度,身份等同价码。陆主任主张加入他组织的演艺公司,并答应做她的经纪人。枣花没表态,他是康教授培养出来,凡事要经他同意。谈心时,她有意试探。

“生活在商品社会,需要经济,需要挣钱。但是不要钻进钱眼里,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他给她定下基调。

陆主任和康教授的观点不一致:“甭听他的,老思想旧观念。不欺不骗,凭本事挣钱不是坏事。再说金钱也是衡量人的价值。”

陆主任不愧出色的操盘手,获奖归来需要趁热打铁提高枣花的知名度。恰巧本市准备举办一场土特产推荐会,他主动请缨承办。以音乐学院的演艺公司为班底,邀请几位国内著名歌手,市领导到场,省市电视台新闻媒体统统请到。康教授作为特邀嘉宾,坐在前排。

那场演出很成功,枣花成为最大赢家。借花献佛,陆主任将她隆重推出,推介音乐会变成枣花汇报音乐会。那场演出枣花一气唱出五首歌曲,博得台下长时间掌声。市领导上台同演员们握手,陆主任特地将枣花介绍一番,当得知她是大山走出的女孩,得到康教授的栽培,青歌赛获奖歌手,大加赞赏。

“不错,自学成才,你的演唱水平,一点不次于那些著名歌手,有你这样的台柱子,本乡本土的音乐会完全可以办起来,不需要请大腕嘛。”

那场音乐会,土特产品没能推出太多,枣花倒是蜚声名扬,省市电视台播放,《大山走出的女孩》风靡全国,成为广场舞首选伴带。事后陆主任塞给她一个信封,全是钞票。

“陆老师这是做啥?”她问。

“那晚演出的劳务费。”他说。

“不是说好无偿演出吗?”

“是的。这是误餐补助费。”

“这么多呀,好几千呢。”

“小意思,明星大腕是你的十几倍。”陆主任狡黠笑笑。“好好干,有一天你会和他们一样,出场费几十万。”

枣花第一次感觉出名真好,小城市民一夜间都认识她,尽管戴上墨镜那些好奇的人还是认出她,要和她拍照留影,签字留念,到菜场买菜摊主不愿收钱,热情的像遇见一位久别重逢的亲人。

她和往常一样走进康教授家,康教授在家康复,不能到户外锻炼,他买了台理疗机。

“爷爷好。”他像往常一样喊一声。

接着忙起家务。枣花做家务老手,按部就班有紊不乱,先上后下桌面茶几抹洗一遍再拖地。一切忙清需要一个多小时,她打开冰箱,里面满满的冷藏冷冻的食物基本没动。

“爷爷,俺走后那么长时间,你没开灶呀。”绒花很惊奇。

“每天关注青歌赛的消息,广播电视报纸,每天必读。”康教授坐在轮椅上笑着回答。“其实陆主任亲自陪同,他会处理好人际关系,我是放心的。不知为啥五心烦躁,坐立不安。哪有心思考虑吃喝,一个电话外卖送到,比自己做方便多。”

康教授好像自言自语,自问自答。对枣花他比亲孙女还亲,奶奶被父亲接回老家,枣花基本吃住在康教授家,这样既节省时间,照顾生活也方便。枣花成个小保姆。

“爷爷俺要烧些好的,给你补补身子。”

“人老不能吃的太好,荤素搭配。青歌赛获得名次,比什么都好。”康教授脸上有光,他教书一辈子没出名,退休培养一个业余歌手,想不到这么有出息。网络老手扒拉枣花老底,竟然把他这个糟老头子给扒拉出来。什么著名教授,开创音乐与自然结合的理论,海啸音运用始俑者,把它吹嘘神乎其神。有这位大神级教授的培养,不出名才怪呢。

学子十年寒窗无人问,教授也是如此。名人烦人,康教授每天接到无数个陌生电话,都是天南海北求学的年轻人。康教授不愿打击积极性,明确拒绝,开导婉转浪费不少时间。后来他干脆关闭手机。

王姐登门。

“虽说咱们是邻居,近在咫尺,这么多年还头一次登门。”王姐一张大脸笑的像十五月亮。

康教授指指水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邻居家边不用客气。”

“来找我肯定有事。”

“事情不大,家门侄儿开办音乐补习班,想聘你做顾问,薪水你张口给个底。”

“王姐开玩笑,咱这样坐轮椅还能做兼职?”

“挂个名,有你著名大教授当顾问,生源不成问题。”

“坑蒙拐骗的事咱不做,另请高明吧。”

康教授就这么不会说话,不留余地。王姐气的转身就走,门关的震天响。

不多时辰,又有人敲门。康教授不再理会。来人持之以恒,楞等半小时。直到枣花赶到。

“你们有啥事呀?”康教授生气问。

“我们是市民政局,康教授关心时政,玉树地震一定知道,市领导要求我们举办一场募捐演出,我们衷心聘请你老当顾问。”来人诚恳说,并拿出证件和聘书。

“参加,这样活动我一定参加,用担架抬着也要到现场。”康教授换副面孔,立即表态。转身对枣花说。“你也要参加,公益活动积极主动,献爱心报效社会。”

枣花问:“演出时间?”

来人说:“一星期后。”

枣花为难。

“你不愿参加?”康教授咄咄逼人。

枣花疑迟片刻,吞吞吐吐说:“那天有商业演出,陆主任给俺报名签约。”

“公益演出大如天,你把商业演出辞掉。”康教授主观武断。

“违约罚重金。”枣花急的流出眼泪。

民政局同志想出两全其美计策。

“这样安排行不行,商业演出你要求先上场,募捐演出压轴戏。”

“只能这样……”康教授无奈摇摇头。

募捐义演设在谯城最大人民剧院,党政军、文化教育界、工商企业界,数千人济济一堂。既是共讓义举的盛会,也是出头露面宣传形象的好时机。哪些企业参会人员穿着整齐一致新工装,举着放大的现金支票,雄赳赳绕场一圈,显示慷慨解囊。会场分四个募捐区,公款和私费。每个募捐区,除有机玻璃制作的募捐箱,还有两名**员,和一本厚厚的捐款簿。康教授早早来到会场,他知道一个退休的糟老头,政府这么看重,是因为培养一名著名的业余歌手。枣花全国人民喜欢,是谯城的金字招牌。水抬船高,康教授反倒成为小秃子跟月亮走沾上光。两名工作人员专程从家接来,刚走近会场,市领导热情迎上前,寒暄一番,康教授着实激动。教书一辈子默默无闻,见到最大的官学院院长。年终总结会,他评为先进工作者,院长为他颁奖。市委**亲自接过轮椅,把他送到座位。康教授心不安,见人没注意他又溜到出口处,两眼不眨愣愣直视远方。他期盼枣花早点来。

主持募捐义演的是谯城电视台著名播音员,义演之前,他安排一段精彩的脱口秀,把演员和节目吐槽一番。说到枣花,他的嘴皮子更加顺溜。枣花知道不,就是蒲公英,一阵西南风稍不注意,把蒲公英吹到咱们谯城。谯城城美人好,土地肥沃,蒲公英就地生根出苗。音乐学院退休康教授,前世是花工。见到这颗粗壮小苗,甚是偏爱,精心浇水培育。数年后,你们猜怎么样?墙内开花墙外香,香到全国。台下一阵哈哈大笑,康教授眼泪都笑出来。

义演开始,演员认真挑选,节目精心安排。加上主持人煽情,捐款的数额直线上升,开场一个多小时,募款达亿。

随着时间推移,康教授心情收紧,枣花应该来了,他转动轮椅到门外迎接。义演结束,大灯亮起,枣花依然不见影儿。

康教授没有脸面再待下去,他转动轮椅默默离开剧场。

小公园早中晚三段高峰,早晚大妈广场舞,别人抢不去的。据王姐说,她们与管委会有协议,天知道。中午这段时间,让给那些大龄青年相亲。来相亲又不是本人,而是他们的父母。怀里揣着儿女的照片,鬼鬼祟祟来到广场。四周窥视一番,像地下党接头,发现可疑目标,小心翼翼走上前。相亲的吗?对方若是点点头,深问一句。是儿子女儿?暗号对上,邂逅来到亭子里坐下,各自掏出照片细致交谈。

小公园每天必来之处,这里人大多面熟。有人向他打招呼,康教授心情不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见景思人,他在回想第一次认识枣花的情景。多么单纯朴实的女孩,演唱歌曲,双手不知放什么地方好,青涩害羞,以致唱声带有轻微的颤抖。现在的枣花很少来这种露天演唱。都是宽大豪华舞台商业演出,台风老练庄重,幽默诙谐,一副大碗的噱头。康教授最看不惯,竟然带起经纪人保镖,行动前呼后拥。康教授想象出,商演那宏伟豪华的万人体育馆,万人空巷,人头攒动。欢呼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激动人心。枣花有这个驾驭能力,善于调动观众的情绪。群众欢迎她,商家看重她,合约延续不断。哪是名利双收。

康教授越想越气。

“爷爷你怎么在这儿?”枣花突然出现在面前,她还没卸妆。

“你走吧,咱们师徒恩怨两断,我不想见你。”康教授心平气和说。

“爷爷你听俺说,商演延长时间,实在脱不开身。”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商演义演哪个对你利益最大,你心里明白。”康教授转动轮椅头不回走了。

枣花跟在后面推着轮椅,苦苦哀求。

“俺错了,原谅一次。”

“你走,走得远远的,以后不要再见到你。”

没什么比丢失脸面重要,士可杀而不可辱。义演进入**,主持人加大煽情的力度,哪些在经济战线上叱刹风云的成功人士,最懂得宣传自我标榜自我,最佳时机到了,捐款一再追加,场面沸腾激动人心。民政局同志焦躁不安,一趟趟跑来。此处无声胜有声。康教授如同烈火灼心,眼巴巴盼着,直到义演结束也没见枣花影儿。枣花作为重量级歌手压轴戏,赫然纸上,节目单粗线条标榜,括弧注明康教授得意门生,青歌赛获奖者。给足风头,结果颜面丢尽,康教授能原谅吗。他越想越气,一股热血冲上脑门,他觉得眼前一黑,脑袋侧歪一旁。

枣花知道康教授脑梗复发,急要救护车,半个小时送往医院。抢救及时保住性命,严重半身不遂。

陆主任来看望,把枣花狠狠数落一通。

“这大事为什么不早点对我说?”

“说了,你没在意,紧锣密鼓筹划商演。你说合约有法律效应,违约要赔赏损失,大几十万。”绒花像蚊子嗡嗡低吟。

“不怪枣花,是我性情暴躁,急火攻心。”康教授不愿难为枣花给她增加压力。

康教授要找保姆,枣花说,年里俺照顾,开春再说吧。她要尽一份孝心,不然遭到良心谴责。

义演缺场随着时间发酵,枣花的名气一落千丈,在观众的心中她是失德艺人。全国上下心系玉树,有钱出钱无钱出力,举国上下支援灾区。枣花却是在忙着商演赚钱,不愿为抗灾出力。

终有一天被粉丝抛弃。邀请函销声匿迹,演出谏不见影儿。招谁惹谁了,深受观众喜爱的歌手,一夜间变成狗屎一堆臭不可闻。枣花想不通,她去找陆主任。陆主任正在接待一位暂露头角新歌手。

“你找我有事吗?”陆主任还是那样平易近人。

一篇论文的发表,音乐界震动,它像一剂粘合剂,陆主任牢牢站稳脚跟。不,应该称他陆教授,陆副院长。

“几个月没人邀请俺演出。”她疑疑迟迟说。

“现在观众的口味日新月异,艺人的竞争白日化。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自然被淘汰,正常现象。”陆副院长笑容可掬说。“我正在和这位歌手研究包装,有空我联系你。”

枣花听出陆副院长敷衍,最后一丝希望破灭,没有流量,经纪公司也将她彻底抛弃。

枣花被逼无奈,只得回头再找康教授。

康教授冷漠说:“广场舞大妈欢迎你,舞厅钱老板会收留你……。”

枣花一旁默默流泪。

0

第十篇 三分才三分拼四分机遇(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