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刘北海传奇>第十三章 对酒当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对酒当歌

小说:刘北海传奇 作者:滇西楚汉 更新时间:2022/9/19 23:19:19

第十三章对酒当歌

晴空**,阳光灿灿,山风阵阵刮过,使人神清气爽。刘老爷给林老爷说道:“来了多日,想回英旦。大孙子北海和他的学友赵忠,要去省城报考讲武堂,顺便就从这里走,经文山、蒙自,从碧色寨坐法国人的火车到省城。”

杨老先生也表示要回去。

林老爷知道留不住二老,便说道:“明日一早走吧。今天我们几个老哥再喝一杯。”便吩咐家人制作闽粤风味的烤小猪。

林老爷叫儿子林大正在院内中摆了一张大桌子。

林老爷、刘老爷、杨老先生、吴教授、林大正、正周、北海、敏儿、赵忠,还有寨子里两位耆老,喝茶聊天,欢聚一堂。

林老爷开口道:“今天备几杯薄酒为亲家公、杨兄饯行,也为吴老弟远道而来接风洗尘,人生难得几回醉。”

桌上已摆了些油炸花生米、核桃仁、油炸牛干巴等下酒菜。这有些清火的小菜,凉拌黄瓜、折耳根、薄荷等。

众人频频举杯欢庆,互道安康。

大半晌过后,烤小猪抬上桌,香气四溢。

林老爷招呼大家动动筷子,吃不完不准走。酒过三巡,王老童生首先哀叹诉起苦来,他把铜烟锅在鞋底上敲敲,把烟灰渣抖掉,重新装上烟丝,点上火,巴叽了几下,说道:“这哈子,昏天黑地啰。”

“此话怎讲?”吴教授疑惑的目光打量起了王老童生,顺手掏出“大重九”,抽出几支发给林大正和正周。又递给王老童生和李耆老,王老童生举起手中的水烟筒,示意不抽纸烟。李耆老也摇摇手。

二位耆老须发飘雪,戴顶瓜皮小帽,旧夹袍外罩件小马褂,脚蹬双绊粗布鞋。

吴教授知道,这二位老先生是老古董、老学究。王老童生便将一肚子的苦水倒将出来。

原来,这王老童生自动勤奋好学,寒窗苦读。无奈家境不济,屡试不弟,到老连个秀才的功名没中上。又自视清高,反而被他看不上眼的那些混混,什么功名,什么官帽,都捞了去。一生人清苦过来,平日里,帮人写写诉状,代写家信,逢年过节写写春联,摆在地摊上卖两个小钱。大户人家操办红白喜事,文案上少不了他。老先生最大的脾气,就是见不得那班子作威作福的官老爷。当权者也不待见他,背地里都鄙视地称呼他“老东帽”。

坐在半边一直巴咂着水烟筒的李耆老也帮腔道:“没有活路啰。”

吴教授感叹道:“是啊,民生艰难,农村破败,农业凋敞,民贫国弱,”便讲起他那天来的路上所见所闻:

他在路过一处田地时,见一位白发苍苍的小脚老太婆,右手拿一小木棍,棍子头上钉了颗老鸹嘴的土钉子,她用力挖一下,刨出个鸡蛋大的土窝窝,她用左手丢下两颗包谷种子。

他站在路边看了很长时间,陷入沉思,感叹人生不易,人的求生欲望多么强烈!等到秋天包谷成熟时,她老人家能吃得上吗?那时,她还在人世吗?

吴教授又说道:他问路时,遇到一位头发胡须花白的老者,一问,对方答才四十几岁。唉,生活磨难所至。

吴教授感叹道:“老百姓食不裹腹,衣不蔽体,贫困不堪,国能富、能强吗?民以食为天哪!”

吴教授抬起酒碗,自顾自地喝了一大口,慨然道:“我是人道主义者。人性泯灭,还叫人吗?人的正当求生欲望,就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动力。如果这种欲望一旦泯灭,人类还能存在吗?”

空气沉闷下来,大家心情沉重。

吴教授一时性起,站起来脱去外衣,一手拎着中山装,另一只手指着说道:“诸位,难道穿上这套行头的人,就是孙文主义者吗?”

他又用手指着北方说道:“袁世凯一伙在北京变着花样闹

复僻,各种人的嘴脸不是都暴露出来了吗?”

王老童生的诉苦,勾引出吴教授一肚子的鬼火。他索性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高声道:“拿酒来!”林大正连忙给他斟满酒。

林老爷说道:“喝慢点。”便用筷子夹起一块烧猪肉放到吴教授的碗里,说道:“吃点菜。”

吴教授又掏出“大重九”,发给林大正和正周,他自己点了一支抽了起来,吞云吐雾,说道:“现在最大的危机是信任危机!失信于民!人无信,必无义。况呼当权者。老百姓都不信你啦,你拢不住人心,你就玩不下去啰!”

刘老爷把半个脸埋在水烟筒里,咕噜噜吸了一阵,抬起头来,说道:“吴教授说的倒是实话。关键是孙先生的主义咋个落实?我们农村山高路远,交通闭塞,什么消息也听不到,就指望那点田地淘生活。人口不断增加,土地越来越少,儿孙们以后的日子乍过?”

吴教授亲切的对刘老爷说道:“刘兄,你种的那点地,叫小农经济。你做的那点生意,叫小本生意。人家东洋国、西洋国,那叫大农业,一个农业工人可以养活多少多少人口。人家的生意做到全世界,那叫大生意,世界贸易。”

吴教授滔滔不绝的介绍起国外发达国家农业、工业、商业等状况。直听得刘老爷、杨老先生和王、李两位耆老如听天书。也听得几位后生、特别是北海一干后生迷冲冲的,他们心里在想:这世界原来如此之大,如此丰富多彩。

吴教授又说道:“中华五千年,为什么落后啦?一句话,封建专制加**!前者是根源,后者是结果。”

他又谈到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就是要消灭封建专制,铲除**,唤醒国人,让老百姓人人有说话的地方,人人有权监督政府,人人负起责任,这就叫**,这样的国家叫**共和国。老百姓才会积极创造财富,民富,国才会强。

他又强调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思想,要发展大农业、大工业、大商业、修铁路、建大水电站、建大港口,做世界性的贸易,做大生意。办新式学堂,提高老百姓的文化科学知识。如果还是在老祖宗留下的那么点地方打转转。一代不如一代,必然退化、僵化,中华民族还有什么希望?

吴教授又点了一支“大重丸”,抬起酒碗喝了一口,说道:“简单地说,我们这种活法和两千年前一个样,没有改变!”

他又讲了一通发展经济的大道理:从殖民国家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利用大航海开拓殖民地,发展海外贸易。北欧的几个小国原先在海上淘生话,海盗倡厥,也是靠海外贸易富了起来,大英帝国不用说了,后起之秀的美国,愿先是人家印弟安人的祖居地,欧洲教会迫害异教徒,一百多个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木帆船,冒险越过大西洋在北美登陆,赶走了当地的印弟安人,把一片荒凉的土地建设发展了起来,成了今天的世界强国。看看我们中国吧,两千年的封建专制,把老百姓变成一群麻木不仁只会说话的牲口,一点进取精神都没有,谁要是敢说真话、敢造反,哪只有砍头的份!我们这样的民族还有希望吗?

吴教授抬起酒碗与林老爷的酒碗碰了一下,品了一口,抽出一支“大重九”点起来,咂了两嘴,说道“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正当其时,挽救中华民族于倒悬!”

林老爷频频点头赞叹道:“吴兄,说得好,一针见血!喝口茶,润润嗓子,吃点菜。”说罢又夹了块烧猪肉放到吴教授的碗中。

杨老先生叹道:“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此一时,彼一时。”

吴教授接上杨老先生的话题,说道:“这话不错,杨兄,自秦以降,两千多年,两千多次农民大起义,多少人头落地,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王朝、一个又一个皇帝,仍然在历史的怪圈中打转转,走不出去。”

吴教授抬起酒碗,对着林老爷、刘老爷、杨老先生和两位耆老说道:“喝酒,喝酒;失敬,失敬。”

“没有,没有。”众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也都纷纷举起酒碗,为吴教授精彩的讲演干杯。

“吴老师,你讲的太精彩啦!”北海又特别双手捧起酒碗,举过眉心再敬吴教授。

林老爷招呼大家吃菜。

吴教授放下手中的酒碗,用手指着东南方向,说道:“广州起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最年轻的陈觉民,二十才出头,新婚燕尔,抛家别妻,英勇就义。这样的牺牲一次又一次,唤醒民众,救中华于水火,才有这中华民国。”

“对头,说得好!”林老爷击掌称道。稍停片刻,却又扼腕叹息,说道“可惜,这民国没几年,很多地方,很多官场,又土基见水返本还原啰!”

刘老爷凑话说道:“小和尚念经,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

王老童生鼓鼓眼睛,看着吴教授激动的神情,他心想,如今这官场上都是一个比一个说的好听,官场外才听得到几句真话。他便搭了一句话,说道:“说一千,道一万,我们农村人的活头在哪点?”

吴教授抬起酒碗,碰了下王老童生的酒碗,以示敬酒。没有直接回答王老童生的问题,而是讲了个小故事:

当年,他和林老爷一样,眼见孙中山先生被军伐排挤,便愤然辞职,回到江南老家。一天晚上,他夫人唤佣人关灯睡觉,那佣人王妈是从农村来的。他夫人唤了半天也不见灯熄,便起身去看,只见王妈站在客厅中间的凳子上,双手正抱着电灯泡在吹,一边又拿湿帕帕去包发烫的电灯泡。吓得他夫人赶忙去扶着王妈从凳子上下来。幸亏这王妈穿的是布鞋,幸好站在木凳子上。便告诉她,触了电是要死人的!便教她,拉下开关线就可以啦。

吴教授是想通过这个小故事,说明扫除文盲,普及文化教育,提高老百姓的科学技术知识是多么重要。愚昧是发展不了经济的,创造不了多少财富的。

北海和赵忠两个年轻后生直听得迷忡忡。

王老童生和李耆老从未走出过大山,连电灯泡都没见过,觉得吴教授讲的神秘唏唏。

林老爷不断地招乎大家请酒、请菜,气氛十分融洽。

温暖的阳光洒在每一张兴奋的脸上。山风阵阵吹来,树林子哗啦啦的山响,大家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

吴教授乃性情中人,又抬起酒碗自顾自的喝了两口,点起一支大重九抽起来,抬起茶碗润了两口,环顾下众人期待的目光,又说起赛金花,说道:“一个人只要做了好事,不管你是谁,老百姓是不会忘记你的。”他便一一介绍赛金花去世后,民间对她的感恩:

林语堂先生在《京华烟云》中评价赛会花,说道:“你做过一些义举,于社会有功,上苍总会有眼的。北京总算有救了,免除了大规模杀戮抢劫,秩序逐渐在恢复中,这有赖于名妓赛金花的福荫中。”

胡适先生在《新青年》上说:“北大授为妓女写传还是史无前例。”

张大千先生为赛金花画像,曰:“彩云图”。

诗人樊增祥为赛金花作叙事长诗:《前彩云曲》、《后彩云曲》。

赛金花去世后,齐白石先生亲自为她的墓碑题写碑名。

作家曾朴在《孽海花》书中,纪述了赛金花的生平事迹。

吴教授评价完赛金花,说道:“人在做,天在看。任凭良心,这良心就是人心,人心都丢掉啦?只有兽心啰!”

林老爷又招呼大家吃菜、喝酒,加之吴教授精彩的演说,好生痛快。

刘老爷又提到明天要回英旦,北海和赵忠要去省城报考讲武堂。

吴教授听说两位后生要去报考讲武堂,插言说道:“按说,当前国家最急需的是经济建设人才。”

林老爷接上话把子,说道:“不错,现在最急需的是经济建设人才。可是,到处混战,军阀割据。”

刘老爷说道:“有枪就是草头王。”

“请酒,请菜。”林老爷招呼大家不要客气。

吴教授掏出“大重九”,敬了一转烟,还是只有林大正、正周每人接过一支含在嘴上,点火抽起来。吴教授自己点上一支,叭哒叭哒抽了几口,吞云吐雾。又自顾自的抬起酒碗,品了一口。用醉眼打量起两位要去从军的后生,又端起大黑土碗里的酽茶喝了两口,说道:“当下,国家确实最需要的是各种经济建设的人才。不过,林兄、刘兄所言确为当下实情。只有用武力打垮军阀,统一国家,才可能按中山先生的理想建设中国。”

王老童生用铜烟锅在鞋底上敲敲,抖掉烟灰渣,抬起头来说道:“是啰,争权夺利,民不聊生,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李耆老鼓鼓昏花的老眼,说道:“老话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

刘老爷说道:“话可不能一概而论。”

众人议论纷纷,饮酒、品茶。

清凉的山风拂面,和着温暖的阳光,好不爽快。林老爷说道:“讲武堂可是藏龙卧虎的窝子。”

吴教授闻林老爷此言,接上话题说道:“讲试堂确实是藏龙卧虎之地,英雄好汉辈出。辛亥武昌首义,云南第一个响应,推翻了清王朝在云南的总督府。”

“不错,英雄好汉出了不少,不然云南也成不了气候。”林老爷帮衬说道。

吴教授环视众人,说道:“护国运动,云南首举义旗,推翻了袁世凯。”

吴教授停顿了下,很认真地说道:“在云南首倡共和,响应辛亥起义的先锋人物,是领导发动腾越起义的杨振鸿。辛亥功臣、护国英雄,首先响应的是罗佩金、黄毓成等人。

可惜杨振鸿病死,罗佩金死于奸雄之手。”

一直沉默的杨老先生调侃说道:“小人得势不可一世。”王老童生凑趣说道:“自古英雄多磨难。”

言语不多的李耆老也凑上一句:“是啰,打江山的在前头拼命,小人在后头坐江山。”

杨老先生说道:“摘桃子吃啰。”

话题又转到北海、赵忠两位后生去报考讲武堂的事。

王老童生用昏花的老眼,打量北海、赵忠两位后生说道:

“娃娃哟,你们以后抬着枪可千万不能朝老百姓头上打哟!”

刘老爷提醒说道:“特别是不能朝那些学生娃娃打枪!”

吴教授闻此言,很认真地说道:“孙文主义,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保护‘**’,要尊重人的‘生命权’!这是公民社会的基本理念!”

刘老爷说道:“吴兄所言极是,应该尊重**,人人平等。现在官府欺压老民姓,大鱼吃小鱼,成何体统。”

杨老先生用慈爱的目光注现着北海和赵忠,告诫道:“记住老人所言,枪口永远不能对着老百姓!”

喝酒,品茶,吃菜,人人尽兴。

吴教授特别嘱咐北海、赵忠,他有一位亲戚在讲武堂任教官,是日本东京振武学校毕业。家住省城洪化桥,他来往于滇省,常住在这位亲戚家。嘱咐北海和赵忠,休假时可到此处。说毕,便将他亲戚的详细地地、姓名写与北海和赵忠。是夜,大家又不约而同的聚到灶房大火塘傍,边喝着香坪山的酽茶,品着包谷酒,继续白天的话题。

火焰在大火中跳跃,火星飞舞,众人相谈甚欢。

第二天一早,众人用过早饭,刘老爷、杨老先生与林老爷、吴教授道别。特别招呼北海,赵忠路上小心。

红彤彤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金光洒向大地,不论万物还人间,还是穷富,都能得到它的恩赐。

北海、赵忠走在崎岖坎坷的山间小路上,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怀揣梦想,走向新的生活。

0

第十三章 对酒当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