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刘北海传奇>第十四章 讲武之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讲武之光

小说:刘北海传奇 作者:滇西楚汉 更新时间:2022/9/19 23:28:19

第十四章讲武之光

北海和赵忠赴省城考进了讲武堂,二人被录取在步科十七期。当年的同学李平、王武也被录取在步科,纳玉被录取在炮科。

同期被录取的有一位**籍的同学,叫“崔庸健”,后来成了**的国家领导人。

同期被录取的还有一位大理籍的同学,叫“奚里元”,后来他改名叫“周保中”。

崔庸健和奚里元(周保中),后来成为东北抗日联军的重要领导者。

胡志明送来一批越南籍的青年学子,但他们都使用中国的化名和假籍贯。

讲武堂校址在“菜海子”西岸。莱海子水面很大,垂柳、绿荫、莲荷、鱼儿、亭榭、拱桥、唐堤、钓翁等,一派生机。景色怡人,游人如织。

学校的主体建筑是一栋上下两层砖木结构的大四合院,走马转角楼。东西南北、四方对称衔接。每边楼長近一百二十米不等,南楼中部建有一凸出的阅楼台。

李根源总办制订的校训“坚忍刻苦”四个大字挂在上边。这栋主体建筑是海外华桥捐款建设的。

北海、纳玉、赵忠、李平、王武一群来自偏远山区,穷乡辟壤的学子,立马被这宏大建筑的气势所震憾。

他们换上制服,头上戴的是园形的大盖帽,白色的帽顶镶了一圈红牙边。帽箍罩了一转寸宽的红呢子。帽子正中嵌一颗三角形金星帽徽,皮遮阳。

北海、赵忠、李平、王武的领章为红色;纳玉的领章为蓝色。他们佩带的肩章镶了一圈红边,中间有一根金线,金线上缀一颗三角金星,均为一等兵。

一班子年轻人穿上新军装,显得精神抖擞,雄纠纠、气昂昂,充满了青春的朝气,个个生龙活虎。

讲武堂的军事训练、学习、生活,紧张有序,节奏感很强,天色未亮,起床的军号声响彻整个大院,每天晨起即在大操场按队列集中唱“堂歌”。

北海声音宏亮,口齿清晰,经常被教官指派领唱,打拍子。随着北海双臂在空中挥舞,雄壮的“堂歌”,如一群雄狮在恕吼:

“风云滚滚,

感觉他雄狮一梦醒。

同胞四万万,

互相奋起作长城。

神州大陆奇男子,

携手去从军。

但凭那团结力,

旋转新乾坤。

哪怕它欧风美雨,

来势颇凶狠,

练成铁臂担重任。

壮哉中国民!

壮哉中国民!

堪叹那世人,

不上高山安知陆地平。

二十世纪风潮紧,

欧美人要瓜分。

枕戈待旦,

奔赴疆场,

保家卫国,

壮烈牺牲。

要知从军事,

是男儿本份。

鼓起勇气向前进,

壮哉中国民!

壮哉中国民!”

集体唱完“堂歌”,按各队列跑步。有时到讲武堂外边跑,有时在承华圃范围跑,有时在“菜海子”附近跑。

踩着口令,踏着整齐的步伐,声威震耳,大地似乎在振动。

跑步完毕吃早饭。早饭毕,上两节理论课。

不论早、中、晚三餐饭,饭前必列队唱“吃饭歌”:

“这些饭食,

人民供给,

我们应该,

为民努力,

**,

吾辈之敌。

救国救民,

吾辈之职。”

三顿饭几乎都是老花样,红米饭,一个炒菜,佐以豆鼓、腐卤、萝卜干、糟辣子、腌蒜头、韭菜花等咸菜,一大行军锅南瓜汤或者苦菜萝卜汤。打牙祭时,多数是红烧肉,解馋。过年过节加几个荤菜,但是禁止喝酒。

每天上午两节理论课时,课前整顿军容风纪,一律穿制

服,点名,按班级上课。理论课主要内容有:伦理课、精神讲话、战略战术、步兵战术、步兵操法、野外勤务、步兵射击教范、枪剑术教范、野外筑城术教范、体操教范。

课后,结合教官在课堂上的讲解,分组讨论、领会,写出作业、心得。教官会经常测试,抽查作业,马虎不得。

饭后一律午休。

下午在操场进行制式教练,做体操,马术练习,枪剑术操练。枪械拆卸拼装,射击弹道知识演示,到靶场进行实弹射击,实施工事坑道作业,各种作战掩体的构筑,有时到郊外野战化演习。

每个学员都必须学习两门学科:基本军士学科和应用军士学科。

基本军士学科的内容是:战术学教程、军制学教程、兵器学教程、地形学教程、野战要塞筑城学教程、交通学教程、陆军卫生学教程、马术学教程。

应用军士学科的内容是:图上战术、图板绘图、快速绘图、筑城实施、兵棋对策。

讲堂的教官大部份是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回国,又聘请了一些日本籍的教官,所有教材都是从日本士官学校的教材、教案中翻译整理。

北海天资聪慧,学习用功,文化根底较厚,理论课测试经常

保持全优。李平、赵忠、王武理论课成绩稍逊,但体格建硕,野

外训练、野外作业等科目常常胜于北海。

纳玉在炮兵理论、射击诸元计算等科目测试中,亦是出类拔萃。

传统的操场训练,学员必须绝对服从管理。动作一定要规范,反复操练,不得休息。主要内容是:队列操演、战术动作、野外勤务等;辅以体操、器械运动。

队列操演,要求整齐划一,横直起步一条线;武器、工具、饭合等装备在队列中一条线。

战术动作、徒手、持枪、劈剑、对刺,动作要做到敏捷纯熟,正确规范。

野外勤务,按排、连、营展开。跃进、冲锋、合围、散开、隐蔽等,经常进行实战化演练。

注重实战训练,操练、演习较多。

晨起即集体跑步,做徒手体操、器械体操。

上午两节理论课,两次持枪训练。下午器械演练、体操、

唱歌,间以集体跑步。晚上自习课,讨论复习。夜间经常进行紧急集合演习。

操场设有单双杠、天桥、木马、吊环、吊绳、跳高、跳远、撑杆跳等健身运动设施。

通过学习训练,使每个学生都能掌握战略战术的基本理论、

攻防进击的基本战法和射击、劈剑、刺杀、冲锋、爆破等战

术技能技巧。

讲武堂特别注重对学生进行实战训练。从战例的理论研究、讲解、总结经验教训、到实战演习的诸科目动作训练、要求非常严格。几近实战化的教学、训练,使讲武堂的学生个个具备战略战术的基本素质,熟练步兵操典的动作规则,掌握奇袭野战的军事理论。每个学员从思想到行动,从精神到目标,力求做到为**共和而战。

在伦理课上,教官们经常作精神讲话,讲中华民族五千年光辉灿烂的历史、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传承、中华民族杰出人物屈原、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民族英雄的故事。讲杨一清、薛尔望的民族气节。

讲法国人修的滇越铁路,把云南的矿产运走,要把云南变成法国的殖民地。

教官们多为留学日本、参加同盟会的老会员,受孙中山先生**共和思想的影响,经常把一些进步书籍刊物在学员中传阅,如《民报》、《天讨》、《汉声》、《云南杂志》、《革命军》、《警世钟》、《猛回头》、《洞庭波》、《夏声》、《新世纪》等:康有为著的《日本明治变政考》、《俄罗斯大彼得变政记》、《意大利游记》,梁启超著的《新大陆游记》,孟德斯鸠著的《法意》、华盛顿的传记等等,给北海等一班青年学子打开了视野,如饥似渴的互相传阅。

休息日,北海、赵忠约了纳玉、李平、王武按吴教授留下的地址到洪化桥去拜访。此时吴教授已回到省城黄教官家。

黄教官家是老式的建筑,前后二进院落,四面的平房围成四合院。院子中间的天井是红砂岩铺地,四周是高出一层毛石的外走廊,挑出的檐口把雨水注到院子里。外走廓下面摆了很多盆裁的花,玫瑰花和粉团花特别锈人,引来蜜蜂和蝴蝶,给安静的院落带来生机。

几个年轻人一进大门,就看见吴教授和黄教官在廊檐下对弈下棋,正杀得不可开交。

几个学生仔急忙走到吴教授、黄教官跟前,很是拘束,黄教官便招呼拿草墪子来坐,又叫家人上茶水。

吴教授瞥了一眼几个学生娃子,打趣说道:“头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厚脸皮。”吴教授这么一调侃,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吴教授首先问学习、训练情况,特别问北海身体吃得消吗?北海爽快地回答:“没问题。”

吴教授满意的欣赏着北海白白净净胖忽忽的娃娃脸,点点头,抽出支“大重九”点上火抽起来。

黄教官说道:“在家里说话,放开一些,随便点,不要拘束。”

学员们关心的是,毕业以后的去向?黄教官回答道:“去部队。”

吴教授补充道:“不管到哪里?扛枪打仗,保**民,这一条永远不会变。”

吴教授又逐一问起几个学员的家境,除北海和纳玉家境好些,赵忠、李平、王武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便感叹道:“民贫,国岂能富?”

黄教官说道:“经济是基础,不发展生产社会存在不了,社会也无法进步。可现在天下不稳,内忧外患,列强虎视眈眈,只有我们革命军人才能秉持**共和的精神,保家护国。”

黄教官又说道:“我们滇省是个穷省,山高路远,交通不便,讯息不畅,民贫民弱,只有使地方稳定,大力发展经济,发展教育,开启民智,打通交通,让讯息流畅,使经济发展起来,社会才有希望。今日之武校,培养军事人才。就近了说,保境安民;朝大了说,保家卫国。社会安定,国家安全,民心稳定,经济发展,国家才有希望,滇省才有希望。”

吴教授说道:“是啊,现在国内局势不稳,列强环现,随时想咬我们一块肉。没有武备,没有强大的国防军,那就危险啰!你们选择了从军,就要把保家卫国作为自己终生的使命。洒热血,抛头颅,牺牲自己在所不惜。好男儿志在四方,何必马革裹尸还,处处青山埋忠骨,那里黄土不理人?”

黄教官看看几个学员,点名道:“刘北海,你咋想的?”

北海腼腆地回答道:“我同意张教授和黄教官说的,国家问题太多,官场**,民不聊生。我要把手中的枪,变成外科手术刀,对社会进行解剖,动大手术,把坏死的地方切除!”

吴教授闻此言,大腿一拍,说道:“好小子,有种!”

赵忠闻言,怒睁双目说道:“对,除暴安良!”

纳玉不觉怒从心生,说道:“打倒贪官污史!”

李平说道:“扛枪就是要保家卫国,有国才有家。”

吴教授又抽起“大重九”,吐出一圈又一圈的烟圈,看着不太讲话的王武问道:“你说呢?”

王武沉呤片刻,说道:“我们来扛枪,没有退路,绝不当逃兵!我们都是从山旮旯来的穷小子。”

众后生讨论的很激烈,争论的也很热闹。但是,最现实的问题,毕业后的去向。

黄教官解释道:“你们十七期学制,本来定的是两年半,现在有点变化,可能会提前点毕业。可能会提前半年?所以你们的学习日程安排的很紧。二年半的课程,要压缩到两年完成,我们和你们的压力都很大,没有办法。”

众后生又听说滇军的编制已满,不知今后的出路。

吴教授说道:“你们不必操心。外省,象四川、河南、广东等省,都急需军事人才。你们讲武堂可是名气大得很啰!”

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就业问题,生活问题,吃饭问

题,是再现实不过的问题,肚子不饶人。

吴教授又掏出“大重九”发了一支给黄教官,把烟递给几个学生娃子,都摇摇头,学校规定学员不准抽烟。

吴教授知道,这几个学生娃子心里犯嘀咕的还是毕业以后的去向,便安慰说道:“不要急,四川那边我有朋友,成都的军校也要人。到时后我会帮助推荐。”

众后生闻吴教授此言,感到欣慰,松了口气,不过今后的去向,仍然象称铊压在每个人的心坎上。

黄教官看看几个娃娃沉重的样子,说道:“说千说万,打铁靠本身硬。眼前最关键的是,抓紧学习。要有真本事才能闯天下,现在不抓紧学习,临时抱佛脚,银样腊枪头,吃亏的还是自己。”

众后生闻此言,都感觉到肩上的担子不轻。

吴教授点了一下北海说道:“你咋个想的?”

北海不加思索地回答道:“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没有回头路,一定走到头!”

赵忠也帮腔道:“决不回头!”

黄教官望着纳玉、李平、王武问道:“你几个咋个说?”

三人异口同声回答道:“一样,决不回头!”

天色渐晚,几位学生告别黄教官和吴教授,心中怀揣着梦想,快步向讲武堂走回去。

0

第十四章 讲武之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