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开局一把汉阳造,打造王牌野战军>第二十章:穿越火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穿越火线

小说:开局一把汉阳造,打造王牌野战军 作者:松针绿 更新时间:2023/3/19 11:15:22

顾玉成及时带人把钢板带回来了,而运输车队装载着各种物资军火以及慰问团的几名学生从右安门已经把车开到城外了。

“哎,这小子磨蹭什么呢,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回来?”

孙排长倒也不是担心毕竟顾玉成有多大的能力他还是知道的。

现在关键是再耽搁下去到天黑之前他们不一定能赶回来啊。

“哎,泰山,你们班长干什么去了怎么还带走了你们班七八个人?”

对于顾玉成擅自离队去干什么事先他只跟孙排长打过招呼并未细说,这就使得他心中泛起了嘀咕。

“不知道啊,他刚才就说带人去办点事儿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关泰山在学兵团里和顾玉成是上下铺的弟兄平常一有什么事那他必然是第一个先知道的。

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这兵荒马乱的,城里城外都不能算是绝对安全的这要是出点儿什么事儿回去他也捞不着好果子吃。

“秦墨羽,真没瞧见他,那这人让他给我带哪去了?”

“排长你别担心再等一会儿,据我所知玉城平常办事儿都很麻利,想必是有别的事儿给耽误了。”

孙排长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心情就渐渐的焦躁起来。

他有些焦急的走到车厢后询问正在摆弄步枪的秦墨羽顾玉成的去向。

但是众人都摇头表示未知顾玉瑶坐在前车,两辆车间隔二三十米他也根本听不清孙排长在说什么。

就在他准备推迟出发准备带人进城寻找之时,顾玉成推着装着钢板的平板儿车呼哧呼哧的这才赶过来。

“排长,我回来了!”

顾玉城本身背着长枪腰间还有手榴弹,这再推着放着钢板的平板儿车。

就算他那五六个弟兄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那也终究比不过四个轮子的汽车快呀。

“你干啥去了,咋不听命令擅自行动你就这么带兵的?”

孙排长不由分说就给了他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顾玉成也知道自己回来晚了所以也就不想再争辩什么只管低头挨骂了。

“报告,连长出来前说我还另有任务!”

对具体的任务内容他也没多说,反正他明白孙排长是肯定训他一顿了。

而且客观来说他也是有过错的毕竟自己带人行动的时候没有报备,纵使是连长交代的任务自己违纪在先也不成。

“班长,这老孙凭什么只骂你一个,再说这不也是连长交代的任务啊。”

有的战士觉得孙排长因为此事就对顾玉成一顿训斥实在是偏颇了。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个战士忍不住想告诉孙排长实情结果被顾玉成半道儿拦住了。

他不想在因为此事而招惹事端了,在一顿批评之后这件事儿也就算翻篇儿了。

“别说话你还想挨训呐,赶紧招呼弟兄们把这钢板装到车上……”

“诶,好……弟兄们都下来搭把手把这钢板装到车上,待会儿咱们得从鬼子的阵地中间插过去用钢板也能挡子弹。”

几个人手脚并用配合得当没过多一会儿车上的钢板就竖起来了,把后车厢中的物资和学生360度围起来了。

“哎,玉瑶这不是你哥吗?”

“雅婷,咱俩换个座……我不想让我哥看见我担心。”

在她的再三要求下同学无奈,只能答应他的请求和他换了个座位挡到她的身前。

在给第二辆车装钢板的时候顾玉瑶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自己的亲哥哥。

不过她那时也来不及想立刻跟同学换了个靠里的座位以求别被走过来的顾玉成发现。

“不对呀,你父亲不是同意你来送物资吗,怎么中间儿又出差错了?”

一个男同学时不时的看看前面被钢板包围的车厢,随口小声问顾玉瑶这里边儿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

“我爹是同意,但是我只是说要往上送一批物资没说直接去前线阵地,我是真不想让他担心啊!”

“这要是让我哥发现了我回去肯定要被揍一顿,所以拜托各位待会儿千万别说漏了。”

众人无可奈何只能等顾玉成走过来时刻意帮她遮挡一下。

孙排长看着平板儿车上放着的六七块钢板孙排长也大致明白了他们要干什么了。

但是他又是一个很传统的旧军人即使问题真的是出在他这儿那他为了确保队伍中自己的威信也不会主动道歉。

“报告排长钢板组装完毕,咱们可以出发了!”

顾玉成在完成各项准备工作之后示意车上的同学敲了敲驾驶室的铁皮车顶提醒孙排长可以出发了。

“好,我们走……”

话音未落两台卡车载着人员和物资出发了,车辆开动时从它那已经有了锈迹的排气管就能看出这两辆卡车差不多已经是几年前相对老旧的东西了。

此行的目的地是激战正酣的芦沟桥附近阵地,这些学过医疗救护的女学生很可能在到达之后被分配到后方刚刚清理好的包扎所临时去帮忙。

卡车依旧在土路上奔驰,他们遵照朱连长临行前的嘱咐没有走大路。

而且学兵团的战士平均分布每车五个人,孙排长在第一辆车的驾驶室压阵。

他则作为次之的学兵班长在第二辆卡车的车厢里随时保持警戒。

卡车的烟尘从汽车后方的排气管儿中呼呼的向外喷着,这辆车看上去就像一位得了肺痨的年长老者一样。

虽然卡车可以正常行驶但车辆的零件寿命都差不多到了“寿终正寝”的地步了。

这一路上周围的枪炮声时而短促的一阵阵点射,时而是有些冗长且激烈的火力压制,总之这一路上枪炮声是没有片刻停歇啊。

“这还在打,看来这小鬼子是一刻也不让咱们的人消停。”

“是啊,听说东瀛国的皇帝在昨天已经开了御前会议了,他们通过了继续向咱们华夏北部增兵的命令,简直是欺人太甚!”

几个男同学透过缝隙想要看到一些周边战场上的情况,但是终究未能如愿。

“哎,小兄弟别往外看你是嫌自己的命活的不够长吗?”

车上的另一名老兵则非常淡定的听着这周边四处传来的枪炮射击声。

“老兵这小日本儿用的都是什么装备呀,咱们在战场上跟他们打吃亏吗?”

面对这些大学生很好奇的求知心老兵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这些孩子呀还是把战场上的枪林弹雨想的太简单了。

前排的卡车学生被加固的最牢固,乘坐的大部分是女生,一会儿冲过封锁线的时候她们第一辆车会是最快脱险的。

虽然说她们今天对上战场这个词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真正面对的是四处乱飞的枪炮和子弹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恐惧紧张。

“小兄弟,听我一句劝待会儿从战场上下来回家什么也别想好好睡一觉,北平现在还在我们手里你们就是安全的。”

“你们和俺不一样你们有文化有知识,将来是可以有大学问做大事情的。”

“那当然,我们华夏从前朝道光年间一直到现在屈辱实在太多了。”

“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现在又亲眼看见小鬼子侵占了我们的东三省,现在又要染指华北我们不能做视不管啊。”

“我想好了从战场上下来之后我就去山城考军校,这小鬼子一天不赶走他我们就没有办法搞建设,也就别想发展我们的军工产业,只有这样我们日后才能不被欺负!”

“所以呀,目前来看抗战救国才是第一要务,其次都是次要的的因素。”

那个老兵冲着他点头表示认同,但是从他的神情中又看出了太多无奈了。

“现在呀就是这个世道,你们学问比俺高也听俺念叨念叨,你说这要是不打仗该多好啊。”

“像你们就该继续上学,像俺们这样就该在地头种粮,再娶上一房婆姨养上一个娃,这日子多有盼头啊。”

“可还是那句话天杀的小鬼子他不让咱安心的过日子啊,那就只能豁出命去跟他们打了。”

“谁也不想打仗,谁都想过安稳的日子,可是小鬼子都端着枪逼到我们家门口了,既然是扛枪当兵的又是华夏的男人这场仗无论结果如何我们不得不打。”

顾玉成在车厢里暗自呢喃着,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要从一个浪荡公子哥蜕变成一名随时要上战场的华夏学兵的真正原因。

“可是金陵国府的**员长如果在一年前肯定不会这么想,**军直到去年还在和红军大动刀兵。”

“现在好了,仗打完以后还不是削弱我们自身的军事力量,真不明白这样的糊涂仗打下去有什么意义。”

许久不发言的顾玉成也发表了一下自己对之前局势的一些看法。

不过他此时的神经依旧是十分紧绷的,他要随时留意这周边发生的任何情况。

现在北平战端一开至少在华北没人会过度关注对政治的看法了。

不过对现在的顾玉成来说他明白自己就是一名军人一个立志沙场浴血的军人,从这一点上来看他和现在身处前线的韩鹏也许会有很多相似之处。

那几个学生发出一声哀叹,在此国难当头没有什么比民族尊严和国家利益更重要的东西了。

顾玉成从小到大很少涉及政治,因为父亲总是告诫他说政治有时候就是一个大染缸,纷乱无比。

在几年前华夏全国还是军阀割据相互征伐的局面,结果打来打去最后受苦的还是这些黎明百姓。

不过和东瀛的这一战则和以往完全不同,这是正义与邪恶之间角逐,这是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这一战无可避免也必然胜利!

这段运输路线最危险的地段就在前面了,目前这里还是敌我交战的一片缓冲区。

所以这里相比于炮火横飞的交战区而言有更多的未知危险。

“全体注意,我们马上要穿越缓冲区了,注意把身体压低尽量蹲下,我们必须尽快冲过去,不然很快我们就会成为敌人炮兵的靶子!”

孙排长经验丰富他乘坐的头车在前面开路,现在他们必须要使过一段常年没有经过整修的搓板路,然后接着会进入一片林子从林子中驶过就是日军的一片阵地了。

此次任务出发前朱连长和学兵团团部的作战参谋结合实际分析这一片阵地上最少会有一个小队甚至两个小队的人员规模。

一旦出了树林下定决心要冲过去中途就不能做任何停顿,否则他们就会由战场的后勤急先锋,变为敌人放在砧板上的一块肉。

而此时莞平县城附近的战事稍有短暂停歇之意,进攻无果的倭军步兵第三大队终究还是无功而返了。

不过想必这次他们在撤退之前大概是收到一木下达的命令了。

撤退之时他们不但把失去战斗力的伤兵都带走了,还把战场上散落的大部分武器装备也一并带走了。

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华夏军队的士兵再用他们的武器补充弹药。。

而且就在此刻桥对面突然出现了十几名疑似收容队的鬼子小股部队,他们一个个的都戴着口罩军装袖口的位置都带着黑色袖箍。

“呦呵,小鬼子收尸队来的挺快呀……”

韩鹏将枪口瞄向他们,何宝生对此却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又是老一套,盯紧!”他有些不屑的随口一说。

他只是一个人眼神儿有些木讷的叼着自己腰间的旱烟袋到与之相邻的防炮工事暂作休整。

“你在这儿守着,我去抽一袋!”

说着他把自己的步枪放在韩鹏身旁,转而钻进了不远处的一个防炮洞里,以求寻得精神上的片刻慰藉。

“嗯,自己留神!”

韩鹏转而提醒他,在对面儿此时肯定还埋伏着不少日军的神枪手。

如果阵地上出现一丝一缕的烟尘,那鬼子的枪口很可能会找上门儿来。

这几天虽然双方战事激烈但是守在北平的华夏国军29军总是处于人道主义精神让他们收拾遗体。

但小鬼子的做法属实是有点儿禽兽不如了,经常在黑夜中以打冷枪的方式袭击华夏国军收尸队员。

不少官兵私下里也都在议论,说这要是按老话讲就有点儿以德抱怨的意思了。

韩鹏此时端着一把前不久刚刚缴获的三八大盖正在根据自己的射击习惯做一定的弹道修正。

保定兵岳小华此时捧着一只中午前在战斗中缴获的一只鬼子水壶,这是他刚才在已经被埋了老深的土堆里发现的。

后来因为战事激烈他就索性把水壶丢到旁边儿的某个角落了。

现在战火稍息他也正打算去去把那水壶拿回来,今天的仗从早上吃完饭就开始打。

一直打到现在太阳有些西斜之时真地上不少人都几天都没喝水了。

6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