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神秘的城工部>第三十二章 天瑎山上杜鹃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 天瑎山上杜鹃红

小说:神秘的城工部 作者:林兆信 更新时间:2023/1/15 17:28:29

随着人民解放军南下的隆隆炮声,1949年的夏天来到了。蔡永臻来到塔山上与林珊约见。他今日神采飞扬,情绪很好。除掉**齐天柱,挖去了一大隐患,他轻松了许多,他说:“**有一重要任务,我不知派谁去好?”林珊问:“什么任务?”蔡永臻说:“人民解放军己渡过长江,你哥率领海坛舰起义。为了策应大军南下,华东局派遣军事特派员,来我南方指导武装斗争。已由滨东地下党护送,我们派人到交界处接应,此任务关系重大,我想亲自去。”林珊很高兴,前几天特务到她家搜查,说林明涛通敌,林珊隐约感到哥哥起义了。她说:“蔡大哥,你现在是滨州特委**,事情那么多,这任务就交给我们城工部去办。我带刘雷、徐枫,三人就行。”蔡永臻沉思说:“三人行吗?”林珊说:“老刘是老队员了,办事一向稳重;徐枫这几年也常单独执行任务,表现不错。”

蔡永臻似想起什么,问:“史良才的历史查了吗?”林珊说:“查了,原先在岭下小学,后调县城,4年前又调到塔山小学当校长,无异常举动。”蔡永臻说:“佟菊在天瑎山原特委的档案中,发现了一个叫史良才的名字,可是我们从未见过这个人,也许是王云俠当年单线领导的。此人与前特委领导牺牲有关,你可留心,注意他的动静,是**,还是畏惧自动脱党,目前难下结论。”林珊点点头,说:“是狐狸,它早晚会露出尾巴,什么时候走?”蔡永臻说:“今天就走,到相思岭交界处接应。第一套联络暗号:迎接黎明。第二套:还用南国红豆。我知道你会去的,我方的接头信物,还是用你家祖传的那枚翡翠红豆。天下要找出第二枚一模一样的恐不可能,所以老黄已用电台报过去。”林珊**脖子上系的那枚翡翠,很是兴奋:“请转告黄**,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林珊回到学校,见史良才在办公室里,她上前说:“史校长,我嫂子那边有一笔生意上的事,要我去处理。下午就要走,少则一两天,多则三四天,我的课您帮调一下。”史良才笑说:“林老师有事,就放心去办吧。课堂上的课,我调一下。”林珊说:“谢谢您。”告辞出来,走到校门外,看见徐嫂在挑水,她上前低声说:“我这两天和阿枫去办一件事。我告诉您,史校长不是好人,您留心点。”徐嫂这几年,也隐约感到,儿子在糖庄上办的不仅是生意上的事,但她相信,林家兄妹是好人。林明瀚壮烈牺牲的故事家喻户晓。她对林珊说:“三姑娘,您放心去吧!我会留心的。”林珊走后。史良才走到校门,只见一个贩子站在一棵树下卖葫芦糖。原来,林珊在塔山上与蔡永臻接头,己被史良才发现。他走到那卖葫芦糖的贩子那儿,买了一根葫芦糖,把一张字条塞给他。徐嫂拿一把扫帚,走进校长室,见内屋门虚掩。她整理了一下桌上的书本,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一把乌黑闪亮的手枪,她惊呆了。她慌忙关好抽屉,走出房间。史良才回来,她装作若无其事,往地上打扫。

史良才走进房间,对她说:“徐嫂,下午我有事去县城,这两天不要做我的饭了。”徐嫂答应了一声,走进房里呆呆坐着,当年家被烧掉,儿子活活被烧死的惨像,又浮现眼前。她咬了咬牙,从柜子中抽出当年那把伴她走出天瑎山丛林的砍柴刀,坐在厨房中,往一块磨刀石上磨了起来。吃过午饭,她戴上一个竹笠,背上柴刀,远远跟着史良才走出了校门。从那天下午后,人们再也没见到徐嫂回来。

蔡永臻接到了黄国勋转来的第二次指示,为了确保林珊在塔山小学潜伏的安全,必须立即逮捕史良才,押到南日岛审讯。他带了3个队员,晚上秘密潜入塔山小学,却找不到史良才,连做饭的徐嫂都不见了。他凭经验,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了。他担心:是不是林珊的行动被史良才发现了?他和特务跟踪去了?他越发感到事情的严重。他当机立断,回到码头,吩咐船先回南日岛。自己带4个队员,备了点干粮进山而去。

虎头岭有两条路入山,西北去石牛、戴云山,半道分叉;北通石斗,东北到相思岭,是古道。古时传说中的青年樵夫与采豆姑娘相恋的悲剧故事就发生这里。游击队在天瑎山,西北山口重兵把守,这东边却很少见到关卡,所以特委选了这条路。福厦公路没修前,这是内地入滨州的官道,古老的石阶上留下了前人踩踏的脚印。毛**当年踏上八闽的山水时,在他的一首词里赞道:“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林珊3人走在这古道上,心情很是兴奋。随着人民解放大军的推进,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华东局特派员的到来,必将展开新一次革命斗争的**。国民党反动政权即将土崩瓦解,“解放区的天,是多么明朗的天”呵!她和战友们一样,心中充满了无限美好的憧憬。第二天下午,他们终于登上了相思岭,来到那块界碑下,碑旁有个庙宇。一个客商模样的中年人走过来问:“请问你们是从滨州过来的吗?这虎头岭路怎么走?”

林珊说:“您去虎头岭做什么?”那人盯着林珊胸前系的那枚翡翠红豆,说:“买红豆,南国生红豆呵!你们去哪?”林珊说:“去北面,迎接黎明。”那人握住她的手,激动喊了一声:“同志!”但他还是小心地请求查看翡翠红豆上的字。林珊解下,微笑地递给他。想不到,对方竟是行家,他手轻轻**那枚瑰翠,赞道:“这是缅甸红河峪的鸡血红翠玉,稀世罕见,堪称国宝。我家祖传玉雕手艺,这次组织上说你们用一枚翡翠红豆作接头信物,特地调我来验证。”他往庙宇喊:“过来吧!”只见门里走出3个穿着便衣的汉子,其中一位身材魁伟,30多岁,他便是华东局特派员袁平同志。林珊与他们一一握手,交接之后,滨东方面的护送同志告辞而去。当天下午,他们在山路上吃了干粮,掩护特派员往回走。

鲍斯接到了史良才的字条,他刚好在枫江桥,便带上七八个特务,远远跟踪。想不到,竟是往山里走。几个特务饿得直叫,幸好山脚下有个店家,每人买了一袋饼干。继续跟上,看看天黑,他们便在路边的一个避雨亭歇脚。亭后有3间守山的茅房,进去一看,锅灶还在,不见人影,也许下山取东西去了。几个人点起油灯,烧了锅热水,就着饼干大嚼起来。鲍斯鼓气说:“城工部肯定是去执行什么重要任务,这次破获,各有重赏。”史良才过去给王云俠当交通员,走过山路,但这几年养尊处优,也是汗流夾背。战局的变化,使他忧心忡忡,他生怕哪一天,档案给查出,他就死定了。他只有死心塌地投靠鲍斯。他觉得,塔山小学不是久留之地,城工部的女头领就在身边,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干脆,到军统里面干,鲍斯对他求之不得呵!第二天早上,特务们累得不走了,鲍斯想:在这里埋伏也行,守株待兔嘛!

晌午时分,林珊一行4人来到亭上。几个人也走得累了,坐在亭子间的木栏椅上。林珊注意到了岗边的3间茅屋,一缕炊烟升起。心想:里面有人?她对刘雷说:“注意有情况!”她拔出枪,只听得茅屋后墙的坡上,一个女人大叫:“阿珊,快跑,有白狗子!”但迟了,一阵枪响,袁平刚好背朝茅屋,脸往亭外看,子弹从身后射来,击中肩膀。林珊扑到特派员身上,又身中两弹。但她还是扔出一颗手雷,轰的一声,茅屋被炸塌一角,3个特务倒下。屋后岗坡上,徐嫂举起柴刀,像一只母狼一样窜出草丛,居高临下,狠狠地朝史良才的脑袋劈下。史良才哀叫一声,脑壳劈掉一半,当场毙命。鲍斯对准徐嫂,“叭”,徐嫂中弹倒下。

山路上,蔡永臻听到了枪响,他们拼命冲上岗,边跑边鸣枪示意。鲍斯见对方有人接应,慌忙带上剩下的4个特务,往山下一条小路逃窜,被増援的游击队歼灭。蔡永臻抱起林珊,悲痛呼叫:“阿珊,醒一醒,你醒一醒啊!”林珊倒在蔡永臻怀里,鲜血染红了胸襟,她费力地从怀里掏出一枚沾满血渍的翡翠红豆,对蔡永臻说:“这是给你的……”又断断续续说:“我死后……把我埋在塔斗山上……我要看我二哥回来……”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蔡永臻哭叫:“阿珊……阿珊,你不能死呀……”

蔡永臻含泪放下战友的遗体,拔出枪,愤怒地朝头上的松树枝射去一梭子弹。被击中的树枝纷纷落下,覆盖在烈士的遗体上。远处,一阵山风吹来,松涛阵阵,好像是那深沉雄浑的歌声……

1949年8月,黄国勋、蔡永臻、林志楠率领滨州游击队配合华东野战军先遣部队进攻榕城。刘雷、徐枫潜入省城侦察,返回时被发现,刘雷掩护徐枫而牺牲,徐枫负伤。陆乾宇奉命去台湾执行潜伏任务,后因**出卖,被捕牺牲。楚汉儒逃去台湾;晏仕杰的船只被截击,当了俘虏;古道远逼迫女儿古梦寒,乘帆船逃离大陆。滨州解放,塔山上建起了雄伟的革命烈士纪念碑。郑益彬、龚力、林明涛、佟菊从榕城回来,参加了滨州革命烈士纪念碑落成悼念大会。

庄严的烈士陵园,**明媚,绿茵如画。林琛、小海螺和一群戴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抬着花圈,登上台阶。黄国勋、蔡永臻、林志楠、徐枫、柳茵及各界人士,肃立纪念碑前默哀。碑文上,在众多的名字中,我们不难找到陆乾宇、林珊等烈士的名字。正如南滨党史所书:城工部烈士的鲜血,同样染红了共和国的旗帜。他们的名字,也铭刻在中国革命历史的丰碑上,永垂不朽!

(完稿,谢谢阅读。)

0

第三十二章 天瑎山上杜鹃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