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警实录(卷二)>第七篇 贪嗔痴膨胀葬送青春季(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篇 贪嗔痴膨胀葬送青春季(四)

小说:警实录(卷二) 作者:滁州徐舟 更新时间:2023/1/20 12:35:47

大学教师副教授女博士冯玲因为学业耽误了青春,等到博士学位拿到手,坐上高等学府副教授的宝座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无人问津的老剩女,她本来相貌平平在女孩子中第一眼绝不会给男人留下丁点印象,走在大街上更不会引起男人的回头率。没有男人追求,反而落下清心寡欲,不必要为那些烦心的事伤精费神,她是个喜欢安静的女孩子,从小到大非常厌恶嘈杂喧闹的地方,比如运动会、联欢会,男男女女拥挤在一起的大众场合,好像哪里有强烈的刺激素,顿时感到浑身不舒服。她喜欢图书馆、阅览室,钻进去一待就是大半天,女生们嘲笑她是典型的宅女。

说她没男孩子人追求,那是对她夸张性的贬损,其实在大四即将毕业的的时候,曾有个男生追求她,那是在图书馆经常遇见别的系的男生,一天,男生在快接近中午的时候主动找她说话。

“你是哪个系的?”这是一句普通随便的问候语。

冯玲抬起眼望望他冷淡地说:“什么意思?”

对方知道这是个不善于交际的女孩,说话像吃枪药似的叫人无法接下语,便说:“随便问问,看你这样用功,成绩一定出类拔萃。入学几年了?”

“与你有关系吗?”她反问。

男生被冲的翻白眼无奈笑笑,最后还是厚颜无耻表白自己:“你爱好看书,我也爱好看书,除此而外没有别的爱好,愿意交个朋友吗?”

冯玲头也没抬夹起书本起身就走。第二次在校园的操场上,冯玲和闺蜜聊天散步在林荫道上,男生老远招呼她:“哈喽,这么巧又碰面了,我这里有两张朋友送的音乐票感兴趣吗?”

冯玲清高昂着头不屑一顾:“我不认识你,请别自来熟,去邀请那些轻浮的女孩子去看吧。”

男生热脸碰冷屁股恨不能钻地裂。

闺蜜碰碰她也觉得过分:“人家热心你怎么不领情?”

冯玲说:“对待这些嘴尖毛长的男生,就要冷酷无情不留情面。”

闺蜜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没看出那男生对你有意思吗?接触接触也没坏处。”

冯玲说:“他有意思我没意思,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我还要考研考博。”

闺蜜说:“人各有志,明儿别成了书读出来,却成了嫁不出去老姑娘。”

冯玲讥笑闺蜜:“女人的可悲之处非要依靠男人,单身自由干嘛非要一个男人管束。”

闺蜜不敢苟同。

这也许是性格倔犟造成,学业成功而她错过青春期,成了名副其实的剩女,她自己不以为然,家人为她焦心积虑,母亲几乎成了祥林嫂,郁郁叨叨逢人就说要给女儿介绍对象,婚姻介绍所女儿的放大照片赫然墙上,求婚的男人见到她的简历不敢问津悄悄离开。征婚几年女儿年龄一年比一年增大,眼看过了生育期,父母下通缉令不谈男朋友甭要回家。冯玲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时郭枫进入他的视野,年龄相当海归履历,人长像差了点,三等个头毛胡脸,虽然离她择偶标准相差甚远,到了这份上没有挑选的余地,找不到潘安只好宴婴凑数。她降低标准委屈求全向他抛去橄榄枝,结果与她的想象大相径庭,郭枫竟然翘起尾巴没把她当作金镶玉,冯玲留意观察,原来她的学生苏小曼捷足先登插上一脚。冯玲没当回事,不能因为大龄剩女,阿狗阿猫就胡乱嫁了,这样龌龊的男人要是看上眼,孩子可能都打酱油了。

冯玲毕竟是生活中的女人,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一样少不了,尽管她大多时间吃食堂,可是繁琐的小事缠绕她焦头烂额。学校按照副教授的标准分配一套两单元的公寓,那是八十年的筒子楼年久失修,水管电路老化,三天两头不是这儿坏了,就是那里需要维修,水电工成了她家的常客。

水电工名叫陈大宝三十多岁,老家在四川十几岁就出来打工,在学校做点工,学校有活给学校干,学校没事在外面打零工随叫随去,冯玲水管冒水电线短路少不了麻烦陈师傅,这些活举手之劳,陈大宝不好意思收钱,收多了明显宰客,收少了不如做顺水人情,她在总务处帮说几句好话都在里面了,说不定哪天她调到总务处这份人情帐,她会加倍偿还的。作为冯老师一次两次还心安理得,次数多了陈师傅还是免费上门服务,冯老师总觉得亏欠。一次忙晚了,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冯老师去小食堂买几个菜,家里还有郭枫来时带来的红酒还剩半瓶,热情挽留陈师傅吃饭。陈大宝也不客气,客气很了生分,人家是堂堂教授学校的主人翁,而自己是打散工的临时工,有主仆之分,主人赏面子感到荣幸,别不识抬举。陈大宝干完活,到卫生间洗洗手,冯老师这么客气俺就讨饶了,坐下与冯玲面对面就餐。一个山窝走出来打工仔,头一次与一个女博士坐在一起吃饭拘谨万分,屁股只敢搭就半边筷子不敢动。冯玲缓解他的紧张和他聊起家常。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冯老师轻松自如地问。

“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基本没人了,逢年过节也少份回家的念头。”陈大宝说。

“难怪这些年,别的工友都忙着提前预订火车票,你是无动于衷稳坐钓鱼台。”冯老师笑笑。

“一个人在哪儿都是过年,不回老家还能省几个路费,这年头挣钱不容易。”

陈大宝渐渐放松,不似先前那样坐立不是。陈大宝的食量真大,冯老师考虑到做粗活的人,不像读书人那样斯文,她打了一斤饭,自己吃二两,那八两饭原以为足够陈师傅酒足饭饱,结果陈师傅把半瓶酒喝完,八两饭吃尽,残茶剩汤风卷残云咂咂嘴似乎没吃饱,冯老师又捧出一盒精美的糕点,陈大宝不好意思半推半就又吃去大半。第二次冯老师留他吃饭,陈大宝大方多了,如进自己家一样,走动自如。

冯老师问:“你老大也不小了,怎么不找个对象成家?”

陈大宝捞捞板刷头憨笑笑:“咱这号人,猪八戒背破被絮,人没人货没货。那个姑娘看中俺。”

冯老师脸色微微一红,陈师傅说话这么粗鲁,她还是个没出阁的老姑娘。不过,她不计较,粗人粗话属于正常。停顿一会陈大宝又说:“社会上不三不四的女人多得是,有几个蛮有姿色的,要与我叉伙,俺需要会过日子能下崽的正经女人。”

冯玲说:“到婚姻介绍所去找呗。”

陈大宝说:“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连一处遮风避雨地方都没有,啥样的女人愿意跟你四处飘零?一年又一年就这么过呗。”

陈大宝脸色暗淡。

一年一度的春节好像转眼间就到了,对冯玲来说那是一道关一道坎,她又要深思熟虑点水不漏怎样去欺骗父母。这时陈大宝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小伙子虽然粗鲁些,不说话单凭外表,还能假戏真唱扮演一次男朋友。她与他商议着,一再申明是有赏租用男朋友付费用的。

陈大宝说:“谈钱外气,不就装模作样扮演一次你的男朋友,没问题。”

冯玲带领陈大宝去专卖店购买一套适身合体的行头,临出发之前再理发洗浴,小伙子经过打理,精神焕发增添几分儒雅风度,冯玲端详十分满意,再交代少说话见眼行事灵活些。到了冯玲家中,陈大宝把演出的天才表演淋漓尽致,父母开心,冯玲这七天年假喜气洋洋完满收官,回来后冯玲付款。

一场交易结束后,陈大宝还赖在冯玲家中不走,自言自语:“这种扮演女博士男朋友的感觉真好。”

冯玲说,:“好了,你的表演很成功,我已经加倍奖励。”

假戏真唱收场了。

陈大宝说:“俺已经陷入戏份中出不来,俺想尝试一番。”

冯玲没防这一招,在强力的攻势下,冯玲的最后防线崩溃了。

一连数日,不见陈大宝的踪影,他无颜面见冯老师,他的龌龊举动,鲁莽行为已经步入罪恶的深渊,冯老师完全可以控告他。他心惊胆战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过一周,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观察冯老师的举动,冯老师还是原来的冯老师,她按时去食堂打饭,去办公室上班,按时夹着讲义精神焕发步入教室给同学们授课。一个月过去了,冯老师突然来了电话,说水龙头坏了,他战战兢兢走进冯老师的家,这是忏悔求饶的机会,他想好了措辞,深刻的长篇大论,痛悔自己理智闸门没能控制住感情的冲动,一失足成千古恨,这辈子愿意做牛做马偿还。见面了冯老师若无其事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依旧热情健谈见不到一丝悲伤。活计干完后,陈大宝洗手背起工具包要走,冯老师说话,在这儿吃顿便饭吧。陈大宝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不敢言语乖乖听话。那顿饭陈大宝如同木偶似的,一切听从冯老师吩咐调遣,一顿饭吃完离开冯老师家,陈大宝的内衣湿透了。有惊无险,陈大宝绷紧的心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放松。

学生毕业,学校发了毕业证,四年的校园生活基本结束,至于学生的流向学校不再过问。端木春和我赶到谯城大学调查,无形中遇见苏小曼当年的三位室友的其中一位云慧,恰巧留校任教。她回忆说,毕业后苏小曼好像曾经说过,要与他的男友秦涛,还有一位中年男人三人合伙开办一家公司。我们跟踪追查到一家名为枫涛商贸公司,实体化工厂在城乡结合部一座破烂不堪的废弃厂房,大门紧锁,只有一位看家护院的老门卫。我们敲门许久,老门卫才从窗洞里探出头:“你们找谁?”

端木春说:“找你们老板。”

“老板不在。”

老门卫准备关窗洞,我塞进一盒烟说:“找你也行。”

老门卫瞅视一番见我们不像坏人便开了门。

“你们老板叫什么?”我问。

“大老板郭枫,二老板秦涛,最近两人好像出差一个月没见了,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呢,快断炊了。”老门卫诉苦。

端木春问:“有一位名叫苏小曼的女人经常来吗?”

老门卫回答:“你说那个很漂亮姑娘吗,她是这里的三把手,负责销售的副总。”

我问:“你们生产什么产品?”

老门卫说:“具体业务俺不太清楚,需要问老板。”

端木春说:“我们能进去看看吧?”

老门卫连连摆手:“不行,绝对不行,没有老板的许可,任何人不准进厂。”

端木春说:“广告上你们不是生产高级涂料吗,有什么保密的?”

我甩给老门卫两盒烟,说:“我们是装潢公司需要一大批涂料,先看看生产线能保证质量再和老板洽谈。”

老门卫沉思一会勉强同意。

名为涂料厂里面设备十分简陋,除了几口大缸和一台搅拌机外,其余就是瓶瓶罐罐,厂房显得空空荡荡。走访附近几家居民,都说没见过运送产品的大货车来往过。我们又去银行查看枫涛公司的往来账,基本空缺。这就引起我们的怀疑。没有资金流动,说明枫涛公司没有业务,苏小曼一心想发大财,鼓动郭枫秦涛办公司怎么可能白忙活,没有进项呢?我凭着多年办案的经验,马上意识到现金交易不通过银行。

端木春说:“大宗产品不开增值税票,对方怎么报账呢?”

我断定这里面一定有猫腻。苏小曼在大柳树老家建造别墅型庄园,少说也要一两百万。

端木春决定对枫涛化工厂再细致搜索一遍,第二天我们装扮环保检察人员再次光临。在搜索中,我们发现在库房拐角有一条暗道直通地下室,进入地下室我们惊呆了,三百多平米又有一处加工厂,这里堆满乙酰甲基、苯吡唑酮、甲基酮等制毒原料和制毒工具,问题完全暴露无遗。畸形的三角恋依靠郭枫的资金,秦涛的技术,和苏小曼美色的魅力形成一条利益链,制毒贩毒像一味强力的粘黏剂,把三人牢牢粘合在一起。

端木春自言自语:“既然如此,秦涛为什么会杀害苏小曼?”

我说出自己的看法:“检材上有秦涛指纹,不代表秦涛是凶手,需要进一步调查。”

我提醒这三人都受过高等教育,尤其是郭枫出国留学海归背景,属于名副其实的高智商。

就在这时潘局电话,把我和端木春召集回去,当晚开了紧急会议。他作了简短讲话,刑警队长高峰重点发言,他说谯城扫黄打非,发现黄毒非常严重,在各大娱乐场所都有程度不同的销售毒品,抓到几个毒贩马仔,口径一致供认他们的毒品都是从一个绰号名叫靓大姐的手中购买,顺藤摸瓜深入调查,这位靓大姐的真实姓名苏小曼。案件查到苏小曼这儿突然中断,苏小曼一夜之间人间蒸发无影无踪。

端木春接过话头高声说,苏小曼被人谋杀了。参加会议的人目光一起聚焦到端木春的身上,端木春把正在进行侦破的一起校园谋杀案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潘局果断决定,立即逮捕郭枫和秦涛。

谯城公安局发出逮捕令,我和端木春在广东把郭枫秦涛缉拿归案。

在审讯中,郭枫一再申明,我承认制毒售毒,罪有应得,但我没有杀害苏小曼。

端木春问:“苏小曼遇害9月25日晚你在哪里?”

郭枫理直气壮说:“我在朋友家喝酒,你们可以调查,在场的朋友都可以为我作证。”

审讯秦涛,他呆如木鸡神情惶惑。端木春问:“苏小曼遇害那晚你在做什么?”

秦涛想了想,半晌说:“那晚我和苏小曼好像在情侣餐馆吃饭,庆祝我们相爱五周年。快要结束时来个电话,她什么也没说,匆匆离去,临走拿去桌上的半包香烟。”

端木春突然意识到什么。提出立即对冯玲家进行搜查。潘局同意开出搜查令,搜查的结果没有出乎端木春的预料,在她家中搜出一只汽油桶。决定对冯玲和陈大宝立即逮捕。

冯玲陈大宝大喊冤枉。

冯玲说:“我和苏小曼虽然是情敌,但是郭枫并不是我心中白马王子,弃之并不惋惜,不至于仇杀情敌。”

陈大宝说得更直白:“俺是冯老师的男朋友,什么苏小曼苏大曼的俺不认识,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杀她,岂有此理。”

在审讯郭枫、秦涛、冯玲、陈大宝四人的时候,端木春制作谋杀现场的动漫推演,不慌不忙剖析作案经过:

“郭枫、秦涛、苏小曼三人财迷心窍,为了发大财,置国家法律而不顾铤而走险,租赁一家废弃的房舍以化工厂为名,郭枫出资,秦涛出技术,苏小曼充当销售,三人组成制毒贩毒的产业链。在贩毒售毒中,苏小曼不慎露出马脚,被警方察觉蛛丝马迹,成为警方放长线钓大鱼的食饵。郭枫敏锐嗅觉到异常,为了丢车保帅自己不被发觉,毅然决定斩断苏小曼这根链条。他知道杀人者偿命,于是,郭枫隐瞒秦涛,私自导演一出激将法的活报剧,电话邀请冯玲来家中约会。冯玲正为陈大宝鲁莽不争气,而感到沮丧懊恼,接到郭枫的电话,以为重归于好,喜出望外兴致勃勃赶到郭枫的山庄别墅,保姆打开门,冯玲见到一幕不堪入目令人作呕的丑剧,郭枫和苏小曼打情骂俏拥抱一起,强烈刺激冯玲的神经,受到**和戏弄,把内心的怒火一起撒向苏小曼,加强对她的仇视,不杀以不平内心的仇恨。加上陈大宝无休止的纠缠,怒火更旺,这一切都源于苏小曼,于是产生谋杀的念头,一要报复抢夺男友的仇恨,二也能试探陈大宝对自己是否真爱。陈大宝取悦女博士的欢心,俯首称臣百依不顺。

一星期前,冯玲电话苏小曼到校园围墙后面,就是河滩旁好好谈谈。苏小曼和秦涛正在餐馆用餐,接到电话后,把桌上的半盒香烟装到口袋里,里面根数不多,便把秦涛手上一根也夺下装进烟盒,这就出现河滩遗留的烟蒂上,留有秦涛的指纹。苏小曼按时来到河滩,见冯老师迟迟不来,焦躁不安抽着香烟踱步,在河滩上留有一些不规则高跟鞋印。半小时后,陈大宝从玉米地里窜出,掐住苏小曼的脖子导致窒息,冯玲及时上前将手中的汽油倒在苏小曼的身上点火。苏小曼本能的挣扎跑出十多米外窒息而亡。两人逃走,冯玲没忘记随手带走油桶。

那晚冯玲和陈大宝都穿着软底旅游鞋,故河滩上没有鞋印。

郭枫自导自演丑剧后,每天都混迹于酒馆茶座歌舞厅里,以便有人作证他没有作案时间。

端木春演绎推测出现场的作案经过。

郭枫、冯玲、陈大宝低下头,不得不佩服警探端木春按照侦探线索科学推理,承认端木春的推断基本吻合事实。

一起畸形的三绝恋,引发的校园谋杀案如期破获。

0

第七篇 贪嗔痴膨胀葬送青春季(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