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无价的古董2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无价的古董20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09/12/19 23:29:02

“是什么诗?”唐功明知自己完全不会懂,但还是充满好奇。

邓卓皱着眉慢慢念:“成王败寇自古同,莫以胜负论英雄。不周山下一声吼,九州江河尽向东。赤壁战船杀气浓,横槊赋诗看曹公。若非先生盗书去,哪得江心彻夜红。牧羊北海十九年,丹心可向日月悬。麒麟阁上存画像,何须马革裹尸还。万竞渡深悲千载冤,忠魂一去讵能还。国亡身殒今何有, 只留离骚在世间。”

“老爷,这都什么意思?”唐功听得云里雾里的。

“我能猜出,百川方丈写了四个古代人物,共工,蒋干,苏武,屈原。”邓卓边说边用手指轻敲着桌子。

“鬼子玩完,跟古人有什么关系?”这四个人唐功就知道共工,在少林寺练铁头功时师父说,铁头功的开山祖师就是共工,一撞山都倒了。

“百川方丈在暗示鬼子被消灭必须要满足四个条件。共工是指**的努力,蒋干是指蒋介石也要全力抗日,苏武可能是指苏联今后也会对日宣战,使用武力,至于屈原,我实在是想不出来该怎么解释。”邓卓摇了摇头。

三年后,邓卓终于明白,屈原,指的就是屈服于原子弹。

要满足四个条件!唐功也摇了摇头:“我娶个媳妇怎么就这么难啊!”

前田正夫的司令部。

前田正夫在自己的指挥桌上缓缓打开《春山伴侣图》,郑翻译马上探头仔细看。

“没错,跟昨天的一模一样,姓胡的没动手脚。”郑翻译信心十足地说。

前田正夫不说话,从抽屉里拿出拇指长的一个喷壶,对着《春山伴侣图》的四个位置喷了一下,立刻,画面上出现淡淡的红色,然后又慢慢消失,画面留下没有任何痕迹。

“这是……”郑翻译还没反应过来。

“此画离开司令部之前,我已在上面做了四个暗记,无色无味,只有我知道地方。胡右礼如**动手脚,那他今天回不去了。不过,看样子,是我多虑了。”前田正夫将喷壶收进抽屉,得意地说道。

郑翻译弯着腰不断地摇着大拇指:“少佐阁下的智慧,比大平洋的海水还要深。”

前田正夫的收藏室内。

唐功正侧着脸耳朵贴在闻金上仔细聆听着墙对面的动静,前田正夫和郑翻译的对话让他心跳不觉加速。早上一来,自己就对前田正夫说,《春山伴侣图》的上印记与古籍中记载的一模一样,可以肯定是真迹。前田正夫很平静,但邓卓知道,前田正夫肯定会验货的。现在可以确定,前田正夫的小聪明反而把自己给欺骗了。

邓卓穿着工作服,戴着手套,正紧张地依次鉴别着一件件宝物,不时用笔在木格上画个圈,又不时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着什么。

唐功打了一个响指。

邓卓一颤,马上收好自己的本子,同时转身对着唐功。

“来客人了。”唐功小声说。

邓卓立刻快步走到墙边,唐功让开,邓卓把耳朵凑上去,微闭着眼仔细聆听外面的声响。

“永井君,请坐。”前田正夫的声音。

邓卓眼一瞪,把唐功都惊了一下,唐功立刻屏息站好。

主角登场了!

“永井君,听说你此次行动收获不少啊!”

“不错,这次的扫荡行动中,游击队没消灭,却顺手炸了几个大墓。多亏前田君的大力支持,此次行动才如此顺利。”

“永井君言重了,你我既是帝国军人,又是校友,情同手足,帮忙是理所当然的。我对我的部下有过命令,只要永井君需要帮助,我的士兵可不做汇报直接行动。”

“这是在这次行动中收到的几件宝物,请学长笑纳。”

“永井君太客气了。不过,永井君,目前你有重大任务在身,再不可带兵进入游击区,有这样的大墓线索,我可以代劳。”

“学长放心,我的司令部用中国话讲,叫固若金汤,一只蚊子也飞不进去。”

“中国还有一句话,叫‘小心能使万年船’。据我的可靠情报,共军的‘猎人大队’已经出动,我们有许多重大行动都被他们破坏,你可千万不能大意。”

“学长只管放心,我也得到情报,这次共军的‘猎人大队’只有两个人,队长叫邓卓,助手叫唐功,已经进了芜江镇。只要他们敢露面,我一定亲手宰了唐功,油炸了邓卓。”

邓卓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怨恨地看了唐功一眼。

凭什么鬼子就能唐功那么仁慈啊!

唐功不知所措,一脸无辜。

“如果能够消灭此二人,那永井君可又立了一件大功,学长提前祝永井君步步高升!”

“我永井秀男能有今天,多亏了学长的照顾。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了。”

“不送。”

几声清脆的皮鞋声,越来越远。

“狗屎运。”前田正夫的声音。

邓卓听到前田正夫的脚步声向收藏室走来,立刻退后,一指墙上的闻金,一指自己,再一摆手。

唐功会意地走过来一伸手,闻金就到了唐功手中,两天的针眼在墙上完全重合。

铁门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邓卓背对着铁门,手中拿着一个鼻烟壶用放大镜仔细地看着。

铁门开了,前田正夫轻轻地走了进来,看一眼邓卓。

两个日本士兵抬着一个木箱进来。

唐功对前田正夫一哈腰点点头,正要挥手提醒前田正夫不要打搅自己的老爷,前田正夫却主动对唐功一摆手,然后把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唐功心中一乐,这鬼子倒挺乖的,比孙子还乖。

邓卓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身后还有人,只是用放大镜翻来覆去地看着那向鼻烟壶。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前田正夫终于有点不耐烦,开始不断抬手看看手表。

滚吧!孙子,没人留你。唐功在心中建议着。

三十分钟,邓卓还在看那个快捏化的鼻烟壶。

前田正夫看一眼手表,冲唐功一摆手,示意唐功不要惊动胡先生,然后,带着自己的两个士兵,小偷一样蹑手蹑脚离开。

“慢走,不送,小心摔死。”唐功在心中默默祝福着。

铁门轻轻合上。

邓卓立刻将鼻烟壶塞进木格,双手捶着自己的两条大腿:“这帮孙子,老子腿都麻了。”

邓卓一抬手示意唐功继续监听。

唐功快步走到墙边,手一动,闻金又准确地从那个针孔里插了进去。

听了几秒钟,唐功说道:“没动静,都走了。”

“继续监听。”邓卓命令,然后走到前田正夫抬进来的木箱前,蹲下身子,轻轻打开木箱。

邓卓立刻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牙咬得紧紧地,眼睛也血红血红的,两只拳头握得“咔咔”做响。

唐功看出邓卓不对劲,轻轻唤了一声:“老爷!”

邓卓没有理他。

“老爷!”

邓卓还是没有理会唐功。

“邓卓同志!”

“别叫我!我想杀人!”邓卓压低声音咆哮,走向铁门,却被唐功一把抱住。“保存这么好的一座汉墓,一千年,一千多年都没人盗过,鬼子一来,全报废了。畜生!这叫挖我中国人的祖坟!我要杀人!我要杀人!”邓卓眼珠都快从眼眶里挤出来。

“邓卓同志,你冷静点。”唐功把头凑上去仔细听听闻金,确定外面空无一人。“你在做什么?啊?你在执行任务!党交给你的任务。你是战士,不是绿林好汉,再大的怒气你也得忍着。党教育了你这么多年,是让你冲动的吗?门外就是小鬼子,你可以杀,你想杀多少有多少,可你会害了你的同志,他们跟你一样,也是杀起鬼子从不手软的汉子!他们很可能没轰轰烈烈地死在战场上,却要死在你的一时冲动之下!当了这么多年的干部,怎么这点觉悟都没有!回去好好写检查,好好进行自我批评,要彻底地改造自己。”

邓卓心中汹涌的熔岩被唐功的一阵唇枪舌剑按熄了:“我知道错了,我一定接受改造,好好改造。”邓卓眼前突然一亮,抬头瞪着唐功:“你怎么批评我起来了!我,我才是领导啊!”

唐功也是一愣,赶紧松手:“不是,老爷……”

邓卓冷笑着指着唐功:“好啊!原来六号批评我的时候,你小子一直在用心记着,我说这话怎么就听着这么耳熟,这么像鞭子!”邓卓伸手就要打。

唐功笑着配合躲了一下,他知道邓卓一定不会真打。

“没用心记没用心记,批评的次数多了,傻瓜也记住了。”唐功连忙解释,但话一出口,又暗暗叫苦。

“我让你笑我!”邓卓挥着拳要打。

唐功躲开,一指木箱:“抓紧工作,时间,时间。”

邓卓这才又回到木箱旁,唐功也回到闻金旁,继续监听。

邓卓从木箱内一件一件取着宝贝。

“金缕玉衣,圣旨,长信宫灯,菱花铜镜……”邓卓每拿出一件宝贝就摇一下头。

邓卓从工具箱里取出一卷皮尺,仔细量着每一件宝贝的尺寸,又从口袋里取出小本子,仔细地写着画着。

0

无价的古董2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