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无价的古董2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无价的古董26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7 8:22:48

其实邓卓心中也跟唐功一样焦急,他没想到永井秀男居然这么沉得住气,七天了,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自己的计划有漏洞?自己真的低估了永井秀男?上级已经又下命令催促了,江西的一些重要地下机构也已经开始悄悄撤离,看样子,组织上已经对自己的这次行动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老爷!有动静!”唐功突然急促地低声说。

“是鬼子!”邓卓眼神一扫书柜,示意唐功移开书柜。

书柜移开,百川方丈站在地道入口,抓住邓卓的双手,神情凝重地说道:“保重!”

邓卓面无表情点点头,用命令的语气叮嘱:“记住,如果不是阿狗进山邀请,千万不要离开清辉寺。”

百川方丈刚入地道,唐功马上把书柜移回原来的位置,邓卓也飞快地把造假工具全部塞入了床底。

“嘭嘭嘭”,大门敲响了。

邓卓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坐在桌前,平静地对唐功点点头,唐功深吸一口气,镇定地向大门走去。

门开了,三个鬼子进来,为首的是永井秀男的副官中村。

“唉唉唉,你们干什么?前田少佐知道的,我们老爷晚上不见客的。”

唐功张开双手要拦住三个鬼子,一个日本士兵立刻用刺刀抵住了唐功的咽喉。

唐功装出惊恐的样子,眼睛却死死盯着日本士兵,记着这个日本士兵的长相,心里说,你完了,敢用刺刀对准自己的鬼子没一个还能站着的。

中村走进房内,正在煤油灯下看书的邓卓头也不抬地说:“阿狗,我不是说过吗?晚上我不见客。”

“胡先生,我是永井少佐的副官中村,上次宴请,不欢而散,永井少佐心中十分内疚。近日,有一批古董商人向永井少佐推销古董,种类繁杂,少佐难辨真假,损失钱财都是小事,永井少佐只恐目力有限,让中华珍宝会流落民间,所以再请胡先生屈尊一就。”

邓卓放下手中的书:“既如此,我可以与你同往。不过,今晚必须将我送回。”

中村一笑:“这个一定。”

中村走出房间,用刺刀抵着唐功的鬼子立刻把刺刀收起来。

唐功看着走出来的邓卓,不由得叫了一声:“老爷。”

“你就在家守候,不得到处走动,我今晚便回。”

“可是,老爷……”唐功又有点愤怒了,自己刚刚批评队长不得单独行动,这才过去几天啊!队长的毛病又犯了!

“不用担心,永井少佐和前田少佐都是我们值得信赖的人,你在家还有许多家事要做。”邓卓拍拍唐功的肩膀,微笑着对唐功轻轻点头,食指悄悄在唐功的肩头按一下。

唐功就像被点穴一点,呆呆地站着那里,眼巴巴地看着邓卓离去,心中波涛汹涌。

邓卓的大门口还挤着四个持枪的鬼子,等中村和邓卓一直走到胡同口的军用卡车前,四个鬼子才向着卡车小跑过去,他们的背后,露出坐在地下的两个绑得结结实实的鬼子,口中都塞着一团布。

上车的时候,邓卓不经意地抬头看一眼,刘记饭馆二楼的一扇窗户虚掩着,半张脸正盯着胡同口的一举一动。

卡车启动了,唐功站在庭院内,脑海内风车似地飞快转着邓卓说的每一句话,多年的默契让唐功确信,邓卓走的时候一定在暗示什么。

“不用担心,永井少佐和前田少佐都是我们值得信赖的人,你在家还有许多家事要做。”

这句话反复回响地唐功的耳边,突然,唐功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唐功飞快地跑出门,门外的两个鬼子马上“嗯嗯”地哼了起来。

唐功看见两个鬼子,认出是免费给自己和队长当了这么多天门卫的两个鬼子,心中一乐,蹲下身子:“两位太君辛苦了,今天怎么有心情坐下休息休息了?”

两个鬼子一起冲唐功“嗯嗯”着。

“太君有话只管吩咐,给我们站了这么多天的岗,我也总得给两位太君做点什么吧?”

一个鬼子歪着头瞅瞅腰间的刺刀,又“嗯嗯”两声。

“哦,你是要我用刺刀啊!”

鬼子点点头。

唐功脱下自己的衣服,绕在自己右手上,然后拔出鬼子腰间的刺刀,顺手就扎进一个鬼子的心窝,这个鬼子立刻就没气了。伤口被唐功的衣服按着,血一滴也没有溅出来。

另一个鬼子立刻瞪大眼睛用脚蹭着地向后挪,唐功也不跟他废话,拔出刺刀又一刀捅进了这个鬼子的心窝。

刀拔出来,唐功立刻向屋内走,手一扬,刺刀就上了屋顶。唐功径直走进厨房,将被血浸透的上衣塞进土灶内,再塞进去一把柴,然后跑着回房,抓起一件上衣边穿就边往外跑。

一出胡同口,唐功就扯着喉咙边跑边喊:“不得了啦!杀人啦!杀人啦!杀人啦!”

不一会,夜空中便响起了警哨声。

前田正夫的司令部,唐功哆嗦着站在办公桌前,两眼无助地看着前田正夫,哀求着:“太君,求求您,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家老爷,我们老爷,可是大大的良民啊!”

郑翻译也愤怒地说道:“少佐阁下,太惨了,永井少佐下手太狠,一刀一个,都在心窝里。我说,永井少佐是不是酒喝多了?擅自离开防区,到友军防区杀人,这可是大罪啊!”

“他的人进入我的防区,一直是我默许的,我当他是学弟,可人家却不当我是学长啊!”前田正夫痛苦地摇了摇头,然后抓起电话,“接四号哨卡。永井少佐的车回去没有?好,知道了,继续执勤。”前田正夫按断电话,再次叫线,“接五号哨卡。永井少佐的车回去没有?好,我命令,军车再过的时候,截下里面的一个中国人,要他们转告永井少佐,今后没有我的命令,永井少佐的部队不得进入我的防区。另外,下了他们枪再放行。如有反抗,可以采取强制措施,但不可伤人。”

“少佐阁下,您对永井少佐太仁慈了,人家都动刀子见血了,您还强调不可伤他们的人,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我看您肚里能撑航空母舰。”郑翻译由衷敬佩说道。

“凡事以大局为重,这是我前田正夫的人生理念。”前田正夫走上前拍拍唐功的肩膀,笑着说道:“小伙子,回家去吧,不用担心,我以人格担保,胡先生今天晚上就会安然无恙地回到家中。”

唐功激动得不断弯腰给前田正夫鞠躬作揖,卑躬屈膝得自己都有点瞧不起自己了。

第二天上午,唐功耳朵贴着闻金,小声向邓卓讲述着昨天晚上的事。

“老爷,我昨天自作主张,干掉了两个鬼子,您不会批评我吧?”唐功小声问。

邓卓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呵呵呵偷笑了好几声,才回答:“你呀!用东北话讲,叫贼聪明了!”

听到邓卓表扬自己,唐功立刻又牛了:“那是当然,我妈说过,我要是读书的话……”

“少来少来,”邓卓不耐烦地打断,“不过,昨天这事,你小子的确做得出彩,我暗示你放火,你小子放了火还浇一桶油,生怕小鬼子安逸了,这回,芜江镇就让你闹得天翻地覆了。”

“那你可得好好表扬我,今天中午,五斤牛肉?”唐功激动地开始邀功。

“牛肉没你的,不过,我可以请你听一出精彩的戏。”

“哇!芜江镇还有戏看,我就爱听戏了,什么节目?”

“狗咬狗,一嘴毛。”邓卓神秘地一笑。

唐功抓抓自己的耳朵:“没听过这出戏啊?”

闻金里传出细微的声响,唐功立刻示意邓卓有动静,邓卓却笑着示意唐功仔细监听。

前田正夫怒气冲冲地一拍门走进办公室,边走边摘下手套往办公桌上一摔:“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说着就在办公室内来回焦躁走动。

跟在身后进来的郑翻译也是一脸紧张:“少佐阁下,这事要快拿主意,不然,您和永井少佐之间的误会就成死结了。”

前田正夫一脸无奈:“死结?我倒是想解,可人家,未必愿意解,如果我没估计错,永井少佐已经在兴师问罪的路上了。”

“报告!永井少佐带人闯进来了!”一名日本士兵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知道了,放他进来。”前田正夫理一理自己的军服,坦然地坐在自己的座椅上。

永井秀男带着五个士兵冲进办公室,前田正夫的警卫也冲了进来,小小的办公室,一下子挤进了十几个人,郑翻译手不自觉地放在了枪套上,双方所有士兵都用枪指着,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有疑惑,有愤怒,也有无奈。

“把枪收起来。”前田正夫平静地对自己的警卫命令。

警卫们犹豫着,没有谁动。

“把枪收起来。”前田正夫的语气变得严厉了。

警卫们这才不情不愿地把枪收好,但依旧满含敌意地看着永井秀男的人。

0

无价的古董2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