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无价的古董2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无价的古董27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1/9 8:22:37

“你们都出去吧。”前田正夫又命令。

警卫们又犹豫了。

“把枪收起来。”永井秀男冷冷地对自己的手下命令。

五个士兵立刻把枪背到肩上。

前田正夫的警卫这才离开办公室,紧紧地靠在墙外。

郑翻译倒是想出去,这地方今天太凶险了,待在这里不符合自己的做人原则。可惜,看前田正夫的意思,并没有让自己离开的念头,只得战战兢兢地原地站着。

“前田正夫,你也太阴险了,我敬你为学长,凡事以你为尊,想不到,你为了一把青铜剑,竟然在背后下如此毒手!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永井秀男说着一拍桌子。

郑翻译不觉吓了一大跳。

前田正夫却静若秋水:“永井少佐,别倒打一耙好不好,你的人杀了我两名优秀的帝国士兵,我还没找你,你却反咬一口,我可真佩服你的脸皮。”

“就算我的人失手杀了你两个人,可你害死了我二十名优秀的帝国战士,你的人是人,难道我的兵就不是人!”

永井秀男身后几个士兵满脸愤怒地盯着前田正夫。

“永井少佐请冷静一点。你的士兵本来好好的在你的防区,也许,过几个月,他们就能轮换回去和家人见面了。是我让他们来的吗?是我的人向他们开的枪吗?他们是死在我的防区吗?是你的擅自行动和莽撞行为让你的士兵付出了代价,你才是杀死他们真正的凶手。”前田正夫说着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和永井秀男像两头狮子一样对峙着。

永井秀男冷笑说道:“如果不是你缴了他们的武器,几十个游击队能伤得了我一个小队。前田正夫不愧是出身在汉学世家,‘借刀杀人’这一招玩得巧妙啊!前田正夫!”永井秀男拿起桌上一支毛笔,用力折断,“从此我与你兄弟之情,就像这枝毛笔一样。山不转水转,前田正夫,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永井秀男说着把毛笔用力往地上一摔,带着五个士兵气势汹汹地离开办公室。

前田正夫咬牙坐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混蛋永井秀男!那毛笔可是宋朝的啊!

一墙之隔的收藏室内,唐功中毒似地蜷着身体在地上打滚,眼泪也淌出来了,嘴张得老大,却不出任何声音。邓卓眼睛盯着唐功,耳朵贴在闻金上,脸上一阵笑意。

“老爷,救命啊!笑……笑死我了。”唐功在地上打着滚用极低的声音哀求着。

“忍着忍着,不许出声。”邓卓板着脸命令。

“救……命……啊……”唐功打着滚用手不断地捶着自己的头。

过了好长时间,唐功才渐渐平静下来:“老爷,真爽!狗咬狗,狗咬狗,真好听!这下两个鬼子可彻底撕破脸了。”

邓卓微微一笑:“这还咬得不够,我们还得浇点油,让这两小小鬼子再咬凶一点。明天,我会让芜江的游击队再演一出戏,阿狗,精彩的好戏还在后头。”

第二天的上午,前田正夫坐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桌上的电话响了。

郑翻译马上去接:“我看是不是永井少佐。”

前田正夫用手格开郑翻译的手:“不会的,永井秀男不会再给我打电话,他的脸皮还不至于这么厚。真要有事,他会再带人直接冲进我的办公室。”前田正夫说着拿起电话。

听筒内的一个深沉的声音传出,前田正夫立刻像触电似地从沙发椅上弹起来,立正站好,神情庄重,不断地点头,像小鸡啄米似地:“嗨以!嗨以!嗨以!嗨以!”

电话挂断,前田正夫的眼珠飞快地在眼眶内转着,似乎心情特复杂。

“少佐阁下,发生什么事?”

“是上野大佐。”前田正夫在桌上摊开一张地图,“这个永井秀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又擅自进入游击区,中埋伏了。你看,在这个地方,离我的防区很近。”

“那我们该怎么办?”郑翻译立刻紧张起来。“永井少佐昨天那么做,我看我们就拖着,慢慢救。”

前田正夫苦笑着摇摇头:“以前永井秀男有麻烦,都是直接向我求救,现在是通过上野大佐,就是知道我对他有意见,所以拿上野大佐压我,我不但要去,而且还得快去,否则,他一定会在大佐面前指责我救援不力。上野大佐也指望永井秀男手中的王牌获得嘉奖的,这个时候,肯定是向着永井秀男。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可能我全力支援也起不了作用,只会让我的人徒劳冒险。**的游击队惯用的伎俩就是围点打援,围不是重点,打援才是真正的目的。这个永井秀男,他也不想想,整个江西,能吃掉他一个大队兵力的部队,寥寥无几,撑一撑就过去了。”

两个小时后,永井秀男带着一队士兵荷枪实弹怒气冲冲地闯入前田正夫的司令部,永井秀男和手下的士兵几乎个个身上都还着血迹。

前田正夫的十几个警卫急忙上前拦,却被一杆杆带血的刺刀逼退。

永井秀男一抬手在最前面的几个警卫脚下“啪啪啪啪”开枪打出几个深窝,逼得警卫们步步后退。

收藏室内,唐功伸着舌头忍着笑侧着头对邓卓说道:“老爷!开枪了!开枪了!”

“继续监听,好戏,还没开锣呢!”邓卓也掩饰不住脸上的笑容。

永井秀男一脚踹开前田正夫的办公室大门。

“前田正夫!”永井秀男用手枪指前田正夫。

“少佐阁下,这使不得!”郑翻译急忙劝阻,却被两个日本士兵用刺刀一指,立刻老实了。

前田正夫坐在沙发椅上,放下手中的钢笔,极其平静地盯着永井秀男:“永井少佐,你正在用枪口对准一个与你平级的帝国军人!”

“你也配做一名帝国军人!我和敌人浴血奋战,你们部队一直到战役结束还没到达!前田正夫,你祖先不会是一只蜗牛进化的吧!”

“嘭”,前田正夫拍案而起,众人只见一道白光,前田正夫的军刀就架在了永井秀男的脖子上:“八嘎!”

永井秀男冷笑着,关上手枪保险,把枪收进枪套:“前田少佐不愧是刀术六段高手,如果能把这股杀气用在对付中国人,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一个少佐。今天你的软弱行为,我将一五一十详细地报告上野大佐。”

前田正夫收起自己的军刀,厉声训斥:“做为一名帝国军人,既要服从上级命令,更要爱惜自己的士兵。永井少佐军功固然多,可这是用多少帝国军人的血染成的。此次行动之前,你可曾向上野大佐报告?想告我的状是吧?无所谓,我的作战记录已经上呈上野大佐,里面详细记录我出兵的时间。为了支援你,我在接到上野大佐命令的第一时间就派出了两个中队,一路上击溃了游击队的六次埋伏,扫清了四处雷场!为了支援你,支援你的这次擅自行动,我付出了十八名帝国军人生命的代价。另外,你近几个月的每一次擅自行动,我也向上野大佐进行了详细地书面汇报。”

永井秀男哈哈一笑,冲前田正夫竖了竖大拇指:“前田少佐做事果然缜密,滴水不漏。不过,你似乎忘了,上野大佐是以前是我父亲的部下,打小报告?前田少佐也学会了这些小人之举。好!这次我认栽了,前田少佐,咱们走着瞧!”

永井秀男摔门而去。

郑翻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手用衣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少佐阁下,您听清永井少佐的话了吗?这里面可有威胁的语气啊!”

前田正夫痛苦靠在沙发椅上,微闭着眼,说道:“威胁又如何!我难道怕他?他上面有人,我在陆军军部难道就没人?进山不怕拦路虎,就怕人情两面刀啊!我只担心,他的冲动会损伤帝国军队的利益。”

唐功扭过头低声对坐在椅子上得意微笑的邓卓说道:“精彩!有趣!这戏要到我家乡演,肯定场场爆满!”

邓卓笑着:“这算什么,后面还有精彩的,不过,再想听的话,我要收门票了。”

“这,这!你,你!”唐功急得几乎要跳起来,原来让自己听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吊自己的胃口了!队长也太黑了!

“听一次戏,替我捶半小时的背!”

唐功一乐:“行行,没问题,听一次戏我拍您一整天!”

邓卓脸色一变:“你小子,当我蟑螂啊!”

晚上,前田正夫被床头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前田正夫伸手拉亮台灯,左手揉着惺忪地睡眼,右手拿起了电话。

“什么!”前田正夫一掀被子站了起来,用力把电话往地上一摔,抓起桌上的军刀就往门外疾走。

“少佐阁下。”门外几个警卫冲上来要阻拦前田正夫。

前田正夫用力推开警卫:“快,去司令部!”

警卫们尴尬地拦住前田正夫:“少佐阁下!少佐阁下!再急的事,请您先穿上衣服再做。”

0

无价的古董2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