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3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2/26 10:24:32

“一半都去保护我了,那上级有任务怎么办?”

“这个,我的战士都很英勇,一个能当五个用。”

唐功“切”的一声:“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当然知道,你是罗老板的侄子,其实是警卫员。”

唐功昂首高傲地说道:“还一个当五个,茅厕里拣纸——你好意思开(揩)口。听说过吗?**警卫员,单挑一个连。就你那点人,省省吧。”

范队长还是有所顾忌地皱着眉,不出声。

“放心吧,我这个侄子的手段非常高,办了那么多案子,腥风血雨地闯过来,我身上都是一点伤都没有。只要有他在,我就是绝对安全的。”

唐功感激地看了邓卓一眼。

范队长终于点了点头:“那好吧,罗老板保重。不过,我话说前头,如果罗老板真有什么事,我一定联合周边的兄弟部队把易谷县的鬼子全端了。”

“不!”邓卓极为严肃地看着范队长,“如果我们执行任务失败,你们绝对不许轻举妄动。这是我的命令。如果我失败了,上级一定会马上再派出一个行动小组,你要做的是,全力配合他们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任务。我们的生死不重要,密电码的安全比我们所有人的性命都重要。”

范队长立正向邓卓敬了一个军礼:“是!我明白了!罗老板,保重。”

邓卓点头离开。

唐功跟着邓卓,边走边自言自语:“我似乎记得,好像有什么要打包带走的?”

范队长一拍自己的脑门:“对对,狗肉,我马上去办。”

邓卓停下,无奈地瞪了唐功一眼:“馋猫。”

唐功一乐:“老板错了,不是馋猫,我是馋狗,嗷嗷嗷呜——!”唐功学了一声狼叫。

日军的审训室外的楼梯上,日军小队长松本新近紧紧跟在日军大队长井上营正少佐的身后。

“少佐阁下,这么点小事哪用得上您大驾光临?”松本新近略显紧张地问。自从自己当长小队长以来,井上营正少佐对自己的训斥就跟一日三餐一样,有时还加个夜宵。这也不能全怪自己,前一任小队长在一次行动中被游击队包围,整个小队集体玉碎,自己当上小队长后,手下只补充了二十几个兵,人数只有满编的一半,最要命的这些兵都是只在国内训练了一年的兵,作战技巧极不熟练,偏偏周围的游击队还柿子专捡软的捏,特别照顾自己,伏击自己的次数比其他兄弟部队多两三倍以上,如果不是自己的英明**、沉着冷静,恐怕自己和自己的手下都只能装盒子运回国了。可井上大队长从来不考虑这些,只要自己遇到麻烦,总是电话里一顿痛骂。

“松本君,这次你可是捡了张巨额支票。”井上营正慢条斯理地说着。

“什么?属下不明白。”松本新近眼珠转着,心中揣摩着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事。

“今天我命令你抓人,抓活的,三个**的人,你居然打死一个,还放跑一个。”

松本新近立刻紧张起来:“属下失职,不过,对方拔枪,我必须为自己的士兵安全考虑。”

“你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你要记住,有些事情比我们的生命还重要。”

“嗨以!属下明白。”松本新近点了下头。

“你知道吗?你抓的这个人是**的电报员,他手中有**最新的密电码。我是陆军中野学校情报专业,你知道密电码意味着什么吗?那是一双老鹰一样犀利的眼睛,如果我们能让他开口,说出**的密电码,那**部队的一举一动都会让我们看得清清楚楚。幸亏你把他活捉了,他就是你的巨额支票。只要他开口,你将会得到无上的荣誉,你的家族将会以你为自豪。不过,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你的支票就作废了,到时候,恐怕就不只是我的训斥了。”

“属下明白了。”松本新近听得一阵激动。

哈哈,发达的机会终于到了!

日军的审训室内,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墙上挂满了各种刑具,屋子中间一座闪着火苗的炉子,四个的日本士兵光着上衣站着,他们都矮矮的,个子不高,胸毛又密又长,让人不由得想起达尔文《进化论》中提到的进化失败物种。

黄国青吊在一座铁架上,低垂着头,光着上身,浑身是血,地上已经滴了好大一滩血迹。

看到井上营正进来,四个日本士兵立刻放下手中的刑具,立正站好。

井上营正走到黄国青面前,看着黄国青满身的伤痕,又看看地下湿漉漉的血迹,双眉扭在一起,对松本新近训斥:“松本队长,你的人下手太重了。”

松本新近立刻上前立正,辩解说道:“少佐阁下,这小子嘴太硬了,死活不开口,所以……”

井上营正打断松本新近的解释:“松本队长,你要记住,只有活着才能开口,死了,是绝对不能开口的,没有什么死活不开口。真不知道你在国内的生物学是怎么考过关的。”

“属下知道了。”松本新近战战兢兢地应承。

两人的对话把昏迷的黄国青惊醒了,黄国青慢慢地抬起头,低声说道:“太君,我,我是学生,不,不是,新四军……”

井上营正把脸凑过去,低声说道:“你叫黄国青,电报员,你的任务是给易谷县抗日二分队送一份密电码。”

黄国青抬眼看了井上营正一眼,微微一笑,没有否认。

井上营正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我知道的比你想像的要多吧!”

黄国青看看井上营正,又看看松本新近,也略带得意地说道:“不,你知道的,没有,我,想像的要多。”

“那只要把你知道的变成我知道的,那你就不用再受苦了。”

黄国青冷笑着:“你不知道的时候,我还有命受苦,你要是知道了,我就没命受苦了。”

井上营正昂首哈哈一笑:“痛快!小兄弟果然是聪明人!不过,这间屋子里的两百六十二种刑具会慢慢地做你的思想工作的,希望你能早日想通。”

黄国青鼻子一哼。

“松本队长,我们走。”

黄国青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冷笑。

楼梯上,井上营正边走边对松本新近交待:“此人既然落入你的手中,**的人必定会尽全力相救。但此人现在不能转移,芜江镇的一位重要人物就是在转移途中被害的,害得永井秀男少佐切腹谢罪,前田正夫少佐被撤职。因此,我从大队调一个中队兵力听你指挥,由你暂代中队长。”

“多谢少佐阁下信任,属下誓死完成任务!”松本新近心中一阵狂喜,暂代中队长,那言外之意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是中队长啊!

“任务都还没开始就谈什么死?”井上营正边走边瞪了松本新近一眼,“你必须活着,黄国青也必须活着。”

“嗨以!”

“告诫你的人,下手要注意分寸,必须要确保他的性命!我把大队的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品都给你调来了,你随时注意他的身体情况,不容许有任何意外”

“嗨以!属下一定像照顾亲爹一样照顾他的身体。”松本新近信誓旦旦地说道。

井上营正站住,转过身盯着松本新近:“松本队长,你在家就是天天给你爹灌辣椒水上老虎凳?”

易谷县聚友旅店外的街道上,一辆鬼子的巡逻三轮摩托车霸道的开过,路上的行人避瘟神一样,四下躲避。

唐功一推邓卓,两人就闪进了一处胡同,邓卓站在胡同口盯着日本人的摩托车过去。

“怎么,你怕了?”邓卓笑着小声说。

唐功头一摆,顺带两边看看,也小声说:“怕鬼子?别忘了,我在少林寺的老板可是如来,专制妖魔鬼怪。就这三鬼子,我要想收拾他们,不超过三秒钟,秒杀!要不是你有这个包袱碍手碍脚,我会看见鬼子躲?”

邓卓轻轻拄了唐功一拳:“好小子!当我包袱了?我跟你说,这包袱你还背定了。”邓卓说着就跳上唐功的背,双手抱住唐功的脖子,唐功也顺挚将邓卓背好。“乖侄子,送我进旅馆。”

唐功背着邓卓边走说道:“叔啊!你怎么就这么重?隔壁家的那头老母猪也没有这么有重啊!你不会减减肥啊!”

邓卓用双手用力向下压压,但一切都是徒劳,唐功的身子就像一辆重型坦克一样,摇都摇不动。

唐功背着邓卓走进聚友旅店,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就跑了过来。

“唉哟,两位?这是咋了?”

唐功走到一张桌子旁,身子一歪,放下邓卓,邓卓扶着桌子坐在长凳上。

“你是老板吧。”邓卓盯着老人笑着问。

“唉,正是,正是,你这脚?”旅店老板警惕地看着邓卓。

“我从芜江镇来,要到吉安去,路过贵地,不想把脚扭了,今晚就住这儿了。老板,还有便宜的房间吗?住一晚?”

旅店老板看一眼邓卓的脚,又看看唐功,试探地问:“您真是脚扭了吗?”

0

绝密的电码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