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9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9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11 8:25:02

唐功已经抱着肚子蹲在地上狂笑起来。

邓卓无奈地摇摇头。今儿亏大了,大鹏鸟在山沟里让麻雀给耍了!

“你还说,你还说你不好色!都色鬼色狼了!”唐功忍住笑说道,“叔,拜我为师吧,让我用佛学的光辉来清洁你那污浊的心灵吧!”唐功双手张开,昂首像神父一样劝说着邓卓。

“在少林寺挑了几天水就真以为自己成仙成佛了?”邓卓微微阴险地一笑,“你肚子里就没两根花花肠子?还记得杨惠妹妹吗?”邓卓说完就紧盯着唐功的眼睛,看唐功的反应。

果然,唐功脸上的表情渐渐抽搐起来,下巴也哆嗦着,眼中立刻就有了泪花。

看唐功的表情,邓卓知道,自己这句话的玩笑真烧过了火,唐功这假和尚还真是对杨惠动了真情。邓卓连忙走上前拍拍唐功的肩膀:“好了好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

唐功一把抱住邓卓,把头搁在邓卓的肩头,嚎啕大哭:“叔啊!我想杨惠妹妹!我想杨惠妹妹……”

邓卓歪着头,尽量避免唐功的泪水沾到自己的肩膀上:“得,又是眼泪又是鼻涕,我这身衣服又没救了。”邓卓无奈地拍拍唐功的后背:“哭吧,哭吧,哭吧,哭出来心里好受一点。女人哭吧不是累,男人哭吧也不是罪。哭吧!”

闻永刚和范宇凡从门外走了进来,一看屋里的这景象,都呆住了。闻永刚问:“你们这是?”

邓卓推开唐功,唐功也迅速左右袖子交替着,飞快地擦干脸上的泪水,悲愤而严肃地站在邓卓身边,立刻进入了自己警卫员的角色。

邓卓扭头看一眼唐功,对闻永刚说道:“想自己相好的了,死的惨啊。”

范宇凡低着头摇摇,也叹道:“都怪这狗日的世道。”

闻永刚上前一步,紧张地问:“罗老板,鬼子有动作了。”

邓卓坐下,深沉地说道:“我看到了,也正是为这事来找你商量的。外面到处是鬼子的告示,说明天一早就要处决黄国青。鬼子下手好快啊!”

“是啊!所以,我立刻出城找到范队长,让他把二分队带进城来,我们必须抢在鬼子前面行动。”闻永刚焦急地说道。

邓卓眉一皱,目光像刀一样从范宇凡脸上刮过:“你是说,你来的时候,把二分队所有人都带进来了?”邓卓心中一阵担忧,这要是鬼子手一紧,二分队进城容易出城就难了。

“罗老板放心,我不会傻到让所有人一起进来。我的人是分十批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进城的,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到哪儿了,也不知道他们到齐没有。但今天下午两点后,我只要用半个小时就能通知他们集合。”

邓卓满意地点点头,沉默着,不说话。

“罗老板,这儿你最大,你到是拿个主意啊!明天这个时候,黄国青就没了。”范队长心急火燎地说。

“我在思考。”邓卓显得异常平静。

范队长急得原地走来走去,像一只找不到窝的母鸡。

闻永刚无奈地看着范宇凡。

邓卓还是沉默,只有唐功才理解邓卓,他知道,自己的队长只有在心中电闪雷鸣的时候才会如此平静。

“范队长,慢点慢点,我这块地都快让你走出火花来了。”闻永刚对范队长劝道。

“嗯——”范队长这才停下,鼻腔长哼一声,面带怒色地看着邓卓。

“闻老板,你说怎么办?”邓卓突然抬头问闻永刚。

“我说?”闻永刚一愣,但马上说道,“我说,时间太紧,有好计策也使不上劲了,只能劫人。”

范队长一听来了精神,双手抱在胸前,抖擞地看着闻永刚。

“硬拼是下策,但目前只能如此了,你说说,该怎么劫人?”邓卓问。

闻永刚微微思考,说道:“两种方法,今晚劫狱或者明早劫刑场。不过,劫狱的难度太大,鬼子兵力太集中,监狱内部的情况也不明,所以,我支持明早劫刑场。”

“就算劫刑场,我们的力量也弱了点。继续说说你的打算。”邓卓依旧平静。

闻永刚说道:“鬼子的刑场在一个十字路口,鬼子总是在这里杀人,因为这里人流量大,能让更多的老百姓围观。人流量大,也正好能为我们的行动造成一个掩护。等看热闹的人多了,我们就一声令下,冲上去抢了黄国青,混在人群中就走。”

“我纠正一点,不是我们一声令下,是我一声令下。我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行动。”邓卓盯着闻永刚强调。

“是,是,您是指挥官,听您的。”闻永刚尴尬地说道。

范队长微微瘪了瘪嘴。

“范队长,我刚才的命令听清楚了吗?”邓卓盯着范宇凡问。

“知道了,一切行动听罗老板的。”范宇凡回答。

“我再强调一次,如果任何人不按我的命令行动,不管他是谁,就地枪决,我还会在他的档案中写上‘**’两个字。我的命令必须传达到参与行动的每一名同志。”邓卓扫视范宇凡、闻永刚唐功三人。

范宇凡和闻永刚都听出了邓卓语气中的威胁之意,一起点点头。

唐功怪异地看了邓卓一眼,今天队长的态度是不是太强硬了一点?

邓卓站起身,神色严峻地说道:“明天的行动非常凶险,伤亡是肯定的,全军覆灭也有可能,但不管用什么代价,黄国青必须活着。明天上午,我们的人分散在围观人群中,我一声令下后,立刻抢人,抢到人后,任何人都不得恋战,马上撤退。另外,你们能搞到硝酸钾吗?”

“我有,但数量不多。怎么,罗老板想做炸药?我缺少其他原料。”闻永刚说道。

“不,用硝酸钾和糖做烟雾弹,会吗?”邓卓问。

“我会,以前跟人学过,这东西没啥用,伤不了人。”范宇凡说道。

邓卓盯着范宇凡命令:“连夜把烟雾弹做出来。明天上午,人一抢到,就往黄国青身后扔烟雾弹,掩护黄国青逃走。”

“没问题。对了,我们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动手?”范宇凡问。

邓卓说道:“刑场的位置我看过,那里有一根三十多米高的旗竿,上面挂着日本国旗。如果我认为可以行动了,我会一枪把旗绳打断。你们听到枪响看到日本太阳旗掉下来了,就立刻行动。”

“那万一,万一打不中呢?”范队长急了。

邓卓冷笑,唐功也冷笑。

居然有人怀疑猎人大队队长的枪法!

“如果真有这个万一,那只能说是天意了。”邓卓叹道。“还有,行动结束后,十里香茶馆这个交通站立刻作废,范队长和闻老板的人都在易谷县分散隐蔽。闻老板,有安全地方让我们藏匿黄国青吗?”

“有。”闻永刚看了范宇凡一眼。

范宇凡立刻会意地说道:“我回避一下。”说完就要离开。

“不用回避,范队长明天行动后也必须和我们会合。”

“好吧,按照纪律,我在下面的几个联络点,范队长也是无权知道的,既然现在是特殊情况,罗老板又发了话,我就说一个,城西香树里二巷10号,里面住着一名人力车夫,是我发展的一名可靠同志。”

“行了,明天我们就在城西香树里二巷10号会合。好好跟你们的人强调纪律,我不希望明天看到有人违反我的命令。明天早上刑场见。”邓卓向门外走去。

唐功也立刻跟着。

看着邓卓和唐功离开走远了,范宇凡才忿忿地说道:“延安来的人怎么这素质?”

闻永刚立刻捂住范宇凡的嘴:“小声点,你也知道人家是延安来的,人家打个喷嚏到你这儿就是洪涝灾害了。别说了,我把硝酸钾和糖给你,你抓紧做烟雾弹吧。”闻永刚说完向屋内走去。

“哟,范大哥,你怎么来了。”五妹从门外款款走来。

范宇凡立刻脸上堆着笑:“哟,五妹。我这不,这不找你那口子借点东西。”

“什么我那口子?乱说话,小心嘴生疮。”五妹假装生气地说道。

“你呀,就是那庙里的观间菩萨,闻老板的三魂七魄都让你收在掌心里,迟早都是你那口子,你不要他,他可就扔在大街上没人要喽!”

“我找闻大哥去,不跟你说。”五妹身子一扭,不理范宇凡。

这时,闻永刚正好抱着一个小布袋出来,刚一露脸就笑着向范宇凡开火:“老范,又欺负我妹子不是?你要是再不管好你那张破嘴,咱们兄弟都没得做。”

范宇凡一边接过布袋,一边仰天长叹:“那个话怎么说的?对,叫‘见利忘义,见色忘友’,古人说得准啊!”

闻永刚把范宇凡向门外一推:“滚蛋,做你的事去!”

“得,不妨碍你们的好事了!”范宇凡识趣地离开。

五妹嘟着嘴:“这老范,老没正经!闻哥,我去给你做饭。”

0

绝密的电码9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