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0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13 9:04:13

“今天不用了,我在外面有应酬。”闻永刚突然握住五妹的手,“五妹,我,我有话想对你说。”

五妹一惊,脸一红,本能地把手向手缩,却被闻永刚抓得紧紧的,没有挣出来。

“闻哥,你怎么了?”

“明天一早,哥要出一趟远门,回老家看看。”闻永刚从衣兜里摸出一块手帕,打开,里面是两个金镯子,闻永刚把它戴到五妹的手上,沉甸甸的,“这是我们家祖传的,我娘说留着我娶媳妇用的。如果哥在路上耽搁时间长了,你就把它们拿到当铺当了。如果,半年哥还没有回来,那,你就再找个好人家吧?”

“闻哥,你,你怎么了?怎么说这种话?”五妹眼中模糊了。

“别哭,别哭,”闻永刚心中乱糟糟的,强行挤出微笑,“我是说如果,如果。顺利的话,哥五六天就回来了。你也知道,这兵荒马乱的,什么事都得提前做好打算。”

“闻哥!”五妹一把将闻永刚抱住,把头伏在闻永刚的肩头,“闻哥,我不让你走。”

闻永刚咬牙忍住在眼眶的眼泪,轻轻抚摸着五妹的后背:“别瞎想,别瞎想,最多五六天,我就回来。我答应过你,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的,除非,我死了。”

闻永刚深吸一口气,一把推开五妹,转身就向门外走去:“我有应酬,先走了。”

闻永刚不敢回头,他怕五妹会看见自己眼角淌下的泪水,也怕自己会看到五妹的神色影响自己的决心。

如果不是战争,如果不是乱世,我应该和五妹在家乡种几亩田,我也永远不会为自己的爱的人担心,我也不会如此绝情。一切,都只源于这场罪恶的侵略战争,狗日的战争!

五妹茫然地站着,泪水一滴一滴顺着两腮滴在手腕的金镯子上,然后又顺着金镯子滴在地上,不一会儿,地上就湿了好大一片。

第二天早上,邓卓和唐功踩着时间到了刑场。围观的人很多,一个四四方方的水泥台子上立着一根三十多米高的旗竿,一面太阳旗在空中惊恐地抖着,似乎预感到什么。旗竿两边站着两个端着步枪的日本人,水泥台子下,一圈儿站着二十几个鬼子,端着步枪上着刺刀,目光像要吃人一样,不许老百姓靠近。

邓卓眼光在人群中一扫,很快就看到了闻永刚和范宇凡,彼此都离得很远,都被人山人海隔着。

时间到了。

一个穿着日军军装披着日本狼皮的中国人神气地走上水泥台子,站在台子**,神气地用目光一扫台下的老百姓,背着双手对下面大声喊道:“各位父老,各位同胞,迅速安静下来!”

人群中的声音不但没减弱,反而更嘈杂了。

唐功小声议论:“投靠日本人杀中国人,这种人也算我们的同胞?叔,你说他到底应该算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邓卓毫不犹豫地回答:“这种人,我们通称为‘杂种’。”

‘杂种’的心态很好,并不生气,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脸上带着微笑,手伸向腰间,掏出手枪向天空开了两枪。

人群立刻安静下来。

‘杂种’收好枪,笑容满面地大声说道:“各位父老,各位同胞,大日本皇军进入中国,是为了解救我们,共建大东亚共荣圈,是为了让我们过得更好。只要我们和皇军密切合作,皇军一定会优待我们的,我陈冬,就是最好的例子。我陈冬不过是在日本留过几天学,你们看,皇军对我多好,丝毫不嫌弃我是一个中国人。可有些人就是不相信皇军的诚意,不合作,甚至煽动对抗,对这样破坏我们中日友好关系的害群之马,我们绝对不能手软。前几天,我们抓到一个新四军的电报员,叫黄国青,此人,顽固不化,态度极其恶劣,为表明皇军**叛乱,维护治安的决心,今天,我们在这里将对黄国青处以死刑,希望各位能以此为戒,珍惜自己的生活,珍惜自己的生命!”

唐功一捏鼻子:“这人说的话比我拉的稀还臭。”

邓卓也一捏鼻子,瞪了唐功一眼:“恶心!”

人群中出现骚动,原来有四个日本鬼子押着一个捆得结结实实的年青人向水泥台走来。

黄国青!

邓卓立刻两眼像老鹰一样盯着黄国青,唐功则警惕地四下张望。。

闻永刚、范宇凡都把手伸进衣内,屏息用眼角的余光盯着那面在空中发抖的太阳旗。

“老少爷们!杀光鬼子!”黄国青站在台上用嘶哑的喉咙高声喊着。

邓卓听得全身一热。

陈冬冲上去从黄国青破烂的衣衫上扯下一块带血的布条,用力往黄国青口中塞着:“我让你喊,喊!死到临头了还嘴硬!”

“啊——”陈冬惨叫一声退后几步,满手是血。原来陈冬用力过大,竟将自己的右手拇指也按进黄国青口中,黄国青则拼尽全力咬了一口,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终于开了荤,尝到了肉味。

“开枪!开枪!杀了他!”陈冬左手握着右手手腕极其痛苦地向台上的鬼子命令,像一头挨了刀的猪。

两个日本士兵举枪瞄准,枪栓“哗啦”一拉。

范宇凡感觉自己鼻孔都要喷火了,满脸杀气地盯着那面太阳旗。

两个鬼子没有开枪,都眼角稍稍向上一抬。

水泥台的正对面的一栋两层楼房里,井上营正手里握着一个茶盅,在二楼窗口透过那扇半掩的窗户盯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两个鬼子等待着。

范宇凡、闻永刚还有二分队的战士、易谷县的地下人员等待着。

唐功也等待着。

井上营正也等待着。

陈冬也等待着。

黄国青也昂首看着太阳,微笑地等待着。

邓卓的右手就在怀中,手里是一把张开机头的驳壳枪。

慢慢地,邓卓把机头合上,把右手抽出来,两手背在身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一,二,三,四,五。

井上营正在心中默默地数着自己的心跳,终于,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井上营正微微将手伸出窗外,将茶盅倒转过来,一条细细的水线从二楼垂下。

“啪”,两个鬼子看到井上营正的信号,立刻同时开枪,黄国青向前倒在水泥台上。

闻永刚和范宇凡同时感觉一阵眩晕,再抬头看看,那面太阳旗还依旧在空中瑟瑟发抖。

“啪啪”两声枪响,人群立刻四散。邓卓一惊,驳壳枪!这是游击队的枪啊!

“杀鬼子啊!”四五个手持驳壳枪的年青人冲上水泥台子,却马上被鬼子们用枪托打倒在地。

“走。”邓卓拉一把稍稍发愣的唐功,跟着人群向外快步离开。

范宇凡跟着人群跑着,不时回头看看水泥台子被鬼子按住的几个人,也不时看看那还在空中飘扬的日本国旗,恨不得插上翅膀飞上去把那面太阳旗撕成粉末。

城西香树里二巷10号。

邓卓坐在屋里平静地喝着一杯滚烫的清茶,手不时在茶水表面用杯盖刮一下,然后轻轻吹一口气,像吹蒲公英似的。

唐功则站在邓卓身边,剑眉微锁,眉心含着杀气,凛凛地盯着在邓卓面前走来走去的范宇凡。

“脓包!软蛋!延安来的人我见得多了,没见过你这么熊的!”范宇凡两手叉腰,脸涨得通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志遇害,看见自己那么多同志被抓,你居然,居然溜得比兔子还快!你还是个中国人吗?你不是说要拼死保护黄国青吗?你不是说这是你的任务吗?黄国青呢?你怎么还活着?我看你怎么向上级交待!今天的事,我会一五一十地向上级反映。贪生怕死,临阵脱逃,你这,你这是中国军人的耻辱。”

唐功听得拳头捏得“咔咔”直响,虽然他也不理解队长为什么会不动声色地退出,但多年的默契让唐功坚信,队长一定有自己的理由,队长绝不是范宇凡口中那种人。如果不是队长拉了自己好几次,自己一定连范宇凡带他身后的墙一起推倒。

邓卓笑眯眯地对范宇凡说道:“范队长,好歹我也是延安来的,是领导,说话给我留点面子。这放出的屁还能回收,说出的话可收不回来。”

唐功忍不住问道:“叔,屁怎么回收?”

邓卓一扭头:“用鼻子。”

邓卓的玩笑话并没有缓解范宇凡的敌意,范宇凡头一昂:“面子,你还有脸?我知道,你是领导,你打个喷嚏到我这儿就是洪涝灾害。但我不怕,我站得正不怕邪风吹。你们延安有些人就只会煽阴风放冷枪,你们要敢动我,我大不了拿颗手榴弹跟鬼子同归于尽,咱易谷县抗日二分队上上下下都是丢进炉子就能炼钢的汉子,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死!像你们这种人,跟我擦鞋都不配,还留面子!”

邓卓拍了几下巴掌:“说得好,阿狗,听清楚没?人家范队长说话多有学问?这就是有文化的好处。你可要多学点。”

0

绝密的电码1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