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1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14 8:27:52

闻永刚风风火火从门外走了进来:“范队长,小点声,你就不怕把鬼子引来?”

范宇凡一拍腰间的驳壳枪:“来了正好,老子干掉几个消消火。”

“你当鬼子是王老吉(凉茶)啊!消火消火,你就不怕呛死你?老是这么个炮筒子脾气,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特派员考虑。”闻永刚半是劝阻半是批评。

“他?”范宇凡斜了邓卓一眼,“你看他今天干得这事!值得我为他考虑吗?”

闻永刚无奈了叹口气,说道:“其实,这事不怪罗老板,毕竟你我的人太少了,就算救了黄国青,也很难从鬼子的封锁下逃出来。解救计划是我制定的,责任在我,其实这个计划本身风险就太大。如果我以前在易谷县多发展一些同志,也许今天就能简单多了。都是我的责任,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我会向上级要求承担全面责任的。”

“这,这关你什么事?”范宇凡不乐意了,瞟了一眼不动声色的邓卓,对闻永刚说道:“根本原因是领导责任,如果当时罗老板下命令,我二分队的人一个人能当十个人用。”

闻永刚抬手示意范宇凡不要说了,说道:“我也对不起你。你辛辛苦苦创立的二分队,因为我的计划失误,导致你的人一时冲动,出现伤亡……”

范宇凡脸色一变,一掌推得闻永刚后退两步:“什么叫一时冲动?我们二分队,纪律严明是在江西都出了名的。”

闻永刚揉着胸口,说道:“我亲眼看见你的人开的枪,然后就冲了上去,五个,一共五个,全让日本人活抓了。”

范宇凡额头青筋暴绽:“胡扯!我们二分队从来没有人活着当俘虏的!明明是你的人感情用事,擅自行动,才被鬼子抓的。”

闻永刚也来气了,右手一指范宇凡:“范宇凡!你可以骂我,我不跟你计较,但是,我不容许你贬低我的同志。我在易谷县发展的同志,那个个都是信念坚定、纪律严明、素质优异、作风正派……”

“得得得,少来,作风正派怎么能把五妹钩到手了。”范宇凡邪笑着。

“姓范的!”闻永刚真的发怒了,“咱们公事归公事,别把私事扯进去。我和五妹是自由恋爱,组织上都是知道的。”

“好,就说公事。我的人我点过数,进城有二十四人,现在还是二十四人。那几个不服从命令擅自行动的,是你的人。”范宇凡严肃地说道。

闻永刚冷笑着,说道:“我带去的也是二十四人,我刚刚清点完才回来,二十四人,一人不少。那被鬼子抓的,绝对是你没管好的手下。”

“你说我管不好手下?”范宇凡也怒了。“我范宇凡三年来带着二分队大大小小数百战,管不好手下我还能站在这里吗?只有像缩头乌龟一样总躲在城里的人才管不好手下。”

“姓范的,你记住,没有缩头乌龟给你们的及时情报,你们这只伸头乌龟早就变成无头乌龟。我要是管不好手下,你能站在这里的就只有灵位。”

“你敢咒我死!”范宇凡双手揪住闻永刚的衣领。

“谁让你骂我乌龟!”闻永刚也抓住范宇凡的衣领。

唐功已经听出点名堂,笑着说道:“叔,他们这出戏,叫不叫狗咬狗,咬一宿?”

邓卓脸一板:“怎么说话的?闻老板和范队长是狗吗?人家可都是有素质有纪律的革命同志。这叫乌龟咬乌龟,谁也不吃亏。咱谁也别劝,他们咬完了,自然就会停。”

范宇凡和闻永刚同时扭头看着邓卓,眼珠飞快地在眼眶内转着,两人的手还紧紧抓着对方的衣领。

“不是你的人。”

“也不是你的人。”

“那是……”范宇凡和闻永刚同时说道。

范宇凡和闻永刚同时惊得吸了一冷气。

“鬼子!”两人同时低声说道。

邓卓笑着看着唐功:“你看你看,我说他们有素质没说错吧,才咬了几分钟,就咬明白了。”

范宇凡和闻永刚同时松手,互相看着对方。

“我明白了,这是鬼子下的一个套。”范宇凡说道。

“我也明白了,劫刑场的其实就是鬼子安排的人,鬼子想把我们都引出来,一网打尽。”闻永刚说道。

“幸亏你的人守纪律,高素质。”范宇凡笑着。

“你的人也不差,这样都沉得住气,二分队不愧是一支铁军啊!”闻永刚也笑着。

“只可惜,黄国青还是遇害了,我们最终还是没有弄清密电码是否安全,任务失败了。”范宇凡叹道。

闻永刚也是一脸无奈。

“黄国青还活着。”邓卓轻轻吹着杯中的茶。

范宇凡和闻永刚立刻精神一振,四只眼睛探照灯一样盯着邓卓。

“原来罗老板认识黄国青,难怪,难怪。”闻永刚说道。

“不,我从未见过黄国青。”邓卓说道。

“那你怎么肯定鬼子杀的不是黄国青?”范宇凡又有点急了。

邓卓喝一口茶,看着两人急切的样子,嘿嘿一笑:“鬼子的这些小聪明,也就能瞒得住你们。这个假黄国青,多半也是我们的一个同志,但他一上台子,我就断定这个人肯定不是黄国青。”

“为什么?”闻永刚问。

“黄国青被抓不到三天,而这个人身上的受刑伤痕新伤叠着旧伤,他受刑至少在一个月以上,就凭这一点,足以断定他不是黄国青。”

“原来如此,这次幸亏罗老板在最后一刻发现鬼子的阴谋,否则,范队长,你我数年之功,就毁于一旦了。”闻永刚心有余悸地说道。

“的确是凶险,多亏罗老板。”范宇凡也叹道。

“并不是最后一刻我才发现问题,其实,昨天一看到鬼子的布告我就意识到,鬼子极有可能在策划一场阴谋。”邓卓说道。

“昨天就看出问题了?那罗老板怎么还让我们行动。”闻永刚又不明白了。

邓卓笑笑:“听我慢慢说。昨天,我看到鬼子的布告,我觉得鬼子杀黄国青毫无理由。我们可以断定,鬼子绝对知道黄国青电报员的身份。如果黄国青没有交出密电码,那鬼子肯定不会杀他,因为杀了他,鬼子就得不到密电码了。如果黄国青叛变了,交出了密电码,那鬼子更不应该杀他,因为杀了他,等于是向我们通告,鬼子已经掌握了密电码,黄国青没有价值了。这时,我们只要向全军发一封电报,通知所有电台在新的密电码送达之前停止使用,那鬼子手中的密电码就成了一张废纸。鬼子合情合理的做法是,继续关押黄国青,同时用密电码破译我们的电台讯息,一旦发现我们的重要情报,立刻给予我们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不管黄国青有没有叛变,鬼子都没有杀黄国青的理由,除非,鬼子的脑袋给驴踢了。”

范宇凡和闻永刚不断地点着头,相视一笑。

“正是因为有最后一种可能存在,所以,我支持闻老板的劫刑场计划,但同时,也多长了几个心眼。昨天布置任务的时候对你们过分严厉,话说得很重,就是担心你们一时冲动会造成损失。”邓卓笑着说道。

范宇凡尴尬地笑着:“你看你看,我这人目光短浅,智商太低,完全不理解罗老板的苦心,脾气又太大,这怎么说呢?罗老板,我给你敬个礼得了。”范宇凡说完立刻立正,标标准准地向邓卓敬了一个军礼。

邓卓身子一侧:“别,别,我这种人哪,给范队长擦鞋都不配,哪能受如此大礼。”

“不是那意思,我是意思是,您是天上下凡的星宿,当然不配给我擦鞋,要擦鞋,那也是我给您擦。”范宇凡说着就扑过去蹲下用右手袖子在邓卓的飞快地擦着。

“唉哟,怎么能让范队长做这种事呢?”邓卓连忙挣脱,扶着范宇凡一起站起来。

范宇凡看着桌上的茶杯,突发奇想:“我给罗老板倒一杯茶,算是赔罪。”

范宇凡说着就拿起一个杯子,用右手袖子擦擦,然后提着茶壶倒茶。

邓卓和唐功眼睛瞪得老大,盯着范宇凡的茶杯。

闻永刚突然暴躁起来,扑上去用力一推范宇凡,将范宇凡按在墙上,范宇凡左手握杯右手提壶,茶水洒得满地满桌都是。

“姓范的!你怎么能这么倒茶!茶是有生命的!”闻永刚歇斯底里地吼着。

日军指挥部。

松本新近小心翼翼地问坐在指挥椅上脸色铁青的井上营正少佐:“少佐阁下,是不是,新四军游击队根本就没打算劫刑场?”

井上营正摇摇头:“不可能,黄国青不仅是新四军手中一棵重要的棋子,更是新四军的一个死穴,新四军绝不会让他待在我们手中的。”

“可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只能说明,他们中间有高人,一定是他们发现了什么,发现了什么啊!网很严密,但鱼却根本触网。”井上营正无奈地叹着。

玉子,我的玉子,只能委屈你再坚持几天了。

“少佐阁下,那五个假扮新四军游击队的皇协军怎么处理?我们的人下手太重,有两个被打成了重伤。”

“重赏!”井上营正说道。

0

绝密的电码1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