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绝密的电码1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绝密的电码12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3/15 8:15:50

凌晨,易谷县的小巷中,邓卓和唐功在黑暗中快速行走着,街道上不时走过一队队巡逻的日本士兵和皇协军,邓卓和唐功就在黑暗中贴墙等待他们走远。

“叔,这都快天亮了,到底什么秘密任务?”唐功小声问。

“忘了纪律不是?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让你知道。”邓卓小声训斥,眼光不断地四处张望。

“纪律我知道,可这深更半夜的,要是让鬼子看见就不得了了。有什么任务你说一声,你在旅店等着,我单独完成不就行了,保证天亮给你交待。”

邓卓一笑:“**警卫员,单挑一个连。有你在,我还怕什么?

“那是那是。”唐功得意地说道。

“不过,这项任务也只能由你单独完成,我帮不上任何忙,我把你领到地方后,剩下的事都该你办,我就回旅店等你的好消息。”

说话间,邓卓和唐功又听到一阵熟悉的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两人立刻又钻进一条黑暗的小巷。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不一会,一小队鬼子夜游神似地走过。

唐功长长舒了一口气。

“还有多远?”

“到了。”邓卓看着不远处一间房子上的门牌,说道。“你看,就那间屋子。”邓卓用手一指。

唐功顺着邓卓的手指看过去:“看到了。西街六巷二十号。”唐功小声念出门牌上的几个字,立刻一惊,说道:“这是五妹的住所。”

邓卓点点头,十分满意地说道:“哟嗬!不简单,居然把门牌上的字都认全了,这段时间的书没白念。”

唐功立刻警惕起来,小声盯着邓卓问:“叔,你想干什么?”

邓卓左手搂住唐功的脖子,把头凑上去,右手捂住嘴小声说道:“你想办法悄悄进去,把五妹睡觉脱下来的衣服给我偷回来,我在旅店等你。”

“哇!”唐功忍不住喊出声来。

邓卓连忙按住唐功的嘴,四下看看:“小声点!”这才放开自己的手。

“你无耻!你变态!你下流!我就知道你对五妹有那么一点不纯洁的想法,可你现在的做法太恶劣了!我是高尚的革命同志,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我不干!”唐功自打跟着邓卓以来,第一次拒绝了领导的命令。

“你干不干!我说清楚,这可是领导给你布置的任务,这是命令。你如果不服从命令,那我就在你的年底考评档案上直接写上‘不合格’。”邓卓板着脸恐吓。

“你……”唐功气得说不出话来。真的要是给自己打个“不合格”,那六号怎么看自己?自己在延安的那帮兄弟怎么看自己!天哪!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领导。

“我最后问一次,去,还是不去。”邓卓的语气不容商量。

唐功委屈得鼻子酸酸的,歪着头咬牙说道:“去!我去!不过,等回到延安,我会向组织汇报这件事!一五一十,详详细细,翻盆子倒水,绝无保留。”

邓卓得意地笑着:“那是你的事。”邓卓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摸出一个小包。“夜行衣,全套装备,都给你了。我在旅店等你。记住,千万不要让五妹发现是你。”邓卓说完把小包塞到唐功手中,自己背着手迅速向来的方向返回。

唐功在黑暗中站了很久,终于忿忿地骂着:“无耻!下流!”说完就开始换上黑色的夜行衣,戴上头罩,只留两只眼睛在外面。

夜色中,一个黑色的身影像黑蝙蝠一样,轻轻越过院墙,落地悄无声息。

唐功在黑暗中贴墙站着,双手合十,心中默默祷告:“佛祖啊!虽然我马上要做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但我的心永远是纯洁的,纯洁得就像少林寺后山的溪水一样。今晚做的一切都是我那好色的队长强迫我做的,您老人家要用雷劈的话可得劈准了,千万别劈到我。”唐功瞪着眼歪着头想了想,又向佛祖祈祷:“算了,佛祖大爷,您真要用雷劈的话,还是劈我好了,谁让我是他的警卫员呢!”

唐功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听,屋内没有任何动静。唐功又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户边,抬头向天看看,一轮圆月挂在天空,照得地面上连折断的树枝都看得见。唐功注意到,月亮的左侧不远处有一大片云正向着月亮飘来,看大小和位置,唐功估计大概一分钟后,云层会遮住月亮,而且能遮挡至少十分钟。

唐功耐心地等着,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时靠近窗户,明亮的月色就会让自己的身体在窗户上投射出一个黑影,如果五妹正好醒了,那自己的任务就完不成了。

月亮终于把云层拉过来蒙住了自己,似乎也不愿看唐功即将做的事情。

唐功伸手轻轻推推窗户,窗户反锁着推不开。

唐功把脸凑上去,露过窗户缝向里面看看,里面漆黑一片,隐约看到桌子、椅子,还有床,根本没有什么动静。

也是,这都凌晨四五点,正是一天之中最黑的时候,是人是狗都应该正在熟睡中,只有像自己这样、做着无法见人之事的人,才会清醒得像夜猫子一样。

唐功掏出匕首,轻轻插进窗缝,在插销的位置极其小心地划着。不多时,窗户微微一动,开了。

唐功双手紧紧抓住窗户,慢慢推开窗,然后身子闪电一样从窗口钻入,身子一碰地就顺着冲力向前一滚,像一只猫一样半蹲在五妹的家中。

唐功脸上一阵燥热,心中一阵凄苦:少林绝学“踏雪无痕”居然用来入室行窃偷女人的衣服,这让自己哪还有脸回去见师父和师兄弟们。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床就在前面,唐功隐隐约约看到蚊帐下五妹的身形。

这么热的天,五妹不会没穿衣服吧!

唐功的脚步立刻停下,两眼紧闭,脸上火辣辣的。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不纯洁地想法。都怪队长,肯定我也受到他的影响。真是跟好人学好人,跟着巫婆学拜神啊!自己这么一位大好青年,就这样让队长污染了!没天理啊!

痛心归痛心,自责归自责。唐功还是睁开眼睛向床的方向看了一会。

五妹的衣服似乎都在枕头边。

唐功不敢直视五妹,只得看着脚下,一步一步轻轻地向前走着。

终于到床边了,唐功感觉这短短的几步距离简直就是二万五千里长征。

唐功不敢看五妹,眯着眼看着床脚,手轻轻地伸进纱帐,抓住了五妹枕边的衣物。

突然,唐功感觉不对劲,立刻两脚一动,斜着身子向后跳出一大步。

一把短刀的刀刃几乎是贴着唐功的鼻子划过。

唐功两眼圆睁,立刻看清楚是五妹,身上裹着一条毯子,用左手按着,右手则挥舞着一把短刀立在床前,短刀凶狠地向自己刺来。

唐功右手拿着衣物,无法拔刀,只得身子一侧,短刀几乎贴着自己肚皮刺过去。

五妹刀锋一转,短刀向唐功腰间砍去。

唐功身子向后一倒,还没等唐功的后背着地,刀锋几乎是刮着唐功的睫毛过去,一张椅子的椅背被整齐地砍断。

唐功的后背一触地,立刻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进来,紧接着一个“燕子穿云”直射窗口。

唐功的身子还没落地,便听到背后“咝咝咝”一阵风响,唐功明白,身后有许多极细的暗器,身子在空中,无法躲避,情急之下,唐功右手的衣物飞快地在风响的方向一搅,然后脚一点地,再一个“燕子穿云”迅速越过院墙,使出轻功消失在夜色中。

虽然唐功确信世界上只有师父和大师兄能追上自己,但唐功还是不时在跑动中转一下身子迅速回头看一眼,确信五妹没有跟上来。

聚友旅店的二楼,邓卓在一盏煤油灯下专注地看看着一本书,左手端着满满一杯热茶。

“吱”,窗户开了,一个黑影飞进来,左手先着地,接着一个空翻,稳稳地立在房中间,落地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邓卓似乎没听到背后的动静,依旧右手翻书,左手的茶水一滴也没有洒出来。“

“回来了?”邓卓平静地问。

唐功摘下头罩,转身关好窗,走到邓卓身边,把一团衣物往邓卓面前的桌上一扔,说道:“回来了,真凶险。”

邓卓把书放下,喝一口茶,笑着问:“怎么凶险?”

唐功抱起桌上的茶壶,咬住壶嘴“咕噜咕噜”猛喝一气,然后一抹嘴,用手比划着:“那刀这么长,那可是擦着我的鼻子和肚子在飞,幸亏我唐功的功夫也不是黑店里的假酒,那是少林寺的招牌。我闪、腾、挪、让,空手赤拳在刀光剑影中出出入入几十个回合,终于成功脱身,毫发未损。有这样的手下幸福吧!”

“嗯,不错,不错,我就知道,这种事,也只有你能做成功”邓卓笑着赞扬。

“那是当然。”唐功又抱着茶壶猛喝一气,突然停下,扭头看着邓卓,眼中充满惊讶,“不对,五妹怎么有那么高的武功?”

0

绝密的电码1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